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雪劍疾燕錄 上

雪劍疾燕錄

十年前正邪決戰                                     十年後渾沌再起

第一章   疾飛燕

      在一片非常廣闊的草原,也許是近冬,吹著陣陣冷風,那風悽涼,悽涼到令人心寒,像是在預告之後的血戰。一群黑衣刺客潛伏在雜草中,管芒草長的相當高,既使身體不蹲低也難以發覺…

    刺客的刀握的非常緊,像是抱著必死的決心,他們在等,等著獵物出現…

「來了」一名刺客這麼說著。

    在草原的那一頭出現了車隊,是個鏢局的車隊。那車隊相當的長,想必不想讓他人知道。「那東西」放在哪。冗長的車隊至少有十幾個箱子。

誰都知道那只是掩飾,搶鏢者的目標「那個東西」只放在這十多個箱子的其中一個…

車隊的最前頭掛著一面旗子寫著「飛燕鏢局」四個大字,江湖上誰不知道飛燕鏢局是全天下最大的鏢局,所以才會被委託運送「那東西」。

但…即使鏢局全面封鎖消息,連護送的鏢局弟子。都不知道護送什麼東西。

消息卻洩漏了…

        「殺阿」黑衣刺客直接破草而出、人數至少二十名。各各衝向鏢物。

但是那奪鏢刺客卻看見鏢局車隊為首的那名中年男子,射出三道銀光。

    「阿…」的一聲一名黑衣男已被銀光擊中喉嚨。那是個形狀奇特的飛刀,它有上下雙刃,射出時可變換成左右雙刃。另一名黑衣刺客望著被擊中喉嚨的同袍,忽然感覺一陣椎心刺痛。銀光迅如燕刺進了心臟…便倒地不起了。

    一群鏢局弟子一下衝出,與黑衣刺客交手。乒乒噹噹兵器交手聲此起彼落。但不到一會兒「哇哇!」「阿…」的慘叫聲又出現,又有五名黑衣刺客被雙刃飛刀擊中倒地。每把飛刀都是擊中心、喉、頭等人身要害。出招快,招招狠。使得黑衣刺客們各各恐懼了起來。

        「轟」的一聲巨響,一座鏢車爆炸開來,原來在數尺外,亦有一名黑衣弓手

埋伏在那。箭上綁著一跟火藥,射向鏢箱奇準無比,要有一定的功力才辦的到。

    但更令人驚訝的事,那名黑衣弓手,喉嚨居然噴出血來。原來那奇異形狀的暗器,在弓手射中鏢箱的同時,便在那黑衣弓手的頸子,畫出了長長的疤,什麼時候出手的,沒有人知道,更沒人看到了。

    有黑衣男子看的怕了。想逃,正當轉個身,卻以來不及。一名鏢局弟子,往那刺客狠狠一刀。

那鏢局弟子相當年輕俊秀,下手卻一點也不留情。應是所有弟子之中,武功最高強的一個。那人刀法既猛又狠,一瞬間就砍殺數名刺客。而中年男子更是厲害,發幾個暗器就殺幾個人,好像從不會失手一般。要如此準確的將黑衣人擊斃,必須要下十多年的功夫才可能做得到。

    不久,黑衣刺客全被擊斃,至少有半數是被那中年男子的奇特暗器所殺。鏢局的弟子幾位輕傷,中年男子說:「哼!這十年武林專出廢物。」年輕男子回話:「爹,此話怎講。」

      原來那位年輕男子是這位中年男子的兒子。

      那中年男子回道:「十年前中原武林高手如雲,我的暗器在當時根本不算什麼。要不是發生那件事,恐怕飛燕鏢局還不是天下第一鏢呢!」

      年輕男子又說:「是那年天山大戰吧!」中年男子沉默一會,回道:「恩,那場決戰損失無數英豪,不管是各門派掌門、或各大高手,皆不能倖免,要只怪當年我們為了各自利益,才讓日蓮教如此猖獗!」

