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部 石矢魔】第三章 可怕的侍女

「少爺怎麼可能……會親近你這種角色嘛!」金髮女子冷眼看著男鹿,「去死吧,髒男生。」

我看著男鹿和古市倆人呆愣在原地,後者隨即發出了驚恐的吶喊聲:「喂──!」接著腿軟的跌坐在地,臉上寫著:「她是誰啊?」的表情。

而男鹿則與古市相反,他怒爆青筋看著金髮女子,「啊啊?喂!妳誰呀?妳說誰是髒男生?」

男鹿完全沒有絲毫停頓,抬手指著金髮女子又繼續說道:「妳從哪裡冒出來的啊?蠢蛋!給我下來!在人家家裡,姿態還這麼高傲!」

當然,我也沒漏聽男鹿叫那個惡魔侍女脫鞋的命令,而古市則是一臉驚恐的看著男鹿和惡魔侍女,似乎是在心裡吐槽男鹿:「男鹿為什麼不驚訝呢?」、「這兒也不是你家吧!」,因為全寫在臉上了,看起來非常逗趣。

對於男鹿的話,惡魔侍女只是冷冷的笑著,高傲的態度染起男鹿心中的怒火。惡魔侍女跳下桌,對著嬰兒敞開懷抱:「少爺,我們走吧!希爾德來迎接您了。」

我看著嬰兒快速的回過身,緊緊縮在男鹿的懷裡,這樣的發展完全在希爾德的預料之外,這讓她愣了一下。

然而這樣的發展卻讓極度不爽希爾德的男鹿感到大快人心,他冷哼了聲,笑的非常得意,還不忘挑釁道:「他不願意耶──」

但希爾德並沒有理會男鹿,她有些驚慌的抓住嬰兒的雙腳,「呃……少爺?來,我們走囉!」邊說邊試著將嬰兒拉過來,卻沒想到嬰兒竟死抓著男鹿的衣服不放,這讓希爾德忍不住加重拉扯的力道。

「慢著……請您放開手,別抓住那種東西……少、少爺!」

但嬰兒仍死命地抓著男鹿的衣服,這讓男鹿更加得意了起來,「哈哈!這下可傷腦筋啊!」他抓著頭,臉上的表情卻毫不掩飾地告訴別人他現在有多麼得意,讓人完全感受不到他哪裡感到為難了。

終於看不下去的古市忍不住開口喊道:「喂!男鹿,她是來接嬰兒的吧?你要適可而止……」

嬰兒正好在這時憤怒的發出「噠──!」的怒吼聲,連帶發出強烈的電擊,電得希爾德發出了慘叫聲,而男鹿未完的笑聲也因此而停止,這樣的發展也完全出乎男鹿和古市的預料之外,這讓倆人都嚇了一跳。

而早就再次偷溜上床的我,正舒服的坐在床上看著這場鬧劇。儘管這裡早在漫畫上看過了,但現場觀看果然還是比較有魄力,而且非常有趣,這讓我忍不住輕笑了起來,但在現下,這個舉動似乎不太好。

不過無所謂,反正我是太妹。

基於嬰兒不願意跟希爾德離開,三人也只能席地而坐,決定來好好促膝長談一番,想想既然人都死了,而且又來到這個不算安全的地方,再說就算再死一次或許也沒什麼大不了,反正現在連住處都沒有,在這裡也沒有可以依靠的人,而且難得有這麼有趣的體驗,應該要體驗一下臨場的刺激感,連同命也一起玩進去才對。

這麼一想的我,也跟著在他們之間坐了下來。我是坐在床的旁邊,也就是男鹿和希爾德中間,老實說,坐在床上就已經是種玩命的行為了,現在反而坐在離希爾德最近的地方,就算待會會死或許也不奇怪。

當然,我是絕對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

桌上放著泡好的熱茶,我像個來看戲的人──我也確實是來看戲的──安靜悠閒的品嚐著,而希爾德則緩緩開口道:「剛才失禮了。我是服侍那名嬰兒的侍女惡魔,名叫希爾德加露達。」

