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02章 曹祥1

宇宙時代內的時間過得比較快,相當於現實生活中的三倍,在遊戲中執行了一整天沉重的戰鬥任務,反映在遊戲者的實際身體上,也不過是八個小時的睡眠時間,而且身體也可以如同睡眠一樣獲得休息。從遊戲中下線後,第二天徐光在獲得充分的睡眠後醒來,盥洗用餐後,他就穿著工作服去管道部上工。

「小光快來,583號汙水管道塞住了,去拿潛水設備,我帶你去修理。」一進門,王哥的大嗓門就逮住了徐光。

徐光趕忙大聲應了,去設備科登記要領用的設備,穿上潛水專用貼身防輻射服,和王哥穿過除塵室,去設在除塵室外面的設備科裝備領用處領了潛水設備,和王哥一起把沉重的水下作業工具袋甩上維修車,然後徐光開著維修車,載著兩套沉重的水肺和抗輻射潛水服進到城市管道中。

王哥讓徐光開著維修車在管道中緩緩前進,一面向徐光說道:「咱們管道部管著整個城市的命脈,咱們就是整個城市的肺和腎。管道有通氣管和汙水管,通氣管又分成進氣管和排氣管,這個你以後去了會有人跟你說,我就不提了,這次我們去的是汙水管,汙水管你之前走過幾次,像我們昨天去逮老鼠的管道是通的,但是你還沒走過不通的,這次讓你見識見識。」

王哥乾笑兩聲,然後又道:「市裡的水是從地下河流來的,不歸咱們管,那是自來水處的事,自來水處管著水源的引入、淨化和回收,回收不了的汙水就流進咱們的汙水管排出去,所以汙水管一塞住了,自來水處那幫孫子就得來求咱們了,嘿嘿!如果他們搞得太誇張,出點血是免不了的,咱們也可以落些好處。」

又開了一陣,在彎曲的管道和升降機上下一陣亂繞後,維修車開進了一條積水的管道,一般的污水管道多多少少也有積水,但那種積水只是給人小水溝的感覺,但眼前的管道,卻給人一種大池塘的感覺,整個眼前管道都被積水充滿,甚至水面還慢慢的往上漫著。

王哥搖搖頭,嘖嘖地讚嘆了幾聲。「淹大水啊~果然淹大水啊~」他賊兮兮地笑道:「這次那些混帳可得大大出血了!」

「這些自來水處的混帳沒按規矩辦事,什麼鬼東西都排進來了~」王哥把面罩上的燈光調強,然後啟動面罩上的攝影功能,上上下下地把淹水的情況記錄起來,擺弄了一陣,他滿意地停下攝影,然後對徐光說:「阿光,這是你結訓後的第一次下水吧,來來來,把潛水服穿起來,水肺背上,下水去逛逛吧,咱們時間多得很,慢慢來,就當是訓練一樣。」

徐光應了,他熟練地穿上潛水浮,背上水肺,俐落地滑下水池,倒不是管道工的訓練課程有多麼到位,而是他曾經在宇宙時代中受過嚴格的外太空作戰訓練,比起外太空作戰,眼前的潛水只能算小事一樁。

徐光滑下水池,才發現淹水的狀況真的很嚴重,管道深深地往下延伸,整個泡在水裡,在混濁的水裡可見度不高的狀況下,不知道淹了有多深。

「王哥,我開始下潛了。」

「知道了,水裡沒有怪物,放輕鬆!」維修車上的王哥看著屏幕上徐光傳回來的影像,開玩笑地回應

徐光開啟面罩上的強光,一道光線破開黑暗,但也消失在遠處的黑暗中,他提起了水下作業用的工具袋,奮力向前游去。

「深度30米了,小光你有沒有感覺到壓力啊?」游了一陣子之後,王哥開玩笑式的關懷出現了

「還好,沒甚麼感覺,前面好像有看到一些東西了…」徐光回答著,一面擺動著雙腿,一面避開水里的各種漂浮物,漸漸地,眼前出現了一整面糾結著的物體,隨著徐光的游動,物體表面有些部分像海藻一樣在水裡擺動著。

