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歹徒壓上身

日正當中,郊陌風光明媚,馬車一路顛躓。坐在車廂裡的司徒牧不畏燥熱,靠著車箱悠然拿著書沿路研讀,凝神靜氣怡然自得。

可是,前方駕著馬車的年少小僕人李技,戴著大斗笠遮掉一些烈陽,擦額上汗珠仍不停冒出。他邊擦汗邊失了耐性叨唸:「少爺,越往南方怎天氣越來越熱,好像在蒸青稞,都快被蒸熟了!我們到底還要多久才到邵陽縣?」

司徒牧聽聞將眼神移向前方,前面仍是一望無際欠缺開墾的荒野,一旁樹林密布,一邊遠方山巒在烈日籠罩呈現清澈的藍,視線所及不見人煙……進城還需要一些時候。

他闔上書,車廂內空氣溽熱,他拿起一旁扇子搧著風,「我想應該再過兩個時辰就會到了!可進城天也黑了,我們明兒一早再至長姐家叼擾吧!晚上,我們還是先找個客棧落腳歇息。」

「明天?」聽聞又得在陌生客棧歇一宿,李技哭喪地抬高音量,哀號著:「少爺,到了大小姐家我可要連睡兩天,這兩個月夜夜難眠,快把我折騰死了。」

從北至南千里迢迢,他們已足足趕了兩個月路程,長途跋涉又一路蹎跛,骨頭都快散了。

「行──」司徒牧答得乾脆,他也想大睡兩天,不只李技叫嚷,他也感疲憊不堪,能及早到達,再好不過。「只是,別人家規矩可不是我訂的,所以……」

「啊……少爺,你看前面……」司徒牧話說一半,李技突然慌張大叫,驚亂地比劃著前方路上。

司徒牧也看見、聽見驚慌叫聲,從車廂探出身。一群看似盜匪的莽夫,正在欺凌兩名弱女子……弱女子!?不,其中一名女子看似一身好武藝,正與那群匪賊廝鬥;另一名看似無武藝女子,被兩名男子追至草叢,看似岌岌可危……

「小技,快停車!你留在車上,自己躲好。」司徒牧急切道。

語畢,李技倉皇將韁繩拉緊,馬兒昂首啼叫一聲,赫然停止前進。司徒牧縱身一躍,翩然從車廂快步往被圍困女人方向而去。

「啊……救命……」手拿大刀的匪徒,往手無寸鐵跌在草叢、驚慌失措的女子亦步亦趨欺近,快壓上女人身上,女子花容失色尖叫。

司徒牧千鈞一髮趕至。

「一群身強體壯的大男人,欺負兩位姑娘,你們丟不丟人?」司徒牧趕上,一腳踢開莽夫,手中扇子赫然一攤,彷如利刃往對他舉著刀的莽夫脖子畫去,一道血痕立即出現。莽夫高舉的刀子陡然從手上滑落,整個人痛得滾落地面哀號。司徒牧冷眸銳利地瞪著另一位想舉刀砍他的莽夫斥喝:「還不快滾!」

見同黨在地上哀嚎,另名匪徒並沒想逃,反而凶性大起,朝身形纖長、長相俊秀、看似容易擺平的司徒牧舉刀奔過去,就在他魯莽地想一刀砍下司徒牧頭顱霎那,司徒牧一個轉身閃過刀鋒,翩然攤開手上那把仿如利刃摺扇,朝他腹部不輕不重劃過去,腹部衣裳馬上綻開,皮肉瞬間淌出血痕,他痛得哇哇叫,見情勢不妙,連忙撿起前一刻掉在地上的大刀,屁股尿流地抱著流著血的肚子逃走。

司徒牧趕緊扶起跌坐在草叢花容失色女子,女子嚇得腿軟,「謝謝公子搭救。」

「萍水相逢,不需言謝!」見另名女子似乎快不敵四、五名大漢,司徒牧慌忙道:「姑娘,妳先自行躲好,或去我馬車上躲著,我先去幫那位姑娘。」

司徒牧飛快朝被幾名壯漢大刀夾攻的女子奔過去,協助她擊退那些草莽。

***      

「謝謝,公子出手相救!」一群人落荒而逃後,何繡喘著氣對司徒牧合掌致謝,卻沒看見莫宛容,她心急問:「我家小姐呢?我家小姐呢?」

她心急如焚,立即甩開司徒牧四處尋找。

司徒牧不慌不忙地望一眼馬車,看見不遠處馬車後出現藏躲的身影對何繡說:「妳家小姐在馬車後面。」

何繡聽聞轉身一看,迅速跑了過去,莫宛容嚇得癱坐地上,看見何繡毫髮無傷,激動的抱住她:「繡兒,好可怕!幸好妳沒事?以後我們別再自行出遠門了。」

「小姐沒事了!」何繡喜極而泣,高興的擦擦眼淚,以前曾聽說這裡盜匪猖獗,沒想到兩人首次擅自出城,真讓她們遇見了。方才她真以為小命不保,幸好大難已過。

「嗯──」嚇壞的莫宛容在何繡攙扶下緩緩起身。

「兩位姑娘為何會出現在這種荒郊野外,沒男丁相陪?」司徒牧見她們主僕感情深厚,又見較柔弱女子身著綢緞顯得富貴,遂問。

何繡攙扶著莫宛容,像是保護她似的瞬間變臉,剛才對司徒牧的救命之恩的感激之情突然消失,變得像隻豎起汗毛的自衛刺蝟,「你問這做啥?又不干你的事,我們要趕路了,失陪!」

何繡口氣極差,莫宛容望見司徒牧詫異的收起笑臉,趕緊制止。「繡兒,這位公子好心相救,不得無理。」

何繡噘了噘嘴,不情願地對司徒牧道歉:「對不起!失禮。」

「謝謝公子相救,莫宛容在此向公子致謝,我跟俾女繡兒為了給我娘親上墳,路經此地巧遇匪徒搶奪,假若不是公子好心,宛容跟繡兒恐遭不測。」莫宛容溫婉可人,落落大方,顯出大家閨秀風範,司徒牧臆測其可能為官宦之女。

「不客氣,莫姑娘,路見不平乃人之常情,不需言謝」  

司徒牧說著,不禁望一眼車廂,不見李技現身,他有些擔憂。

「小姐我們趕快趕路,時候不早。」何繡提醒莫宛容,再兩個時辰天就黑了。「我們先行告辭。」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