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百嬰(上)

(一)

再過一個禮拜就要放暑假了,這幾天我天天買報紙,想找找有沒有什麼暑期工讀可以讓我賺一筆零用錢,只是連日來毫無收獲,適合的工作打電話去問不是已請了人就是要求長期工讀,我大學的課程非常繁重,平日忙著做教授丟下來的報告作業就幾乎沒有所謂的週休假日了,何況課後。如果再兼一份長期工,大概不用一個月我就可以達到平時沒有毅力達成的三公斤瘦身了。

 

我快速瀏覽廣告版面的徵人啟事,突然眼睛一亮,「短期」兩字映入眼底,我連忙細讀那則資訊:

 

 

誠徵管家(短期可)

工作內容:房屋清掃、整理家務、料理三餐等。

地點:台北市。

上下班時間:依屋主要求。

月薪:底薪四萬元,含三餐。

資格:女性、未婚、可住在屋主家裡者。

意者請洽09XX-XXXXXX   劉先生

 

 

喔!一個月四萬元!這簡直就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當下我抄起手機撥了上頭的電話,電話響了幾聲,一個男人接了起來。

 

「喂,你好,請問是劉先生嗎?」我問。

 

「是的,請問哪位?」咬字十分清楚,很是好聽的嗓音。

 

「你好,我姓唐,請問你是不是在報上刊了找管家的徵人啟事?」

 

「哦……是的,我在徵管家。」

 

我馬上告訴他我對這個工作很有興趣,他說:「這樣好了唐小姐,用電話談不太方便,不如我們約在一個地方進行面試,讓我確定一下妳適不適合這工作,好嗎?」

 

我們約好隔天在台北火車站附近的星巴克碰面。

 

劉先生約莫三十來歲,長得斯文俊秀,戴了一副無框眼鏡,言談間流露出高知識份子才有的談吐。他看著我在便利商店買的簡易履歷,說:「十九歲……妳是大學生?」

 

「對。」

 

「那麼是想做兩個月嗎?」

 

「是的,」我有點緊張,怕捉不住這份高薪工作,「您刊登的內容說可以做短期的,對吧?」

 

劉先生微微一笑,說:「沒錯,時間長短不是問題。」

 

我鬆了一口氣。他又問:「唐小姐,我想找一位有事情可以隨時出現在面前的管家,因此要求在我家住下來,這方面妳沒問題嗎?」

 

「沒問題。」四萬塊又含三餐,當然沒問題!

 

「妳男朋友也沒問題嗎?」

 

我愣了一下,「我沒男朋友啊!」

 

不知是否我看錯,劉先生的眼底突然閃過一抹一瞬即逝的厲光,他哦了一聲說:「是沒有,還是沒交過?」

 

我心底升起一股奇異的感覺,但仍老實回答:「我沒交過男朋友,請問這有什麼關係嗎?」

 

劉先生薄唇勾起一個微笑,說:「老實說,我們家生活很單純,我太太她更是討厭男女關係複雜的人,即使是短期,我也不希望我找到的管家是一位晚上會有男友來邀吃飯狂約會的愛玩女生。」

 

一般男女交往會一起出去是很正常的事吧,這樣哪算男女關係複雜?但一疊疊藍色小朋友在我腦海裡飛來飛去,我很識時務地沒有回嘴,並再三跟他保證我絕對會跟家人和朋友溝通好,這兩個月不會有與工作無關的人沒事來找我,我甚至可以在他家宅上兩個月也沒關係──因為他說週末留班的話算三千元的加班費!拼了老命我也要賺滿這八個禮拜!

 

我的幹勁一定感動了劉先生,他以一種審視的眼光看我,然後說,我錄取了。

 

 

暑假第一天,我收拾了簡單的換洗衣物和隨身用品,拎著行李在火車站等劉先生來接我。他開了一台敞篷車,臉上掛著微笑。

 

經過大約二十分鐘,我們來到郊區,活動區域大多在市區的我,根本沒來過這種在我眼裡已稱得上荒涼的地方;沒什麼店家,路旁有荒廢的工廠和久未經過修整、已長滿雜草的空地,再往前有個社區,兩排住戶幾乎鐵門深鎖,沒人在走道上活動,蓋在兒童遊戲場的盪鞦韆孤伶伶地被風吹擺著,發出細微的金屬磨擦聲;溜滑梯的金屬滑坡長著一塊塊鏽斑。

 

或許是天氣的關係,晦暗厚重的雲層籠罩著上空,竟給這社區添了一種詭譎陰森的氣氛。

 

