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章二之一】水地比──王爺軼聞

      魏武帝九年春,大魏帝都,錦城。

  

      世人皆知,錦城街市素以繁華鼎盛出名。

      伴隨遊人紛沓步伐而起的連綿跫音,逐聲堆疊在規劃整齊的街道上,步履之下便是劃拉出條條人聲鼎沸的市集。

      散布的攤販游商吆喝聲迴盪,迎著這熙攘的車馬喧囂,便是逐漸拼湊出一抹盛世街景。

      嘗聞俠客旅者言及來此一遊,便勝卻狀遊幾番大城慶典,且從如此評斷,便讓人可想而知其繁華程度,該為何許壯觀難言。

      遑論是為何人如此言語,且聽聞此傳聞,自是會有不少富人公子前仆後繼而來。

      幾番讚揚言論喧囂直上,轉瞬便在士人富商中擴散開來。倒是莫名讓人生起一番攀比之心,生生整出一股若沒來過錦城,何談眼界寬闊的盛名浮華之感。

      可於今日,不少慕名而來之人卻是眼瞅著,這錦城半分傳聞中的繁盛景象也無,倒活像是軍隊出巡似,肅靜沉寂的可怖。

      且大路中央,更是給清出一大條毫無阻滯,向前蔓延的漫漫大道,幾些侍衛架在大路與人群邊緣,卻是毫無作用,僅是呆板靜立著。

      只見便是不須那些侍衛狹刃脅迫阻隔,周圍的人群抑是退卻幾步,毫無趨步上前的欲望,甚至猶自發的收攏、團聚於侍衛身後,不敢任意侵犯到那淨空的大路。

      「公子,你瞧這錦城可真是有那般繁華?我倒是看不出呀。」

      一瞬不眨的睇著街市上的怪異景象,在大街邊的華美酒樓二樓一靠窗位置上,乍見名短襟布衣少年,半身虛倚窗櫺,正旋過首細聲問向,坐於他一旁安然喫茶的華衣綢服男子。

      少年語調是竭盡壓抑內含的雀躍之意,顯是對那綢衣男子萬分恭敬,半分肆意不得。

  

      綢服男子聞言微側過臉,給月牙白垂肩紗幃簾帽,半掩住面容的五官輪廓,於這般動靜後,便登時給從敞開窗口所透入的陽光,斜打出朦朧的剪影,隱約可見其高挺的鼻及削尖的下頷輪廓。

      綢服男子紗簾下的唇瓣淺動,似是意欲說些什麼,卻是忽聞另一桌的游人交談聲脆脆響起,便霎時抿起唇瓣嚥回及口的言語,轉而傾耳細聞起碎音乍落。

      那桌遊人猶不知自己一番話語,悉數給人聽了去,尚且兀自說得歡快,「怎生的今日這般大動靜?攤也不擺上就那樣圍觀起來,莫非是大軍真要巡街不成?」

      那人說的半是認真半為戲謔,語尾且帶輕佻的勾起,卻立時給另一名面色正經之人截斷,「雖不中亦不遠矣……今日,可是魏國榮王大婚之日,自是不比平素之時。」

      遊人脫口話語跌落此方空間,便見起先說話之人臉色瞬即一變,便是連一旁偷聽著的短襟少年及綢服男子,抑是凝住面容上的好奇神色,轉而滑過一絲怪異難辨。

      要說道這諸王大婚自是正常,可要大婚者是那魏國榮王便是忒不尋常。

      且說魏國榮王真可謂一大奇人,猶記四年前齊國傾覆,那還未給封做榮王的四王爺高蓮華,甫結束質子的生活,給魏帝迎回魏國。

     

