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不存在的學園

月尹一個不留神被穿越神推向黑洞裡後,經歷了一趟…嗯,有沒有玩過劍○山的飛○潛艇G5?大概就跟那差不多吧!注意,我說的是往下掉不是往上升。

總之,等月尹降落,我是說踏到地面後,心中只想狂飆髒話,而她也飆出來了。「#※*&…你個◎●的穿越神!這肯定是報復!!#   的……」

罵完穿越神後,月尹才開始打量她眼前的房子,然後發現了這棟房子正是衰人——漾漾的家。至於為什麼會知道的這麼清楚嘛,廢話!傳說中的惡鬼巡司——褚冥玥就站在門口看起來非常不悅的瞪著她,你說,這房子不是漾漾家是誰家?!於是,剛爆完粗口的月尹瞬間又想接著罵了……。

「妳就是蒼月尹?」冥玥瞪著月尹問。

「是……」就算心裡再想罵髒話也沒膽罵的月尹弱弱的說。

「哼!進來吧!」冥玥扭頭就進了房子。

然後,我成了褚家第三個小孩;再然後,我發現我縮水變成大約國小1、2年級的年紀,天殺的穿越神;再再然後,漾漾莫名其妙變得很黏我;然後,就沒有然後了……欸?

時間過的很快,在發生了許多像是這樣那樣的事後(喂!),時間來到9年後,也就是國3分發聯考的這天。

我看著那疊學校資料,毫無疑問,我當然是讀Atlantis啊,早就跟扇說好了嘛。至於漾漾嘛……

桌上學校統一發下的成績單,那上頭印的整整齊齊的分數像是長了嘴巴咧大一般正在嘲笑著他。

唉,不是我要說,但是漾漾真的是很衰,都讓他跟我換便當了,竟然還能吃到出問題的那個。

「冥漾、月尹,你們打算選哪個學校啊?」漾漾前座的幸運同學——衛禹轉過頭來,問我們。

「Atlantis學園。」我邊說邊填上單子。

「喔…是喔,沒聽過耶……」衛魚眨眨眼,「同學,魂歸來。」見漾漾‘又’走神,衛魚又說。而我則是抽出一卷紙往漾漾頭上一敲。

「痛......當然是能夠讀的學校就好了。」把第一張明星學校拿開,其實老媽對于漾漾升學這件事情已經放棄了,轉變為現在只要能有學校讀就菩薩保佑的心態。或許這件事我也有錯?嗯…以漾漾的衰運來看,估計就算我沒跟他換,也是一樣拿到出事的那個吧……

「這樣喔,我聽說中縣有間學校工科感覺還不錯。」衛魚乾脆把椅子轉過來,拿了原子筆就在漾漾的單子空白處畫圈圈,「如果你也申請能過,我們還可以再當三年同學哩。啊,要不月尹也一起?」圈圈裏面出現了鼻子跟眼睛,然後是米老鼠的圖案浮現。

「再說吧。」給了衛魚如此的響應之後,漾漾將那厚厚一疊學校資料翻了幾次,極度後面、偏僻的頁數下面有行不起眼的小字。

小的,讓人幾乎察覺不到存在。

是Atlantis學園的名字。

然後,漾漾也填上去了。

他把它填在第一志願當中。

發榜的那天,所有人都開始翻找報紙網絡查看自己數據,當然包括漾漾也不例外。

詭異的事情發生了,那天漾漾明明把各大報翻遍、網絡查遍,就連學校也遞出複查資料了,結果傳回來的消息都在講一件事情。

......『查無此校』

「月、月月……」漾漾小聲的說。

「嗯?怎麼了?」我躺在床上翻小說。

「查無此校……」漾漾的手一抖一抖的比著螢幕。

「喔,你說Atlantis嗎?」我繼續翻小說,「我也是耶」

那本學校資料被冥玥姐摔在主辦中心的桌上。

「你們搞什麼鬼!印這種不存在的東西給學生填,現在又查無此校,耍人是不是!」我必須承認冥玥姐超有氣魄的。

好幾個櫃台小姐將那本資料傳了又傳,每個人看過那行小字之後都重複同一種可以算是看到鬼似的驚訝表情。

冥玥姐把那本罪魁禍首從小姐的手上抽回來,重新又摔在桌上一次,「找能作主的來說!」

說真的,冥玥姐長得真的很漂亮,是那種冷冽的美女型,跟電視上的藝人啊、歌星之類的一比都毫不遜色,所以她發起飆來那種恐怖的神情也變成雙倍。

具體來說應該就像是被那種美麗的厲鬼索命那種感覺,嗯,就是電視電影常常上演的那種,有空的人可以考慮自行揣摩一下。

大概過了一下子,那本資料又被傳到另外一個人的手上。很明顯的,這人的階級高了一點,然後一邊掏出手帕一邊擦著冷汗跟冥玥姐解釋。聽說可能是印刷廠跟別的數據放在一起不小心蓋到之類的。

