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1-5

「妳們去哪了?」吳妍樺惡狠狠的瞪著我,就好像我跟她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似的,我搔了搔後頸傻笑的應:「廁所呀!」往常我偷溜出去不想在教室時都是用這一招,而每每都能騙到她。

「聽妳放屁!剛剛我去廁所環顧了一圈,都沒看到妳們,阿你是掉進屎坑裡了是不是?」她雙手插胸,晃頭點腦的咄咄逼人著,「嘖...班長大人~今天人家的膀胱告訴人家想要在三年級的廁所那邊上比較舒服,所以妳在我們這棟的廁所當然找不到人家呀!」我故作諂媚的搥了搥吳妍樺的肩,渾身解數的想到了這個法子。

我瞥了一眼呆愣在那的任祖兒,眨了下眼唇瓣歪七扭八的動著,試著用唇語示意她先回到座位這裡我來解決就好,她接到指示點了點頭,但不是乖乖的按著我的計畫行動,而是走上前面對著吳妍樺。

「有事嗎?」吳妍樺眼珠子上吊著眺著她,似乎忘了剛剛出去的人還有這號人物,正當我想著完美班長還有著凸槌的時候之際,任祖兒又開口了「抱歉!是我拖著于同學出去的,所以要懲罰就懲罰我吧!」

Holy    shit!What    the    girl    talking    about?

「我不是叫妳先回座位嗎?」我以氣音跟她對談,音量小到只能讓我倆聽見,「我不喜歡妳對她阿諛奉承的樣子。」她鎖著眉頭,紅潤的唇噘了起來,像是賭氣般的回道。

小姐,我說什麼,妳回什麼啊!我懊惱的揉著太陽穴,不斷的思考著下一步該怎麼做,但好死不死的任祖兒又挑釁似的說了一句「妳有膽就只罰我一個人呀!」讓我更加的苦惱。

我直勾勾的盯著吳妍樺黑著的臉,頻對她說著「冷靜」兩字,但她還是忍受不了任祖兒這幼稚鬼的挑撥,無法克制的站了起來臉上冒著青筋的對視著任祖兒「老娘我就偏偏只要罰于渚唯就好,妳能拿我怎樣?」干我屁事啊?我無奈的垂下肩將頭撇於任祖兒那想看她有什麼反應。

沒想到任祖兒只是笑笑的,但我肯定那笑裡一定藏著一把極銳利的刀,利到彷彿要把吳妍樺的喉頭割破似的。「妳就那麼喜歡有人對妳拍馬屁啊?班長大人?」任祖兒將一手手肘抵在另一隻手上,掌心扶著粉嫩的頰,回擊著。

我看著如此對斥著的兩人,眸到另一眸堅似乎有著雷電火花在交加著,我乾笑兩聲拍了下掌,兩隻手各搭上她們的肩,「好啦!別吵啦!」當起和事佬試著解決眼前的問題。

「別吵!」

「別吵!」

兩人異口同聲的喊著,看來還是有些許默契的嘛!耳聞,我彈了下她們兩人的額頭,換來的是兩張錯愕的臉,我莞爾解釋著:「難道妳們不知道說出一樣的話後彈一下額頭就能許願嗎?」我雙手合十微低頭佯裝許願的樣子。

「哦?那妳許了什麼願?」任祖兒笑盈盈的靠近著我,微妙的距離令我感到有些不知所措「願望說出來就不會實現了!」我想到一個既不敷衍聽起來又比較能忽巄過去的理由回答她,她大概壓根兒都沒想其實我根本沒許願吧!

