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背刺 #眼罩 #失明

近乎無聲地打開拉門,偌大的和室裡只有一名少女背對著他。她靜靜地跪在坐墊上,讓月光灑了自己滿身,就像是靜物畫一樣,眼前的畫面是如此美麗、寧靜,讓少年好不容易下定的決心又有些動搖了。

他,是來取這名少女的性命的。

他慢慢地、悄悄地向少女所在的位置前進,如果可以的話他想要迅速又安靜地完成自己的任務。

「至少不要讓妳感到太痛苦--」

心裡這麼想,但手裡的刀正要往對方背後刺下的時候,少年又停住了。

他想起了他與她之間的回憶,好近卻又好遠的回憶。

明明就只是,幾年前的事情而已……。

=====*****=====

「你真的一點都不會害怕嗎?看到我這個樣子。」

「在下不敢,大小姐。」

女孩坐在廊道上,男孩則是恭敬地跪坐在旁邊。這女孩是大戶人家的小姐、家族事業未來的繼承人,而男孩的工作就是要隨侍在這位小姐的身邊,陪伴她、保護她。

男孩很清楚,自己現在的身分就是個幌子而已,一切都只是為了日後哪一天組織需要的時候,可以馬上取走她的性命。就是為了這個他才會出現在這裡,在她的面前。

所以他不可以對眼前的女孩有任何特殊的情感,組織說了不可以,他自己也很清楚絕對不可以。

「好難過啊,連你都在對我說客套話。」女孩說完後苦澀的笑著,「但你的工作就是要一直看著我,沒辦法像其他人一樣可以迴避著我呢。」

「他們並不是在迴避大小姐,他們只是……」

「只是什麼?」

自己這是在幹什麼呢?又吐不出幾句好話,現在開了頭又接不下去,一點忙都沒幫上。男孩想著。

但是,為什麼會浮現出「想幫助她」的想法呢?明明根本就不需要這麼做的。

「我可是有聽到的喔,」女孩說著,「說什麼『蓋住半張臉是怎麼回事啊真是晦氣』或『這麼陰沉的人怎麼當下任當家』什麼的,悄悄話就該小聲點講啊,一副故意、故意要講給我聽、似的、是要我怎麼--」

「才沒有這回事!」

男孩抓住女孩的肩膀對她大吼著,女孩完全被這舉動嚇得目瞪口呆,原本快要掉下來的淚水也一同被嚇了回去。不過不只女孩,連男孩自己都嚇了一大跳。

這已經不是失不失態的問題了,根本就該問自己是不是腦子浸水了才會有這樣的行為。抓著女孩子的肩膀對她大吼大叫是想要人家怎麼樣?她根本沒有做錯什麼事情啊!左眼的病變是被別家的刺客襲擊後造成的,才幾歲大的女孩子家就要為了保全性命天天提心吊膽地過日子,結果親戚家人幾乎個個躲她跟躲瘟神一樣,連奴僕都沒怎麼給她好臉色……她到底做錯了什麼呢?

「妳、妳沒有做錯……不是妳的錯……」男孩冷靜下來之後才緩緩說了這句話。

男孩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但如果不是現在要殺她的話,他就還是她的護衛,他就該做好一個護衛應該做的事情。現在,為了她,他什麼都可以做,那怕是一滴眼淚都要守好不能讓它從她臉頰上滑下。

「那你誠實地回答我,看到我真正的模樣之後,你會不會害怕。」

女孩把遮住自己左眼的髮撥開,她左眼的眼瞳幾乎已經變成銀白色,當然是不具有視力的。雖然這是男孩來到這個家族之前就發生了的事情,男孩也知道那該死的刺客用的毒氣會對人體造成什麼後果,但實際而且是近距離看到還是第一次。

她總是用頭髮把自己這隻眼遮住,就為了不讓別人看到就覺得怕。可她卻沒想到,即使這麼做了大家還是躲避著她。

「我、我……喔不是,在下覺得……」男孩完全語塞。

「呵呵呵,」女孩卻是笑了起來,「你才發現剛剛沒有對我說敬語啊?真是的。你老實說沒有關係啊,不就是我讓你得說實話的嗎。」

「說、說實話就好了嗎?」男孩問著。

「嗯。」女孩笑得燦爛,但男孩就怕這是女孩的偽裝,他怕女孩以為假裝開心就不會讓他心裡不舒坦。

「在下覺得,大小姐的左眼很美,就像是滿月一樣。」

「咦?」

女孩再度被男孩驚呆,「你剛剛、說什麼來著?」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聽到了什麼。

「大小姐的眼睛就像滿月一樣,漾著銀白色的光芒,十分美麗。」

男孩對女孩溫柔的笑著,這是發自內心的笑,而他所說的話也是自己的肺腑之言。

「你、你少胡說了!」女孩旋即把頭別了過去,不想讓男孩發現自己不但臉紅心跳,還感動到都快哭出來了,「大、大家都說我的眼睛、很噁心的……」

「不,真的非常美麗。」男孩把女孩的臉扶正,並把她的頭髮撥到了耳後,「大小姐的臉也很美,請不要再遮掩著它了。」

「可、可是,這樣大家都會看到我的眼睛,會很怕的吧……」女孩忍不住把眼神別了過去。

「如果真的很在意的話,請戴上這個吧。」

男孩從口袋裡掏出了一樣東西,那是一只做工非常特別的眼罩,連女孩都沒有看過類似的設計。在能夠罩住眼睛的薄布上,居然有一朵布製的白色牡丹花縫在上面,乍一看彷彿是眼罩上長出一朵花似的,讓人懷疑這究竟只是布做的還是真有一朵花長在上頭。