「看到堵塞物了。」徐光回報著

「嗯!這是甚麼啊?是清洗處報廢的破爛床單嗎?」王哥笑罵著

「我先試看看能不能推開…」徐光把工具袋放在一邊,試著用力拉拔著堵塞物飄出的部分,但是顯然沒甚麼用處。

「別白費力氣了,這麼大的水壓都沖不動,你小子的那把力氣能濟甚麼事?你又不是工程機甲!快按照標準程序埋設定向爆破管吧!」

「好的!」徐光放棄推拉,游回工具袋,拿出一個手鑽,在堵塞物上面按照特定的方位次序鑽了幾個洞,再從工具袋拿出幾條紅色的管狀條棒,然後把這些看起來像大號機槍子彈的短棒壓進鑽出來的洞裡,最後將短棒上的起爆器啟動。

「定向爆破裝設完成!」

「檢查無誤,撤退吧小子!」王哥的聲音傳來

於是徐光把工具袋收拾好,趕緊游回去,爬上岸,俐落地脫下潛水服,開著維修車退到管道的一個轉角。

「檢查面罩,關閉收音器!」王哥發令,兩人互相檢查著面罩,並一起把面罩上的收音器關閉,王哥舉起右手,伸出手指頭倒數「3…2…1…」,王哥壓下手上的引爆器,一聲低沉的爆炸聲隨著震波在管道中擴散出來,激烈的水花噴出管道,把管道的牆面淋了個濕透,兩人躲在管道的轉角,除了感到震動和一陣強烈的氣流外,沒有受到甚麼影響。

王哥的手維持著「不動」的動作,感受著管道阻塞物被炸通後激烈的水流帶起來的氣流擾動,過了半分鐘,王哥豎起拇指,兩人同時打開面罩上的收音器。

「完美的爆破!」王哥誇讚道。

隨著積水的排出,管道中的風變得有點大,不過比起剛剛的爆破氣流已經小多了。兩人開著維修車回到原來的積水處,發現積水還在消退,不斷下降的水面上,大漩渦發出嗤嗤的氣流聲激烈的旋轉著,許多原來飄在水中的漂浮物擱淺在管道的地上和管壁,顯得有些髒亂。

兩人開著強光燈沿著濕淋淋的管道查看,一邊等著水面消退,不久兩人走到裝設定向爆破管的位置。

「檢查管道狀況,特別注意有沒有裂縫!」王哥吩咐道。

「王哥!看這個!」兩人四處檢查一段距離,徐光突然叫道。

王哥趕快跑過去,一看嚇了一大跳:「媽咪呀!我操…」

在強光燈的照耀下,一具被許多破布簾纏繞的蒼白屍體扭曲著擱淺在汙水的激流中。

這具屍體已經被水泡得腫脹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受到爆炸的波及,屍體的下半身不見了,但從屍體上的衣著和部分還沒脫落的長髮來看,這是一具女性屍體。

徐光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種狀況,就只好看了看王哥,但王哥死死地盯著女屍,不知道在想些甚麼。

「王哥,我們該怎麼辦?」過了好一會,沒等到王哥反應的徐光只好問道。

王哥跳了起來,下意識地喊道:「我什麼都沒看到…」,然後看著徐光說:「小光啊,我們把她推下水去,讓她流走,我們什麼也沒看到,好嗎?」

徐光被王哥的反應嚇著了,楞楞地說:「一切由王哥作主,我聽王哥的。」

王哥點了點頭道:「你去把她推下水吧。」

徐光只好硬著頭皮去推那具屍體,那屍體翻了過了,一張蒼白的臉露了出來,雖然已經泡水腫脹,但徐光仍然可以看出來,那張臉曾經屬於一個年輕的女孩,她可能還不到二十歲,皮膚曾經光潤,眉角曾經驕傲,但現在全成了一團泡了水的腐肉,徐光楞了一下,被那雙空洞的眼窩狠狠地揪住了呼吸。