      許是因著過往歉疚,魏帝特予其享不盡的尊榮聖寵,超出其餘諸王不提,更是愈制起了座親王禮級的府邸,著美女財寶,皆是流水似的淌入四王爺府邸。

      彼時諸卿仍是對著這甫歸王爺不予以重視,卻是不想一年過去,魏國邊境卻是陡然迎上陳國進犯,一番戰事而後便只得對這榮王青眼以待。

      猶記齊國之征初初堪落,魏國折損國力尚未來得及全然補上。

      便是眼瞅著這點,陳國騎兵即施展雷霆攻勢意欲直驅魏國,即是連將門出生之長公主駙馬,都給折在這陳國鐵騎之下,年方二十便落得個屍骨無存的下場。

  

      大敵當前,不是京中將領猶是舊傷未癒,便為邊疆大將不得擅離職守趕回救援。

      眼見正是捉襟見肘之際,卻是這自十二歲便給囚做齊國籠中鳥的四王爺踏出一步,眼尾斜勾挑起的一對魅惑桃花眼,在那時竟是硬生撇出一道懾人的鋒芒,破開朝堂上冷硬的僵持場面。

      「我殺人玩兒似的,不若便讓我去,陛下覺得如何?」

      分明是那樣疏懶隨意的語氣,在出口的當下卻讓聞者,給懾得心頭驀然一顫,更是在史書上烙下一筆濃重的墨色。

          ──魏武帝六年,四王爺高蓮華接手殘破戰場,以戰場新人之姿步入血腥,卻游刃有餘的劃破僵持的戰局,生生扭回劣勢,讓戰場上綻落滿地的血花繽紛。

      僅然半載,丹青卷上便多了一尊煞神。

      銀光揮落,綴出連串悲鳴敲響魏國將士的傲骨,抑是讓陳國將帥聞之色變,鳴金之聲繚繞,戰場風向終是給這尊煞神狠狠改道,吹向魏國帥旗。

  

      魏武帝八年,魏國四王高蓮華高舉勝旗、手持陳國降書而返,魏帝聞之大喜便親封其為榮王。

      甚至是不顧眾臣反對超擢高蓮華為同中書令、御史台並列內政之首,主掌軍國機務的樞密院龍頭之位:正一品樞密使,另加銜正二品太子少保。

      即便是挾著救國之功,讓他一個閒職王爺於短短三年間,便可成為手掌軍國機務的樞密使,其後更是坐上聖眷所在象徵的太子少保之位,如何想來也是不甚容易。

      倘若不是披著滔天的聖眷護駕開道,便是怎麼著也到不了如此高度。

      這般聖恩濃厚之人,本該是眾臣炙手可熱的攀交對象,可在有邀約榮王出席的幾次宴席而後,一個傳聞便悄然如風擴散開,諸卿也緩下勾搭榮王的腳步,再不敢失分寸。

     

      榮王英姿容貌舉世難尋為真;榮王文武皆是風采傲然亦為真……

      可其中最最為真的便是──王爺性子難馴且琢磨不定。

      王爺與會期間,時常一語不合便是一掌掐上你的頸子,沒到開始翻白眼兒差點昏過去,王爺還不會騰開手,給你呼吸喘息空間。

      如此便避著些別惹著王爺倒也無妨?

      這樣想著的人,便於上一刻還在同王爺談笑風生,下一刻就給王爺掀翻在椅下,王爺那一雙繡著麒麟圖騰的黑色錦靴,還會穩穩地給踏在身上。

      假若一勉力昂起頭,不只會迎上王爺那一雙利刃似冷厲的桃花眼,便連靴上的一隻麒麟,抑是殺氣騰騰的直瞅著人,宣揚奔騰著霜寒殺意。

      這是怎麼著,不是上一刻還聊得好好的麼?

      這般問道之人,便會立時感受到王爺踏在身上的靴子,雖僅是向下微沉了幾釐,可身上的疼卻是給放大了無數倍。

      劇痛寸寸入骨,可不唉上幾聲,王爺卻斷是不會鬆開腳。

      「無甚回事,突然眼瞧著不悅罷了。」

      王爺在離席前若是看你眼神姿態可憐,許是還會好心的這般回答你……

      雖然許多大臣們,倒是寧願王爺就別回答了罷,聽著多嘔氣也不能多做什麼,甚至是只得乖乖應下,豈不外傷加內傷,傷上加傷?

