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4 承認心動

【西元2014年11月,台北】

        夏侯凜那些奇怪的舉動除了讓我感覺「心花一直開」以外,還讓我的腦袋開啟各種神奇的小劇場,像是交往、壁咚之類的,很久以後想起來真的挺羞恥的。「到底喜不喜歡」這個問題糾纏著我,結果星期六一整天我陷入一個很糟糕的循環,先是頭痛,再來放空,然後各種白日夢如雨後春筍般跑出來,接下來就是無線循環。糟透了。

        一下皺眉一下傻笑,我是不是精神分裂啊?

        在整天被怪異的思緒折磨之下,我決定星期天到秦安家做音樂報告的時候,將這件事告訴其他女生。

        「我一定要把我這星期的悲慘經歷講給你聽!」我和李芊憶先約在捷運出口,一見到她,我就大喊。

        「發生什麼事了?」

        「我覺得,我好像喜歡上夏侯凜了。」深吸一口氣,我正式宣告。

        「哈哈,我就知道。」李芊憶得意的笑了笑,「說吧,這星期怎麼了?」

        「上星期五比賽完後,我就對夏侯凜產生了好感,可是那時只是純粹的好感,沒有別的。但是週末時我卻一直想到他,甚至想像我們在一起!星期天發現以前喜歡的男生是同性戀,我嚇傻了!前一秒我還以為是因為當初我沒有告白,所以我和那個人才會錯過。星期一,跟夏侯凜聊天,不知道怎麼回事就聊開了,明明一個星期以前我們跟陌生人沒兩樣,段考前我只跟他說過一句話!星期二,他趴在我桌上被英文老師講;星期三,我叫他幫我拿東西,結果地科老師把我攔下來,帶著詭異至極的笑容問我:『你剛剛跟他說什麼?』讓我覺得好莫名其妙!」我一口氣將這些事全盤托出。

        講到這裡,李芊憶忍不住抱怨。「那天打掃時間快結束時,我問阿凜:『欣回來了沒?』他說還沒,然後我說:『那她的東西怎麼辦?』阿凜就說:『她剛剛叫我幫她拿過去了。』之後我就一直跟小安說他搶了我的工作……」

        「誰叫你那時候跑去上廁所,我找不到你,又要去外掃,只好叫他幫我拿。」我說,「還沒完呢,星期四不知道為什麼,我竟然在鬧鐘響之前就醒來,吃東西會反胃。午休他叫我起床,還摸了我的頭!星期五更奇怪,摸頭的次數增加很多,還會戳我的肚子,又跟我搶我的自動鉛筆,所以手就碰在一起了……」

        「摸頭是正常的吧?只要長的矮就會被摸。」李芊憶提出自己的看法。

        這時候,秦安從家裡出來了,我又在講一遍給她聽。

        「還有,你知道吳惠美嗎?」我問,兩個人都搖頭。

        「星期四的時候,剛好我翻了吳惠美的臉書,知道她和夏侯凜很熟。星期五的時候,班導不是說要借地科課本嗎?」

        「對啊,而且她們來把女生的還回來,堅持要借男生的。」秦安略有不悅的說道。

        「夏侯凜那時就馬上拿出課本,我看到借課本的是吳惠美。課本還回來後,那女的還附贈一張紙條,這沒什麼,但是夏侯凜說了一句話害我每次想到都火冒三丈!」

        「是什麼?」

        「他說:『你看!有女生傳紙條給我耶!』我直接說:『喔,所以咧?』當下我真的沒什麼感覺,可是回到家之後我越想越生氣啊……」想到這,真的很想翻白眼。「你們不覺得他是故意的嗎?」

        「的確有點可疑。」秦安若有所思地說道。

        「之前音樂課他還一直迢迢牽牛星。」李芊憶在旁邊補充。

        「對了,小憶,那到底是什麼意思?」季欣問。

        「他一直看你,你都沒發現喔?弄得好像牛郎織女一樣。」李芊憶笑嘻嘻地說,「我還問他:『阿凜,你是不是想把季欣?』他只是說:『什麼啦……』超級可疑的!」

        我傻眼。「我以為你在說他跟張廷海,因為那時候夏侯凜在叫他,所以我就繼續玩手機……」

        「才不是,我在說你跟阿凜。」李芊憶得意的說道。

        「為什麼我什麼都不知道啊……」我一臉錯愕。

        果然,愛情這檔事,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稍晚,等葉彗星和顏可嘉來,我又重述一次這可怕的故事,但因為他們兩位實在太搞笑,最後講著講著連我都笑出來。

        順利做完音樂報告,回家等著我的,是我媽一臉懷疑的表情。

        星期一早上因為下雨,我們免於聽校長落落長的廢話,而我因為承認喜歡這件事快活許多。打掃時間結束後,緊接著是體育課,這星期上空手道,每次下課都會讓我癱在地上,是一堂相當耗費體力的課。

        「我想先回教室。」顏可嘉從外掃回去的路上對我說,我也就陪著她,不過才走到走廊和樓梯的交叉口,就看到負責關門的同學已經走出來了,索性就不回去教室了。

        推著可嘉趕上前面的同學,走一走突然發現旁邊是夏侯凜,他一邊滑手機一邊走路,突然抬頭看我。「你不是要回教室?」

        「可嘉看到門關就說不想回去了。」我回答。

        「喔。」夏侯凜笑了笑,摸摸我的頭,我一時不知所措。

        顏可嘉突然停下來,我推推她,結果無效,只好由我拖著她往前走。

        想到剛才發生的事,我覺得一切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一堂空手道結束後,我和李芊憶、秦安一起倒在地上演屍體。秦安看著連侑晗傻笑,「他好可愛。」

        我呵呵笑幾聲,「好累喔。」

        「我不行了。」李芊憶兩眼無神。

        「小憶,待會是國文課呢。」我出聲提醒。「我們還要去找老師。」

        「啊,走吧。」李芊憶心不甘情不願的爬起來,順便把鄭再發花痴的秦安往上拉,一起離開韻律教室。

        「欣,我跟你說喔,剛剛上課的時候,阿凜一直看你。」往辦公室的路上,李芊憶說。

        「真的假的?」他不是一直背對著我嗎?

        「真的。」李芊憶和秦安異口同聲的回答。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