劉先生可能讀取到我對這座如鬼城般的社區的不舒服,解釋說:「這社區建好之後因為離市區太遠了,交通、購物都不太方便,買氣衝不上來,房價一跌再跌也賣不好,所以住的人非常少。我和我太太愛靜不愛鬧,所以置產在這兒。」

 

我勉強一笑,若不是為了百年難得一見的高薪,我絕對不願在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待上兩個月。

 

劉先生用搖控器將鐵門打開,將車子停進一樓的車庫,領著我從旁邊的玄關進去。我踏入屋內的第一個感覺,就是這房子採光極差,此時還不到中午,屋裡已不得不開燈;客廳頗大,佈置卻顯得空洞,不知是設計還是裝潢的問題,七月間的炎熱酷暑絲毫侵襲不了屋裡令人打從腳底竄上心頭的涼。

 

沙發上站起一名女子,她迎上來說:「你回來了?」

 

「這是我太太。」劉先生介紹。

 

劉太太看起來非常年輕,長得很漂亮,皮膚白皙得快要沒了血色,染了深褐色的大波浪長髮披在胸前,就像一尊細緻的洋娃娃。她朝我點頭一笑。

 

劉先生又叫來另一個叫阿丁的年輕男子,說是劉太太的表弟,外貌看來大概才十八、九歲,老家在馬來西亞,來台灣玩暫時借住在此。阿丁用一種審視的眼光看我,忽然深深地吸了口氣,閉著眼停頓幾秒,緩緩吐氣睜眼,點了點頭。

 

我對他的舉動有些摸不著頭緒,忍不住往劉先生望去,他只對我笑了笑。

 

一番介紹之後,劉太太進廚房煮飯,劉先生下午要出差,吃過中餐才出發。我想進廚房幫忙,劉太太笑著叫我先休息,這餐她弄,要我不用這麼急著投入工作。

 

我和劉先生在客廳裡看電視,阿丁不知溜到哪去了,這時我忽然聽見小小的嬰兒哭聲,劉先生站了起來,說:「好像醒了。」

 

哭聲愈見響亮,他上樓抱了一個男嬰下來,姿勢很彆扭,一手扶著嬰兒的脖子,一手捧著小屁股。這大概就是男人典型的粗手粗腳,我趕緊上前接過小孩,我有親戚已經結婚生子了,抱嬰兒一事對我來說易如反掌。

 

這是個小男嬰,小小的臉漲得紫紅,緊攢著小拳頭哭得聲嘶力竭。劉太太趕緊走了出來,說:「可能是餓了。」從我手中抱走小孩走上樓。

 

我進廚房探了一探,劉太太已炒好一盤青江菜和一盤醬煎豆腐,爐上還有一鍋正熱著的玉米濃湯,我正想著要不要再炒一道菜,劉先生走進來說:「不用了,這樣就可以了,我們也吃得簡單。」自己動手盛了一碗飯,叫我一起吃。

 

「我去看看太太。」我說。

 

「不用,她等等就下來了。」說著替我盛了飯,我只好坐下來。

 

等我吃飽,劉太太已經抱著小孩來到客廳,小孩顯然吃飽不太哭了。劉太太將嬰兒放在沙發上,執著他的小拳頭逗他玩,神色慈愛溫柔,我猜她一定很喜歡小孩子。我說:「幾個月大了啊?」

 

「六個月了。」

 

「會坐了嗎?」

 

劉太太笑了笑,「一點點。」

 

小男嬰一雙眼骨碌碌地看著我,我扮了個鬼臉,他也不笑,我想若不是我的鬼臉太沒創意,就是小傢伙的笑點太高了。

 

劉先生只休息了一會兒就要出門,我照看著小男嬰,劉太太送到門口,我偷瞄到劉先生在妻子額上一吻,低聲說:「我很快就回來。」

 

我看不見劉太太的臉,卻覺得她頭點得有些沉重。

 

 

劉太太領著我解說房間方位,他們家是樓中樓的設計,我的房間在二樓,對門是阿丁的房間和小寶寶的嬰兒房,劉先生夫婦睡三樓。

 

「小孩沒跟妳睡嗎?」我有點訝異,六個月還是半夜得餵奶的階段,這樣不會不方便照顧?