「慢著!」王哥突然叫停,他指著屍體道:「她的脖子上好像有項鍊…」

徐光注意了一下,果然在屍體的脖子上看見一條金色的反光。

「對!把那條項鍊拿下來,然後檢查一下還有沒有其他的…耳環,耳朵沒了…戒指,看看她的手指還在不在…」王哥有點興奮

徐光心裡有點發毛,但不敢不聽王哥的,於是用力把屍體領間的項鍊扯下來,然後翻動屍體的左右手,果然在左手的無名指找到一只鑲在腐肉裡的銀色戒指。他試著把戒指褪下,但是失敗了,他看了看王哥,心裡希望王哥考慮放棄這個戒指,但他失望了。王哥踏步走了過來,把屍體的左手扳轉過來,徐光的眼光突然被屍體左手腕上出現的一個蔓藤狀刺青吸引住,以致於絲毫沒注意到王哥粗魯地扳斷屍體的指頭,把戒指從斷掉的指頭中取出來的一連串動作。

王哥低頭地看了看戒指,拋下斷指,一腳將半截屍體踢入快速旋轉的漩渦中,在漩渦中旋轉沉浮幾次後,那具悲慘的屍體就消失在水中了。

王哥從看著漩渦發楞的徐光手上拿過項鍊,然後招呼徐光離開。徐光默默地跟著,不知為何,一路上他的眼前始終浮現著那個蔓藤狀刺青。

兩人無言走到維修車旁,王哥示意徐光坐下,過了一會兒,王哥歎道:「別怪我心狠,她已經死了,而我們還要活著,肉體、項鍊和戒指對她都已經沒有意義了,可是我們還有生活要過。對不起,但這就是生活。」

「我的孩子需要更多營養,所以我來做這份工作,如果我上報了這件事情,因而得罪了某些人,我自己遭殃不打緊,誰來養我的孩子?」王哥續道

「我覺得很愧咎,所以我要跟你說這些,你看那個女人身上穿的衣服,那絕對不可能是我們這種身分的人能穿的,身上戴的首飾,你在我們這些平民身上看過嗎?這個583污水管道,處理的是B5以上的污水,能住在B5以上樓層的住戶,他們只要一跟小指頭就能讓我們倆死上八百遍,他們的骯髒事我不想管也沒辦法管,但我還是感到愧咎,你不會鄙視我吧?」

徐光搖搖頭:「不會的,王哥,我完全可以理解,我也感到愧咎,但我不知道我還能做什麼…」

王哥點點頭:「那我們就當做這件事情沒發生過,這些首飾我會找人去黑市處理掉,我們管道工有時會在污水裡找到一些特別的東西,這沒什麼稀奇的,賣掉的錢,我會算你一半,以後你也會有自己的孩子,你會需要這些錢。」

「謝謝王哥…」徐光只好表達感激

接下來兩人收拾了器具,上了維修車,一路無言地回到管道部,當天沒再發生什麼事,徐光在迷茫中混了一天後,又隨著人潮下班了。

徐光在下班之前,就收到曹祥發來的短信:「有好事!我在你家門口等你。」

徐光有點摸不著頭,他了解曹祥,分錢對曹祥來說不算什麼「好事」,又有新的「實驗」才算他的好事。可是上次的實驗很成功,如果真能賺到錢,曹祥應該努力忙上一陣,賺足讓他可以上學的錢才對,又有什麼「好事」比這個還急的?徐光知道繼續上學對曹祥來說代表多麼重大的意義。

他越想越忐忑,一種很不好的預感升上心頭,能讓曹祥這個狂人忘了賺錢和上學的「好事」,大概只有一場最瘋狂的「實驗」了。

徐光懷著不安的心情,急急忙忙趕回家,果然那爛人還縮著脖子伸長兩條腿坐在他家門口,閉著眼睛不知道在計畫些什麼。

「阿祥,起來啦!這樣真難看!」

曹祥睜開眼睛笑道:「不難看,一點都不難看~」,他拉著徐光笑道:「今天有件刺激的大事,我特別邀請你參加。」

「不參加!」徐光的頭搖得像撥浪鼓。

曹祥跳起來,在他的耳畔低聲道:「有人出五千。」

徐光的心跳了一下,他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什麼東西值五千呢?

