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有女牧雲

      牧雲月修是一個平凡的人,就像所有平凡的人一樣,淡淡地生活,淡淡地笑。

      三年前大學畢業,月修回到小鎮進入一家小公司當了一個無關痛癢的小職員。

      三年了,周圍的同事升遷的升遷,跳槽的跳槽,月修卻仍然平平淡淡地幹著原來的工作,似乎時間在她這裡悄悄地停止了,她仍是那般淡淡地笑,淡淡地生活,淡淡地做著一個無關痛癢的小職員。

      以前曾有朋友說「月修太消極了」,也有人說「月修妳太淡漠了,這樣妳會孤獨」,還有人說「月修你跟我們一起吧,妳這樣總有一天會被世界拋棄」,可是月修還是那樣淡淡地笑。之後周遭的人幾乎都快要忘記了她的存在,而她,也許就從未記得過周遭的人。她就是這樣的人呐,看似溫柔清雅,其實雲淡風清全無半點情誼。

      沉默寡言的她,似乎從來都只生活在自己一個人的世界裡,誰也不曾走近,或者應該說是誰也走不進,就這麼好像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存在,淡漠而疏離。稍顯平凡的容顏,略微單薄的身軀,順直不曾有過任何修飾的長髮被用一條絲帶簡簡單單紮起,即使走進熱鬧的人群也會在不久就被遺忘,可能偶爾有人望去,一個平凡的女孩,靜靜地站在一邊,淡淡地笑著望著一切,那麼柔和,柔和到好像要與周圍的一切融合到一起,卻又似乎獨立地不容於這個世界,那般矛盾地存在著。

      月修不記得自己的父母,是阿婆把她帶大。如所有的孩童一般,月修也曾疑惑,也曾問阿婆自己的父母在哪裡,但每每阿婆都只是抱起她什麼也不說,然後一片靜默,偶爾有幾聲阿婆沒能止住的哽咽,之後月修便再也不問了,她從來都是個那麼安靜,也那麼懂事聽話的孩子。

      從小阿婆就很疼月修,每年都會從英國飛來陪她生活一段時間,儘管她不愛說話,儘管她從不像其他的孩子那樣哭鬧撒嬌。阿婆總說月修很乖,可是月修就是太乖了,乖得讓人心疼。月修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她仍然總是沉默,仍然總是淡淡地笑,在阿婆抱著她暗自傷心時,反抱著阿婆無聲地安慰。

      成年後阿婆要接月修回英國,可是月修拒絕了,這是她第一次拒絕了阿婆的要求,她知道在英國阿婆支撐著一個龐大的家族,她知道去了英國她所有的一切也許都將不再平凡,她知道去了英國她便會從灰姑娘一躍變成公主。可是她不想去,很久以前她其實已經知道了父母的故事:古老家族新一代中的佼佼者,年輕有為的家族繼承人,愛上了家境平凡卻聰慧可人的東方姑娘,可是古老龐大的家族中,婚姻並不是自己的,尤其家族繼承人的伴侶選擇更以利益為先。鬥爭無果,王子為了愛人放棄了家族繼承權,離鄉遠走。老族長一怒之下宣佈將其逐出家族,並大力打壓。王子不願屈服,帶著愛人遠遁中國過著平凡甚至有些艱苦的生活。三年後他們有了孩子,妻子卻從此身體虛弱,最後因一場醫療事故,她離開了深愛的丈夫和女兒。此時英國的老族長也因一場惡疾不治而終,將逝的老人最掛念的,還是那個孩子,臨終允許妻子找回兒子。但是當年邁的夫人終於來到兒子面前,兒子卻因一再的打擊而生無可戀,在將女兒託付給母親後便隨妻子去了。

      最初調查到父母的事後,月修並沒有太大的反映,也沒有告訴任何人。她仍是一如既往地生活,一如既往地秘密練功。月修的左手上套著的一個手環,也不知道是什麼材質做的,淡淡的黃色為底色,纏繞著碧色的花紋,美麗而透著神秘的氣息,從小到大從未離身,其實根本就是無法取下來,這手環好似會變化一般,月修長大,它也跟著長大,戴在手上總是恰好合適。於此月修也不曾在意,這是母親送的唯一的禮物,取不下來也就算了,戴著當紀念。

      直到五歲生日的夜裡,和匆匆趕來的阿婆一起吃過蛋糕,看著阿婆又匆匆離去,月修才獨自回到房間窩在床上睡不著,索性做起來環抱雙腿對著手環發呆。突然眼前一黑,回過神時已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參天而上的巨木,成片的綠草間點綴著各樣的花,紛繁靚麗,聽著偶爾的鳥叫蟲鳴,靜靜地沐浴在柔和的光線下,就像傳說中精靈的自然王國,氤氳神秘,美得令人驚歎。月修站起來,環顧四周,她不知道這是哪裡,卻沒有什麼驚慌,只是靜靜地站在那。

