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之五) Carajillo café 酒咖啡

語言學校的課業並不重,周間穿差遠足、派對、舞會之類的活動,一個人在這異國山城,雖然孤單,其實並不寂寞。

幾個禮拜過去,我從中級班升到高級班,交了些跟自己不同顏色的新朋友,去了一些旅遊書上推薦的景點,不再害怕太過熱情的擁抱,習慣人手一根菸的公共場所,雖然笨拙至少還能跳上一小段佛朗明哥,每天喝三杯以上的咖啡。

這天,他拿出兩個碗狀大小的陶瓷杯,往裡面倒了些白砂糖,鋪上一片檸檬皮、月桂,灑上幾顆咖啡豆,加了白蘭地,點火燃燒,剩餘火時快速沖上Espresso。

他把其中一杯推到我面前,我睜大眼瞪著這杯詭異的黑色液體。

「這什麼?」

「Carajillo   café   largo.」說完,他迫不及待大口喝起來。

「本店特別招待,快喝吧!」他催促我。

灌進一大口,黑咖啡與烈酒在舌尖上交纏,我的臉皺成一團。

「如何?」他滿心期待的問。

艱難地嚥下,我擠出一個沒程度的回答:「還...還不錯!」

「你說這叫什麼?」

「Carajillo   café   largo.」

我跟著念了幾遍,舌頭開始打結。

「等等...」他手托著下巴,眉毛微攏,突然嚴肅起來,「妳的發音很奇怪...」

他讓我念了幾個單字,最後嘆了口氣:「妳不會發打舌音吧?」

我羞愧地搖頭,半耍賴要他示範,只見他輕易的綣起舌頭發出中氣十足層次分明尾音還由強漸弱的八拍顫音,而我『的啦』半天,舌頭都快抽筋了,還是發不出這餘音嫋嫋的夢幻音節,最後只好挫敗的虛心討教,「有訣竅嗎?」

「有...」他臉上閃過稍縱即逝的促狹表情,口氣極淡:「怕妳不敢!」

雖然知道沒什麼好事,受不得激我立刻說:「為什麼不敢?」

他用認真口吻,說得很緩慢:「把妳的舌頭放在我的舌頭上面,很快就學會了。」

這句話應該是西文裡的某種雙關語,例如英語『in   your   shoes』不是真的要妳穿對方的鞋子而是站在對方立場去思考,嗯一定是這樣。

「那...具體怎麼執行?」好學生從書包裡拿出筆記,正襟危坐。

藍眼先生洗了陶杯,從吧檯走出來,高腳椅旋半圈,停在他面前。

深藍如海的眼睛,瞳仁深處彷彿鑲嵌了一枚貝殼,閃閃發光,眸光落在我唇上,溫柔觸摸。

「頭抬起來,放輕鬆點...」他說。

我...我答應了什麼嗎?

我不自覺往後縮,卻發現自己困在吧台與他的氣息之間,進退不得。

他從容地向前伸手一攬,將我的臉輕輕托住,手指稍稍用力,便俯下身來。

這一瞬間,渾身的血液彷彿溯遊到了大腦,心跳緩慢得像停止了跳動,眼睜睜看著他俯身,低頭,連嘴唇微啟的弧度,都看得這樣輪廓分明。

「舌尖不要緊貼門牙...」他撬開我的唇,舌尖在齒間輕觸滑點,「這個位置才對...」

「不是用喉嚨發音,是像這樣吐氣,震動舌尖...」

他的舌勾捲我的舌,帶著微微的顫音,我下意識想推開他,卻被他揉得更緊,直到顫音成為灼熱氣息,漸漸融化在彼此唇齒之間。

我仍舊發不出半個打舌音。

「糟糕了...」他很輕很輕的嘆息,不知道是指這樣的教學方式太糟還是學生太笨,又再度俯身、低頭...。

咖啡香與白蘭地酒香在我的口腔裡蔓延開來,隨著呼吸溯游至身體每一處,如潮汐般拍擊心臟,一波又一波,繾捲纏綿,無力招架,只能沉溺。

<b><font   size=3>*背包客守則5.太過沉溺旅途某件事物是很危險的。</b></font   size>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