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2022POPO年度作家/年度新人
HOT 閃亮星─色之羊予沁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家的一課

(時間點:業渚那屆已經成人,而且有了各自的小孩。)

13歲那一年,我進了椚丘國中,以赤羽褚的身分。

但不論我拿到多優秀的成績,我爸總是無所謂的態度,他老是說:「成績又不能決定一切,更何況,我當初可是全年第一喔?這樣就想跟我比,你還早了一百年呢。」然後露出十分欠打的笑容。

我的爸爸,赤羽業,是政府官員,聽說他本來的目的是當個貪官,打算報復這個社會。不過後來不知怎的,他惡整的對象轉成高層官員與整個政府,而且沒有一次被抓包過,雖然認識他的人都知道是他做的,只是苦於找不到證據。

「你這小鬼應該跟我多學學的,瞧你這樣子,跟渚多像啊,當個乖乖牌可是容易遭人欺負喔?」他揉著我紅色的頭,一副希望我學壞的樣子,我說啊……有爸爸當成這樣的嗎?

說到渚,那與我相近的名字,也是老爸最常提到的名字,聽說是我的媽媽,可是我已經好久沒見過她了。

小時候對她的印象就是,她有一頭漂亮的天藍色長髮,會溫柔的抱我在懷中,不像這惡劣的老爸,餵我吃飯的時候還加了許多辣椒醬在裡面,後來我爸就被罰去睡客廳了。

但我知道,半夜時她還是有讓老爸回去房間睡,媽媽總是這樣心軟我爸,常常讓我覺得我應該跟媽媽學習,而不是效仿老爸當個中三病患者。

中三病也就算了,老爸他還是末期的那種,直到現在,他還在找機會惡整我,我整人的技巧全都是從他那邊學來的。

其實老爸說我像媽媽並不完全對,因為……

我悄悄的從口袋裡抽出一把槍,趁老爸在關注電視時,直接往老爸的腦門射去。

印象中媽媽可不像我這樣會耍小聰明,但子彈卻在下一秒被老爸隨手用桌上的報紙拍掉了。雖然用的是BB彈,但這麼近的距離還能拍掉著實讓我震驚了一下。

「褚,從掏槍到射擊的速度太慢了。」而且槍還被他奪了過去並轉著,老爸以下巴上揚的方式俯視著我,那是他一貫瞧不起人的姿勢。

可惡!完全不能服氣!

「那是老爸你太快了!」我嘟起嘴抗議著。

「嗯?這樣就在喊快?要知道這世界上可是有20馬赫的怪物存在喔,是小鬼就不要給我頂嘴,好好鍛鍊自己再來挑戰吧~」他轉身走向廚房去做晚飯,順便把槍拋還給我,我連忙接住。

話說……「哪來的20馬赫的怪物啊!!!」我大聲向老爸吐嘈道。

「有啊~還是隻章魚喔~」意外地從廚房的那處得到了一個奇特的答案。

章魚……好難想像……

我還是去唸書好了,至少那邊的知識正常多了。

***

我,赤羽褚,暗殺的對象,是爸爸。

老爸從我上小學之後就不斷灌輸我暗殺的知識,那時媽媽已經不在家裡了。

有時候我會問起媽媽的去處,但老爸卻隻字不提,只跟我說想知道的話,就用自己的實力來問。

沒錯,就是用我身上的這把BB彈槍和一把塑膠刀,上面塗有顏料,如果有擊中老爸的話就會在他身上留下痕跡,只要有擊中任何一次,他就會乖乖回答我一個問題的答案,無論我問的是什麼。

但自從我那時開始暗殺他之後,一次也沒成功過!這是讓我最不爽的事!