曹祥拉著他到了小公園的石凳上坐好,說道:「我們上次的能量塊賣了一千二,但是我沒辦法分你錢,因為我買了這個。」他拍了拍腰間一條新的能量腰帶,展示給徐光看。

徐光看了看那能量腰帶,認真的想了想,搖頭道:「我不想跟你去偷電了,上次那些事,你自己一個人就能辦到,我還有工作,不想跟你去冒險,那畢竟是犯法的事。」

曹祥點頭道:「沒錯,那是犯法的,但除了犯法之外,你能讓我有錢上學嗎?何況那點電力對整座都市來說根本什麼也不是,我也沒有幹破壞的事。」

徐光還是搖頭道:「我不想做那種事,你也不用分錢給我,你一個人賺錢還比較快。」

曹祥少有地嚴肅起來,他瞪著徐光,似乎不知道該如何開口,過了一會兒,他抓抓頭有些無奈地道:「但是這次真的非靠你不可了,我這次可不想只是偷電而已。」

徐光皺起眉頭看著他。

曹祥嘆了一口氣道:「你以為偷電能偷幾次?城市智腦賊得很,我們做了一次,她會以為是意外,如果再發生第二次,她就會加強警戒了,所以我們最多只能再做一次,然後我敢打賭,充電站就會變成雙哨,隨時都會有兩個機器人在看守,你說,我們還能偷嗎?」

「所以呢?」

「所以我得設法湊到錢啊!第一學期的五千元啊~我只能再偷一次,你說我能怎麼做?」

「你打算怎麼做?」徐光很自然地問

曹祥的眼睛亮起來,他高興地問:「你會幫我嗎?」

徐光猶豫了一下,他遲疑地道:「如果只是再偷一次…我是可以幫忙,但是…錢還是不夠,不是嗎?」

「對!」曹祥用力點頭,他說道:「所以我想了一整晚,本來打算用一千二多買幾條二手能量腰帶,但沒想到開二手店的真哥告訴我一件事,如果我們機伶一點,有機會賺到五千元,甚至更多。」

「怎麼賺?」

曹祥神祕地低聲道:「黑市裡有人收購機器警衛的零件,有配電擊槍的右手一支五千,左手一支兩千五,監視器一具兩千,電池兩千,主板一片七千,我想我拿下一支右手還是有可能的,只要能成功,我的學費就沒問題了。」

徐光瞪著眼睛道:「你想襲擊機器警衛?那可是大罪啊!」

「我有選擇嗎?我這輩子只要拼一次,說不定我就成了上等人了,你說我拼不拼?」

徐光沒說話,一個孤兒要持續升學太難,如果他必須做這種選擇,八成他也會用一條爛命去搏看看,在這個黑暗的地下都市,與其艱難地「活著」,不如拼上一拼,這幾乎是所有無業者的共識,只是有沒有拼的機會而已。

沉默了一陣之後,徐光問道:「只做這麼一次?」

曹祥知道有譜了,他喜道:「只做這麼一次!」

「那下學期的學費怎麼算?」

「上了學之後想辦法賺錢就是了!」

「說不定還會想做這種勾當。」

「那就到時候再說!」

徐光嘆了一口氣,又問道:「我能幫什麼忙?」

兩人商議了一番,興奮的曹祥就離開去準備需要的工具了,這次他們打算襲擊機器警衛,機器警衛可不是紙糊的,普通武器對他的金屬軀體是無效的,必須動用能量武器甚至雷射武器才有用,一般黑幫份子打鬥用的光波刀絕對切不進機器人的合金肢體。

徐光覺得有點暈,他才剛出社會就逼著去幹犯法的事,雖然是為了好朋友的一生,但卻不知道值不值得。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