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稿倒數衝刺。30萬首獎與出版機會只差一哩路。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002野猫笨笨

笨笨正蹲在門口等人,一見回來的人是顧文宇,不屑地“喵”了一聲,尾巴一甩,扭頭就走。

“呵,德性!明天就把你扔了!”顧文宇今天受了一天的氣,到家了還被這個畜生擺臉色,心情更糟了。

笨笨是楊陽撿回來的野貓。

通體烏黑,眼睛是金黃色的,泛著冷光。

顧文宇對這些毛柔柔的小動物實在不感興趣,但楊陽喜歡,老是說想養一只,三個月前把笨笨抱回來了。

顧文宇見笨笨渾身上下髒兮兮的,一看就是沒人要的野貓,氣的跳腳:“這小畜生和我,只能留一個!”

楊陽正用顧文宇的洗澡毛巾給笨笨擦身子,聞言,回了一句:“你要和畜生比?”

顧文宇被噎的半天說不出話。

結果,這只小野貓就登堂入室了,成了這個家的一員,地位,甚至比顧文宇還高。

估量著笨笨大概也有好幾頓沒吃了,顧文宇撕了一盒貓罐頭放到笨笨旁,說:“吃吧,我現在連自己都養不活了,你也別指望我養你了,吃了這最後一頓飯,明天我幫你找個好人家,你吃香的喝辣的去。”

笨笨直挺挺的趴在地上,理都沒理顧文宇。

“餓死算了!”見貓都不願理他,顧文宇連聲罵道:“你的主人早就不要你了!你高冷個屁!”

罵著罵著覺得自己和一直貓生氣實在是太幼稚了,起身去冰箱裏拿東西吃,今天在爺爺面前跪了一下午,午飯和晚飯都沒吃,還真有點餓了。

打開冰箱,呵,吃的東西,那是一點也沒有。

楊陽在的時候,這些東西全都是他一個人處理,家裏那些亂七八糟的事,顧文宇是一次也沒有過問過,這下好了,楊陽一走,冰箱也空了。

顧文宇嗤笑了兩聲,拿起冰箱裏唯一能下肚的罐裝啤酒喝了起來,沒辦法,現在這個點,估計連外賣都沒得叫了。

屋子裏靜的可怕,只能聽到顧文宇愈發沉重的呼吸聲。

顧文宇蜷縮在沙發的一角,喝著悶酒,開始覺得這屋子裏似乎少了點什麼。

兩人在一起十年,熬過了七年之癢,卻沒有跨過厭倦這道坎。

或許是兩個人都厭倦了,又或許是兩個人都累了。

顧文宇到現在還不明白楊陽為什麼非要分手。本來就是Gay,外面玩的多瘋楊陽又不是不知道,為什麼就不能容忍他一次小小的錯誤呢?

儘管這個錯誤是顧文宇籌畫已久的。

越想越是心煩,錯也認了,道歉也道了,這段十年的感情怎麼能說斷就斷了呢?楊陽到底怎樣才能原諒他呢?難不成非得他跪下認錯不成?

本來就是小倆口的小打小鬧,那麼較真幹什麼!

這下好了,連老爺子都站在他那邊,他顧文宇縱然有錯,也不該驚動他老人家。

酒喝多了,上頭,顧文宇的頭一陣陣的疼,心裏又煩悶,索性趴在沙發上睡了。半夜又被凍醒,模模糊糊的叫了幾聲“楊陽”,沒有人應,才想起來那個人早已經不要他了。

心裏莫然有幾分委屈,掏出電話打個那個人,響了半天沒人接,不服氣,再打,還是沒人接,再打,來回了五六遍,那邊才有人接聽。

兩個人都沒有說話,一時間寂靜無聲。

顧文宇先熬不住了。

“楊陽,”顧文宇的嗓子有點啞:“我錯了,你回來吧。”

電話那邊悄無聲息。

“楊陽,我頭疼。”顧文宇再接再厲,心理萬分委屈,待還要說些什麼,那邊傳來一聲冷笑,接著便是電話掛斷的“嘟嘟”聲。

顧文宇愣了半晌,才反應過來楊陽竟然主動掛他的電話!當即一股邪火從心窩裏冒了出來,摔了手機,拿起車鑰匙就沖了出去。

“嘭”的一聲巨響,笨笨被嚇醒了,竄到窗臺上“喵喵”直叫。

窗外車的探照燈一閃而過,笨笨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線,泛著金黃色的光。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