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

最終,宮凝雪還是敵不過來自身體的抗議,身子微微一斜。

「主子!」看著隨時會暈過去的宮凝雪,九梟與梅珞兩人異口同聲的喊道。

兩人原本踏出的腳步猛然一頓,若此刻救了宮凝雪,就意味著她這百年來的心血全沒了,然而依她的性格,若不再重跳個百年絕不會甘心。

相對其他兩人的躊躇,佟織就沒有考慮太多了直直向宮凝雪的方向飛去,但才剛接近宮凝雪就被一股無名力量給彈了回去。

「佟織沒用的,沒跳足五百年這個結界是不會消失的。」宮凝雪嘆了一口氣,眼神黯然。

佟織微微一滯,似乎並不相信她的話再次提氣往前衝,仍被反彈了回來。

宮凝雪開口準備要她別再白費力氣的同時,佟織搶先一步開口了。

「妳別跳了,他要迎娶別的女子了!」佟織氣得咬牙,單薄的身子微微顫抖著:「不止這樣,他還下令六界內人人皆可誅殺宮凝雪!要你命者,皆有豐厚大禮。」

她的聲音不大,卻一字不漏的傳入宮凝雪的耳中,像極一根根針狠狠刺入她心內。

宮凝雪身形微微一頓,她努力壓下心中的慌恐不安,堅定的搖了搖頭:「佟織,他不會的。」

佟織抬起眸子,言語間流露出藏不住的落寞和諷刺:「哪怕讓妳親眼見著,妳都不願相信。」

來不及理解佟織的反常,只見她已經站直了身子,深吸了一口氣:「行,就讓妳好好看清他這人吧。」

只見佟織一揮手使得原本擋在她們之間的結界消失了,宮凝雪愣愣的望著眼前的少女。

與九梟和梅珞不同,佟織是一個神秘的存在,從她轉世以來,她就一直伴在她左右,也不知曉究竟為何。

每當她問起她的身份,佟織只會露出一抹苦笑:「妳還在曼珠的那一世,妳救過我。」

但她卻絲毫一點印象也沒有,而佟織似乎也不喜歡提起這個話題,久而久知這答案便不得而知了。

「妳……究竟是誰?」

「被妳救過人。」仍是一樣的回答。

佟織伸手跩住她的袖口,一瞬也不瞬的凝視著她:「以後請妳要為了自己活下去。」

不給宮凝雪反應的時間,佟織鬆開了手反手用力的推了一下她的後背,宮凝雪便被推出了忘川河,佟織深深的瞅了她一眼,眼底閃爍著不捨與不甘,縱身躍進忘川河中。

久梟與梅珞見此趕緊紛紛飛到了奈何橋上,先是扶起跌坐在奈何橋上的宮凝雪,隨後望向佟織跳落的地方。

「佟、佟織?」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一切來的太突然,橋上的三人沒有一個能反應過來。

「宮姑娘。」一名披著黑色斗篷的人款款而來,打斷了三人的沉思。

他手中拿著一把木梳,畢恭畢敬的遞給了宮凝雪:「我家公子說要將此物歸還給姑娘。」

宮凝雪將木梳接過,抿著嘴眉頭緊鎖似乎正在思索著什麼,過了一會她臉一白,顫抖的睫毛在她臉上投下兩道瑰麗的陰影:「段無箋?」

「是,佟織姑娘便是段公子的轉世。」那人若有所思的望著宮凝雪,隨後朝她鞠躬道了聲:「姑娘保重。」

不等宮凝雪回應,那人便離去了。

「呵……」宮凝雪兀自笑了起來,有些恍惚。

『東西搶著了便是我的了。』

塵封已久的記憶中,有名少年一把奪過她的木梳在手中把玩著。

『你若想要一把木梳,我買一把新的給你便是。』她皺著眉,一臉不悅伸手想奪回那把木梳。

『一把木梳本公子還買得起。』少年輕哼了一聲,漂亮的鳳眼懶懶掃了過來,嗤之以鼻:『一把破木梳而已,用得著那麼寶貝嗎?』

『那是很重要的信物。』她垂眸。

『信物?我看是定情物吧。』少年一眼看穿她的心思,見到她臉上一閃而過的寞落,他神色一沉:『沒收。』

『憑什麼?』宮凝雪憋在胸口中的一口老血差點噴了出來。

『唔……因為這段時日妳只能想著我。』少年勾起一抹笑容,張揚狂妄:『哪怕女人妳也不許想。』

『那與我的木梳有什麼關係?』

『關係匪淺,這木梳是妳跟妳小情郎的定情物,見到這把木梳妳定會想起妳的小情郎。』他裝模作樣的點點頭:『所以這交給我保管吧。』

「主子……」梅珞輕喚一聲將宮凝雪拉回神。

「段無箋,自己有本事從我這偷走的東西,就自己還來!」宮凝雪驀然攥緊手心中的木梳,無奈笑了笑:「我欠你的命,早已超出救過你的命了呀。」

『臭花妖,什麼時候本公子也能在妳心中佔一席之地呢?』

時光荏苒,曾經的那名少年已不在了。

--------------------------------------------------

作者小聲公:關於段無箋的故事,我打算另外用番外的形式寫出來~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