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運動會(a)

    吵雜譁然,以及身旁同學不斷揮灑汗水換回來的獎牌名次,這就是我對運動會的既定印象。

    而事實上也確實如此。

    兩年了,第三年正在進行中,我對於這類活動興趣說大不大,但要說完全不感興趣倒也不是那樣一回事。

    每次班際比賽、校際比賽,只要是運動類型幾乎都會有我的名字在上頭,也因此對這些事情習慣了,便不會有太大的感覺......當然我還是喜歡贏的。

    也不知道是老師加持還是真的完全憑實力,我們班在這一類體育競賽中很少倒數,當然也有可能是用課業成績換回來的。

    「梁鶴!你看,這次的二年級感覺很強呢。」

    身旁的男同學拍著我的肩膀,興奮的說著「那個紅色七號,速度超快!」

    「七號?」

    順著他的話往場上看,跑道上飛快衝過終點的一個矮小男孩身穿紅色七號背心,的確,就二年級來看這樣確實可以拿到不錯的名次。

    「你們兩個,有時間看別班,不如去熱身。」

    咚一聲清脆敲上那位同學的腦袋,班長手上的塑膠版夾看起來超級堅固,替你的頭默哀三秒鐘「下一場還沒輪到我們吧?那麼早熱身做什麼。」

    「既然你這麼閒,去教室把運動飲料搬下來。」

    「欸──」為什麼是我啊!

    「梁鶴啊,節哀。」那位同學非常沒良心的嘆口氣搖搖頭。信不信我等等不給你飲料。

    丟下那句話後班長也跑去和班導討論事情,我從塑膠椅上站起,用非常緩慢的步伐朝我們的教室前進。

    雖然遲了一點,但還是容我自我介紹一下。

    我叫做梁鶴,就讀於A市私立黎祉中學三年B班,今日接力賽的大將之一。

    黎祉這間學校占地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就是那種很普通、公立學校的大小,這點其實挺特別的;三年級的教室在右校舍上半部,下半部是二年級,一年級不知道為什麼獨佔整個左校舍,當然包含了家政教室與實驗室、美術教室等等......言歸正傳,我們班在二樓最靠右邊,所以比較遠。

    沒記錯的話,門應該沒有上鎖,教室裡好像還有幾個留下來的同學,正好可以拖下來幫忙。

    踏進教室後迎面吹來陣陣涼風,大概是因為室內比較涼爽,今天溫度也沒到烤熟人的地步吧。

    教室裡只剩三個人在替大家收拾東西,等等也準備下去的樣子。

    「咦?梁鶴,你上來做什麼啊?」

    正在堆疊毛巾的女生問著「再過十分鐘就是三年級接力吧?這樣上來沒問題?」

    「沒問題啦。」只是拿個東西哪會需要多久時間。

    環顧教室,在飲水機旁找到了那兩大箱運動飲料,我一口氣拿起兩箱,但不免手臂微微顫抖。運動飲料都是大罐的那種,也不知道是哪個笨蛋異想天開,說什麼最後一次運動會就來運動飲料大放送,買了一堆超大號,重死了。

    除去我手上兩箱,地上還有兩箱要搬。

    這是要人多長兩隻手還是通通不要搬?

    「你要自己搬完這些喔?」

    她發現梁鶴那一臉哀怨的表情,然後看向另一個在盛裝飲料的男同學「嘿,余夕,你去幫梁鶴拿東西吧。」

    哈啊?

    等等,妳要他幫我拿東西?

    「哎呀,梁鶴,你自己拿不了嗎?」

    那位余夕抬起頭看了看我,然後露出有些欠揍的笑容,停下手邊的動作走過來「好吧,反正我也要過去,就順便幫你。」

    誰跟你順便!你是在歧視我的力氣還是嘲笑我的愚蠢!

    「快要檢錄了,走吧。」

    知道啦知道啦,還有你不要一副為國捐軀的表情好嗎?不過是搬個東西,你自己也要喝啊!