      「為什麼站在這裡不動呢?不怕麼?」

      一個身著白色宮裝的美人緩緩降落在月修的面前,明眸皓齒,帶著暖暖的笑容。月修抬著頭,漆黑的眼睛直視對方,嘴角帶著微微的笑,讓清冷的孩子看上去多了些甜美,

      「因為我不知道這是那裡呀。」

      「那為什麼不到周圍轉轉,人類不是應該對未知的事物很好奇嗎?」

      「可是我沒有好奇的能力呀。那麼,漂亮的姐姐,妳能告訴我這裡是哪裡,妳又是誰嗎?」

      「真不愧是她的女兒呢,聰明,謹慎。跟她一樣。」

      沒有發出任何聲音,月修只是微笑著看著女子,耐心等待著下面的話。

      女子無奈地搖頭,「雖然都很聰明謹慎,但妳的性格跟你母親相差很大呢,才這麼小的一個孩子,為什麼會這麼深沉淡漠呢?這雙眼睛啊,這麼小的年紀卻已經沒有了笑意!」

      似乎是想要伸手觸上那雙黑眸,卻又止在了半空。女子終究站起身,又向著月修單膝跪下「器靈牧雲肖,拜見第六百七十九代家主,請家主接任並接受肖的忠誠。」言罷,拉起月修的左手,在指尖輕輕一劃,一滴鮮血溢出,直直飛進牧雲肖的額頭,旋即一屢金光自其頭頂升起,一點一點飛向月修,四周開始暗淡下來,一顆顆的光點也從四面八方急速向這裡匯聚,最終「轟」的一聲又迅速湧進月修的身體。光漸漸褪去,月修依然站在那裡,似乎剛才什麼也沒有發生,但是細細觀察下,原本細嫩的皮膚變得更加白皙柔嫩,直可用吹彈可破來形容,大大的眼眸更加明媚動人,似乎全身的雜質都已濾去,只是嘴角沒有了笑意,就這麼靜靜地看著牧雲肖。

      「恭喜家主洗髓易經成功,今後可開始修煉家傳功法《牧雲訣》。」說著走至月修身前,食指輕點其眉心,陡然一抹赤色亮起,月修額上浮現一朵小巧的紅雲,又刹那間隱沒不見,隨之而來的一個個金色的漢字及許多奇怪的圖像迅速飛入腦海,那麼奇跡般地存在著,就像是被深深刻在了靈魂之上。

      待一切結束,月修睜開眼,牧雲肖又恭敬地站在了她的身前。

      半餉,月修開口問道「這裡是哪裡?」

      「回家主,這裡是在您的牧雲鐲內,也就是您左手上的手環。牧雲鐲上打入了上古陣法,其內自成一片空間,是神級的法寶。」看著沒有任何反映似乎在等待下文的月修,牧雲肖雖然感覺不太好,卻還是繼續說了下去:「牧雲家是上古便遺留下來的古老家族,牧雲環是歷代家主的信物,歷代家族繼承人才可以到這裡接受最高層次的洗髓易經,開始修煉《牧雲訣》,牧雲訣一共八個層次,在修煉過程中額間的雲映會顯現赤橙黃綠藍靛紫,最後轉為白色永久顯現成為隱匿在體內的上品護甲,自動護主。而且赤色築基能控真火,橙色結丹延命兩百,黃色飛天入地小預吉凶,綠色破丹成嬰能枯木回春,藍色得窺天道壽達千年,紫色渡劫成功則命逾萬年,到最後一層便跳出輪回三界自不在五行之中了。」終於,月修的目光又落到了牧雲肖的身上「牧雲家現在情況如何?」平復了先前的壓抑,牧雲肖暗自感歎著這個孩子笑與不笑的差距還真大,一邊繼續答道,「牧雲家一直都人丁不旺,常常都是一脈單傳,雖然修煉牧雲訣可延長壽命,但事實上家族史上能修到藍色已是不易,往後更是少有,即便達到也外出修行體悟天道不再於人界流連,所以,牧雲家現在就只剩下您了。」

      聽完這些月修眉尖微簇,「我母親是什麼級別,為什麼後來身體虛弱,如此年輕便離開了?還是她也出去遊歷了?」不自覺地,女孩的聲音中都帶上了些期待。

      這輕微的變化肖當然聽出了,畢竟還是個孩子啊,只是哪怕心有不忍,對於這個孩子,肖卻下意識地不敢騙她,不敢給她不可能的期望,「先代家主根骨精奇,已經達到綠級,此等速度在家族史上也是少有的了,但是因為您的父親命劫在即難逃,所以家主為了他逆天改命,被化去一身修為,怎知後來庸醫誤事,她卻以無力自救」看著月修再度半闔的眼眸,牧雲肖頓了頓,硬著頭皮繼續道:「這些事前代家主曾有囑咐,若您想知道,我會依據判斷在適當的時候告訴您,前代家主原意起碼等您成年,但是今天洗髓發現您的靈魂之力十分強大,而您又自己問到了,所以便提前告訴您了。」話語間,攤開手,現出一條亮銀色的長鞭,雙手奉于月修道「家主,這根牧雲鞭是前代家主用自己的靈獸九尾狐合自身精血煉製而成。是前代家主留給您的,上面還留有您父母的一絲神識。」