      王爺這樣的性子,不僅然是發生在想著要攀附榮王的人身上,饒是王爺後院的眾女子,也有機會嘗上一嘗……

      算來不足半月功夫,那些個給皇上賞去,還未給王爺碰過,就先在身上添了好幾道瘀血的大臣女兒,便個個呼天搶地爭著要把髮一拋,一齊住到佛寺永伴青燈。

      他人也就作罷,可這榮王不僅皇帝寵,便是連太后於他也是多有寬恕。

      這會子想抱怨也沒地方告狀,要想給人一布袋卯起來打,拳頭也沒王爺硬。

      眾大臣頭一低,只能悶得灰頭土臉的把自家女兒收回來,半點不敢再往皇上及王爺那兒塞。

      就怕把自家閨女往皇帝那兒一放,皇上一個看得順眼就賜給王爺……不到半月就成個病號回府,還成什麼樣?

      種種關於這榮王如何特立獨行的傳聞,一則一則細細的滑過眾人耳畔,便是外國遊人抑是不免聽上滿滿好幾耳,倒也能如數家珍似細細同人笑道幾些。

      這不聽聞這魏國榮王竟是真要大婚,一個疑惑便不免在聞者腦海中逐漸成形──那王妃,真能好好活著麼?

      真不會突然給王爺掐頸子厥過去?

      眾人不言不語,可左閃右移的眼珠子,顯然都攜著同樣一般的疑然,還是最先開口問話的那遊人輕咳一聲,才終散開這僵滯的局面,「那……可知榮王妃是為何人?」

      卻不想這話一出口,另一名遊人面上神色,更是添上幾分怪異,幾息功夫才緩過心緒說道:「……是藍家嫡長女。」

      這會子,眾人更是給嚇得差點連嘴都給合不上,這藍家及皇帝怎麼捨得把藍家閨女嫁與榮王?那藍家嫡長女可是魏帝親口封為「天下第一算」的女子呀!

      藍家於整個大陸都甚為出名,其家族素以占卜為長。故而魏國司掌史書、占卜、觀星的書外省之首的國師大位,從來是由藍家家主坐穩。

      而這藍家家主之位,素來傳賢不計男女,且瞧何人占卜手段最是高明,倘若評斷後人品卻無重大疏失,那這國師暨家主之位便傳於此人……

      好死不死,這內定的下一個藍家家主,即是要傳於這藍家家主嫡長女。

      猝急之下驀然聽聞這答案,那遊人半晌無語,實是不知還能說些什麼才好,只能在心裡默默替那藍家大小姐祈禱一番,。

  

      眼下一想,這外頭觀禮之人一個個人乖的跟孫兒似的,想來也是畏懼於榮王那性子一起,自己怎麼死也猶未可知。

      但看那桌遊人似是沒有再談論下去的欲望,綢服男子便歛回自己的注意力,伸出修長盈潤的手掌,微微撩起自己眼前的紗簾,目光霎時向下一帶,街市景象便悉數收入他的眼眸。

      劈里啪啦的鞭炮聲響逐漸接近,一聲一聲乍響落在眾人耳際,伴隨而起的,便是輕脆的馬蹄聲,挾在那鞭炮聲抑是清晰的不思議。

      眾人不由屏住氣息,循著那馬蹄聲望去,便見遠處燦盛紅雲趨近,正是榮王迎親隊伍策馬慢步行來。

††††††

此坑為長篇官場鬥爭文,終於開挖請大家多多指教(鞠躬

這坑前面幾章為介紹背景會偏稍嚴肅瑣碎,大概從第四章開始會變輕鬆

官場文一定要先解說一下背景所以不能開頭就全然愜意

請諸位耐心看下去啦XDD

基本上劇情是正劇,但基本上不會全部都寫的太嚴肅,王爺表示他還想開心談戀愛(居然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