    一回到休息區,迎接他的便是非常不妙的消息。

    「我還在想你去哪,原來是找幫手了。」

    不是啊我本來才沒打算找他幫忙,妳擅自誤會個什麼!

    「剛才林舫因為身體不舒服所以請假回去,現在少一個人。」班長用手上的原子筆敲著版夾邊緣,臉色不太好看「候補也沒辦法抽身,被抓去幫忙。」

    「啊?!怎麼會這樣,其他人呢?」

    「扣掉我和花火,只剩下余夕可以替補他。」

    她瞄了眼站在我旁邊既悠閒又無所謂表情的余夕,勾起帶點邪惡的笑容「余夕,你可以跑吧?」

    「如果班長大人願意讓我上場,那當然沒問題。」

    他掛著開朗的笑容回應道。

    「雖然很對不起你,但養兒育女用在一時這句你也聽過,就撐著點。」

    「等等,他怎麼了嗎?」

    為什麼班長用那麼奇怪的說法?

    「三年B班的,快點過來檢錄,在幹什麼!」

    不遠處站在操場中央檢錄處的老師揮揮手,語氣帶點無奈「還有三分鐘就開始比賽,不要拖時間!」

    「也沒時間再找人,你小心點。」她拍拍余夕,然後轉頭扯開嗓子對著其他人說道「接力賽的過去了!」

    領著大家到檢錄處,領了隊服開始發放。我們按照棒次排好,分成兩組,余夕是跑我前面一棒,也就是倒數第二,看不出來他有這麼厲害。

    其實我對他沒什麼印象,似乎是上學期轉來的,平時也不怎麼引人注意。

   

    回到屬於我的最後一個位置,我們已經從準備區移到操場中間的籃球場,我是在司令台對角線,而第一棒則在司令台那邊擺好預備姿勢,手上的接力棒閃著光。

    「等等接棒不要掉棒、不要太緊張、不要採水溝蓋也不要保留體力。」她拿著計時的碼表等著待會一起計時「我們班絕對可以拿第一名、目標是破紀錄的五分鐘以內,可以吧?」

    「當然沒問題啊!」擔任第二棒的同學燦爛的笑了笑「畢竟我們也只剩體育好這個優點了嘛!不在這時候表現還等什麼時候呢!」

    「很好。」班長也跟著勾起笑容。

    「──那麼就拜託了,各位。」

        看著班長轉身走向對面的起點準備計時,我也跟著勾起笑容。

    「預備!」

    不遠處傳來裁判的聲音,我連忙打起精神,瞇眼細看第一棒。第一棒是八十公尺差我三秒多的女生,預備的姿勢很標準,接力棒也握在左手,以便等等傳接著時候直接切到右手。

    今天天氣就如預料般的好,天空晴朗,風不算大,一切都跟練習時一樣,而我們早就練習多次,為的就是現在這一刻的表現。

    ──碰!

    表示開始的槍響響起的下一刻,跑道上的人都動了──速度很快、簡直超乎我們預料的快,第一棒卻比她們更快,這樣我稍微開心了點。

    只不過十幾秒的時間她便彎過兩個彎衝向第二棒,而第二棒也起跑了,既不快也不慢,是最適合接棒的時間。

    ──接到了!

    就在我開始神遊後不久,第三棒也接到了,一切都如預料那般,無比順利。

    「跑呀!快點!」我喃喃著,目前我們班是第一,第二跟我們插了大約半圈,但接下來第四幫跑得稍慢,得再拉開一些距離才行。

    「好快!」我驚呼「那綠色隊服的女生好快!」

    第四棒開始跑後一切如我所想,速度比以往都要慢,呼吸也很喘,速度一點一滴地慢下來,而後面那綠色隊服的女生咧開笑容,加速追過了她。

    一直到第五棒,我們共輸第一名半圈。

    那位被班長用板夾痛擊的同學有些擔憂地轉頭看我「梁鶴,你有辦法追半圈嗎?我覺得女生組會一直保持半圈。」

    順帶一提,他叫做林洛齊,擔任倒數第三棒,所以是站我這邊的。

    「半圈沒問題,但不要四分之三,那樣我可能會直接進保健室。」我表示沒問題。

    半圈勉勉強強大概可以追,但四分之三......除非我用飛的,否則這不可能啊!