「赤羽,又在跟你爸賭氣了?」此時在學校裡,來跟我搭話的是前原,他有著帥氣的臉孔和一頭明亮的黃褐髮,受到不少女性的歡迎。

「嗯,昨天晚上又失敗了。」我也不避諱什麼,反正跟他早就是認識多時的好友,他知道我家的情況。

「這樣啊,那要不要和我去參加一場聚會調適一下心情?很好玩的喔~」前原頗有興致的望著我,不過他說的聚會大多是聯誼那類的,我不太感興趣。

「好啊~如果你不怕到時候現場一片混亂的話~」要知道,邀我過去的代價就是會這麼慘喔?我露出小惡魔的表情賊笑著。

其實我還是有被老爸影響到的吧……算了,反正也不是壞事,這的確沒有讓我吃到苦頭過,更何況,那種對自己感到無可救藥的表情出現在別人臉上確實挺好玩的。

「那你還是別來了……」前原乾笑著,「不過你爸也真狠耶,你媽都不見那麼久也不讓她回家見你一次。」

「沒差,習慣了。」我往後躺在椅子上,望著教室的天花板,我開始閉目養神起來。

「那我去找別人囉,下次對聚會有興趣時再來找我,掰。」

「掰。」我擺擺手表示道別。

***

到家後,因為今天是老爸出差的日子不會回家,我偷偷從櫃子深處翻出一本厚重到跟三本辭典疊起來一樣的相簿,那是老爸國中的畢業相冊。

我把它放在桌上坐著看,並在一張全體照找到了一個跟媽媽一樣是天藍色頭髮的少女,可是很奇怪,她穿的是男生的制服,但媽媽的名字,潮田渚,我是不可能認錯的。

所以,我的媽媽其實是個男生?難怪我爸常說哪天媽媽回來時別叫她媽媽……

嘛,這也說明了為什麼我身分證上是寫試管嬰兒的事,原來不是因為媽媽生不了,而是她根本不能生。

看來以後人稱方面要用「他」,而不是「她」了呢,我輕輕地笑了。

倒是老爸之前提到的20馬赫的章魚在哪啊……?該不會那些像是靈異照片的笑臉就是牠吧?有沒有完整的照片啊?

「小褚,在找什麼?」從我身後傳來一個非常溫柔的聲音。

「找章魚。」我因為找的太專心而沒有太在意後面突然出現一個人的事。

「殺老師?殺老師的話他在這喔。」後面的人輕輕把手伸到那本相冊上,但他這樣的舉動卻讓我感覺到一股寒意,就像是被一條猛蛇纏繞般令人窒息,我下意識往旁邊一閃,相冊也因為我的扯動掉落在地板上。

當我回神時那個人已經把相冊重新翻開擺在桌上,「小褚別怕,我不會傷害你的。」然後對我露出溫柔的笑容。

這個笑容讓我剛剛的恐懼感瞬間消散了不少,同時讓我感到十分懷念。

眼前這個人,有著漂亮的天藍色長髮跟湖水藍的眼睛,就跟照片上的媽媽一樣。

「媽……媽……?」我有點不敢置信地盯著面前的人。

「誒?業沒跟小褚說我今天會提早回來嗎?還有小褚我不是媽媽,要叫爸爸。」媽媽臉上充滿黑線,我敢打賭他以前一定常常被誤認為是女生。

「兩個都叫爸爸太難分辨了,媽媽還是叫媽媽比較好。」我打趣地說著,然後坐到媽媽旁邊,「媽媽,歡迎回來。」

「隨便你叫吧……」他似乎放棄說服我了,然後重新拾回原本的笑容,「嗯,我回來了,小褚。」

這是母子六年來第一次相聚,後來我才知道,媽媽不是故意不回來,而是每次都早出晚歸,與我醒著的時間常常錯過。

難怪我就覺得早餐的味道和晚餐的不一樣!原來早餐是媽媽做的,晚餐才是老爸做的。

「對了,小褚不是要看殺老師?」媽媽的聲音把我拉回了現實,我連忙點頭。

原來那隻章魚叫殺老師啊……真是有趣的名字。

「這張是他少數比較完整的照片,還是最後訂裝的時候偷偷放的。」媽媽指著書上某張小組照裡的角落,有隻穿著教師服的神奇黃色章魚在遠處偷比YA,他腳下揚起的粉塵可以證明他是在拍照那一瞬間以20馬赫插進來偷拍的。

「哈哈,這章魚果然很有意思,他現在在哪?我想看看他。」我望著媽媽,希望他能給我一個明確的答案。

「殺老師他……」媽媽的聲音開始猶豫起來,思考著到底要不要跟我說實話。

果然不行嗎……我苦笑著。

「媽媽不想說就算了,我自己去找答案。」如同以往那般瀟灑,我眼底充斥著滿滿的惡意。

「……小褚想幹嘛?」媽媽的眼神開始擔心起來,深怕我做出什麼傻事。

「當然是,暗殺老爸囉~」我舉起藏在口袋裡的槍,往掛在牆壁上的相框射了一發,直接命中上面的紅髮男子。

我可沒忘記老爸與我的那個約定,只要打中了就可以從他那邊獲得答案。

「……」然後我從媽媽的眼中讀出了業你保重的字樣。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