 

「沒有啊,小孩不吃母奶,而且阿丁和寶寶一起睡,他會處理,沒關係的。」劉太太笑笑地說。

 

看她纖細如紙片人的身材,很難不令我猜想她可能奶水不足。

 

劉太太領著我走在三樓的走道,盡頭處有個小階梯通到頂層的小閣樓,她對我說閣樓是阿丁的實驗室,有事沒事都別上去。

 

「阿丁很重隱私,外人上去他會生氣,還會打人。」她淡淡地說:「妳打掃房子時就掠過閣樓和我們的房間,我們會自己整理。」

 

在這裡的第一晚,我用手機打回家報平安,說這裡一切都好,要家人不要擔心。劉太太九點多就回房了,阿丁則躲進他的實驗室。午夜十二點多,我被對房的嬰兒哭聲吵醒,然後是阿丁從閣樓下來的腳步聲,再來是開門聲,一會兒哭聲就低了下去。

 

 

 

 

(二)

屋裡很涼,涼到我手腳冰冷,以為是秋天要入冬的天氣,我帶來的衣服全是短袖的,幸好另有一件薄長外套,我只好天天穿著它做家務。

 

這份工作沒有我初想的繁雜難做,房子一週大清掃一次,大家的房間又各自會清理,家裡只有三個人走動,清掃時並不麻煩;阿丁和劉太太飲食方面都吃得很簡單,而且不吃肉,算是素食主義,料理起來也不甚困難。唯一比較困擾的是小寶寶,他很愛哭,餓了哭,尿布溼了哭,平常時候也哭,幾乎只有睡著的時候才能得片刻安靜。

 

劉太太和阿丁似乎對此情況見怪不怪,當我對太太反應也許嬰兒是生病了時,她笑笑地說:「沒事的,他一直都這樣。」我覺得她的笑容有些粉飾太平的味道,但那笑又輕鬆地萬分自然。我沒有他們清楚嬰兒的健康狀況,只能順著她的話當做沒事,後來也慢慢習慣了。

 

阿丁的五官細看之下有點東南亞的感覺,劉太太說他是馬來西亞和泰國的混血。他不太說話,雖然長得好看,但陰陽怪氣的,沒事我不太敢找他,所幸初見面那天之後他再也沒有對我做一些奇怪的舉動,冷冰冰的不怎麼搭理我。

 

本以為他個性冷漠,面對劉太太時倒是很溫和,會說會笑,而他說的國語有一種奇怪的腔調,聽著有些彆扭。

 

他非常在意寶寶,或者這麼說,小寶寶一切瑣碎事務幾乎都是阿丁一手包辦,劉太太只在一時興起時才會逗逗他,餵餵他。說到餵食,他們還沒在我面前餵過小寶寶,總是抱回阿丁房裡,劉太太說東西都在他房間,這樣比較方便。

 

若非知道他們是親戚,我會以為阿丁是請來的保姆,可是小寶寶似乎不喜歡阿丁,甚至會怕他。我本來以為他兩人朝夕相處,阿丁又為寶寶把屎把尿,一般來說嬰兒都會對時常照顧自己的人有親密感,可是小寶寶一見阿丁就哭,也不愛給他抱,有時連劉太太也哄不住,奇怪的是當我一走近,小寶寶就掙扎著要我抱他,我接過手後他就像無尾熊一樣纏住我,很難擺脫。

 

「呵呵,他很喜歡妳呢。」劉太太淡淡地笑著。

 

「可能……可能是阿丁不太笑吧,小孩子會覺得可怕,不是說嬰兒敏感,很容易感受到大人的情緒、氣場什麼的嗎?」我說。

 

劉太太撫著寶寶滑嫩的臉頰,沒說什麼。

 

 

又到了大掃除的日子,我照例由一樓開始清掃整理。來到這裡兩個禮拜,沒網路沒玩樂沒社交,無聊時只有電視可以看,真有點隱居的感覺。我打開電視轉到新聞台,一邊打掃一邊聽時事,這兒沒訂報紙,只能藉此獲知外頭發生的大小事。

 

「又一起嬰兒失蹤案件!七月十三日下午,台中市一名葉姓婦人白天以娃娃車推著出生未滿四個月的女嬰在自家社區附近散步,坐在路旁休息椅休息時,遭到身後歹徒以沾有麻醉液體的毛巾捂住口鼻而昏睡過去,醒來後卻發現女嬰不翼而飛。時值上班天,又是居民午睡的時刻,社區裡走動的居民稀少,歹徒趁此時機犯案,又是從背後動手,被害人因此沒看到歹徒的長相。」

 

我抬起頭,主播畫面旁是一張女嬰的照片,接著畫面連接到案發現場,一個嚎啕大哭的女人對著鏡頭大喊:「我拜託你,別傷害我女兒,把她還給我,我求求你,求求你──」然後記者又訪問幾個社區居民,警方談及目前情況,「我們已在追查相關線索,這是今年度第四起的盜嬰案件,在此呼籲全國民眾,家裡面有嬰兒的要特別注意安全,若周遭發現可疑人士,千萬不要延誤報警!」

