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Misa《親愛的,這也是戀愛》
HOT 祝大家新年快樂!閃亮星─瑭碧耽美稿件大募集

     

      信任是一面紙糊的墻。

     

      堆砌,只能一點一滴;崩毀,卻是排山倒海。

     

     

     

      宿舍的週六午後像是顆太熟的柿子,那種甜膩的軟爛氛圍,明明該舒服的卻老提不起勁。

     

      我的世界早就毀了,跟這個悠閒的下午已經毫無相干。

     

      司徒靜在我身後翻箱倒櫃,這個動作持續兩、三天了,她在找一隻傳說中超好寫的狼毫,自從去看了一個國中同學的美術系系展之後,她整個人都不大對勁,不過是好的那種不對勁。

     

      她從一具活屍變成了正常人,在我經歷著逐漸死去的時刻。

     

      「伊軒,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跟初戀廝守一生的。」司徒靜轉頭瞟了一眼在桌前發呆快兩個小時的我,撇下這句話,緊接著又補充,「而且,即使全世界的人都跟初戀天長地久,又不代表妳也必須如此。」

     

      諷刺的是,司徒靜最近剛跟國中時的初戀情人重逢,雖然據另一個室友小培的講法她們只有重溫以前的曖昧,但任誰都看得出來司徒靜性情大變,以前平平淡淡的理性口吻變得像是剛過完嚴冬的春季,即使最一般的問候裡都開滿坑滿谷的花,以前笑得保守客套的她,現在臉上無時無刻不是明媚的天氣,寫滿了幸福。

     

      嗯,我想這是報應,在她低靡的時刻裡,我跟周芷梣放閃放地肆無忌憚,就好像往雪夜裡將凍死的人身上潑水,如今我落入這步田地,司徒靜還來安慰我,這該是令人欣慰的景況才對。

     

     

      那又如何?此刻我想逃,無奈四人住的宿舍空間大歸大,仍容納不下我正在膨脹的悲傷;即使室友們並非過度關心、不是非常冷漠的態度很讓人自在,仍然無法抹滅苦澀只能一個人嚐的事實。

     

      我以為在這麼多的爭執、掙扎過後,這樣一個下午我即使感到折磨與煎熬,至少能夠喘一口氣;我以為會像是跑一場馬拉松,即使我輸了比賽,在終於慢下腳步時還能夠享受放鬆下來的愉快。事實是,當我身在其中時,覺得那是背負整個天空的痛苦;但只剩我一個人坐在書桌前自怨自艾時,仍不改變回憶能虐殺人死的本質。

     

     

      我的世界,在昨天毀了。

     

      「軒,我不想要每天、上了大學後的每天都跟妳吵這些事情,這不是我希望的大學生活,老實講,我有時候常常在想,我到底是跟什麼樣的人在一起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反覆咀嚼的不是周芷梣說「我不愛妳了。」、「我恨妳,伊軒,我恨妳。」、「妳去死吧!去死!」,明明可以刺傷人的刀那麼多把,我最耿記的卻是刀鋒不這麼利的那一副,但它傷我最深。

     

      我讓她失望…

     

     

      我因徹夜未眠而頭痛、兩眼已經紅腫到睜不開、呼吸的每一口氣只有乾澀。身軀的中央被周芷梣挖了一個好大的洞,夏日午後的陣風輕輕地吹過,會在我空洞的軀幹裡頭留下淡淡的鳴音迴響,還有股幾乎是反差性的,撕扯般的痛。

     

      「司徒。」我叫喚室友,聲音嘶啞的像是在沙漠裡爬行了一個月。那誇張的翻找物品的聲音嘎然而止,司徒靜知道我只叫她姓氏時,是嚴肅的態度。

     

      「妳們看好我們嗎?」

     

      我們。這個字眼又再次讓我血流如注。

     

      司徒靜沉吟了良久,好像寧靜的思索讓她尷尬了,時不時地有不太熱絡的翻找聲。

     

      「我跟小培,覺得妳們會很久,比…」她的句子及時打住,知道下一句話不太厚道。

     

      「比實際狀況要久。」我把句子說完,這話傷,卻不這麼傷,畢竟是事實。

     

      「宜蓁…」司徒靜更猶豫了,但就是因為熟知我的性格,她懂得說出口的界限,「林宜蓁很不看好,她覺得妳們吵架吵得太頻繁,從一開始就是。」

     

      我嘴角扭開笑,但這笑在我臉上裂開的同時,也在心上撕一道口子。

     

      林宜蓁課少,常待在宿舍裡頭,最清楚每次我們吵架的狀況。即使旁觀者清,還是有懵懂與否的分別。

     

      「妳們…有可能…」司徒靜猶豫地問,不確定這個問句究竟恰當不恰當。

     

      「我們不可能復合。」我乾澀的說著,但這話是這麼堅定的響亮,好像我口說課上那自信滿滿的發表,「即使復合了也不會長久,芷梣不是個嚴苛的人,但無法接受有瑕疵的感情。」

     

      司徒靜還想安慰我什麼,但一時語塞便試圖轉移話題,「功課還好吧?」

     

      寫作練習就是寫作練習,在書桌上躺一個禮拜也不會升等成福袋。

     

      我嘶啞的笑聲聽起來比哭嚎還可怕,所幸司徒靜的手機此刻響起,讓她不必基於禮貌而形式上的安慰我,即使我跟她都知道無用。她接了電話便匆匆忙忙地出門,想是根本連毛筆都沒找著。

     

      衛生紙在小小桌前是片連綿的雪景,我的書本在缺乏整理的狀況下像極施工後凌亂的磚瓦,物件是高處撒落的模樣,即使我一開始便只是單純地擺放在桌上。桌面世界有塊陷落的平靜,靜靜的躺著我的寫作練習,二十四小時以來佯裝成我努力的對象,即使誰都看得出來我伸手抽衛生紙的頻率比握筆高。

     

      「…I’d   catch   a   grenade   for   you,  

      throw   my   hand   on   a   blade   for   you.  

      I’d   jump   in   front   of   a   train   for   you,

        you   know   I’d   do   anything   for   you…」

     

      司徒靜的手機鈴聲在我腦中迴盪,我不喜歡流行歌,但卻被這幾個句子給震撼到了。

     

     

      I’d   do   anything   for   you.

     

      芷梣,妳曾經是我的全部。

     

     

      我的頭狠狠的叩在那份寫作練習上頭,寥寥數張紙不夠厚實,無法阻擋額頭親吻桌面的激烈,來自頭部的痛楚跟心痛很搭,是和諧的苦。

     

      我笑了,無聲地大笑。

     

      邊哭邊笑,全身都在顫抖著。

     

      讓我死吧?好嗎?我信誓旦旦的說過:沒有妳,我情願不活。

     

      即使到頭來發現我最喜歡的情歌是憂傷的小調,我篤信的言語不曾變過。

     

     

     

      芷梣,我讓妳失望了。

     

      我讓這段愛情失信了。

     

     

     

      反反覆覆,我撞擊著那份作業、那張書桌。

     

     

      叩、叩、叩、叩、叩…

               

             

*歌是Bruno   Mars   的Grenade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