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週週聽說好故事《遺失在記憶裡的歌》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穿越鬼地方

   美好的早晨,我踏著輕快的腳步去晨跑。

   以前沒有晨跑習慣的我,最近突然想要改變一下自己,想要把自己變成一個生活有規律的人。

   正在我空想著這件事時,腳下踩到了一個窟窿,我立刻跌成狗吃屎。

   「啊嘶......」我倒抽一口氣,摀著我的屁股皺了皺眉,尼瑪,我現在覺得屁股裂成兩半了,雖然它本來就是兩半。

   這時眼前一陣刺眼的亮光,我趕緊遮住眼。

   「感謝踩到我們特製的窟窿,」眼前出現了一個投影出來的俊朗男士「這個窟窿放了好幾個月都尚未有人踩到,妳今天踩到真是太好了!」他開心地笑著說道。

   我愣了一下,接著對著那個人大吼:「什麼鬼?這是殘害民眾啊!」

   那男的皺皺眉頭,「怎麼這樣說呢?妳也得體諒現在的業務,我們這是為了推銷產品而設的,而且妳現在冷靜一下,其實並不會痛哦~這是我們用公司的新研發的技術創造出來的。」他自豪的說著。

   我按他說的冷靜下來後慢慢站了起來,真的沒有痛的感覺,「你哪家公司的業務?我要檢舉你。」我沒好氣地指向他。

   他挑了挑眉,聲音上揚,說:「想不想去總公司檢舉?」

   我點點頭,「如果可以最好,最好讓你沒工作。」

   哪知我這句說完,他開心的拍了一下手,「這可是客人妳說的啊!」說完就消失了。

   「喂!你還沒說......」“完”這個字還沒說出口,我就一陣暈眩倒臥在地。

   等到我再睜開眼時,世界變得好陌生。

   我揉了揉眼,又眨了眨眼,還是一樣。

   房間看起來像是一間木屋,只是這些木頭看起來都破爛不堪,身旁有幾個女孩子,看起來都是17.18歲左右,身穿不知名的衣服,看起來像極了我在電視劇上看到的古代女演員的穿著。

   我緩緩坐了起來,偷偷掀開不像被子的一塊單薄的布,緩緩走了出去。

   現在是晚上,而且剛好是滿月,月亮又大又圓而且十分的亮。

   我毫無目的地的逕自向前走,旁邊的建築一座比一座高大,燈也越來越多。

   最後我不知為什麼竟走到了一座荷花池畔旁,我蹲在地上用水照出自己,臉還是一樣的我,但是身上的穿著卻跟剛剛屋內裡的女孩子都一樣。

   突然我看到水中多映出一個男的,我嚇得差點兒驚聲尖叫,那男的趕緊摀住我的嘴。

   我定神一看,臥操,這不是今天早上投影出的那男的嗎?

   我冷靜下來,反洩住他的太監服衣領,「說,這是怎麼一回事。」

   他乾笑,「大姊,先放開我的衣領,咱有事好好說嘛!」他拍開我抓住他衣領的手。

   「說!」我指著他的鼻子凶狠的瞪著他。

   「事情是這樣的,妳冷靜點聽啊。」他看著我的手指後退了兩步。

   他清清痰,說:「我們公司是專門研發最新科技的,這個世界也是公司研發出來的,就妳所看到的,是古代沒有錯,但是這裡是歷史書籍完全沒有出現的王朝,這裡的所有人都有自己的生命,他們有些人是測試員,有些人和妳一樣穿越過來,有些人是系統預設,更有一些人是來到未來或是本來就在這裡。」

   「嗤,這麼玄?你當我三歲小孩相信這世上有聖誕老公公喔!」我白了他一眼,準備再去抓衣領。

   「等一下!我承認妳被安排當宮女是系統疏失,但是這世上不是真的有聖誕老公公嗎?」他抬了抬手,再次後退兩步。

   「什麼!系統疏失!」我激動地抱頭大叫,好險他趕緊摀住我的嘴。

   「Oops說溜嘴了。」他抿抿自己的嘴唇。

   「你最好給我從實招來!」我激動地抓住他肩膀前後晃呀晃。

   「就......」

   「說!」

   「我們的系統安排是按照被什麼東西用到所以穿越,因為窟窿比較少笨蛋踩到,所以按理來說妳的等級安排應該是宰相女兒之類的。」他低下頭來戳戳自己的手指。

   尼瑪,穿越那什麼鬼的我就暫且不說,但你們系統真的是大漏洞啊!我天生宰相女兒命被你們搞到天生木屋宮女命,這什麼鬼啊!

   「別激動,」他看出我臉上的大大不悅,「為了彌補所以我們開放了幾個特殊通道給妳,而且我也會在必要時刻前來救援,妳就把穿越當作遊戲,好好的幹一場吧!」他恢復嘻皮笑臉的表情讓我好想揍他。

   「什麼特殊通道?」我瞪向他。

   「例如說附近會有人支援啊,大家的記憶會存到妳啊,因為這個宮裡的絕大多數都是本來就在的人妳突然加進來也不好吧,所以他們會直接寄住妳的名字,不過在這裡妳不是23歲哦~是18歲,再說按照以前的人個性都是違反本王意願就殺啊~我現在派幾個支援的人妳就可以大大降低被殺的機率啦~不過平時就要留些好口德哦~先這樣,掰!」說完他就消失了,留下站在原地呆滯的我。

   「什麼啊!」我嘟嚷著自認倒楣,心裡想著他的意思該不會說這裡還會丟人性命吧,然後離開荷花池。

   就在我準備從旁邊的小徑離開時突然竄出一道人影,接著就有一把劍架在我脖子上,亮晶晶、沉甸甸的刀,真劍!

   我停住呼吸不敢喘大氣,「小的只是經過經過,饒命啊!」我弱弱的說出這句,深怕動作太大那把銳利的劍就劃傷我了。

   「妳誰?」沉穩的男聲從我背後傳來,聽起來怪可怕的。

   「周、周婉彤。」我嚇到連講話都在抖,哪知報完我的名劍就離開了。

   我慢慢地轉過身,從月光下可以看到這個男的非常好看,精緻的臉龐深邃的五官,性感的薄唇。

   「原來是周小姐,銘樺有和我說過妳了。」他雖然客氣的說著,但臉上並沒有多餘的表情,依舊正經。

   「你誰?銘樺又是誰?」但我還是稍稍戒備的看著他,畢竟他剛剛架了把刀在我身上。

   「銘樺是妳的業務員,我應該算是這裡的測試員吧,原本我就在這只是有一天他們公司找上我麻煩我做測試員,雖然我也不是很懂這是幹嘛的。」他微微一笑,眼神卻還是那麼犀利。

   我明白了點了點頭,「你有Ipad或是Iphone嗎?」我突然眼睛閃亮亮的看著他,沒有那兩樣我在這裡會無聊死啊!

   他沒有答話只是一直看著我皺了皺眉頭,看他不說話我索性往他身上摸了上去打算找找,沒想到他瞬間臉發熱甩開我的手轉頭臉紅去。

   我看著他覺得莫名其妙,「所以你有沒有嘛?」

   「周小姐,趙禾不知道您說的東西是什麼,不過男女授受不親啊......」他越講聲音越小聲,最後他索性摀住臉害羞地離開了。

   什麼嘛,原來這個侍衛是悶騷。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