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1, section 4:你打自己一巴掌好不好?

      「妳叫什麼名字?」

      「李怡靜。」

      面試官皺了皺眉頭,「妳待業很久了?」

     

      我生平第一次遇到這麼帥的面試官,害我手心直冒汗。

      再說,他可是現在火紅的作家──Ryan。這次居然被出版社請來當面試官的其中一員,我崇拜他崇拜五百萬年了,從他的第一本小說到現在,沒有一本是缺少的。

      OMG,就算不錄取我也沒關係!只要等等讓我要到他的簽名就好了──

      「嗯,是的。」我尷尬地搔搔頭,試圖由大腦榨出一些好的理由:「呃,其實一畢業後我便發現自己的能力還有所欠缺,於是我……」

      大家都全神貫注地聽我說,害我有點編不出來。

      「於是我呢,」我清了清喉嚨,有些害怕地看著大家。這股寂靜的壓力造成一股非常強大的力量,因此,我說了一句我自己聽了都想去撞牆的鬼話:

      「我去環遊世界。」

     

      「哦?」

         Ryan挑了挑眉,看似對於我編造出來的假話很有興趣。「妳看到了什麼?」

      幹,幹,幹!我看到了什麼?我什麼屎都沒看到啊!每天在家宅到都快發霉了還看到什麼咧,頂多就看到晾在陽台的內褲罷了。

     

      於是我扯起一抹假笑,腦子不停地轉:「走過了許多城市,我發覺,」

     

      我發覺我發覺我發覺什麼?!

      接下來這一句要非常轟動、非常驚人、非常震撼人心的!

      「無論是巴黎鐵塔、舊金山大橋、美國大峽谷、或是尼加拉瓜瀑布,」哈哈靠,我真的太屌了,連尼加拉瓜瀑布都扯得出來。「這些都是美好的景觀──無論是人為的,或是人造的。然而,他們都證明了我們的時代以及人類的文明已經到達了一個巔峰。不禁令人懷疑,我們會停留在這個巔峰?開始走下坡了?又或許是繼續往下走,再創巔峰?」

      Ryan沒說話,只是點點頭,意識我繼續說下去。

      「我們就像是在蒙著眼睛攀岩一樣,」我越說越起勁,開始自以為是地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比喻。「永遠都不會明白,我們接下來還會有路嗎?還是我們已經攻頂了呢?也或許在身體無法負荷的情況下,我們鬆開了自己的手,就這樣墜落下去……」

      我看其他面試官都被我唬得一愣一愣的,唯獨Ryan還面不改色。

      「俄羅斯政治活動家-高爾基曾說……」正當我還在扯一些什麼金言佳句,同時在思考下一步開怎麼收尾的時候,他卻打斷了我這段慷慨激昂的言論:

      「妳被錄取了。」

-

      ……

      我愣愣地站在公車站牌面前,盯著公車路線發呆。

      他剛剛說什麼?我被錄取了嗎?誰?錄取我嗎?他們要錄取我?

     

      我很想試著像電視劇裡面的白痴女主角那樣,試著打自己巴掌看看到底是現實還是夢境。但我超怕痛的,所以我並不打算使用這個方法來測試。

      所以,「喂,阿弟仔?」

      我打電話給一個我最信任又最能夠任意打擾的人。

     

      「嗯。」

      「你打自己一巴掌好不好?」

      「……不好。」

      我依然面無表情地盯著遠方,「幫我測試一下是不是在作夢?但我會怕痛,所以你就先打你自己吧,如果會痛的話再告訴我,就表示這是真的了。」

      「無聊。」阿弟仔毫不客氣地道。相較於我,他顯得成熟許多,對於我的智障行為他時常會感到很唾棄。

      「我好像……」我像是想起什麼似的,「我好像,被錄取了欸?」

      對方沉默:「……」

      「我被錄取了?」這是疑問句,雖然我不知道我問阿弟仔幹嘛,但我總覺得需要找個人確認一下。

      「哦,恭喜。」阿弟仔並不是很想理我。「我在上班,晚點聊,掰。」

      這小子!

      雖然不欣賞他那個一點都不懂得做做表面功夫的精神,但是至少聽到阿弟仔的一句:「恭喜」了。我想這樣就足夠我欣慰三天三夜了吧!

      我現在的心情可以說是比坐在熱氣球上還興奮──

      「欸我被錄取了哦,我有工作了!」我對路邊的小黃說。

      牠搖著尾巴,看起來很看心,但不知道是在開心個三小,被錄取的人是我又不是牠。

      但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

      Ya!我被錄取了!我有錢了!我不是米蟲了!

     

      我真的很佩服我自己欸,隨便扯出的屁話也可以把天王作家Ryan唬得一愣一愣的,早知道一開始在找工作的時候就拿這爛招出來嚇唬嚇唬人家,這樣我就不必窩在家裡當廢物當那麼長一段時間了。

      在一邊跳一邊走的回家路上,我還順便買了一個蛋糕,為了就是要好好犒賞自己。以前只敢在7-11買那種包裝式的菠蘿麵包,但現在已經完全不同了。

      因為我是新時代的工作女性,我是個美麗的OL,哦耶!

      「咦?」

      在當我正要準備拆開蛋糕盒時,阿弟仔回來了。

      「咦咦?你怎麼那麼早回來?還有你幹嘛學我買蛋糕啊,小心我告你抄襲哦。」我愣了一下,指著他手中包裝亮麗的蛋糕盒。

      他也愣了一下,「妳也買蛋糕?」

      「慶祝啊。」我一臉理所當然,「怎麼樣?要不要求我分你一塊?」

      「……我──」

      「啊哈!」不等他說完,「Too   late,誰叫前幾天我叫你分我吃泡麵你都不肯!」

      不好意思,姊姊我為人就是比別人小氣了一點、愛記仇了一點,哦呵呵。

      他翻了我一個大白眼,把他手中的蛋糕盒沒好氣地放在桌上:「隨便,看妳要不要一人吃兩塊蛋糕。」

      「唔?」小心翼翼地切了一小塊蛋糕出來,嘗了一口。

      就讀中文系的我理解能力還不算太差。

      「阿弟仔!」我滿嘴奶油,感動地用力拍了拍他的手臂。不過好像太用力了,害他差點跌到。「你買蛋糕不會是為了想要恭喜我吧?」

      沒想到,這個冷面冰山雙頰居然泛起了紅暈,東看看西看看就是不看我。

      瞪大雙眼,滿滿的欣慰湧上心頭。

      我、我太感動了……

     

      「阿弟仔!來,來給姊姊親一個──」

      「走開,不要碰我!」

      「嗚嗚,等等我啊──」

      「把妳臉上的奶油擦乾淨好不好?!」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