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零:「霖」

零:「霖」

      「霖,是妳嗎?」

      染上墨色的厚重雲層,緊密到令人無法喘息,連一絲陽光都無法透過雲間的縫隙,照亮灰濛濛的大地。

      天空與地面意外的跟海平線一樣,那條理應區隔的界線變得模糊不清。

      黑雲不斷降下驟雨,不但沒有陽光,彷彿世界上的風景也黯然失色,一切變成了灰白色調,男人疲弱的身體倒在高聳的懸崖平台邊,視線有點迷亂,但是依稀可以感受到週遭的氣溫正漸漸下降,即將到達冰點的溫度。空氣逐步稀少,沉重且讓人窒息,男人似乎也忘了呼吸,瞳孔放大,生與死的界線也即將模糊。

      「霖,是妳嗎?」

      男人好像不想放棄任何機會,希望在自己還有知覺之時見到在內心思念已久的身影,他的視線早已經被黑暗充斥,並非臨死前的寂靜狀態,而是自己的靈魂已落入深淵的盡頭,像球一般的在原地打轉,最後不斷旋轉的凌亂視線也停了下來,因為他感覺到一雙冰冷,但卻異常熟悉的手掌枕上他的臉頰。

      深谷的氣溫已經突破人類所能承受的範圍,男人甚至不知道,這裡是地府入口的前瞻道路,如果說地獄是恐怖到令人絕望,那這條漆黑的彼岸入口道,更是寂靜到宛如來到宇宙邊緣,一切生命不存在的任何空間。

      一點呼吸,都會被黑暗給吞噬掉了。

      那雙手似乎比黑暗還要低溫,緊貼在男人雙頰。溫度讓還保有餘溫的恆溫動物略感刺痛,但是他自己卻也知道,這是他期盼已久的溫柔雙掌,這觸感……除了自己之外,不可能還有別人比他熟悉了。

      他等了好久……經歷好幾年的孤寂與思念,如今終於如願以償。

      「霖……」

      「是我沒錯,我是霖。」

      氣若懸絲又漸行漸遠的輕柔嗓音,像是密度極低的薄弱絲綢,輕輕一扯就會破裂,由於是在深谷裡的關係,所以才格外的清楚嗎?那樣的音量,震動著冷空氣的粒子,凝結成霜露,有點潮濕的沾黏在皮膚上,男人冷極了,但卻也溫暖異常。

      「霖,我來了,我是來帶妳走的。」男人說的意志堅決,瞳孔忽大忽小,人與非人的身分不斷變換。

      「你太傻了,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男人看不到霖的面容,即使知道對方在自己身後,可是現在的他卻不能隨心所欲移動,只能從語氣中讀出霖的情緒。

      有點哀傷,又……有點竊喜。

      「可是霖……這裡也不是妳該的地方,要不是那場意外……」

      「意外雖然如字面上不可預料,可是在接受的當下,就已經成為注定的事實,我並不覺得委屈。」

      霖的語氣有點哽咽,雙掌沒有溫度,但男人感覺到女孩正在哭泣,使他十分不捨,可是卻又無能為力。

      因為霖,現在的確不是這個世界應該存在的「人」。

      「但是這不公平!」男人有點憤恨,抬起雙眼對著黑暗使出無力的咆嘯:「為什麼是妳?為什麼他要這樣對妳?難道就因為注定就不可抵抗嗎?難道就因為命運挑選到了妳,所以就只能坦然接受嗎?」

      「但是晨,這已經是事實了。就因為無法改變,才只能接受,最後成為事實,這是千真萬確的。然而,如今你卻打破這個世界的法則,企圖去扭轉它,如果就因為單純的思念,是不是太自私了一點?」

      「人的情感本來就是自私的不對嗎?」晨咬牙切齒,既是憤怒又是難過,不知不覺眼框充滿了淚水。「霖,妳在那個人的自私行為下走了,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欣然接受嗎?妳難道不會不甘心,不想替自己爭一口氣?」

