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序章(上)

序章(上)

大雪紛飛,山丘上積了不少雪,上面一座古老破舊的寺廟中,突然閃爍著各種奇幻色彩,充斥著整座廟宇,讓原本早無人煙的寺廟多了幾分生氣。當光芒消逝時,裡頭多出了一位穿著襯衫牛仔褲的青年,而此刻他望了四周後,發現自己的衣著明顯與眼前這畫風格格不入。

「恩…...換一下衣服好了。」在青年的呢喃中,他發現自己的腦中多了不少他從未見過的知識,像是以往只存在於小說中的法術,而且青年有個預感,如果他想要,毀滅腳下這塊山丘只是彈指間的事。

在青年腦海裡出現換衣服想法後的瞬間,他身上的服飾變成了符合這世界人們所穿的青色長袍。

「這樣算是穿越嗎?怎麼反而感覺我好像曾經待過這邊」青年努力地去回想,但他發現自己的記憶甚麼都有,與自己本身有關的記憶卻像是被人抹去般,完全消失。

他從記憶中瞭解到自己現在這狀態並不是肉身,而是一個元神體,一種類似於幽靈的形態。

「好吧,看來得之後再繼續探索了,不過在我的記憶當中似乎我出現在此的原因好像是為了誰?」

就在青年疑惑的時候,他望見寺廟門前有位穿著黑色短衫的壯碩男子,正緩步走入廟內,彷佛像是知曉青年來到這異地,進入古寺後便對著他露出善意的笑容,就好像是拜訪那多年好友。

「你是?」

此時青年為門前男子身分有疑惑時,他發現自己腦中突然又多出好幾段殘破的記憶,記憶中,那男子和另一位女子在一場與域外種族的對抗之中扮演要角,為了完成守護家園的使命,他們雙雙殞落。

記憶雖殘破,可唯一能確認的是,兩人的交情非常的好。

「不對,你如果死了也不可能出現在我面前,難道說!」青年看見男子與這方天地似乎完美的契合在一起,令青年產生似乎這片天地就是男子所生的錯覺。可讓人不解的是,這男子身上連一絲力量都察覺不到。

「看來你和她為了這世界付出了不小的代價,而我的降臨和你的出現似乎是為了實現當初我所許下的承諾吧?我雖然關於自己的記憶都消失了,憑著某些線索,還是能找到一點痕跡。」

聽著青年的話,黑杉男子露出一抹尷尬的笑容。青年順著黑衫男子的表情望去,發現地面上有著一位初生的嬰兒,正安穩地躺在籃子裡熟睡著。那嬰兒看似與凡人無異,卻逃不過青年銳利的目光,嬰兒的體內存在著一種令所有修真者為之瘋狂的體質,先天靈體。

「先天靈體,難怪距離那麼久還是嬰兒,看來是剛剛反還而出的吧?」

先天靈體,一出生就是先天境界,之後修煉起來也是一片坦途,但這種體質的人除非另有機遇,否則到達某個境界後便會受到桎梏,再無寸進。

因此這種體質的嬰孩會施以無上手段令他出生時境界跌回凡俗,而這過程稱為「反還」。一旦反還成功,那嬰兒便有了絕世資質卻又少了那桎梏,可說是天地寵兒,唯一缺點就是那與奪天地造化所需的漫長時間以及施展手段的人得需要通天修為。

看到那小嬰兒,青年自然知道那男子要他幫忙何事。

沉默了許久,青年的目光從嬰兒再度轉回男子並對著他說

「既然我們會剛好相遇,想必是我之前所做出的安排或承諾吧。好吧,我會照顧你的孩子,不過你應該也知道我本身的狀況,註定只能陪伴他一段時間。」

在聽完青年的話之後男子以感激的目光並雙手抱拳對著青年表示感謝,然後對著那安穩地睡著的嬰兒投出了慈愛的眼神,對他而言,只要這嬰兒能夠好好活下去,他可以為此付出任何代價。

