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1960歲月台灣
HOT 閃亮星─刃心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秋紅》

紅楓肆無忌憚的落了下來,伴隨著秋風颳了滿山的鮮紅,把整座玉華山染的耀眼奪目,讓人看的詩意,看的心醉。

在玉華山的山腰處,一間簡陋的屋子坐落其中,破舊的外表顯得它年歲已高,且已久久不曾修葺過。

屋外,一排簡單的空竹竿子整齊的在屋前圍出一塊空地,空地上重了些花草果實,不過更顯眼的,便是那幾顆高大的杏樹,黃白色的花瓣點綴在蔭綠的樹葉間,添了些雅緻。

在這破舊的屋裡,住著位老人,披散的長髮白如雪,鬢髮也已花白,面容上那些歲月的刻痕讓他看起來像是年歲過百的人瑞。

但他眸裡的神采卻讓人忘卻他的年紀,那眼神如一潭靜止的湖水,寧靜又安詳,無一絲波瀾。

老人正在缽裡搗著藥草,隨後把搗出來的汁液倒入一旁的沸水中,細細的熬著。

「師傅!」

遠處,一聲宛如黃鶯出谷般的吶喊聲傳了過來,因為一陣小跑而引起一陣樹葉的吱嘎聲。

老人的嘴角掛著淡淡的笑,只是專心一致的搗著手裡的藥草,瓷製的缽和杵發出些許碰撞聲。

樹葉的吱嘎聲越來越近,接著是一串輕輕的喘息。

來人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女,她手裡抱著一個竹籃,裡頭放著不少藥草,她輕輕喘著氣,一撥披散在肩上的烏黑長髮,身著水青色長衫,褪色的布料顯得有些破舊,額上掛著一滴滴汗珠。

少女肌白如紙,像是終年不見陽光那般的白,正因一路小跑步而染上兩頰紅暈,她長的並不傾國傾城,更非沈魚落雁,但卻秀而不媚,清而不寒,不食人間煙火那般,清新而脫俗。

「藥都採完了?」

待少女站定在他面前,老人才開了口,把缽中磨出的汁液倒入一旁滾著沸水的鍋裡。

「恩。」少女放下手中的竹籃,抹了抹額前的汗,「師傅,今兒紅楓已落,要找這紅娘草可是難上加難啊。」

老人笑了笑,眼旁的魚尾紋顯得越發的深,「這樣藥就齊了,辛苦妳了,蓮兒。」

「不苦不苦,蓮兒知曉師傅是為了應不時之需,救濟眾生用嘛。」

被稱作師傅的老人讚許的點點頭,笑意漸深,「真是知我者莫若蓮兒啊。」

少女也笑了起來,「蓮兒打小便跟著師傅,哪裡會不了解師傅在想什麼呢。」

老人笑著從鍋裡舀了勺藥湯,湊向前嗅了嗅,隨即攏起了眉,「這味兒……不太對。」

少女也跟著湊向前,「是不是少放了什麼藥草?」

「讓我想想……綠石、龍尾葉、栗種、龜甲散加上紅娘草……該是齊了啊……」

「師傅莫不是忘了淚璃晶?」少女歪著頭說道。

「啊!對對對,還是妳聰慧,就是淚璃晶!」老人立刻點頭如搗蒜。

「那我再出去採採。」少女起身,彎下身穿鞋。

「不過淚璃晶是在澈骨泉那一代,流水湍急,我有些放心不下。」

「得了,小菜一碟,師傅不需為此擔心。」她露出一抹笑容,拿起竹籃便走出屋子。

多年前,在玉華山的山腳下,有個竹簍放在他回屋的路上,拿起竹簍,裡頭竟是放了個女嬰,女嬰的右手臂上,有個狀似蓮花的胎記,他當時走遍整座城,卻找不著她的生父生母。他索性便領養了她,收她為養女,一起在那間破屋子裡相依為命,以採收藥草為生,這玉華山裡到處都是奇珍異草,可惜因猛獸多,氣候嚴寒,定居在此的人自然是少之又少。

