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滅世之末

天空很藍,天氣很好,太陽高掛在空中,藍色的天沒有一朵白雲,非常乾淨,但是奇怪的是,這裡並沒有任何植物跟任何的生命,好像……不曾有生命的痕跡。地上像是鋪上了一層厚厚的灰,一陣風吹過,揚起了一場沙塵。

荒涼,是最適合這個景色的吧!寸草不生的土地,雖然天氣晴朗,可是卻感覺不到任何生命。

天空中有三個人,兩個男人對立著,其中一個男人的手上抱著一個女人。

兩個男人中的一個穿著全身黑的貴族裝,黑色的短髮,俊俏的臉龐,高挑的身形,比起帥的感覺應該更接近美,就像是一個公爵。而他的眼睛是鮮豔的紅,就像是血一樣,雖然有種邪氣但是卻非常的美。

而他目無表情地望著眼前的人,右手沾滿著血,一滴一滴的從空中滴落。

另一個男人,一身的白,白的發光,全白色的軍裝,金色的頭髮,連眼睛都是金色的,健壯的身材,感覺非常剛毅。就像是一個將軍還是元帥的軍人。

但是……此刻的他,臉上完全沒有軍人般的冷靜,還是一臉怒容。他單手抱著一個女人,一隻手舉個槍,怒視著公爵般的男人。

那個女人很美,就像是仙女一樣,有種人無法碰觸的高貴感,不過在她的胸口有一個血紅色的大洞,將她潔白的皮膚給染紅了。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你還是殺了她!」

白衣的男人大吼,非常的憤怒,全身因為憤怒而顫抖著。而黑衣的男人只是看著他沒有回答,眼神中透露出一絲絲的哀傷感。

見黑衣的男人沒有回答,白衣的男人更生氣了,咬著牙,顫抖著對黑衣的男人扣下了扳機,一顆子彈?不對,是一束光往黑衣的男人射去。

黑衣的男人並沒有閃躲,而是一動不動的讓那道光直接擊中。黑衣男人往後飛了些距離才停住,摀著被擊中的地方,黑衣的男人吐了幾口血,而後又抬頭看著白衣的男人。

白衣的男人看著黑衣的男人沒有躲開被擊中之後,反而更生氣,又對著黑衣男人射了好幾槍,而黑衣男人一樣沒有閃躲,待在原地不動,任憑著自己被擊中。

白衣男人看著被打得很狼狽的黑衣男人,忍不住的大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不躲開?你以為這樣我就會原諒你嗎?」

黑衣男人全身都是傷,嘴唇旁有著血跡,雖然很狼狽但依舊不發一語。

白衣的男人像是灰心的將槍放下,看著他懷裡的女人,他的手指輕輕的滑過她的臉,一滴淚從眼中滑出,「放心,我不會讓……你、你……自己一個人離開的。」白衣男人好像下了甚麼決定,話語中有種置死地而後生的感覺。

白衣男人將視線轉向了天空,看著那藍藍的天,炙熱的太陽,他然後深深吸了一口氣,這時他身體周圍發出耀眼的白光,像是太陽一樣。

黑衣的男人看到這一幕時,原本完全沒有表情的臉孔出現了驚訝的神情!

黑衣的男人立刻往白衣的男人衝過去,可是卻被白光給推了回來,他對著白衣的男人大吼:「停下!快停下!這樣你也會消失的!」

但是白衣的男人像沒有聽到黑衣男人的話,白光越來越強烈了,都快要睜不開眼了,突然光線一收,接著白衣的男人手中形成了一個符號—是一個六芒星,在六芒星裡有六個十字印記,周圍寫著一到堆看不懂的文字。

「等等!」,看到那個印記出現,黑衣男人動作更快了,往白衣的男人衝了上去,喃喃說著:「要趕上啊!」

但是白衣的男人動作更快,在黑衣男人阻止之前,就把手上的符號往他懷抱中的女人壓上去。

這時黑衣的男人已經到了眼前,一拳打飛了白衣的男人,將那個女人從白衣男人那搶了過來。

黑衣的男人擔憂的看著他懷中的女人,看到她胸口上的印記,黑衣男人的眼神中充滿著絕望。

他抬頭看著被他打飛的白衣男人,眼神中帶著滿滿的怒意!

白衣的男人飛了幾米後,在空中停了下來,擦了擦嘴邊的血,然後看著黑衣的男人。此刻的白衣的男人,眼中已經沒有剛剛的憤怒了,不對,眼中甚麼感情都沒有,沒有愛、友情、悲傷、憤怒,就像是……一尊石像一樣的,像是一個無情的帝王一樣的看著黑衣的男人。

「你!你……真的把心給丟掉了?」黑衣男人的疑問中抱有著一點的希望。但,當他看到白衣男人的表情,他就知道了。

白衣的男人沒有回答黑衣男人的問題,也沒有回答的必要,再也沒有了。

這時在黑衣男人懷裡的女人,突然爆出一道白光,把黑衣男人給震退,離開黑衣男人懷中的女人並沒有從空中掉落,而是浮在空中。

在她的身後出現了一個符號,是剛剛白衣男人手上的符號,然後白光的範圍漸漸縮小了,集中在符號的中心點,一閃之後,那個浮在空中的女人不見了,符號也不見了,原本那個女人的位置,漂浮著一顆白玉。

半透明的白色玉體,裡面還有一顆七彩斑斕的彩玉,散發著七彩的光,就在黑衣跟白衣的中間漂浮著!