      言畢,一團銀光散開,長鞭竟化作一對年輕的夫婦,相擁站在一起,那麼和諧,那麼美麗,讓人覺得哪怕是發出一點聲音都會打擾了他們,都是無法原諒的罪過。他們微笑著看著月修,赫然是照片中父母的模樣,美麗的母親伸手撫上孩子的臉,溫柔慈愛的目光讓孩子淡漠冷硬的心慢慢融化,向著父母伸出雙手,月修第一次從心底湧上無限的渴望。

      她是人,更是一個五歲的孩子,心再堅強也一樣需要父母的愛來滋潤,來溫暖。慈母的手已然沒有了溫度,月修卻依然貪戀那美好的溫柔。眼淚順著臉頰滑落,櫻唇微張,好久才吐出那似乎來自心底的呼喚「爸爸媽媽」。

      蹲下身抱住小小的孩子,溫文的父親在孩子光潔的額前映上一個吻。「我的寶貝,對不起,爸爸媽媽沒有守護在妳的身邊,但是,妳一樣要快樂的生活,妳還有一個世界的人會愛妳,守護妳。寶貝,原諒爸爸不能讓媽媽一個人離開,爸爸愛妳,也愛妳媽媽,原諒爸爸,好嗎?寶貝,對不起,妳一定要幸福。」

      撫著月修柔順的髮絲,美麗的母親滿懷歉意地看著小小的女兒:「寶貝,很抱歉媽媽沒有能挽回局面,沒有和爸爸一起看著妳長大,」吻去月修眼角的淚,母親心疼地安慰女兒:「別哭,別哭,我的寶貝!對不起!媽媽沒有能給妳帶來幸福,只能在牧雲鞭上留下我和你爸爸的一絲神識,本想為你爸爸逆天改命,卻不想最終還是什麼都沒能改變。對不起,寶貝,媽媽愛妳,原諒媽媽的無能為力。寶貝,妳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一定要幸福。」

      只是短暫的相聚,年輕的夫婦身上銀光漸亮重又化作一顆顆光點開始消散,孩子驚恐地伸手想拉住父母的手,張開口卻哽住了發不出聲音,最終一切都散了,什麼都沒有留下,世界更加寂靜了,只剩一個小小的孩子抱著頭緩緩地蹲下,輕輕地哭泣,那麼孤獨,那麼受傷,那麼無助,似乎連帶著周圍的世界都一起那麼悲傷,壓抑得肖只能輕輕地抱著她,卻什麼安慰都說不出口。

      第二天,一切又恢復了正常,似乎有什麼變了,又似乎什麼都沒有變。

      二十二年過去了,小鎮依舊那麼安靜平和,除四年前小鎮醫院的副院長一家離奇的失蹤了,就象從人間蒸發了一樣,什麼痕跡都沒留下。也許是移居到大城裡去了吧,人們這樣想著,漸漸也就淡了。

      修依舊平凡地生活著,直到這天英國來了一個電話,阿婆病重,希望月修去見最後一面。電話結束不久,月修簡單地收拾了些東西打車來到了郊外,那裡已經停了一架直升機,一名身著黑色西裝的英國男子恭敬地向月修行了禮,便帶著她上了飛機,一路無話。看著窗外的藍天,月修似乎沒怎麼在意就已經到達了目的地。

      來到老人的床前,老人的臉上透著不正常的紅暈。突然心中一揪,月修握上老人的手,老人也緩緩睜開了眼,隨即微微用力反握住了月修的手,看著她的眼中滿是愛憐,「我的孩子,我知道你一定已經知道了一切,妳從小就是那麼聰敏。但是,忘記那些不快的事吧,親愛的孩子,妳應該像一個平凡的孩子一樣,會哭會鬧會任性,不要把什麼事都悶在心理。我們都很愛妳,孩子,所以你一定要幸福,帶著愛妳的人的希望幸福地活著。」把老人的手貼上自己的面頰,月修輕輕點頭:「我會的,我也愛您,祖母。」老人微笑著閉上了眼睛,再也沒有睜開。

      由於身份的秘密,月修當晚便離開了英國。廣闊的海洋上茫茫一片,安靜得有些詭異。月修沒怎麼在意,祖母也離開了,在這個世界,她的親人都不在了,月修的修煉已經到了黃層上階,可是她仍然沒有辦法救祖母。漸漸,月修似乎是睡著了,但她的意識卻清醒著,就好像靈魂飄出了體外靜靜地看著這天地間的一切,有些玄妙,有些寂寞。突然間,月修一陣戰慄,低頭猛然看見一條巨大的超出常理的鯊魚越出海面,向著飛機張口咬來,來不及作出任何反映,飛機爆炸了,恍惚間過往的種種一瞬掠過,二十多年死死壓抑在心中的所有一下子爆發出來,月依再無法控制自己的理智,顯出心魔,想也不想就引爆了全身修為。良久,一切散去,海面才又陷入了一片平靜,所有的東西都化作了塵埃,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只有陣陣海風吹過,向誰的一聲輕輕的歎息。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