於是乎,由於她右臂上的蓮花狀胎記,便取名為蓮,他本姓孟,她便也繼了他的姓,取名為孟蓮。

她生來一向乖巧,懂事又細心,省了他許多麻煩事,他理當疼她,將她視如己出,雖然他並不富裕,卻也甘之如飴,十分滿意現下的生活。

今日……是個重要的日子,是兩個命運交會的起點,因此…他才會故意忘了採淚璃晶。

「天命不可違啊……」老人笑著感嘆,花白的鬍子跟著一抖一抖的,眼裡充滿了玩味的笑意。

煙霧漫漫,因為到了太陽下山的時辰,山中的霧氣難免重些。

孟蓮踩過遍地的枯枝,撩開遮人視線的枝葉,喘了口氣,耳邊傳來隱約流水潺潺的溪水聲。往前走了一段,一彎清澈的溪水終是映入眼簾。

她笑著哈出一口氣,幸好霧氣不是太濃,以熟知玉華山地形的她來說,要找到澈骨泉不算難事。

她彎下腰,把一雙纖白的素手深入涼泉裡,烏黑如緞的長髮垂了下來,浸入水中,隨著流水的方向飄動著。

澈骨泉是玉華山上唯一通到下城的活水,主要是來自山頂上融化的雪水,濺到身上,很是透人心脾。

她在泉水中摸索了一陣,乾淨的泉水讓人連最底層的小石子都看的清楚。

淚璃晶是一種罕見的礦石,但是在玉華山裡並不少見,它摸起來光滑無比,放在陽光下還可反射出七彩的光芒,磨成粉可當藥來熬煮,功效是退熱和養身。

淚璃晶通常都藏在小石子中,雖然外形大小和一般石頭並無大異,但只要有心要找,它就一定會出現在你視線範圍之內,就彷彿有靈性一般。

「找到了!」孟蓮又驚又喜的撈出些許小石子,把它們依依撥回溪中,其中果真夾藏著一顆透著光的淚璃晶。

孟蓮興高采烈的把晶石放入竹籃裡,提起竹籃,準備回去和師傅好好邀個功,卻被某個東西給抓住了注意力。

她看著地上並無大異的青草,彎下身,雖然看來只是普通的雜草,但她嗅覺向來比常人還要靈敏,因此她知曉這個草上染有不尋常的味道。

鮮血的味道。

孟蓮往青草蔓延之處看了過去,果然不出她所料,在約一尺處的草上,染有暗紅色的鮮血。

她小心翼翼的沿著血跡走,覺得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她繞過幾顆年邁的樹幹,來到一處略顯隱秘的草坪,倒抽了一口寒氣。

在前方的草坪上,一個男子靠著身後的一塊大石,費力喘著粗氣,身上有無數道傷口,血肉橫翻,煞是恐怖,暗紅色的血正汩汩的從他身上流出,讓他周圍青綠的青草上,無不染著觸目驚心的紅血。

