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青草和泥巴。

「欸,妳戴上了就要嫁給我。」

「我才不要!你做的這只草戒好破!」

然後女生還是把那只混著泥巴和青草氣味的戒指收藏到了如今。

離開從小長大的小農村已經十年了。

總是想起媽媽在差不多下午兩三點的時候就會叫我提著茶壺到農田旁坐,然後看見我們的爸爸就會從彎腰的姿勢伸個懶腰再笑著走向我們。

他會先用充滿笑意的眼凝視著已經歷經風霜的媽媽的眼,媽媽雖然笑的擠出魚尾紋卻也不在意的一邊端茶給他一邊三八兮兮得打爸爸叫他別再看了。

這時爸爸會用台語回答,「誰娶的水某啊!過那麼多年了都不會老呢。」

當時還七、八歲的我不太懂這兩個四十多歲的老夫老妻在幹嘛,只是看著隔壁鄰居的後院,尋找他的身影。

他大我兩歲,卻比較像弟弟,很愛玩很愛逗我,卻也很常在他們家爸媽為了家裡經濟吵架的時候跑出來問我以後要不要到大都市去生活。

那時我總是搖頭,順便勸他留下,因為我捨不得割捨這個農村裡的一切。

不管是阿華伯的雞舍的臭味還是農田旁那條一到花期就會有陣陣茉莉花香的小徑,都是我從小長大的一切,更不用說那個我騎腳踏車總是會跌進去的田溝了,那樣的記憶怎麼捨得拋下一切割捨掉?

但是卻在高中時,我考上都市裡的前三志願,得離鄉背井去城市裡念書,而他依然留在這裡準備繼承他父親的田地。

完全相反的結果。

已經多久沒見面了呢?

會不會他以為當初那個隔壁的女孩只是童年的記憶而根本沒再想過我了呢?

又會不會他早就成家立業了也說不定?

才剛有回老家的念頭,公司裡的企劃就對我說這次有可能要到鄉下去取材。

主題是:記憶裡的味道

企劃說他覺得鄉下充滿許多純樸的人情味還有很多自然界的氣味,比起喧囂又有空氣汙染的城市是更好的取材地點。

然後我們一行人就回到老家的農田去了。

以往都是過大節日的時候才會難得回鄉去看看父母,這次突然打通電話之後每兩天就出現在他們眼前,他們又驚又喜笑的合不攏嘴,熱情的招待我公司裡的同事。

來老家住了一陣子,在公司的人都還在聽老爸老媽說些我的童年趣事時,坐在門口吹風得我聽見有人在叫我,一睜開眼,腦子中那張熟悉的臉龐就在眼前,他綻了一朵比那條小徑的茉莉花香更馥郁的笑容。我的心差點融在彼此太久沒相識的時空。

「好久不見。」我對你說。

「不會啊。」

聽見你理所當然的回答,我笑了。

「啊!這個給妳。」他從口袋中翻找出什麼然後小心翼翼的放在我手心上。

然後我看見一個草戒。

「幹麻?」

「因為妳以前說我做太破了所以不要嫁給我。」

聽玩刷一聲的,整個臉遍的滾燙,「可、可是這個還是很破啊!」

雖然你小時候送我的那個一直收藏在我的包包裡……

「那,這個呢?」

他又從口袋裡拿出一個戒指,不過是真正的戒指,求婚的那種。

我沒來得及說什麼,旁邊已經多出好多湊熱鬧的人,我討厭這種尷尬,所以乾脆抱住他把臉埋在他的肩窩裡。

在他身上我聞到了好濃烈的青草香,也許還混著淡淡泥土味,是大自然的味道,是我記憶裡的味道……

那是我從小到大喜歡的人身上的味道,是我最喜歡的味道--青草和泥巴。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