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序章 在三萬英呎高空.我遇見你

      成田機場座落在東京近郊,有多種電車和巴士交通於市區與機場之間。佔地十分遼闊,新穎潔白的鋼鐵架構,予人俐落的現代感。

      在出境區間,有許多免稅品販賣,也有各式各樣的特產商店,銷售日本各地著名的點心餅乾。商務旅客、觀光客穿梭其間,最亮眼的自然就是魚貫通過的美麗空服員。

      安恬恬,身為優雅亮麗的空服員,從事這個行業已有六年資歷。通關手續對她而言是家常便飯,成田機場更如自家廚房般熟稔。她輕鬆的拖著小行李,自顧與旁邊的姊姊交談,臉上掛著既優雅又不失禮貌的微笑。

      事實上,她臉上美麗的笑容和內心的低落沉重恰好形成強烈對比。

      一切都是因為東京。

      對空服員而言,東京台北是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短班。短短三小時裡面,要送餐、收餐、上飲料、賣免稅品,基本上就像打仗。打仗已經夠悲慘了,還必須優雅的打仗,這難度有多高。每飛完一次短程,安恬恬總累得直接昏迷在床上。

      懷著如此沉重的心情優雅地前進,那些平日讓人興奮的名牌看起來也毫無吸引力。突然間,安恬恬脖子好似扭了,以四十五度角路向後轉動。眼睛閃爍,定格在十公尺外某個地方。

      是他嗎?

      坐在候機室遠方那個身影,低頭看著手機螢幕的男人,很像她國中時期的初戀對象。不過,由於那男人低著頭,安恬恬看不怎麼清楚。她不由自主稍微停下腳步,使得跟在她後面的妹妹撞上她。「姐,怎麼了?怎麼忽然停下來?」(註:空服員之間慣以姐姐、妹妹互相稱呼,並不是真正的姐妹。)

      「沒、沒甚麼!看錯人了。對不起……」話是這麼說,安恬恬忍不住又向那方向多看幾眼。捕捉到那男人抬起頭張望的瞬間,猶如一道電流貫通腦門。沒錯就是他。一派深不可測的模樣,眼睛帶著桃花亂放電,不小心就會陷進去。

      高慎知。安恬恬默念他的名字,她從未忘記過,卻未料到在漫漫人生還有機會遇見他。

      國中的時候,安恬恬是班長,高慎知是全學年最不負責任的副班長。貪玩、不愛念書,常常要她盯著才肯做事。但他功課很好,念一個小時可抵過同學念一禮拜。所以他雖然貪玩,一直保持在全學年第一名。

      慘的是安恬恬。沒錯,高慎知不但自己貪玩,還會拉著安恬恬沉溺玩樂。因為這樣,安恬恬的功課一落千丈,甚至沒有考上第一女中。

      那時候,同學都會把他們配成一對。安恬恬沉浸在自以為交往的幸福錯覺。現在回頭來看,那連初戀都說不上。就因為他們住在附近,從小到大,每天一起上學,一起到補習班,再一起回家。

      放假的時候,偶爾相約一同到租書店看漫畫、租小說。就這樣。

      那時安恬恬覺得那樣的歡樂日子是理所當然的。誰知上了高中,她和高慎知就失去聯絡。

      想起那段青澀歲月,安恬恬總是覺得惆悵。因為她完全不懂高慎知為什麼突然不理她。

      隨著時間巨輪滾動,安恬恬沒有去計較這些過節,談起這男人總是一笑置之,獨自邁著優雅的腳步迎向屬於自己的美麗人生。

      直到現在……

      該死的,她居然遇見了他。

      在東京成田機場CE107班機的候機室,高慎知坐在這裡,而CE107正是安恬恬要服務的航班,事態很明顯了,他們要搭同一班飛機回去。

      安恬恬不疾不徐踩著輕快步伐,通過登機門,走進飛機通道,實在無法安定下來。真想請機長以影響飛安為由,把高慎知驅逐出去。可另一方面,安恬恬又十分渴望再和他見面。

      至少,也要命令他說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高慎知的座位在緊急逃生門旁邊,這個位置前方較為寬敞,他正慶幸自己腿有空間可以伸直時,卻發現坐在正前方的空姐直盯著他。

      兩人面對面看著,有一句成語叫面面相覷很適合形容目前的窘境。

      高慎知感到這名空姐對他不懷好意,因而覺得坐立難安。

      安恬恬率先認出他,好死不死居然坐在她座位對面。這麼好的位置,一定是他用笑容把地勤姊姊電暈換來的。

      他在這裡,使安恬恬工作也無法專心,剛剛示範救生衣還弄錯了好幾個步驟。因為他在看,看得很專注。該死,這種逃生步驟示範通常不是沒人愛看嗎?你高慎知幹嘛抬起頭看。

      有那一瞬間,安恬恬以為高慎知認出來了。

      她覺得很亂,好像整個人快被高慎知拉走,泳溺在波濤洪流,整個腦海盡是他的影子。

      他看起來依舊那樣聰明、沉穩……

      沒想到,高慎知只是報以燦爛的微笑。

      安恬恬記得考大學那年,她掌握到內線消息,得知高慎知甄試考上某間位於南部的醫學系。於是安恬恬也刻意的選填同一間大學的護理系。親戚朋友問起,她總是推說興趣。她絕對不會承認是為了高慎知。

      誰知道大學那麼大,學生那麼多,大學四年她連高慎知的影子都沒看見過。

      想起來,事情都過這麼久。久到……安恬恬幾乎忘記這個人了。

      最後一次和他交談,大約是十幾年前的事。

      對安恬恬而言,高慎知算是半個陌生人。

      可安恬恬不懂,為什麼看見他,心還會怦怦亂跳。

      飛機衝上雲霄,到達三萬英呎,開始有些旅客覺得耳朵不平衡。這次航班起飛還算平穩。安全帶的警示燈熄滅,安恬恬站起來,準備開始工作。

      「那個,小姐,妳東西掉了。」安恬恬剛站起來就被叫住。

      高慎知解開安全帶,過去拾起斷落在他面前的手鍊。安恬恬全身一震,這條手鍊終於斷了,沒想到竟選在這種時機。

      這手鍊……是高慎知送給安恬恬的禮物,上面綴著莫名其妙的卡通人物。安恬恬每天戴著它,告訴自己,等它斷了,就該揮別高慎知了。戴了十幾年,沒想到它終於斷了,卻重回高慎知的手上。

      「這、這是……」他認出來了。少年記憶湧上心頭,高慎知猛然抬頭看她。「妳是安恬恬。」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