「惡魔」兩個字讓男鹿和古市倆人沁出了冷汗,但我想現在倆人腦海裡浮現出的惡魔應該是不同的東西才對。

不過我對惡魔也沒什麼概念,反正我看過的漫畫也就這麼一部,所以惡魔對我來說就是像希爾德一樣的存在。簡單來說就是外表跟人類毫無兩樣。

接下來就像漫畫上畫的,希爾德說出了嬰兒是未來的魔王的這件事,而我也在希爾德說出嬰兒的名字後,像當初看漫畫時一樣地吐槽他的名字實在太長,直到現在仍讓我記不起來。

應該說,這個名字沒有記住的必要,所以我是不會為了這個嬰兒而耗費腦力的。

老實說,光就在這邊聽他們對話好讓我回顧漫畫劇情其實挺無聊的,我所尋求的刺激是戰鬥,雖然有點矛盾的是我其實不怎麼喜歡打架,但只要一有架好打,我會尋求打架的快感。

問題是我明明知道接下來會很刺激,可偏偏現在就只是聽他們的對話,這讓我感到很不耐,也很無聊。

靠著身後的床鋪,真糟糕,我又想躺床了。

打了個大大的呵欠,卻也因此引來希爾德的注意,她面無表情地看著我問:「說起來,這傢伙是誰啊?你們正準備在少爺面前做什麼猥瑣的事情嗎?」

希爾德的問題讓古市噴出了剛喝進去的熱茶,被嗆得猛咳的他一時無法回話,而男鹿則是冷汗順著臉頰流下,有些無奈的回答:「妳的腦袋裡到底裝了些什麼啊?其實最猥瑣的是妳才對吧?」

而我也同樣面無表情的看著希爾德,剛才的話並沒有對我造成任何影響,但沉默總是會讓空氣變得凝重起來,眼角瞄到了一臉不妙地看著我和希爾德對視的男鹿與古市,我這才微微笑了起來。

「我只不過是來討飯的。」

「咦?」我的回答讓古市愣了一下,而希爾德則是毫不避諱的冷笑直說:「原來是乞丐嗎?明明看起來這麼的乾淨,該不會都是到男人家裡吧?」

青筋爆出,我皮笑肉不笑地看著希爾德,她的話已經讓我有點生氣了。

「希爾德小姐,我勸妳最好不要惹火我,給我把剛才的話收回去。」

「噠──!」

光聽聲音就知道,現在的小嬰兒一定是用閃閃發亮的眼神看著我,很顯然的,我的怒氣也很對他的胃口。

沒記錯的話,嬰兒是喜歡強者的,也就是說他的反應就代表著現在的我很強,而我也沒特別隱藏我的殺氣,相信希爾德也能察覺到。

太妹在幹架的時候,是不需要猶豫的,因為就算只有一點,死的也只會是自己。只要希爾德乖乖道歉,我可以不跟她計較,但要是她不收回那句話……

我不介意改變這邊的劇情,把希爾德痛打一頓。

希爾德先是沉默的看著我好一會,嘴裡先是吐了句:「妳……」但卻久久沒了下文,最後還是乖乖地道歉:「失禮了,我收回前面說的話。」

確實聽到希爾德的道歉,憤怒的心情在一瞬間便消散無蹤,令人緊張的氣氛瞬間回歸平常……或許在男鹿他們聽到嬰兒是未來的魔王、而希爾德是惡魔之後,氣氛就從沒好過。

但很顯然的,我的殺氣一收回,所有人明顯都鬆了口氣。

「我原諒妳。」我微笑著說,接著拿起面前放置的茶杯輕啜了幾口,「你們可以繼續了。」

「喔、喔……」一滴汗水順著男鹿的臉頰流下,他輕咳了一聲,便又繼續聽希爾德的說明。

簡單來說,就是男鹿想要希爾德把嬰兒給帶回去,但是希爾德卻表示男鹿已經被嬰兒選為養父了,所以要將嬰兒帶回去這件事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

希爾德還說了當初大魔王要他帶著嬰兒來到人間消滅人類時那草率決定的經過,聽得男鹿跟古市冷汗直流,而我則忍不住笑了出來,這一段不管是在看漫畫還是現在都讓我覺得非常有趣。

明明是魔王,可是卻老是在玩電動,而且說要消滅人類的時候還是邊玩邊決定,看起來就是一時興起的念頭。

或許對大魔王來說,消滅人類這件事就跟玩遊戲一樣,隨時都可以做。而且還可以開不同的角色去攻略,而大魔王也非常隨意的決定選擇了嬰兒。

看得出來大魔王真的很隨便,因為單就嬰兒自己,想要消滅人類根本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當然,這個遊戲比較特殊,還可以附加輔助人員,也就是希爾德,所以大魔王派了希爾德和嬰兒一起來到人界。