「這是……在眼罩上面有布做的花嗎?還是立體的呀!」女孩把眼罩拿著擺玩,像是感到十分新奇的模樣。

「本來想著這樣比較別緻的,在下果然多此一舉了嗎……」男孩難為情地搔搔頭。

「這朵花是你請人縫上去的嗎?還是是你自己縫上去的?」女孩又驚又喜的問著。

「如果有多一點錢的話就能請師傅幫忙了,但是……」男孩剛剛的氣魄已經完全消失,現在他就想找個地方鑽洞躲起來,「如果大小姐不喜歡的話我把它處理掉吧!」說完就想把眼罩奪走。

「不可以!」女孩用男孩前所未見的速度把眼罩藏到自己背後,「你要敢動我、或把它丟掉的話就是在傷害本小姐,你應該知道傷了我會有什麼下場吧!」

「……」看到女孩這麼有精神,男孩真不知道該開心還是擔心,「大小姐您還是把眼罩給我吧……」

「不、不要!」女孩的手握得更緊了,「既然要給我的就是我的了!不准你丟掉!」

「在下沒有要丟掉它,」男孩說完嘆了口氣,「在下是想幫大小姐戴上它,戴了才知道適不適合您啊。」

女孩半信半疑地交出了眼罩,而男孩真的是拿過眼罩後就把它給綁到女孩臉上了。綁好之後,男孩一把手鬆開,女孩就立刻拿起鏡子開始打量自己的臉。

「您、您覺得好看嗎?」男孩唯唯諾諾地問著。

「這句話應該是我要問你的吧?」女孩沒好氣地說著,然後又笑了出來,「你覺得好看嗎?」

「我……呃、在下……」

「美到讓你連話都說不好啦?嘻嘻。」女孩笑得牙齒都露出來了,「那我以後就都戴著這個啦!」

「不、不好吧?!」

「不是你讓我別遮著臉的嗎?講話反反覆覆的,是要我聽哪句啊?」女孩嘟起嘴巴,裝作生氣的樣子。

「在下不敢!」

看到男孩完全被自己吃得死死的,女孩想著也該放過人家了,於是才說出了自己心裡真正想說的話。

「我很喜歡這份禮物喔!謝謝你。」女孩對男孩笑著說道。

「能讓大小姐開心,是在下最大的榮幸。」

……

=====*****=====

此刻,她也戴著那個眼罩嗎?明明是那麼粗製濫造的東西,她卻把它當寶貝一樣,只差洗澡和睡覺的時候沒帶著而已。

一旦對她下了手他就沒有退路了,連她的最後一面都見不得他就得離開這裡了。但是他好想要再看一眼,即使只有一瞬間,他也要看到她的笑容,那個他守護了好多年的笑容。

然而,他現在要摧毀這一切。他必須要殺了這個自己深深愛著的女孩子。

「今天,是滿月喔。」一直沉默的少女終於開口了。

「妳!」自己果然太婆媽了嗎?應該要早點下手才對是嗎?

「你這樣也要學人家做刺客啊?」少女語氣酸澀,「你們組織的教育方式還真是有問題。」

「……什麼時候知道的?」

「場地也好、人員也好,都是你們安排好的吧?無論如何,這裡的人無一能夠倖免,包括我這個標靶和你這個棋子。我說得對嗎?」少女平淡地說著。

「這不是知不知道的問題,是在什麼時候才選擇相信的問題。」少女下了這個結論。

即使少女意圖保持冷靜,但少年了解現在對方其實早就難受得無以復加,而少女也知道少年內心該是多麼掙扎才遲遲下不了手。

而此時,少女早一步展開了動作。

她將自己的身子轉向了少年,跪姿還是如此地優雅端莊,像是一切都已經準備好了一般。

少年發現,少女沒有戴著他送的那個眼罩,而是赤裸裸露出了自己那只銀白色的眼球,至於眼罩她則是輕輕將它握在手中。

「我曾經痛恨自己的這只眼,恨到想要把它剜出來,也想過這輩子乾脆不要再出現在世人面前,直到你說我這只眼像月一樣美,然後還送給我這眼罩,我才再度有了面對自己的勇氣。從那時候開始,我便已經決定將自己的這條性命交付給你,你若真要殺我,我不會讓自己多活一秒。」

「但作為你名義上的主人,我想問你最後一個問題,你回答之後我就不再有任何推託。好嗎?」

「……請問吧。」這也是自己能給她的最後的慈悲了吧。

「你可曾有任何一秒,真心覺得我這只眼睛很美嗎?」

少女笑著問,但眼淚卻止不住地掉了下來。

少年不發一語,半跪了下來,用沒有握刀的手將少女臉上的淚水拭去。

「在下那時候說了,您的眼睛有如滿月一樣美麗,」少年說著,「在下還說了無論過去、現在還是未來,只要能夠守護您的一切,即便要讓在下死千遍萬遍也不會有任何猶豫。您還記得嗎?」

「嗯、嗯……」

「那麼,請您站起來吧。」

少年把少女拉起了身,轉身過去之後便讓少女站到了自己背後,在他們面前的是組織派來的精英刺客團,現在就這樣將他們給團團包圍住。

「少主您說得對,我是真的沒有當刺客的天分,」少年一手挽著少女,一手則緊緊握著刀,「但護衛什麼的我可是比這些人在行得多啊。」

「你、你這是?」

「在下從沒對您說過任何一句謊話,」少年堅定地看向少女笑著,「往後在下也不再對您有任何保留。但是,此刻最重要的是讓您能夠毫髮無傷的離開這裡。」

說完之後,少年將視線轉回包圍住他們的刺客團,少女從沒看過少年如此殺氣騰騰的模樣,跟幾秒前溫柔的樣子判若兩人。

「你們誰想擋我路的都來試一試啊,來幾個我就殺幾個!」

–〈完〉–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