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唯莿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2 - Everlasting love / (完)

      陽光緩緩照進,投射在米白的地板上。

      被耀眼光芒給刺醒了,我茫然的睜開雙眼。

      抬頭,望向那個女孩。

       

      沒有,她沒有醒來,還是沉睡在她的夢裡。

      三天了,她在她的夢裡沉睡三天了。

       

      靜靜輕撫她的髮、眉、睫、鼻、唇順勢而下,她的笑顏至今還都刻在我腦海裡,久久無法消逝。      

      她就只有哭過那麼一次,那次還是喜極而泣。      

      每天一睜開眼,她像孩子般的繽紛笑靨就會出現在我眸裡,有時生氣、有時無奈、有時開心,她從來不在我面前傷心流淚過,或許是我不曾傷害過她、激怒過她,可我真的不知道。   

      她還是美麗又安詳地躺在床上,沒有一絲動靜。      

      但心電圖上的跳動竟漸漸成了平行線,『嗶──』地一聲,讓我的心跳似乎漏跳了一拍。

      按下護士鈴的那刻,我的心口刺痛如刀割。

       

      「向晚!向晚!妳千萬不能死,向晚!妳的寶寶還在保溫箱裡叫妳為她加油打氣,妳也要快點醒來,知道嗎?我的向晚──」我的聲音近乎嘶吼,手臂緊握著她的肩搖動她,盡了全力想要叫她醒來。

       

      接著,護士和醫生都趕到了,我只能在一旁為她祈禱,痛苦有如被壓在深深的海底。      

      「心臟按摩無效!」

      「用電擊!」      

      在那模糊的可怕情景裡,我只能看見她被電擊器『呯』地重重壓上,瘦弱的身體高高彈起又落下了好多次,心電圖依然是一條平行線,那長久的聲音讓我好想一起與她承受那種痛,沒有任何心跳的那條平行線……      

      「很抱歉,我們已經盡力了……」醫生的聲音恍恍惚惚的傳入我耳裡。      

      他們為她蓋上白布,向我一一鞠躬後,走離了。      

      -

      身軀幾乎快沒了靈魂,我緩緩走向她身邊,移開白布。

      美麗又安詳的容顏,還是在她臉上。

       

      我終究無法制止自己抱頭痛哭。

      妳知道嗎向晚?沒有妳,我終究還是流淚了。

       

      妳說我們不會遇到像戀空那樣的結局,但妳沒說過,我們不會有意外、不會有人先離開這世界,

      是吧,我的向晚。      

 

      我說我會保護妳,但我沒說過,我們不會有意外、不會有不知道的事情發生,

      是吧,我的向晚。

       

      那一天,妳悄悄地走了,離開我。

      陽光依舊耀眼照在我們身上,化為一體。      

      -      

      午後的夕陽光,閃爍著紅橘色,快要落到地平線。

      我們大手牽小手走到一個小山坡上。

       

      「把拔,你說這裡就是馬麻住的地方嗎?」她睜著和妳幾乎相同的一雙大眼瞅著我。      

      「是啊。」向晚,我又帶我們的孩子來看妳了。      

      她叫藍書妍,我希望她能和妳一樣聰明、一樣賢慧。      

      「書妍,把我教妳的話說給馬麻聽。」我蹲下身子看著她。      

      「馬麻,我今年要五歲了喔,謝謝妳生下我,還讓妳吃那麼多苦真的很對不起,」她稍微和妳鞠了個小小的躬,可愛如妳,「馬麻,我以後能跟馬麻一樣漂亮嗎?」她歪了下小腦袋,看了一下照片裡的妳。

       

      那是我在我們去蜜月旅行的海灘上,偷偷將妳拍下的獨照。

      那時候的妳,穿著小碎花長裙,將妳的長髮托至耳後吹著海風,像小孩般的笑開懷。

      好美。

       

      我摸了摸她的髮,笑看著她,「當然可以,書妍。」      

      人家都說書妍的五官不像我,其實是真的,她長得可說是跟妳如岀一徹,是妳小時候的模樣,好可愛又純真。      

      看看妳住的地方,嗯,我將這裡整理得很乾淨。

      幾乎每一星期我就會來看妳,無論我是否忙著,我一定抽空來陪妳,

      妳懂嗎?向晚。

 

      「向晚,妳在那邊過的好嗎?已經五年了,我還是好想妳。」

      享受著清風徐徐吹過的自在,閉上眼緩緩對妳訴說。      

      「下輩子,妳願意和我再做一次夫妻嗎?妳托付給我的半個人生,我還要補償給妳。」

      小孩的嘻鬧聲干擾了我,我睜開眼,那是我們的孩子啊,向晚。

      「看看書妍,抓蝴蝶玩得不亦樂乎,我把我們的孩子教育的很好,妳不需要擔心,可是……向晚,」我眼眶裡又溢出了些許淚水,「妳不知道,我把我全部的愛情都寄託給了妳,有沒有收到呢向晚?我真的好愛妳,」再壓低了嗓子,我必須讓妳知道,我必須讓妳感覺到,我的心……

                「好愛妳。」

       

      撫上堅硬的墓碑,那是妳的名字。      

      「下輩子當我們做夫妻,讓我看看妳傷心流淚的樣子好嗎?讓我每天緊擁著妳好嗎?讓我能學會守護妳好嗎?我會把我欠妳的全部都還給妳,」頓時,我笑著,卻熱淚盈眶,「讓我,把一生的愛都留給妳。」

    

      不,那上面還有我的名字,願意和妳相守全部輩子的男人,是我。

       

          駱向晚,藍朔直之妻。

             

                                         《全文完》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