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最毒婦人心。」

      男人總是如此形容手段狠辣的女人。前半生,這句話她聽了太多次,聽到她以為自己幾乎麻木。然而沒有,每回再聽得時,她還是忍不住會緩緩彎起嘴角,笑得那樣欣喜、那樣嫵媚,因為沒有人會對讚美麻木──是的,對她來說,這是一句再高不過的讚美,縱使那些男人們的口吻是極其憤恨、且咬牙切齒的。

      直至那年,她以一境之主的身分,與其他四王接受閻王邀請,進入深腦會議,共商佔領、瓜分苦境土地的大計。席間,紅王鬼方赤命一身霸氣張揚、幾乎主導了整場深腦長議,勢在必得地高談掠奪苦境之策,閻王野心亦深、不欲將掌控權讓紅王盡握,發言中引有牽制之意,燹王與閻王江湖相識已久、兄弟情篤,雖不多發言、但支持閻王立場鮮明,亨王與鉅王心思不在天下、卻也各懷利益算計──她在會議裡,悄然將每個人都看得清清楚楚。能有如此餘裕,可是多虧了五王的冷落。

      五王將自己當作一只美麗的花瓶,她也正希望在他們眼中,自己只是一只花瓶。因為她愛極了那些男人們臨終前死瞪著自己、面上訝異而驚恐的神情──思及此,背身端坐榻上、盤腿調息的那名艷麗女子,輕輕笑彎了嘴角。

      四周,是一片蓊鬱草地,滿植海棠花樹,花樹環抱之間,座落著一方榻亭,四方藍紗為帘。每當天風吹起,吹落樹梢滿開如雪的細碎白花、揉在飄揚的藍紗之上,宛若一方自然輕盈且溫柔的美景,如亭中那女子每每在男人心中留下的第一抹印象──嬌弱、溫柔,讓人想保護、想放在手心上憐惜。

      男人爭搶著當她的英雄,而她的那一方雲深不知處,便是英雄的溫柔鄉。亭榻上柔枕軟被、宛如雲棉鋪成,任何男人臥上了,都要捨不得離開,更忘了,自古以來,溫柔鄉便是是英雄塚。

      「媂君。」驀地,一道女嗓從榻亭外傳來,一個侍女腳步徐徐,摩娑過遍地花草。

      「嗯?」亭中女子聽聞,淡淡揚嗓,然這輕輕一聲,卻彷彿牽引起四周流息,頓生一道清風,拂去枝頭幾蕊如雪的海棠、穿過錯落掀揚的藍帘,竟落在亭中女子挽髮的珊瑚簪上,宛如簪上一朵花飾。

      「媂君,您髮上沾了花呢。」侍女見狀,上前連忙要替榻中女子撥拂去。只見後者身影未動、背對著上前的侍女,輕笑啟聲,那聲嗓宛若讓清風吹動的風鈴一般,悅耳好聽:

      「凝霜,妳功體修練未足、可別妄觸這花,要是給毒了,本君要再往哪裡找妳這麼伶俐的手下呢?」

      「啊,是凝霜忘了,日前這花樹讓媂君拿來試毒了。」名喚凝霜的侍女恍然地收回正要往女子頭上探去的手,她佇步在榻亭之外,望著亭邊一樹滿開的海棠,那如雪般純潔的白,常讓她忘了花中、蘊著比江湖上大多藥物還劇烈的毒;就如同有時,看見自家主子在那個男人面前溫柔的模樣,總讓她錯覺、以為媂君是深愛著那人的。

      看來自己的功夫還是太淺薄了。

      「凝霜,發什麼愣呢?」正望著那樹海棠出神的凝霜,忽聽得耳邊傳來主子的嗓音,趕緊回過神來。

      「媂君日前以毀日神弓偷襲鬼方赤命,內力損耗甚鉅,調息數日,不知媂君身子可已復原?」凝霜探問。

      「會有此問,可是發生了什麼?」

      「凝霜已經打聽了,赤王此時雖傷重未復,然而已有紅冕之人發現偷襲之箭乃媂君所放,只怕等鬼方赤命傷癒,便要來尋媂君討仇了。」凝霜仔細地說出自己所得的消息。

      「他,知曉麼?」女子絲毫不為凝霜所言慌懼,只是眸眼一轉,輕問。

      「凝霜自是掛心媂君安危,怎能不讓御先生知道。」凝霜話語至半,也笑了,笑得曖昧深深。

      「有他,本君便無以為懼。」女子施施然自榻上轉過身,以雪白纖長的指拈起髮簪上的落花,放落在掌心之上。「因為御清絕,太在乎本君。」

      語落,她倩然一笑,輕輕吹落掌心中那蕊溫柔如雪、卻一身劇毒的海棠。

      君海棠,那是她的名,也是一個深深烙印在御清絕心中的名字。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