 

棚內主播接著播報下則新聞,我想著等等見到劉太太可得提醒她這一則報導。

 

一樓整理完,我上了二樓,浴室門沒有闔緊,經過時我聽到裡面有嬰兒哭聲和潑水聲,於是推開小小的一條縫看進去,是阿丁和劉太太在幫寶寶洗澡。洗的是阿丁,他的動作十分熟練,劉太太蹲在一旁也不哄寶寶,就任他哭著,手輕輕撥著澡盆裡的水。

 

「快了吧?」她低聲說。

 

阿丁說:「嗯,再過幾天。」

 

劉太太嗯了一聲,不知在想什麼,阿丁轉頭看著她,也沒再說話。他們背對著我,我不是很能清楚地看見兩人的臉,但阿丁那四分之一的側面和眼神所傳遞出來的情感卻讓我心裡重重一撞。

 

我忽然覺得我好像不小心探到什麼不為人知的祕密,於是悄悄退開,正猶豫要不要弄些聲音來提醒他們我上樓來了,還是裝作什麼都沒看到默默地打掃房子等他們發現我,這時我看見育嬰房的門虛掩著,心想正好,就走近門想施些力道將它大聲關起,讓他們知道我在這裡。

 

握上門把的那一刻,我才想到我好像沒打掃過育嬰房,因此反而將門推開。房裡的陳設就像普通的嬰兒房一樣,地板鋪著一層軟地毯,地上堆有抱枕和玩偶,牆上掛著一幅幅可愛寶寶的圖片,天花板垂吊著玩具,有嬰兒床,還有櫃子。房裡整齊得給人一種奇異之感,我想了想,才發現除了硬體設備外,什麼奶粉、奶瓶、尿布等應該會出現的瑣碎物品這裡都沒有,竟像是沒使用過這房間一樣。

 

我走到放有書本的櫃子旁,就架上一摸,指頭上揩了一層厚厚的灰塵;那幾本書都是育嬰書,還有如何懷孕、提高受卵機率一類書籍,書皮一樣摸得到灰塵的粗糲。

 

「妳在幹什麼!」

 

我嚇得轉過身,阿丁正陰鷙地站在門口瞪著我。我結結巴巴地說:「沒…沒有啦,我只是想進來打掃一下……」

 

阿丁幾個大踏步走過來,用力將我的手一扯,大聲地說:「這裡不用掃,出去!」

 

我趕緊走出育嬰房,拿起放置在走廊上的水桶和拖把,抬頭看到劉太太面無表情的臉,她冷冷地說:「育嬰房也不用掃,我沒告訴過妳嗎?」

 

「對…對不起!」我害怕地道歉,不知是怕領不到薪水,還是怕她眼中透出的詭異。

 

劉太太抱著剛洗好的寶寶走進阿丁的房間,阿丁帶上育嬰房的門,我聽見他上了鎖,瞪了我一眼後他也進了房。

 

獨自立在走廊上的我心臟劇烈鼓動著,一時間不知該怎麼辦,想回房間躲起來,但想到對房的阿丁和太太,逃避的心理促使我轉身上樓,希望可以冷靜下來。

 

我機械式地拖著地,腦裡邪惡地猜想阿丁和劉太太不知在房裡幹什麼,劉先生知不知道?對了,他是去哪出差了?什麼時候回來?雖然我的猜想尚未經過證實,別人的家務事也不干我的事,但我心中卻湧起一股莫名奇妙的正義感,於是掏出手機撥電話給劉先生。電話直接切入語言信箱,我失望地收線,繼續幹苦力。

 

一路拖到三樓走廊盡頭,右邊樓梯上去就是阿丁的實驗室,平時這條樓梯不論白天晚上總是黑黝黝地沒有半點燈光,唯一的光線就是門底下那條縫透出來的亮光,不知阿丁在搞啥實驗,電燈二十四小時不關的。

 

誤入育嬰房後我開始認為這棟房子一定藏著許多不為人知的祕密,所有他們警告不能開啟的門扉後頭一定都有一副驚人的光景──想著,我已經走上階梯,來到實驗室門前,伸手握住門把。

 

但是,探人隱私又有什麼樂趣呢?他們幹什麼、房子怎麼用我有什麼資格管?反正兩個月做完,領完錢我就閃人了,以後有機會我也不會再來了,理這些閒事幹嘛?好奇心是會害死一隻貓的。

 

一番衡量過後,我忍住開門的欲望,放開手把,正想轉身下樓,突然後腦門一個撞擊,我前額狠狠撞上門,然後失去意識。

 

(待續)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