    在我與他聊天時棒次轉換到第七棒,我們仍輸第一半圈,甚至有往後拖的傾向......但很快地,輪到第八棒。

    而那位身高比我高的男生第一棒果然很快,直接往前追,與第一的距離剩不到幾步,遠遠超過我預想。

    「第二棒衝!」而林洛齊還是很熱血的吼著。

    一陣清風吹過,忽然間清脆的聲音插進我的思緒──第一名掉棒了!

    「好機會!」林洛齊猛地向前揮拳,汗水滴落地面「追過他!」

    第二棒上場之後確實如他所希望的追過了,但馬上又被反超,看來對方也知道掉棒是很嚴重的失誤,幾乎是拚盡全力在跑,表情很猙獰。

    九、十棒都沒有將我們的名次超回來,反而有逐漸拉開的趨勢......奇怪?為什麼?

    「啊啊啊!快給我超過啊!」

    過了幾秒便輪到第十一棒,沒記錯的話就是余夕。

    ──好快。

    瞪大眼看著余夕,他快的恐怖,甚至比我還快,長長的劉海隨風飄著,修長的雙腿絲毫不會阻礙他的速度,反而讓他更快。

    他追回前面失去的半圈,緊跟在第一名身後。

    不知何時跑回起點處準備接棒的林洛齊跑了起來,當接力棒傳上他手時便全速狂奔,轉彎時幾乎像是無視離心力一樣......完全沒有慢下來,直接超過第一名。

    頓時歡呼與尖叫充斥整個操場,我深吸一口氣走到跑道上。

    聽見身後不遠處傳來腳步聲,我回過頭發現是林洛齊,他大喊了聲跑,然後我跑起來,手伸向背後。

    「接!」

    掌心瞬間被冰冷的觸感充斥,我飛快地向前衝去,風大力刮著頭髮,瀏海因為用髮夾別起來所以沒有刺到眼睛。

    時間只有那幾秒而已,就衝到了終點。我發現我沒有換氣,大概是忘記了,肺部有些疼痛。

    我緩步往前跑了幾步,然後慢慢停下並大口喘氣......有種換不過氣的感覺。

    直到結束的聲音響起,我才將視線轉到負責計時的班長身上。

    她表情有些錯愕地拿著碼表朝我走來,就在她要開口時我背後忽然一沉,隨後響起的是一陣語無倫次的說話聲。

    「你太快了......不、快的不可思議!你簡直恐怖......連裁判都一臉見鬼樣!」趴在我背上的是林洛齊,他邊喘著氣邊大叫,汗水不斷滑落,我連忙推開他。

    「我們是第一!第一名啊啊啊啊!!!」

    「嚇死我了!還以為要落到第二──」

    「哈?!所以到底是......」說的好像中頭獎一樣的興奮,我開口向班長詢問,但還沒得到答案居然眼前一黑,什麼都看不見,雙腳使不上力,身體直接往旁邊一歪。

    在眾人的驚呼聲中有人接住了我,但我無法分辨是誰。

    「啥都看不見啊喂!」

    咬著牙怒罵著,我聽見班長語氣擔憂,聲音有些飄渺「梁鶴!我送你去保健室!」

    「不用!我沒事啦......」用力壓下那股不舒服,眨了幾下眼卻還是看不見東西......是缺氧?

    「班長大人,我帶他去啦。」帶點愉悅的聲音,應該是余夕。不要問我為什麼知道,因為會在班長後面加大人的,根本超級稀少。

    「那就麻煩你了。」班長的聲音忽然遙遠起來,就在我想掙扎的時候,直接腦袋放空,只聽見大家的驚叫後便什麼也不知道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