高階級的解說人員拿出了另本一模一樣的資料,翻開上面的確沒有這所學校的名字。

于是冥玥姐又火了。

不小心蓋到聽起來是很有可能,不過這學校的名字、編號可都妥妥的蓋在選校格裏面,甚至連邊框都有哩。

這種可能簡直比中樂透還難吧我想。

從我們入門到現在已經過了三個小時,冥玥姐將看見的人罵得連個屁都不敢多放,感覺上很像路人甲的我連一句話都沒也說到,時間就這樣在冥玥姐啪啦啪啦罵人聲下渡過了。

很無聊。

我打了一個哈欠,早知道就帶本小說了。抬起頭,正好看見學長在外面晃過。  

奇怪的是,學長是大剌剌的從自動門前面走過去。

自動門、沒開。

根據我和漾漾漫長三小時觀察電動門的紀錄,這門連條狗走過去都會開一下,然後從外面吹進來報紙還是垃圾什麼的,學長走過去居然沒有開?

彷佛是要證明我和漾漾的疑問一般,學長又出現在門口。

這次很確定了,那個門真的沒有開。

......不會吧?路過自動門門不會開是學長神奇的一環嗎?

『啪、啪』的兩聲巨大聲響。

我那很有氣魄卻沒什麼良心道德的冥玥姐拿個比剛剛更厚一疊數據從我和漾漾腦後呼下去,用力之大差點沒把我們腦袋打的從眼睛鼻孔嘴巴噴出來。

「你們兩個是耳背喔,剛剛叫你們去填數據叫幾次了!」像厲鬼可怕的臉孔馬上在我倆眼前放大,魄力更增一倍。

「啊?」漾漾張大嘴巴,一臉詫異。我則是乖乖去填數據了。

結果那天最後結果就是主辦單位也有疏失,所以把我們名字安插進去重新遞發,看看還有沒有學校可以收。說難聽一點,就是看看還有沒有學校要撿剩的東西。

畢竟漾漾的成績也挺低的,低到全家都有心理准備會被分到只要有錢就可以讀的那種學校。

然後那天我沒有再看見學長。

後來我們班上一個同學聽完這件事之後,就跟漾漾說他的衰運可能正在往內腐蝕,直接侵蝕到流年八字了。

我倒是沒聽過八字會因為黴運變輕的啦。

不過倒是因此知道了那同學的老爸職業是乩童。

就在所有人都收到入學數據的那天,我們也收到了,是一所挺有名的學校。它有名是在只要有錢人人都可以讀,正好完全符合家人的想象。

我是沒差啦,反正最後讀的還是Atlantis。

「漾漾、月月,你們入學通知來了喔。」一回到家,那個有魄力的冥玥姐正在一邊看她的電視節目,另外一手把牛皮紙袋文件遞來給我和漾漾。

喔,終於送到啦?

我接過其中一個牛皮紙袋、看見上面印的名字,本來第一個反應本來是想把它摔在地上,可是後來又沒有摔。因為那個紙袋封口上面用紅筆寫了幾個大字。老實說,我本來以為漾漾是亂講的。

『摔者死!』

多麼簡潔利落啊,還有漾漾你講的是真的耶,這真的蠻像寄錯的恐嚇信。

小心翼翼的避開那幾個突兀大紅字撕開封口,果然裏面塞著的是好幾張入學的報名資料,挺厚的一疊,與今天拿到的不太一樣。最厚的那一疊有用活頁夾子好好整理起來,就是『新生入學介紹與如何自保』。

