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一) 初初相遇 互視的第二眼

 

        連日雨後在開學的第三天終於陽光肯露臉了!

        漫步在校園,開學至今還沒有好好欣賞了解這校園的一切,深深吸了一口氣,真是心神氣爽啊!

        她舒服地坐在草皮上,正當整個人陶醉沐浴在陽光裡,突然一個熟到不能再熟的聲音打斷了她的好興致。

        「陳心齡!」

        她不耐的瞪著朝她緩緩走來的梁子高,沒好臉色的對他吼;「   叫那麼大聲做什麼你是想要讓我紅嗎?」

        梁子高不在意的聳聳肩,「   要紅也是妳紅我又沒差!」挑挑眉,「   再說妳何時變得那麼低調真不像妳。」

        「你是來找我吵架的嗎?」她嘟著嘴可憐兮兮的道:「我很倒楣也,被選到班連會的幹部,一星期要提早到三天,還要參加無聊的會議,開完還得寫報告,喔天啊!本來只想輕輕鬆鬆的享受一下愉快的高中生活的說。」

        梁子高哈哈一笑;「   反正妳從小就當幹部習慣了,高中當然也要延續下去。」雙手交叉,爽朗一笑!

「   好啦,別老苦著一張臉了,阿湘說星期六要聚聚,如果可以的話邀幾個漂亮的妹妹,大家認識認識。」    

        「漂亮妹妹……我看這才是徐辭湘的目地吧!」輕哼了一聲又道:「   有沒有搞錯?才剛到新學校女同學又沒認識幾個。」正確來說也只認識左右鄰居而已。

        梁子高帥氣拉正歪掉的領帶,斜睨了她一眼又道:「   我話帶到聯誼的事妳自己看著辦!」    

        「什麼啊?你不幫忙嗎?」她緊張地跳起來,粗暴地拍拍裙子上的草屑。  

        梁子高俯視著身高只到他肩膀的陳心齡,挑挑俊眉;「   我就是不幫妳!」挑釁的說:「   自己看著辦!」說完轉身慵懶的打了一個哈欠,背對著陳心齡舉右手揮揮。

        「喂喂……梁子高……」她氣的跺腳,朝梁子高走的方向發了一聲怒吼,如果這不是學校她早就朝他丟鞋子,怎可能輕易放過他。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

        「算了,現在不跟你計較,就先上課去!」  

          *          *             *                   *             *             *         

        說起這兩個一起長大的玩伴也是挺有緣的。

        陳心齡、徐辭湘、梁子高是從幼稚園時就是好麻吉。

        三人不只是同學並且還是一同在眷村長大的左右鄰居,雖然國小三年級時徐辭湘搬家了。由於搬的地方又同屬一個學區,三個人又在國中重逢。

        時間過的真快,陳心齡與梁子高不約而同考上了同一所職業學校,一個是資料處理科,一個是資訊;而徐辭湘則是選擇了軍校跟著他老爸的步伐前進,也算是子承父業。

        在爺爺們那一代,大伙跟隨著國民政府來台,離鄉背景無親無戚,很自然同鄉人的情懷,一路扶持到現在,眷村就像是一個大家庭。

        想想還好像只是昨天的事情;小時候到河邊抓魚,去偷摘芭樂,芒果這些兒時記趣回憶仍是如此清晰。

        但是,眷村老舊的房舍為了安全一家又接一家拆了,因此陳心齡在上高中之前也搬出了眷村。留下的梁伯伯一家也儘快在找房子搬了。

        想到此心中有一股莫名的心酸,想到多年後從小長大的故鄉可能不是廢墟,就是一片孤寂,心裡還是感傷。

        由於是小型眷村又處偏遠地帶,老舊屋拆除後將不再改建,那所謂的家鄉也即將走入歷史了!

        拉回飄遠的思緒!陳心齡垂眉恬淡一笑。

        有時這種多愁善感的情緒真是不想想起。        

        *          *             *                   *             *             *           

        開學一星期後班連會正式開始第一場會議。

        所謂的班連會其實就是學生會,由每班推選一位班代,代表全班進行學校一些事物表決;而這個資處一勇的重要大任就落在陳心齡身上。不是她傑出有才能,而是沒人要當,好勝心作祟自我推舉,下場就是現在全身緊繃,緊張地全身冒汗,因為……聽說等等要上台自我介紹。

        不知在會議室門口徘徊多久,陸陸續續有各班代表相繼進入會場。  

        陳心齡困難地吞嚥一口口水,小心翼翼,舉步維艱的以龜速走入會議室。

        她環視場內的每個角落,有的一小群低語交談,有的忙著分發開會的講義;更扯的是有些一對對的男女學長姐似乎是情侶關係,躲在他們以為沒人看見的角落上演著唇瓣之間的纏綿。

        陳心齡暗自咋舌嘀咕:「   高中生的生活就是跟國中生不一樣!」

        然而,再次當她抬眼,她的雙眸就在也無法移轉,定住在那個雙手抱胸閉目養神的男孩身上。

        如果說徐辭湘是熱情的夏天,梁子高是恬靜舒緩的春天,那眼前的男孩就像是沈穩冷冽的冬天。

        他是如此優雅自得,身旁的吵雜嚷嚷彷彿都與他無關,就算是天塌下來了,也無法驚動了他!

        如果他是風,那她早已沐浴在他的春風裡了……

        是她的目光太灼熱了嗎?

        男孩突然張開緊閉的雙眼,不偏不移對上了陳心齡緊盯他的雙眼。

        當四眼交接時陳心齡慌張地斂起貪婪的目光,唰……一秒她的臉刷紅發燙。她是怎麼了?又不是沒看過帥哥,從小到大她身邊的玩伴男比女還多,怎會遇上陌生的他就心慌意亂。

        故做鎮定,朝著他的方向緩緩走去。

        靠他越近越能感受到專屬於他的獨特氣質。

        「請問這裡有人坐嗎?」

        「沒有!」他渾厚的低沈嗓音真迷人。

        陳心齡帶著三分緊張七分雀躍的心情坐在他的前面;她思緒七上八下的,滿腦子都是他的影子,想著他現在是否還在看著她呢?

        她緩慢地,優雅地回過頭,想著如何做自我介紹。  

        沒想到……他依然雙手交叉胸前閉目養神,她洩氣的垂下眉睫,又忍不住抬眼看他。

        這一次她好仔細好認真的看清楚男孩的長相。

        他有一雙如扇的睫毛,俊挺筆直的鼻樑,微揚性感的唇,哇!這個男生好看的不像話;加上他身上獨有的氣質真是魅力十足;雖然現在臉上仍有些稚氣,相信在多些年他一定長得更成熟俊挺。  

        看他的制服上繡的字跡……他是美工科二年級的學生,在看上右邊繡上的名字“卓爾傑”。

        就這樣一直盯著“卓爾傑”這三個字定看,彷彿想把這三個字烙印在心裡;久久……久久……她看出了神……

        「妳看夠了嗎?」他舉高雙手,活動活動他的手臂,一副慵懶,帶著揶揄嘲諷道:「   妳都這麼直接大膽的盯著別人看嗎?」

        聞言,陳心齡速地回頭坐正。

        第二次,剛剛他們又四目交接了;這次心跳更加快速,快的讓她呼吸困難,神啊!可別讓她就此死掉,因為,她還沒有好好的認識他呀!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