      「所以你千里迢迢來到這裡,就為了幫我爭一口氣?」霖帶著不可思議的語氣問道。

      「不對……晨,你在自責沒錯吧?」

      「咦?」

      「你對我的思念不可能只有單純的愛,而是夾雜著對我的愧疚,還有對那個人的恨吧?」霖接著說:「思念這種無形的東西,如果過於執著可能會變成另外一種實體,那個實體束諸於行動,接著才會有很多令人意想不到的行為結果出現。晨,如果你的到來是真的為了思念,那我會覺得不值得……因為我們已經是不同世界的人了。我在你心中會永遠存在,這就是我要給你的答案,決定我是否還與你的世界有所關聯的不是肉體的連接,而是精神層面的殘存,這樣就夠了。」

      「或許跟妳說的一樣吧!那些我不甘心的事實。」晨閉上眼睛,因為他覺得視力在這環境中已經不管用了。「但是思念的終點,絕對是夢的實現不是嗎?」

      「假如實現了,那能夠證明什麼?只不過是拖延時間罷了!你太傻了!」霖情緒轉為激動,這讓晨感覺身體跟著對方的手掌晃動起來。

      「在某種程度上,人類果然是傻沒錯呢……」晨自我解嘲道,再度閉上眼睛:「如果不傻,就不會有令人意外的奇蹟出現了,我不求什麼,只求我們能在一起就夠了。不管是『這裡』還是『那裡』。」

      「人類真的很傻呢!」

      「霖?」

      男人突然看向黑暗,雖然呼吸在這個空間內早就已經停止,但是他還是感覺到週遭的冰冷空氣瞬間凝結,連最緩慢的流動也停歇了。無法回頭的他,只能開始在內心中擷取數百種的答案填入腦袋中的問題中,在剛剛那突如其來的肯定句。

      在他身後的愛人,聲音變了。

      「怎麼了嗎?」

      那並不是霖的聲音!不對,那不久前跟自己說話的,難道不就是朝思暮想的她嗎?那剛剛到現在捧著自己臉,在後方的這女人,究竟……

      為什麼會發出有著數百個男女合成的變調嗓音?

      「妳不是霖!」

      晨在顫抖,應該說是他的靈魂正在發抖,然而此時的他卻什麼都做不到,只能背對著前一秒他否定的人物。他內心十分掙扎,陷入迷亂的狀態。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失敗了嗎?

      「為了自己的已故愛人做到這種地步,這世界上我看也只有人類會有這種行為了呢!」

      聲音又恢復成霖了!可是內容卻完全不像對方會說的話。

      「妳到底是誰?」晨驚恐的問,嘴唇與牙齒也敲打起來。

      「我……是霖,也是你,也是這個黑暗……」

      「為什麼要假扮成霖?」

      晨對著聲音已經扭曲的愛人問道,沒想到對方突然發出高亢的笑聲,那是比寒風還要刺骨,比夜晚還要深沉的古怪頻率!

      「我沒有假扮成她,我剛說過了,我就是霖……」

      「妳放開我!」晨崩潰慘叫,因為他知道,這個女人絕對不是跟他一樣的「人」,更有可能是自己從未料想到的東西。前不久為了愛人全心付出的勇氣,在這時候完全付諸東流,噁心、痛苦與恐懼,像蛇一樣爬上他的臉頰。

      「你別急,我會讓你回去……反正我們最終還是會再見面的。」霖像笑到不能自我一樣,抓著來者的頭不斷甩動。「到時候霖,就會真正出現在你面前了,這不是你一直以來的願望嗎?」

      「我…….妳……」

      晨現在的心情複雜極了。因為正在經歷的這種恐怖,他是不可能想再體驗。可是他最終的目的不就是為了要見到她嗎?只要能見到……一直在一起就夠了……

      「別怕。」突然,霖的頭貼在男人左邊臉頰旁,吃吃竊笑且邊說著:「但你必須幫我……」

      晨緩緩轉過自己的眼珠子,在那時候剛好與對方的雙眼對上。

      當下,有著一雙如豆的瞳仁,雪白膚色與血色嘴唇的女人,從此在他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啊啊啊啊啊啊──」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