願望什麼的,打從我入了中學後便沒在相信過了,對我來說願望這玩意兒只是個不切實際的虛物罷了,不管你在怎麼的盼望,將一切的冀望都托於它手中,它都不可能會實現,與其想那些有的沒的不如還是腳踏實地的度過人生來得實際。

一陣後,兩人吵架的事就像是沒發生過的化為一縷雲煙,隨風吹拭。

體育課,頂著燠熱的太陽光,我跟張孟祺一邊用手搧風一邊蹣跚的走到集合地,體育股長簡略的帶完操後,體育老師變像是放牛吃草似的坐在一旁任我們決定接下來的自由活動時間。

想當然的正值血氣方剛之年紀、各個熱血沸騰的男生們會互相找伴來鬥牛,而女生大多是分為兩邊,一端是拿著球揮灑著汗水,另一端是坐在籃球場旁的休憩處聊天打屁。

對於一向不愛運動兼體育成績超差的我理所當然的選擇了在一邊乘涼,看著那些汗如雨下的男生,我真的很想問他們不會覺得黏黏不舒服的嗎?

但我想對他們應該是值得的,畢竟他們會那麼賣力的搶球、拋投,無不就是為了想表現給自己所愛慕的女孩看,只要暗戀的人偷瞄他們一眼,他們應該都會在心裡竊喜吧!

真是幼稚。這就是青春,有時苦澀有時美好,戀了愛的人都像是工蟻般努力的在外覓食,為了不是自己,而是在蟻窩中努力繁衍後代的蟻后,該說他們傻嗎?也不完全是。

而我們班的那些男生他們所崇尚的蟻后其實用膝蓋也想得到,那便是──任祖兒。

任祖兒不是聊天區的,她是屬於不受太陽威力攻擊,使命打球那一區的,我掌心支著下頷,跟張孟祺聊起一些小事,「嘿!」倏然的,一道清脆的銀鈴聲在我耳邊響起。

我下意識的回過頭,雙眸對上的是一顆橘黃相間的籃球,聲音的主人從球後方探頭出來,她露出那顆小虎牙跟微淺的梨窩,美眸像是彎彎的弦月般,如往常般清澈的笑容。

「要不要一起來打籃球?」她拉著我的手,緩速的晃著,像是一隻被馴服的小貓抿著嘴睜圓的杏眼的望著我。

「不要。」我挪開她的手,應,「幹嘛不一起來玩?難道妳不會打籃球?」"刺",此話一出,我的心便像是被利箭穿過般劇疼。

我會打籃球,只是不想打,籃球這玩意兒帶給我太多太多傷心的回憶了,我不想去正視它們,正視籃球這玩意兒。

「嗯,我不會打。」我佯裝著自己不會這件事實,然後拍了拍她的籃球示意她回去,但她的舉動卻出乎我的意料,她緊抓著我的手腕像是一隻野獸般的拖著我走,我用眼神對張孟祺打出求救信號,但這可恨的張孟祺只給了我一個微笑便轉頭跟陶雅櫻有說有笑起。

她一直拖著我直到場中央才放開那隻看似白皙纖細卻蘊藏著龐大力量的玉手,「妳不會的話,我教妳打!」她單手運著球將球擱在額上方作勢跳投,但球被我一把搶過來並且迅速的投了出去。

幸運的我中了,其實我打籃球沒有很厲害只是會一些基礎而已,這次會進也是在我意料之外,我斜睨了一眼任祖兒,她將眸瞇成一條縫鼓著嘴的盯著我,那表情就像是在說"妳不是說妳不會打籃球嗎?"

我勾起嘴角,雙手一攤聳了聳肩,正當我旋身準備離去之際,她又一把抓住我的肩,強迫性的將我面向她,我疑惑的挑起眉峰,她像是沒注意到我的狐疑的對我漾起一抹難以言喻的笑容。

「妳不是苦笑的笑容好好看喔!」老天哪!我剛剛在教室的時候不就有笑過一次了嗎?

"嘖"我咋舌,低語三字「神經病。」便又舉起了腳,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逃出再不走可能就會成為命案現場的地方,回到了休息處我搥了搥心跳律動不正的心臟,想讓自己更加的冷靜一點。

God!我是怎麼了?