白衣男人看著玉的目光不帶有任何表情,像是在看一塊石頭一樣,相反,黑衣男人的眼中泛淚,帶著悲傷至極的眼神看著玉,然後一顆淚自空中滑落,掉落在沙塵中。

「你真的……把她變成了英理德之石……你曾經那麼地愛她ㄟ!你怎麼可以?」

黑衣男人不久前冷靜的神情早已消失無蹤,一臉憤怒地對著白衣男人大吼,而白衣男人對於黑衣男人的憤怒並沒有回答,也沒有理會,而是一臉冷漠地看著空中那顆被稱為英理德之石的白玉,隨後一步一步地朝著那顆玉走過去!

這時,黑衣男人身後出現了一隻巨大的黑色十字架,身上爆發出龐大的血色氣息,帶著一股很重的血腥味跟鐵鏽味。

就在這時,白衣男人的銀槍再次出現手上,馬上瞄準了黑衣男人,扣下扳機,過程一氣呵成,不帶一點猶豫。

一束光射過來,黑十字架出現在黑衣男人的面前,擋下了這擊,接著黑十字架分裂成了十三個黑十字架,往白衣男人射了過去。

白衣男人在身邊製造出十三個光球,扣下板機,十三道光將十三隻黑十字架打下來。

這時,黑衣男人已經繞到後面,白衣男人發現了,可惜動作還是慢了,在轉過來時,黑衣男人的拳頭上纏繞著強大的血氣跟強大的勢一拳打下去。

白衣男人被強力的一擊直接命中,像顆流星一樣的往地面飛,在要撞到地面之時,白衣男人突然發力,身上爆出了強烈的白光,穩住了身體,不碰到地面卻揚起了一片沙塵。

煙霧迷漫之中,黑衣男人俯視著白衣男人,白衣男人仰望著黑衣男人,兩個人就這樣地注視著。

白衣男人又舉起了槍,這是槍口出現了類似一把弓的形狀,白衣男人做出了拉弓的姿勢瞄準著黑衣男人。

「你……真的要打下去嗎?」看到白衣男人的姿勢,黑衣男人的語氣中充滿著絕望,「我們真的只能這樣嗎?」

白衣男人沒有回答,依舊是保持著拉弓的姿勢,舉著槍對準黑衣男人。

黑衣男人理解了,身後再次招來了剛剛被打下來的黑十字架,這次黑十字架變回一個,黑衣男人將黑十字架拿在手中。

黑十字架一到黑衣男人的手中就產生了變化,變成了一把全黑,黑到反光的長劍。

黑衣男人拿著劍,擺出了起手式,劍刃上纏繞著強大的血氣跟黑色的勢。此時,白衣男人的銀槍也不斷的聚集的強烈的白光。

天空出現了異變,一股黑色壟罩著天空,陽光好像要被吃進去一樣,世界漸漸的變暗了。

眼看衝擊將要一觸即發時,黑衣男人卻將刀放下了,天空再次恢復成回來的藍天,陽光也再次閃耀著大地。

看了眼前黑衣男人的舉動,白衣男人的臉上出現了不解的表情,也慢慢的將銀槍放下了,然後往上飄,飄到跟黑衣男人視線同高度,不解的看著他。

黑衣男人看著眼前的白衣男人,接著將視線轉移到那顆玉上,望了良久,黑衣男人嘆了一口氣,接著就把黑十字架長劍跟血氣都收回了。

白衣男人目無表情,但也把銀槍給收回。

黑衣男人眼中帶著淚跟不捨,白衣男人則是一點感情都沒有,兩人就這樣沒有交談,只是互相注視著。

「我們……回不去了嗎?」,黑衣男人緩緩的開口,語氣中是藏不住的哀傷。

白衣男人不語,黑衣男人的眼眶再次閃爍著淚光,他低下了頭,握緊了拳頭,肩膀發抖著,他低吼:「回答我啊!回答我啊!亞瑟斯.帕里亞!」

黑衣男人抬起頭看著白衣男人—亞瑟斯,眼淚不斷了從眼裡竄出,「我們……我們……真的……回不去了嗎?」

看著黑衣男人的眼淚,過了一會後,亞瑟斯不帶感情地說著,「你走吧……神族跟血族……今後,誓不兩立!在切爾條約的見證之下,立下此約。」

說完這段話後,黑衣男人身上跟亞瑟斯身上都射出了一道光,兩道光在空中相撞,之後散落在空氣中。

黑衣男人無力的閉上眼睛,然後又張開看著亞瑟斯,亞瑟斯還是一臉無表情的樣子,黑衣男人嘆了一口氣,然後轉頭看著那顆玉,眼中的情緒,有複雜,難過,不捨,憤怒。

「再見了,吾友……」,黑衣男人語帶不捨的轉身,然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看著黑衣男人飛走的方向,直到黑衣男人消失在視線範圍,亞瑟斯轉過頭看著那顆玉,然後目無表情地說著。

「現在……你也消失吧!」

那顆玉閃了一下,然後往下墜,像是一顆流星一樣的往下掉,然後大地就像是流星墜落一樣的震了一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