    中年男子語畢,年輕男子又問:「爹,話說回來,為什麼我們護送那東西的事會洩漏,難道弟子之中有內奸!」

    中年男子聽完,臉色一沉,怒道:「你身為我的兒子,居然不相信你的同門師兄弟。何況連你師兄弟都不知道我們走什麼鏢,你居然說出這種話,我真是錯看你了。」

    「爹對不起,我只是在想是不是有這個可能…」年輕男子急道。

    「別再說了,我相信我親手帶的弟子,既然被發現了我們只好小心警戒,傳令下去,凡奪鏢著,殺無赦。」

    年輕男子:「是,爹!」

    同一時間,在一加客棧的上房,那房裡有數人。其中一人道:「黑虎幫失敗了,沒用的東西!」

又有一人道:「沒想到周天燕的疾飛燕鏢那麼厲害,這下可打草驚蛇了。」一位老者緩緩回話,看來是這次行動中的頭子了。

      「在十年前不遜於周天燕的暗器高手有一大堆,但現在找不到第二個,如果沒錯他們一定會來這個客棧歇歇!一定要搶到那把『劍』!」

    一人回覆說:「可是還有很多高手沒有趕上,沒有他們是搶不到的。」

此時眾人沉默不語,大家都知道那暗器的厲害。若沒有高手相助是不可能搶的贏的。

        也就在這個時候,一人開了房門,那人道:「楊雲博、張澄熙到了。」忽然大夥驚訝了起來。異口同聲的討論同一件事:「他們來了!」

不久進來了兩人,一人高壯,面目凶惡,拿著一個鐵槳。另一人身材適中,相貌平平,背著一把刀。

    「楊兄、張兄,你們可終於來了」「柏兄是改行當船夫了嗎?」一人笑道。

那拿著鐵槳的男子是楊雲博,至於另一人就是張澄熙了。兩人進到房門,也不說些什麼話。雙目有神,看來就是真正的高手。

    此時大家屏息以待,等著飛燕鏢局的車隊現身。

    過了半刻鐘,有人來報說:「他們已經到了。」「好」那頭子說:「先派一些人先混入大廳,記住周天燕是老江湖。盡量挑一些武功低的,否則他會發覺。」

凡是經驗老到的高手總會有一些直覺,察覺高手的直覺,所以那頭子才會這麼說。

    「我們一定要搶到『承天昊』這把十年前武林盟主擊退日蓮教的神劍」頭子說。

    一座相當大的客棧有許多人飲酒吃飯完全不知道待會要發生的事,更有人緊張的混入裡面等著行動。而楊雲博、張澄熙這兩位高手就在上房等著出手…

      鏢局的弟子都座好聊著天。等著他們的總鏢頭坐定,才能用餐。

「可以行動了」那頭子一說完,做個手勢。黑衣人立刻命手下點燃炸藥

     

轟隆數聲客棧外頭數台鏢車被炸的粉碎,看守的弟子早被炸的碎屍萬段!

同時一群人衝出立即與鏢局弟子激鬥殘殺。交戰聲此起彼落,張澄熙一躍而下,使出驚湛的刀法,一出手便砍殺數人。

    周天燕道:「張澄熙你的七環刀法可更進步了!」說完丟出三枚飛燕鏢「噹噹噹」三聲飛燕鏢快但張澄熙的刀法更快,用刀檔了下來。

      張澄熙回道:「周兄的暗器還是一等一阿!」一名鏢局弟子衝出立即向張澄熙揮了三刀,但張澄熙擋了下來。道:「另郎周鳳燕果然是如傳言中厲害」那鏢局弟子便是周天燕之子周鳳燕。

      在客棧外,楊雲博用鐵槳一一擊毀鏢箱,飛燕鏢局的鏢箱堅硬無比。居然用鐵槳將之擊毀,旁人看的目瞪口呆。但是『承天昊』卻沒有出現在鏢箱內。

    這時楊雲博驚道:「為什麼劍不在裡面,中計了?」鏢箱飄出陣陣毒氣。許多人聞到隨及中毒昏迷。楊雲博輕功極好,在毒氣飄來之前,便迅速離開。

    客棧內打的你死我活,雙方都有死傷。張澄熙的刀法越來越快,周華燕已招架不住。己進來客棧的楊雲博說:「承天昊到底在哪!」

      周天燕回道:「想當年你我一同加入武林正派聯軍,一同與魔教血戰。只是沒料到,世事變化大,居然兵刃相交。今日我受人之託,我怎能把劍給你!」

    楊雲博道:「哼!受人之託,那把劍也不是他的,是當年武林盟主擊敗日蓮教失蹤後留下的!」

      周天燕見情形不對,不忍旗下弟子再受傷,只好說道:「沒辦法了,看招。」說完拔出腰上配劍,竟然就是承天昊!

      大家心裡都嚇了一跳,人人心道:「居然就在這。」周天燕一出招楊雲博鐵槳竟斷成兩半,那劍寒氣逼人,在場人士無不驚訝!轉眼間便擊殺數人,所向披靡。

「可惡」楊雲博見飛燕鏢局逐漸佔了上風,只得說道。

周天燕回道:「為以防萬一,你們沒想到我將承天昊配帶在身上吧!」

頭子見狀喊道:「承天昊果然如傳聞中厲害,大家不用怕這客棧都內外都是我們的人,一定要給我搶過來,殺!」

    眾人與飛燕鏢局再度開戰,周天燕仗著神劍,仍無人與之抗衡,就在這個時候,出現一名蒙面人,趁周天燕和張澄熙等眾高手打的難分難解。居然一下子到周天燕身邊。

只覺手一麻,承天昊竟被搶走。沒有人阻止他,因為只有短短的瞬間…

    張澄熙急道:「快追」。

一群人直奔客棧而出周天燕喃喃自語:「這樣也好,也好!」想到為了一把劍好友也能變仇人,

自個摘培的弟子死傷慘重,只怪利益實在太可怕,無奈的和其餘弟子追了過去…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