「好了好了,你先回去本體吧,你自己也知道每多維持一秒你就多一分消失的機會,你家孩子我會好好看著。」

青年似乎知道男子的處境,要他趕緊離開,而男子聽到這句話之後似乎心中的唯一擔憂終於消失了,他對著青年再次雙手抱拳,之後慢慢地往外面走,臨走之時他看了一下那嬰兒熟睡的臉龐,隨後與這片天地融為一體,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好像那男子從未來過。

「恩….你這小夥子要取甚麼名字呢?既然他姓蔣我做主給你取名蔣振好了,蔣振啊,你可是我的親傳大弟子呢。」青年看著蔣振喃喃地說,似乎再試著追憶自己過往的記憶來確認自己所言,但記憶之中依然找不到自己以前的身影「算了,記不注,想必就沒有了,就算有,你也是本座的親傳大弟子。」

青年自顧自地給了他自己「本座」這個自稱,至少他認為以自己這具身體以前的身分或著實力都有這個資格使用這自稱。

似乎聽到青年為他取的名字,以及被青年附加的師徒關係,嬰兒在熟睡之中露出了淺淺的笑容。

青年把嬰兒給放到寺廟裡的大廳安置後,望著這片天地喃喃道「不知道我能存在多久呢,明顯地感覺的這片天地對我的不善阿。」青年感受著天地之間有著抗拒他存在的力量,隨著時間緩慢地上升,縱然他有著毀天滅地的修為卻也無法施展半分。

雖然這提升的量幾乎可以忽略,可青年知道一旦這力量突破到他所能承受的極限時,他這個元神體將會被抹滅掉,在這世間失去一切痕跡。

「算了,本就不應存在的,當做是場另類探險吧,也許這裡能讓我擁有更多未來的方向呢。」青年釋然一笑。

五年時光匆匆過去,蔣振曾為繈褓中的嬰兒,如今也變成了一位活潑好動的小男孩。

「師傅師傅,再給我說說您當初把那孫悟空這只潑猴給鎮壓之後的故事吧。」

小男孩不斷的去騷擾正在打坐的青年,說來奇怪,雖然青年扶養男孩好多年,但蔣振從來不知道他師傅的名字,每次蔣振一問到這問題,青年就一律用時機未到這藉口來搪塞蔣振。

作為弟子的他當然就不會再問,他雖調皮,遇上自家師父時卻意外的乖巧。

「喔,那孫悟空啊,當年為師在鎮壓他五千年之後,就給了他機會來為他之前的所做所為來補償,我讓他去協助當年天下有名的道長去降妖除魔,他後來竟在他完成任務之後頓悟仙理,凝結妖心成了妖仙,爾後更變成了那天庭上的一員大帥。」

嗯......老豬,借用一下位置。

青年在那惡趣味的想著,至少自己編纂的故事有幾分尊重原著呢。

青年把他自己在穿越前聽到的故事給擷取了一小段,然後把它們稍微的改變成與自己有關的內容再給蔣振聽,主要都是以自己為通天大能的事蹟。

「妖仙?師傅,仙人很強嗎?有比師傅強嗎?」蔣振好奇地問。

「哈哈哈!就算那孫悟空變得再強,為師也能照樣鎮壓他,更何況只是仙呢?,仙是個境界,人族稱為仙人,而孫悟空是屬於妖怪,妖怪成仙則是稱為妖仙,身為我的徒兒,這境界只是在你修行途中經過的目標之一。」青年一聽到蔣振的問題忍不住的大笑著替他說明修真界關於仙的訊息。

而這部份他倒是沒吹牛,以青年的實力吹一口氣都能滅了無數仙人。

「那我也要好好修練,將來超越仙人然後像成為師傅那樣的強者。」蔣振聽完青年的解釋後對著他說出自己的目標。

「有志氣!不愧是我徒弟,不過你還是先讓自己體會到內力,接著進入到後天期才是首要目標。」聽到自家徒弟的遠大志向,雖然作為師傅的青年感到欣慰,卻不忘用語言去刺激他那位元有夢想的徒弟。

在進入先天之前,皆不需要功法進行修練,只要配合著足夠的營養讓身體吸收,然後不斷去利用身體能量產生內息即可。蔣振也不例外,在這位知識淵博的師傅領導之下,正式在五歲開始了他的修煉之旅。

(未完待續。)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