那男子微垂著首,深黑的長髮有些凌亂,掩住了他的臉孔,他似是沒注意到她靠近,只是有些狼狽的喘著所剩不多的氣。

孟蓮看見眼前的景象,不禁呆了呆,畢竟要在這少有人煙的玉華山中看到除了師傅以外的人,已是難上加難,更何況是傷成這樣的傷患。

她悄悄的走進了些許,許是她走動時腳下發出的窸窣聲驚動了眼前的男子,只見他拖著重傷的身子,一個翻身,竟是拔出腰間染血的長劍,帶著寒氣的劍尖直直的指向她。

孟蓮驚了驚,看著直挺挺的指著自己鼻子的長劍,明明是個身負重傷之人,動作還可以如此敏捷迅速,看來他不是等閒之輩,甚至是能武之人。

她皺起秀麗的眉,眼裡絲毫沒有半點懼意,「這位爺,請收起您手上的東西吧,一不小心可是會傷人的。」

男子一動也沒動,更是沒有移開指著她的長劍,只是用一雙神色陰鷙的眸子瞪著她。

見他似乎沒有要收劍的趨勢,孟蓮眉頭皺的越發的深,幾絲不悅染上黑白分明的雙眼,「我看起來是要害你的人麼!?」

男子被她突如其來的怒意給嚇了一跳,握著劍柄的手一鬆,長劍便滑了下來,平躺在草坪上。

孟蓮翻了個白眼,一臉「這還差不多」的表情,她走進男子身旁,蹲了下來,不料,男子卻往後掙扎了起來。

「幹麻,我看起來很像洪水猛獸還是咋的,見了我就起這麼大的反應。」

說完,不待他有任何反應,孟蓮逕自蹲在他身側,伸手扒開他已被血浸了個全溼的衣服,裡頭血肉模糊,慘不忍睹。

她皺起眉,不是因為傷口的噁心感,而是因為它的嚴重程度。

「你別動,我懂醫術,能治治你的傷。」她看著那男子,怕他又想掙扎,出聲說道。

男子沒有開口,也沒動彈,只是用一雙被凌亂黑髮遮住些許的眸子看著她,雙眼裡有警戒也有猜疑。

孟蓮沒去在意他眸中的猜疑,只是逕自扒開他染血的衣袍,大量的暗紅色蔓延了開來,她趕忙撕下自己褪色的水青色袖袍,在他傷口處緊緊的包紮,試著止住血。

她從懷中取出一些貼身收藏的止血草,用地上的小石子磨了磨,然後細細的敷在傷口上。

男子只是靜靜的看著她,並未答話。

孟蓮在附近就地取得了些藥草,她有些訝異所需的草藥竟是出乎意料的多,她高興的採了滿滿一籃,看來他命不該絕。

由於缺乏一些擣藥的工具,她只好放在地上用石頭磨了磨,然後才仔細的敷在他傷口上,雖然他所傷之處範圍不小,但藥草卻十分充足。

敷好了傷,她喘了口氣,抹去額上的汗水,再次檢查著傷口上的包紮。

從頭到尾,男子都沒開口,只是靜靜的閉目養神,任由她替自己療傷。

「傷口我處理的差不多了,你要在這兒過夜麼?」孟蓮看了一眼漸暗的天色,出來這麼久,師傅也該是擔心了。

男子緩緩睜開眼,用黑沉的眸子瞅著她,並未答話。

「還是我帶你回我師傅那兒?」孟蓮提議著,「玉華山是猛獸多而聞名的,待在這兒活不過明天。」

男子依然閉默不語。

「哎,我看這傷應該沒傷到聲帶啊,該不會是啞巴吧?」她皺著眉,作勢要去探他的頸部。

「為何救我?」那是一種低沈暗啞的聲音。

孟蓮對他突然的開口嚇了一跳,止住了要往他頸部伸去的手。

「妳根本不必救我的。」他低啞的聲音在樹林間傳了開,不待她有任何反應,男子倚著大石吃力的站起身,扯到了傷口後又再次跌回草坪上。

「你傷口還沒癒合,我才剛敷過藥,你別亂動。」孟蓮上前扶起有些灰頭土臉的他,用自己不太結實的身子撐起他。

「妳認為救了我會有好處麼?」他費力的倚在她身上,嗅到她身上類似蓮花的香味,溫熱的氣息拂在她耳畔。

「是患者就閉上嘴,少講話。」孟蓮沒去理會他話中充滿諷刺的意涵,只是把他抓的更緊,有些蹣跚的走過遍地的枯枝。

男子明顯的窒了窒,沒再開口。

只是用那雙陰沉沉的雙眸看著她細緻的側頰。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