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不受控女王又來了!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前。言】

      我呿了一聲,超級不屑地瞪著我那精心製作的小說的頁面。上面的瀏覽數有十萬,可是偏偏留言數卻連十都不到!

      「幹,這是什麼鬼。」不可置信地瞪著螢幕,上面千真萬確是這麼寫著的。不斷新刷新再刷新,結果都一樣。

      此時,一個無辜的人影剛好從房門走出來,經過客廳要去廚房裝水喝。

     

      我邪笑。

      「我最帥氣的弟弟,可不可以幫大姊姊一個忙呢──」我以女神般的神力,抱著我那超舊型筆電飄到阿弟仔身邊。

      他嘴角抽蓄了一下,「不可以。」語畢,便放棄裝水的念頭,還是三十六計走為上策好,閃!

      「等等等等……」看出他的心思,便一把抓住他的T-Shirt,讓他無法向前。他無奈地轉過身。

      而我則是諂笑地看著他:「姊姊我好辛苦,每天都冒著眼睛近視到瞎掉的風險,努力不懈地創作,為了藝術而犧牲啊!」推了推那掛在我臉上、海派甜心中男主角林達浪的超大號眼鏡。

      可憐兮兮地。

      他有所警覺,「所以呢?」

      「所以!」我激動地抓住他的雙手。儘管這個戲碼每天都在上演,依然慷慨激昂地道:「潛水者實在是太猖狂了。不如阿弟仔你就做拋磚引玉的那個磚塊吧!幫我留個言,怎麼樣?」

      他冷漠地看著我,「不要。」

      「阿弟仔!」這小子,吃軟不吃硬?

      住在隔壁的小v寫的那篇超級沒水準的《芭樂愛情》都有人在留言了,為什麼我那充滿澎湃與遺憾的愛情故事卻遲遲沒有人回應?

      我不滿地瞪著他,「幫一下忙都不願意嗎?你這個人怎麼這樣?姊姊我今天晚上還想說要煮些好料給你呢……」

      好料是說謊的。

      根本就沒有什麼好料可以煮給他。

      除了泡麵。

      啊哈!

      「……這次又要幹嘛?」我相信阿弟仔不是因為好料放棄抵抗,而是因為他明白和我爭下去是沒有結果的。

      「阿弟仔最好了!」我興奮地道。將手中緊抱的電腦推到他懷中,「幫我留言吧。」

      他嘆口氣,把電腦放在流理台上。用自己的popo帳號登入。看我:「留什麼?」

      留什麼?我莫名其妙地回應:「就,看你對我的小說有什麼評價啊?」

     

      「我對妳的小說和妳這個人都不予置評。」他斜眼看我。

      「靠!」

      這小子,翅膀長硬了就這樣欺負大人應該嗎?抽了抽蓄嘴角,摁下自己的脾氣。耐心地舉例,「像是,『加油哦』、『期待後續』之類的吧。」

      於是他老大嘆口氣,便打下:「加油喔期待後續」這六個字,任何標點符號都不加。

     

      超敷衍!

  

      「不是這種啦──」按下Back   Space鍵,把他的留言刪掉。「你要有自己的想法好不好?像是,你對這男主角有沒有什麼感想啊之類的?」

      他沉默了一下,「Gay,娘砲。」

     

      吭!

      居然在作者面前大喇喇地批評男主角是Gay?

      「算了。」朽木不可雕也。「不奢望你留言了。那你收我的小說作為你的藏書可以吧?」

      他嫌棄地搖搖頭,「我不收爛小說當作藏書的。」

     

      「……」

      我瞪著比我高出好幾個頭的他。

      「收,你給我收!」

      「不要。」

      「管你的!」

      「喂,不要用我的帳號亂收書好不好……」

      這是星期一的早晨。

-

     

      我和阿弟仔的關係很複雜,也很簡單。

      他不是我弟弟,他是我的室友。

     

      對於一個社會新鮮人來說,通常都會有兩條路。

      一條,順利找到了工作,但是卻無法適應這個社會職場的生存生態。不是被老闆痛罵,就是被那些看不起菜鳥的同事們欺負。精神虐待之下時常會感到心力交瘁。

      另外一條,就是找不到工作。整天在家當米蟲。眼看著自己的存款越來越少,卻又不好意思向朋友與家人要錢。面試了好幾百家公司,也得到了好幾百句:「會再向您聯絡」等安慰的話語。卻遲遲得不到回應。

      我就是走到第二條路的可憐蟲。

      無法在台北市租到便宜的公寓,於是只好和人家合租。住在這個違章建築裡,時不時漏水。斷水斷電也是家常便飯。

      至於這個和我合租的人,就是阿弟仔,花蓮人。他是個貧窮的大一生,話不多,又愛裝酷。雖然他真的很酷。聽說他還有一半原住民血統的樣子,因此輪廓很深。膚色卻遺傳到媽媽的白皙,看起來真的是有異曲同工之妙。

      我們兩人在經濟環境不認可的狀況下,只好勉為其難地與異性同住一個屋簷。好不容易考上台北的大學,家裡卻沒有足夠的金錢可以支付他的學費。於是合租房子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省錢方法。此外,他三不五時還要去外面打工。

      「你今年讀幾年級啊?」還記得向房東簽約時,我小心翼翼地問道。

      他看著我,沒有很想跟我講話的樣子:「一。」

     

      小我四歲啊。嘆口氣。

      「阿弟仔啊,好好把握大學時光,不然你會後悔的。」不知不覺中,他的暱稱就成了阿弟仔。

      「阿弟仔,幫我拿一下盤子!」

      「阿弟仔,把被子拿出去曬一曬。」

      「阿弟仔,幫我去買鹽巴。」

      我們的生活模式。

      終於成功威脅他將我的那篇小說收藏於他的書櫃中,我滿意地看著電腦螢幕。

      收藏數:1

      哦呵呵呵呵──終於有人收藏了!雖然這個人是在百分之百完全不情願的狀態下,但我依然為這件事感到欣慰。

      「非常好!」我讚賞著,阿弟仔則是懶的鳥我,自己煮泡麵來吃。

      我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欸,要是我發現你偷偷把我的小說從你書櫃中移除,小心我揍死你哦!」

      他看我一眼,沒有回應。

      對於我的威脅他總是這樣無動於衷。

      「泡麵分我吃一點吧。」

      「這是最後一包。」

      「對啊,所以才叫你分我吃啊。」皺皺鼻子,有些灰塵弄得我有些過敏。

      他瞪我一眼,「不要。」

      小氣死了。

     

      姊姊我今天心情好,大人不記小人過。於是我坐回客廳的沙發上,繼續刷新我小說網頁的頁面,希望會有其他網友來留言。

      然而,刷著刷著,卻半隻小貓都沒有,反而是瀏覽數增加了一些。

     

      喂,作者們要看留言數不是瀏覽數好嗎!

      我怨恨地想,

      「看了小說就給我留言!」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