如果就只是把這些設定當成是遊戲,那這個遊戲真的很有趣。

而且我總覺得大魔王的個性跟我很像,感覺就非常善變,讓我覺得很有親切感。

不過這個親切感絕對跟親情或愛情沾不上邊,純粹就是一種感覺罷了。我才不會無聊到去當什麼魔王的新娘,光用想的我就覺得渾身不自在,寧可當個凡人,我也不會去淌這渾水。

但想也知道這種事情是絕對不可能會發生的,所以我還是繼續乖乖的看戲吧。

聽完一切的古市搭上男鹿的肩膀,他微微笑著,一副「你好自為之吧!」的表情,看的男鹿冒出更多的冷汗。

「慢著!在這種情況下,你要落跑嗎?」

「嗯……應該說,你回去啦!這件事好像跟我無關。」

「喂!」古市的反應讓男鹿更加著急,接著「唔」了一聲,像豁出去似地朝希爾德吼到:「別開玩笑了!什麼魔王的養父呀!那嬰兒只是比較喜歡接近我,妳就叫我當養父?少胡扯了!干我屁事呀!我們絕不會答應的!」

男鹿一口氣吼完,緊接在後不是希爾德的回應,而是古市的吐槽:「不許說『們』。」

果然現場看真的非常有臨場感,男鹿,我已經完完全全感受到你驚慌的心情了,但是你看起來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怎麼才說了個嬰兒是魔王就嚇成這樣了呢?

再說就我的記憶來看,到了第二集你仍舊好好的活著,也就是說其實你根本就不是正常人,畢竟要是正常人來撫養魔王,大概不到一天就掛了吧。而你,男鹿辰巳,卻好好的活下去了……

而且感覺有越來越無敵的趨勢。

好吧,畢竟我也是看了漫畫才知道,男鹿就算養了個魔王嬰兒,他仍舊能好好的活下去。但他們是當事人,到底還是要讓事情一件一件的發生下去,他們才會知道自己的未來如何。

畢竟在這裡,沒有人會使用預知術,沒有人能看見未來,這樣的結果也是理所當然的了。

說起來,好像也差不多了吧?我抓了抓頭,回想了下漫畫的劇情,希爾德似乎就是在確定男鹿不想養嬰兒之後便下了殺機的,而男鹿剛才也確實表達出他的不願,也就是說,我好像該準備逃跑了對吧?

哎呀!突然開始緊張了起來,畢竟我現在的位置可是離房門最遠的,也是離希爾德最近的,要是現在就這麼先起來,或是做什麼預備逃跑的動作,這樣也未免太明顯了吧?

希爾德一定會覺得奇怪,怎麼我會知道她要攻擊之類的,說不定就看中這點而先把我殺掉,那我就真的要二次體驗死亡了……雖然我並沒有死掉的印象啦。

總之呢,我還是先做好心理準備,然後提高警戒,準備逃跑吧!

希爾德面無表情的看著男鹿,緩緩開口道:「你的意思是拒絕?」

「當然啦!快把他帶回去啦!」男鹿想也沒想地回吼著,完全不知道他將因此而大難臨頭。

而抱著看戲心態的我自然也不會多嘴,我所期待的刺激感也即將到來,這讓我忍不住興奮了起來,精神全回來的感覺其實也不賴。

似乎已經很久沒這麼興奮過了,畢竟現在可是在玩命,只要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會再次歸西,而這種經驗在以前的世界已經是幾乎不存在的了,也因此生活就顯得格外無聊。

或許現在有點慶幸自己已經死掉了,並且穿越到這個世界來。

當然,就只是或許,因為這個想法說不定會在未來而漸漸改變,說不定我會覺得這個世界跟以前一樣的無趣,但未來會如何我並不知道,畢竟還沒有發生,而我也不需要去思考那些問題。

我喜歡當下所尋求的刺激感,也就是現在。

「是嗎?太好了……」希爾德邊說邊放下被她喝淨的杯子,臉上接著掛上溫和的微笑。

「那麼,就請你們早登極樂囉!」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