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冷豔情之死

      幽幽的香氣圍繞著冷豔情,在微冷的空氣中飄散開來,遠處晃動的火把彷彿要將無盡的黑夜照亮,靜靜凝望著那個熟悉的背影,清冷的月光透過枝椏斑駁了似雪的長衫,微黃的月光竟也溫柔了幾許朦朧了這個挺拔的身影,烏黑的流雲髮垂在雙肩似也散出淺淺的光芒。

      此時此刻的冷豔情似是癡了,不顧即將靠近追捕她的人群,那個身影漸漸轉過身,漸漸月光暗淡,展現出的是他那溫玉般的面龐,高挺的鼻樑紅潤單薄的脣,似夢似幻,更叫人無法移開眼光的是他棕黑色的眼眸,依稀的目光是春日裡的陽光下緩緩流淌著的溪水,不經意間便會沁入人心,在蕭玉軒的目光下冷豔情驀然低下了頭將最後的淚倒流回心中。

      「豔情,是我對不起你,今夜我便應了那曾經的誓言與你同生共死。」堅定的話語從蕭雨軒口中吐出,頓時驅走了兩人之間的寂靜。

      冷豔情抬起頭來嫣然一笑,說不出的動人,叫人看不真她豔麗的面容,只能沉醉於脣角勾勒出的魅惑嬌豔驚人,丹脣輕啟旖旎無限。「曾經滄海難為水,這話想必蕭公子也是知道的。自從蕭公子選擇了你的鴻鵠之志,你我便該分道揚鑣了。蕭公子還是請便吧,免得礙了那些正派人士除魔衛道了。」

      「豔情,你該知道的,我心裡始終只有你,自始至終只有你,只要你願意,明明可以的……」

      「蕭公子,蕭大莊主,敢問一句今日令夫人帶著蒼鷹十三門來圍攻我冷豔情又是所謂何事?難道是來抓姦夫淫婦的麼?夫人果然也是用蠱的行家呀,這日子算得果然精準。」

      「豔情,你何必如此妄自菲薄!凌兒會來我也是現在才知道……」

      冷豔情不聽蕭玉軒解釋,凌兒?他何時叫她如此親暱了!冷豔情略帶諷刺地說道:「妄自菲薄?!蕭莊主若是不提起,冷某倒是忘得乾淨了,還要多謝您和蕭夫人了。與未婚夫的兄弟通姦,被未婚夫捉姦在床,淫婦維護姦夫,被未婚夫重傷後落荒而逃,後為江湖所不恥。哼,我冷豔情早已經是勾引男人的淫婦了。」

      「豔情,我有我的難處。」蕭玉軒隨著冷豔情的話語臉色漸漸變得蒼白,明明婉轉動人的聲音聽起來卻像冰刀一樣,字字扎進蕭玉軒的心中,不知該說什麼。

      「燕雀安知鴻鵠之志麼?玉軒,有些事只是你我都裝作不知道。」

      「你明明可以與我一起……」

      「我在,你就非死不可!這是勝天教的規矩。」

      「妳在記恨我麼,當初我不知道會這樣的。妳的清白……」蕭玉軒說到此處便再也無法說下去,他怎麼可能不知道當年冷豔情中的蠱是會給她帶來怎樣的後果,當年的自己為何要如此對冷豔情,蕭玉軒解釋不清。見到冷豔情面無表情地看著遠處,蕭玉軒自覺失口,接著說道:「勝天教的規矩?你果然是朱雀的傳人,朱雀令在你身上?」

      冷豔情緩緩收回目光,喃喃說道:「曾經的冷豔情愛著的是那個山谷花香處的蕭玉軒。」接著冷豔情展開一抹蕩人心扉的笑容:「蕭莊主還是與我站遠些吧,免得我這狐媚妖女汙了您的名聲。其他的一概無可奉告。」

      「妳身上的蠱毒還沒緩解,現在來人這麼多,我怕萬一有個閃失……」看著冷豔情多情的眼眸透出無盡的笑意,後面擔心的話語蕭玉軒竟再也說不出口,當初傷她最深的人現在卻來關心她,還有比此等事情更加荒唐諷刺的麼。

      「今日我是生是死都與你無關,請給我留下最後的尊嚴吧!」冷豔情說的字字決絕,說罷便轉過身不再看他,其實冷豔情是怕看著他絕望無奈的神情自己會心軟。

      冷豔情喃喃念著,不讓任何人聽到:「玉軒,我知道的比你想像的還要多很多啊!你怎麼就不明白呢!」蕭玉軒身體的溫度,脣瓣的濕熱還依稀能感覺得到,但在那痛徹心扉的一掌之後,過去的幸福不堪一擊地碎了一地,冷豔情的心停在了那一日無法醒來。

      火光已將冷豔情包圍,帶頭的人大聲喊道:「妖女,今日我蒼鷹十三門聯合蕭家莊便要將你拿下,蕭莊主及蕭夫人都在此地,再也由不得你放肆了,還不快快束手就擒,我們也可給你留個全屍。」

