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停銀聯卡儲值服務
HOT 閃亮星─禾風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章肆 憶起里昂

鎂光燈閃爍,卻不造成男人的困擾。

他早已習慣被畫面捕捉的過程,中間來來去去的都是新聞記者,他只是對著鏡頭微笑,但眼角的疲憊沒有人能體會。

總是高高在上,想盡力將全部的事情完美化,卻又把自己搞得不成人形。

剛過而立,那沉重的負擔又因此加重了些。

那日在客廳,父子一同望著電視屏幕,燈光閃爍反反覆覆。

「禹梵,從現在開始,你已經不用依靠父母過日子,總經理你要快找人赴任。」父親總是緩緩的道出,白髮早已蒼蒼,為人父也已三十年了。

「我想退休了,跟你母親去環遊世界一趟,或是在台灣環個島也不錯,你也要趕緊找個女人娶了吧,最近聽說你會和周董的女兒合作是嗎?她是個不錯的選擇,周夫人教養得宜,留洋過的女孩子不會多壞的。」父親說著,甚至有些話語都還停留在民國初年的純樸。

「爸,我會好好考慮的。」薛禹梵總把父親當成崇拜的對象,就算他們倆情感甚好,父親年輕時功不可沒,連同政治一起,將整個社會好好的壓制住而不遭暴動。

父親原本是軍官,上校三星等級的薛參謀,令誰看了都敬而遠之。

而後,離開軍事方面的工作後,因跟朋友交情甚好,在朋友的引薦下,一同從國外引進了WOLO公司。

這公司也是父親要留給寶貝兒子經營的唯一目的吧。

「大家,盡興喝吧!盡興吃吧!今天全部我請客!」他舉起酒杯,與前方的上千位員工們以手致意,然一飲而盡。

「禹梵啊,何時才要好好的拿到你的喜糖呀?你也已經不小了,有沒有結婚的打算?」陳總監說著。

跟薛禹梵坐在同桌的幾乎都是長輩級,他今天幫父親扛下尾牙宴的重責大任,父親想要好好在家裡靜養一些時日,也想讓兒子早點習慣這工作,不是說上任就能上任的。

「快了快了!」總不能壞了大家的興吧,薛禹梵想著。

「喔?對方是哪位大家閨秀?」另外一位王董事說著。

「這要保密的啊。」

「哎呀!連這個也要保密,看來你已經金屋藏嬌了吧?喔,薛經理果然有留一手!」王董事看來是很愛聽別人八卦。

「彼此彼此!來,乾!」他再度舉起酒杯,能讓結婚這件問題能夠先停止,他就覺得萬幸了。

結婚這件事情,也要女方同意才行啊,他苦笑。

他早已見過她,在她認識他之前。

那是他剛去法國遊學的時候,法國里昂街道上的美麗風景讓他捨不得放過,手裡拿著相機,直直對著那一幅一幅像畫一般的景色。

這時,好幾顆彩色的氣球竟從他身後飛過,氣球、陽光與街道的結合使照片更具豐富性,薛禹梵邊笑著邊緊抓著角度拍著。

「弟弟,那是你的氣球嗎?」有個貌似東方面孔的女人在他身前對著一個可愛的法國小男孩說話。

那小男孩的淚光閃爍,無辜地邊擦乾眼淚邊點點頭。

薛禹梵放下相機,注視著前方的女人與小男孩,事實上他正想好好聽他們說法文。

「但我沒辦法再幫你拿到氣球。」女人望著那遠去的氣球,邊和小男孩說實話,薛禹梵聽著也笑了,這種時候不是都要哄著小孩子說沒事,待會再幫你買一個之類的嗎?

只見男孩越哭越大聲,街上的人們都注視著在男孩身旁的女人。

「好啦,我幫你買冰淇淋,別哭了。」女人牽起小男孩的手,往街道前進。

「嗯。」男孩這才好好把鼻涕眼淚擦了擦,與女人牽著手向冰淇淋店走去。

薛禹梵看著看著,不知不覺望了女人許久,拍下兩人並行的唯美背影後,也跟著他們一齊走入冰淇淋店。

「一球草莓優格口味冰淇淋,謝謝。」她說。

「這裡也一球草莓優格口味冰淇淋,謝謝。」薛禹梵在女人身後微笑地對店員說道。

女人聽著那不太尋常的法文發音,轉過頭去看了一眼,一個東方面孔的男人落入眼底。

她本來沒有打算看那麼久的,但不知為何,被對方的眼眸給吸引住似的,在他們的世界裡容不下其他人。

他們都沒有說話,就這樣靜靜地盯著對方的眼眸,無聲的。

「小姐,好囉!」店員朗聲說。

這時女人才愣愣地迅速回頭,「喔,好。」

拿了冰淇淋遞給小男孩,邁開大步地走回街上,這才喘了口氣。

「我剛剛怎麼了?」女人愣愣地將自己的行為再重頭想過一遍,等到她回頭想找尋那男人的蹤影時,早已煙消雲散。

她暗自擰眉,拍拍神經有些大條的額頭,又像沒事地自個兒昂首闊步,走回熙來攘往的大街上。

但她不知道,那男人就躲在一棵大樹後,暗自望著她生動可愛的一面,又拿起相機對準這位女人,將她美麗的臉龐與俐落的馬尾盡收眼底。

男人笑著,他的直覺告訴他,會跟這個女人再見到面的。

果不其然,她竟是父親口口聲聲說的那位周家教養好的女兒。

周遭傳來各個大長輩的談笑聲,但男人反覆在腦海裡憶起那位奇特又美麗的女人,忽地將烈酒快速飲下,喉頭像被灼燒般痛苦,他皺眉。

暗黑閃爍的魅眸望著那混濁不清的酒。

不管如何,這個女人他是要定了。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