我將那疊東西收好,又抓出了幾張學費資料看。

看來看去,果然比那間『貴』族學校更便宜很多,大概要便宜上一倍吧(貴族學校真的比較會吃錢)。

我再往袋子裡翻,終於翻到一只手機。我真是太開心了,傳說中不用充電的手機诶!比我原來那台好多了。

「你在發什麼呆?」節目演到一半進廣告,冥玥姐轉過頭一問,然後漾漾連忙又把那只手機塞回紙袋裏面。其實那支手機是給你的。

「沒有,我在想怎麼會這麼大一包。」喔,確實是有點大包。

「嗯啊,還是宅配寄來的喔。」看看好像沒有什麼問題,冥玥姐又把頭調回去專注她的電視,然後拿起桌上的點心吃的一幹二淨。

那天晚上老媽特地從台中一間知名的餐店買回來好大一只烤鴨還有好幾個精致菜色,說是要慶祝漾漾好不容易竟然有學校可以讀,吃的特別豐富。

于是漾漾將兩間學校的報名單上的重要事項都說了一次。

一間是有名的貴族學校。

一間是沒有聽過甚至不在分發中的學校。

最大的重點是,小學校的價碼只有貴族學校的一半。

那天晚上,老媽就把我和漾漾將來的學校用金錢決定好,貴族學校的通知被丟進回收箱裏面。

Atlantis學園得到全家人壓倒性的票數勝利。

我們連微薄的抗議都發不出來。喂喂雖然我本來就是為了Atlantis而來的,但是這種被金錢決定命運的感覺還是很不爽啊!

「漾漾、月月,你們要住宿嗎?」冥玥姐一邊咬著烤鴨卷一邊問我們,「你們通知單上面不是有建議住宿的事項。」

「我想新生訓練時候順便去看看,如果不會很遠就不用住了。」漾漾代替我回答。冥玥姐點點頭,沒有繼續問。

「漾漾、月月,你們那間學校什麼時候新生訓練?」她抬起頭,拿那雙據說會迷倒人可是卻都拿來視殺我們的美麗眼眸盯著我們看。說實話,挺像被蛇眼看的感覺。

我最後一次看到她這種表情時候大概是幾天前,她正在想要怎樣整理招考中心。

別吧老姐,我是你妹耶...雖然不是親的……

「下下禮拜一。」為了避免心臟被她盯的衰弱自滅,漾漾立刻招了。

這沒骨氣的傢伙,以後出去別說你是我哥!

然後就看見冥玥突然把左手的碗放下來,右手往口袋一抓,直接掏出好幾個上面印著XX宮絕對靈平安符之類的東西,「為了避免你們上學第一天被時鍾砸到。」她笑的很詭異,我發誓我看見了。

把最後一張相片貼在注冊表上後,漾漾直接往背後的床上倒去。

再過幾天我們就要去Atlantis了。

就在漾漾胡思亂想的同時,門板外面傳來叩叩的敲門聲,他立即從床上跳起來拉開門,一點都不意外的看見冥玥姐站在外面,還是那個吊兒郎當的樣子。

老媽常常說其實他們兩個是生錯性別,我也這樣覺得。

冥玥姐美麗(別人說的)嘴巴裏吐出葡萄口味的泡泡,一雙長長的眸子又看了我們一下,然後才緩慢的舉起右手,「蛋糕。」她說,手上提著一個很有名的點心屋小紙盒。

「吃不吃?」泡泡破了,冥玥姐發出了不耐煩的問句,這種時候我們最好趕快響應她的話,不然接下來破的不會是泡泡,大概是我們其中一人。

「好啊,謝謝姐。」我先漾漾一步接過那個不算沉的小盒子,估計裏面大概是六吋左右的蛋糕,

不知道又是哪個笨蛋進貢來的。

她嗯了聲,然後又像來的時候一點聲音都沒有的往樓下移動。

轉過身我把房門踢上,兩手忙碌的拆開那蛋糕小盒。

不出所料,裏面是個很精致的香草奶油蛋糕,上面還有點心屋的名牌簽名,用黑色巧克力畫上去的,看起來很幹淨利落。

話說回來,冥玥姐其實最討厭的東西就是蛋糕,恰好跟我和漾漾相反。

不過討厭歸討厭,每次人家送她還是都會收下來,連老媽念過好幾次了她還是充耳不聽,于是家裡幾乎活在天天都是蛋糕餅乾為點心的生活中。

其實,我還真的不太了解冥玥姐。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