到了下午,天氣稍有些轉涼了,畢竟現在正下著一場豪雨,嘩啦嘩啦──外頭雨拍打地面的聲響清晰可見,這節是自修課,所謂的自修課就像是早自修一樣有愛玩的人相反的也有努力唸書的人。

我們幾個女生加上一些三三兩兩的男生決定要來玩真心話大冒險,幾雙眼珠子盯著那支仍在旋轉的鉛筆,筆停了,尖銳處指向的是張孟祺,我掩嘴偷偷的笑著,嘿嘿!得到現世報了齁!

她從我準備好的真心話紙堆裡隨手抽了一張起來,將紙條緩緩的翻開,迎上的題目讓她抽蓄著嘴角,她火辣辣的直瞪著我,我則是吐舌眨眼裝作不知,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抽中我做的王牌籤。

「耶?跟喜歡的人到第幾階段了?」果不其然,籤的真相從林宥馨嘴裡揭開了,我笑得狡詐還落井下石的補了一句:「別忘了下方寫得"P.S如果是接吻要說清楚是哪種吻法喔!"」

聽到這,所有人都一致的豎起食指,異口同聲的"ㄏㄡˊ"了起來。

張孟祺臉微泛著紅暈結巴的說:「只有接吻而已啦!」她將臉別過一邊,我乘勝追擊的問:「確定沒有伸舌頭?說謊的話小心生兒子沒屁眼!」

她聽聞,微微的點頭,大家的虧聲更是加大了,惹得吳妍樺拍桌起來怒罵了幾聲,聽到鐵面班長的警告,我們都很有默契的閉上了嘴,繼續進行著遊戲。

很不幸的,這次矛頭指向了我,「嘿嘿嘿!終於輪到妳這個碧池了!」張孟祺摩擦著掌讓我有些害怕甚至隱隱約約可以看到她的眼睛正閃著光,像是等待著將我大卸八塊似的。

我是做真心話籤的人,我自己明白裡頭的陷阱有許多,所以我篤定可以平安過關的抽另外一邊大冒險的籤,但一抽我後悔了,因為做這堆籤的是.....

「張孟祺!!!!!」我嘶聲竭力的吼著,「妳個Shit!什麼不做偏偏做這個!!」怒不可遏的續道,她像是達成目的的在我看不見處偷笑了起來,我深吸了一口氣平復心情。

「只是跟班上最正的正妹接吻是吧?」竟然這樣我倒是也有自己的殺手鐧,我推開椅子起身走到班長的座位旁,誠懇的說道:「雖然事出突然,但希望妳能諒解!」說完,我還等不到張孟祺的阻止便用手背擋著我倆,側頭吻上,但雖說是吻,但我也只是在離班長不到三公分處停下,做做樣子嘛~

「唉呦!那不算啦!我要妳吻的是祖兒耶!」張孟祺賭氣般的跺了跺腳,「而且當時妳用手遮著誰知道你們有沒有親到啊!」她不甘示弱的說。

「嘖嘖!我是不會吻任祖兒的!」我沒有正面回應張孟祺的問題,「為什麼?」這次回答我的不是張孟祺,而是坐在一邊自修的任祖兒,「妳為什麼肯吻吳妍樺卻不肯吻我?」她沉著臉,有些委屈的帶著哭腔問。

氣氛剎時僵了起來,「沒有為什麼。」我平淡的說了一句,卻點燃了另一場戰爭的導火線,任祖兒不知怎的向教室外奔離,我佇立在原地手擱在桌面上,不知該如何是好。

「妳還不去追!」鮪魚哥大聲咆哮了起來,我對他搖了搖頭,他像是看不慣的也往外跑,我坐在位子上,眼神空洞的望著墨綠的黑板,多麼悶的自修課啊!

抱歉!我不能去安慰妳,因為我是個不折不扣的廢物......

-

歐北咩的碎碎念Time:

抱歉啦!咩友們!最近太久沒更

因為會考將臨,每天都變得超爆忙的!!

可是我保證在會考完之後我一定會猛更未更完的作品!

前幾天赫然的發現有人將我的作品退收藏,說真的很難過呀TAT

雖然這麼說有點厚臉皮,但希望大家還是能繼續的關助我的作品,不要放棄(鞠躬

BY歐北咩之會考生們一起加油吧!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