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四章  要人命

      「同學們!讓我們歡迎小璃同學大病初癒!鼓掌!」

      一到學校,寒就接受了多事的老師同學們多餘的歡迎會。

      『女人,這些人有病啊?』一直鼓掌外加讓人看了想踹的笑容,寒非常努力的壓抑著想要瞪向每個人的衝動。

      啊!好吵人的鼓掌聲!吵死了吵死了!

      【他們只是要歡迎我回來而已啦!你不要隨便罵人好不好。】小璃真心覺得這個大妖怪應該是從小缺乏關愛,怎麼會連他人的關心都這麼反感?不懂。

      『注意妳的語氣,女人,如果我想要,毀掉這個學校……不,這個世界,對我來說都易如反掌。』

      寒冷冷的說,他不需要包容忤逆他的事物或人,在他的世界裡,不順眼的,除掉就對了。

      小璃無奈的敷衍了幾句,好不容易才安撫好了脾氣暴躁的大妖怪。

      這傢伙真難搞。

      「歡迎小璃同學回來!」

      班上的同學整齊劃一的說出了歡迎辭,彷彿事前已經操練過無數次,這讓小璃心中一陣感動,原來班上的大家,都相信著她一定能戰勝病魔平安的回來。

      「謝謝。」

      避免惹事生非,寒遵照這個世界的「禮儀」向眼前的人們道謝。

      「好了小璃,妳就回妳原本的位置,我們準備上課。」

      「不要啦!老師!歡迎會辦久一點啦!」幾個同學還在鼓譟起鬨。

      沒有被周圍歡樂的氣氛影響,寒面無表情的照小璃的指示坐進了位置。

      「別跟我討價還價!快點把理化課本拿出來!翻開第86頁,這題的答案是......」

      老師在轉身黑板上寫下繁雜的公式,滿滿的白色粉筆在瞬間就佈滿了整個黑板,一個又一個的算式讓人腦袋發昏,還有幾個同學已經精神不濟快要陣亡了的樣子,寒無聊的看著這一切,隨意看看課本上的東西,一些奇怪的演算法映入眼簾,寒略微不耐的拿起橡皮擦擦掉所有算式,萬般無聊的解著講義上的題目。

      「好,誰可以告訴我這題的答案是什麼?」

      老師轉身提問,全班鴉雀無聲,突然夏川很高興的舉手,卻被老師揮手示意放下。

      「夏川同學先放下,留機會給其他同學。」

      夏川好像有點失望,不過很快的又掛回了笑容,四周有一些女生對夏川投以崇拜的目光,甚至有些嘰嘰喳喳什麼「夏川同學好厲害」之類的言詞擾嚷著寒耳根的清靜。

      【夏川同學從以前功課就很好呢……我不管麼努力總是無法超過他的名次啊,很厲害呢。】

      『喔,是喔。』寒用簡單幾個字表達了他的興趣缺缺。

      「如果沒有其他同學要回答那我就要用抽籤決定囉!恩……42號!诶?小璃……妳可以嗎?不行的話我可以抽下一個同學沒關係的。」

      「B。」

      所有人錯愕的望向小璃,她今天才回學校,照理來說應該一切對她都應該是對牛彈琴,況且這題是因為老師講了非常多次都還是沒人聽懂,所以今天才打算重講一次,為什麼小璃能如此輕易的答出來?

      「很……很好!小璃,能請你上來說一下計算過程嗎?」

      寒緩步上台。

      「這題是要算光行進的速率,妖怪穿越時空需要用到的速度是比光速還快三千公里左右的速度,用妖怪穿越相距兩光年的時空需要的時間反推回去就行了。」

      班上同學頭上冒出了一堆問號,沒人知道"小璃"在說什麼,儘管只有短短幾來,卻也沒人看的懂"小璃"的算式。

      「呃……讓我們謝謝小璃同學,老師我用我的方法再跟同學講一次。」

      寒走回座位,瞇上眼看著台上的老師用複雜艱深的算式解這題。

      『你們人類的計算能力真差,明明看就知道的東西還需要發明一堆算式來解決。』什麼十的二十幾次方什麼的,聽都聽不懂。

      【別拿我們跟你們相提並論,我們是不同世界的人!】小璃有點沒好氣,或許妖怪的計算能力就是特強啊沒辦法,應該連腦袋的組成成分都跟人類不一樣吧?

      『其實妳錯了。』

      寒突然接了一句沒頭沒腦的話,弄的小璃有點摸不清頭緒。

      【什麼意思?】

      『不是不同世界的人,是我本來就不屬於任何世界。』

      寒的心音聽起來悶悶的。

      【你不是妖怪嗎?】

      『我是妖怪,但是跟一般的妖怪又有所不同,用你們的說法,應該就叫「突變」吧。反正我們有一群妖怪,因為和普通的妖怪有所不同,所以成了永遠的異類,不被任何世界或群體所接納,遭受到不斷的迫害……』

      突然的,寒驚覺自己正把自己所不願面對的那一個區塊向人吐露,連忙住了嘴。

      【怎麼了?寒?為什麼不說了?】

      疑惑於突如其來的沉默,小璃開口詢問。

      『……你沒有權力去探究我的事情。』

      發現寒已經失去了傾吐的意願,小璃猶豫了。

      【想必……這是寒先生不想提起的一個區塊吧!那……等哪天寒先生想說了,我隨時奉陪!】

      『不會有那一天的。』

      寒暗笑這個女孩的單純,他們果然不合,一個陰狠毒辣,一個卻像水晶一般純潔,寒不禁感到,待在她的身邊,自己那深沉的污染便更加赤裸裸的呈現。

      沒有人有權利左右他的想法,他就是自己的主宰。

      寒啐了一口,無聊的翻著理化課本,在較為前面的頁次中,有小璃清秀的字跡。

      "希望我的身體能好起來,跟夏川同學一起去看夕陽,因為他最了解我。"

      看著那行小字,只是一個少女小小的心願,對一般人來說輕而易舉的事,對小璃來說,卻艱難的得這樣反覆祈禱,得在心裡不斷渴望。

      "他最了解我。"

      看著這行字,寒突然覺得沒人了解的自己很可悲。

      窗外的天空,是哀戚的淡藍色。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