      人群之中為首的是一中年男子,兩鬢已經染霜,五官算是端正,雙眼一瞪,彷彿自己可以號令天下一般頤指氣使,此人便是蒼鷹十三門的主門人謝蒼天。

      站於謝蒼天身旁的少婦似是刻意盛裝了一番,淺粉色的百褶連身裙長及拖地,在火光搖曳中凸顯出玲瓏的身姿,頭上華麗的挽了一個髮髻,簪了支八寶翡翠玉軒釵,誰人都知這是新婚宴上蕭莊主親自為新娘子戴上的,這是莊主夫人的象徵,此時這支釵因它尊貴的象徵也映得少婦精緻的臉龐發出奪目的光彩,讓人只覺得少婦面若芙蓉,明眸生輝。

      少婦緩緩開口道:「多謝夫君相助拖住此妖女,此時夫君可以放心了,我們已將此處團團圍住,量她插翅也難飛,今日你我夫妻二人便一起擒住她,也算為我九玄宮除了一害。」說著,少婦盈盈一笑示意蕭玉軒應該站過來了,她現在才是蕭家莊的莊主夫人,怎麼能允許自己的夫君站在冷豔情身旁,一個不小心再讓蕭玉軒被迷惑了過去,自己過往的努力豈不功虧一簣。

      蕭玉軒看著冷豔情漠然的背影,不再多說什麼,哀嘆一聲起身飛落到了少婦身邊。

      眾人看到蕭玉軒過來後心中的一塊石頭終於落了地,江湖中誰人不知現在的蕭莊主和眼前這個妖女一段錯綜糾纏的感情,生怕此時蕭莊主一個袒護,想生擒這個妖女就難了。

      看著蕭玉軒離開,冷豔情臉上並沒有表現出特別的神情,彷彿他不過是個路人甲乙丙,更甚於他的存在只是佔用了一些空氣。蕭夫人很是得意,上前一步搭話道:「師妹,不要怪我,現在我已經是蕭夫人了,總該為武林做些什麼的。」

      冷豔情緩緩轉身:「白虎令已經在你手上了,莫不是現在還想來貪圖這朱雀令麼?師姐的胃口真是大的很啊!」冷豔情語氣中充滿了不屑。

      蕭夫人嘴角隱隱抽動了一下,轉頭對謝蒼天使了個眼色示意趕緊動手,免得生出什麼差錯。

      謝蒼天跨步上前,左手回勾右腳虛步真氣自丹田向上一提,招式初展便是蒼鷹門成名武功蒼鷹十七式的第一式,看來今日之戰謝蒼天是勢在必得。

      面對眾人,冷豔情不怒反笑,黛眉一挑鳳眼微睜,眼波流轉間妖冶的目光依次掃過眾人,明明沒有停留,卻偏讓每個人都感到一道勾人火熱注視著自己,沒來由的讓人心跳加速呼吸加重。

      謝蒼天雖然聽過江湖傳言中冷豔情絕色容貌傾城傾國,媚功一施便能讓人如癡如醉,剛才見時冷豔情身形巧妙隱於樹影之下若隱若現,容貌雖有有幾分姿色卻也只是天生麗質,此時冷豔情萬般風情嫣然一笑,頓時驚呆一片,直叫人覺得此女子豔如桃李,嬌波流慧,翩然如畫,豔麗無雙,目光再也無法移開,想要穿過朦朧的月色將她看個真切,又生怕太過突兀而驚擾這一幕美景。

      不自覺間已經蓄勢待發的招式也收了攻勢,現在的謝蒼天只是癡癡地凝望著冷豔情,高手過招之間往往一個破綻便可決出勝負,更何況此時的生死之戰一個不小心多半便會一命嗚呼。

      冷豔情看似不經意間晃了一下身形猛然發力,眨眼間便來到謝蒼天面前,抬手一掌毫不留情向其命門打去,另一隻手也不遲疑反手使出一針攻向氣海,頓感殺氣的謝蒼天待到反應過來時已經慢了半拍。

      不過謝蒼天畢竟不是等閒之輩,身形一晃躲過了致命的一掌,但卻也怎麼也躲不過氣海一針,瞬間刺骨的疼痛席捲全身,胸口真氣頓時全洩,謝蒼天立即運功護住經脈,真氣卻是怎麼也提不上來了。

      冷豔情也不戀戰,虛晃一招又退了回去,胸口隱隱作痛了起來,剛才勉強運用內力迫使體內蠱毒加速發作,現在功力竟已趕不上平日的十分之二三,冷豔情眼角眉梢依舊帶著笑,臉上泛起了一抹醉人的紅,不禁讓人浮想聯翩,只有細細看來才會發現冷豔情額頭間沁出隱隱的冷汗來,只是這層薄汗更增添了一抹旖旎的味道。

      端詳片刻蕭夫人便看出了端倪,剛才冷豔情發招太過突然,還以為她已經恢復了十之八九,現在看來已經是強弩之末,蕭夫人毫不猶豫身形一展全力出招便要將這個眼中釘置於死地。

      冷豔情收了笑容冷冷看向了蕭夫人也不閃躲。「終是要死了啊,我死之後誰還會記得我,勝天教如何,九玄宮又如何,權勢富貴終是一場空,師姐看不透這些,玉軒,你怎麼也看不透呢。冷豔情啊冷豔情,你這一世是白活了。」思及至此冷豔情胸口一陣撕心裂肺的痛,氣血翻湧,一口真氣提不住,鮮血湧出,染紅了眼前一片,身體再也支撐不住緩緩倒去。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