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稿倒數衝刺。30萬首獎與出版機會只差一哩路。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5章 敲詐我?

      李雲東的表情實在是精彩,他無法面對崩潰的老師和同學,像火燒了屁股一樣拉著小狐狸就跑。

      小狐狸還沒有搞清楚狀況,被李雲東拉拽著,懵懂不解的問道:「怎麼了?」

      李雲東只拉著小狐狸跑出教室兩步,便聽見教室裡面爆出一陣驚天動地的狂笑聲。

      這笑聲讓李雲東臉頰燒得火辣辣的,地上要有一條地縫,他恨不得立刻就鑽進去。

      得了,這課別上了,別在這裡丟人現眼了!

      李雲東跺了跺腳,拉著小狐狸,在上課時間便奔回了家。

      一路上李雲東拉扯著小狐狸撒腿狂奔,小狐狸再笨也發覺不對了,等兩個人進了門,小狐狸才頭壓的低低的,怯怯的看了李雲東一眼,弱弱的問道:「是不是我說錯什麼話了?」

      李雲東欲哭無淚:「你說呢?」

      小狐狸撅著嘴,滿臉委屈:「人家也沒有說錯呀……黃瓜是性涼味甘,可以降火的嘛!」

      李雲東抓狂了,他一把奪過小狐狸手中一直還抓著的黃瓜,破口大駡了起來:「降火,老子降你個頭的火!信不信我一黃瓜捅死你呀!」

      小狐狸被李雲東一嚇,眼淚泫然欲滴的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卻又很快低下頭去,眼淚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心裡面不住的說道:師傅說的果然沒錯,這山下的人兇惡死了,動不動就喊打喊殺。這個傢伙尤其可惡,哼,等我哄騙你築基成功,看我不將你榨得透透的!

      小狐狸心裡面發狠,臉上卻一副我見猶憐的模樣,李雲東的心一下就軟了。

      「好了好了,不要哭了,再哭就變成小花貓了!」李雲東說了一句很老套的話,想伸出手去幫小狐狸擦乾眼淚,可小狐狸絕美而又可憐的容貌讓他心中一顫,手抬了起來,卻停在了空中。

      小狐狸察覺出李雲東怒氣已消,便大著膽子抬起頭來:「你不怪我啦?」

      李雲東嘴角一抽,強笑道:「不怪!」

      這小妞真不知道是哪裡冒出來的,怎麼單純成這個樣子?

      這年頭哪裡碰得到這樣的丫頭啊?國寶級別的啊!

      聽她語氣,好像是山裡面出來的?鄉下姑娘?

      嘖嘖,哪裡的鄉下姑娘長得這麼漂亮?

      李雲東腦袋裡面一陣胡思亂想。

      但是他想來想去,總是無法避免的想到一個讓他很煩惱的事情。

      李雲東長歎一聲,抱著腦袋揪著頭髮在客廳裡面走來走去:「唉,這可怎麼得了,我明天還怎麼去上課啊?這要是明天去上課,還不得被笑死啊?」

      小狐狸抬起頭來,皺了皺鼻子,揮了一下拳頭,裝出一副兇狠的模樣:「誰敢笑你?我去幫你打他!」

      李雲東上下打量了一眼蘇蟬,這小丫頭個頭雖然不算矮,但是蜂腰翹臀,四肢纖細,看模樣就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丫頭。

      他哈哈大笑了起來:「你?」

      蘇蟬好歹也是一隻三尾妖狐,法力相當於修行境界中的神通境界,比起隱藏在凡塵中修行的各大門派高手來說,她雖然頗有不如,但是比起凡人來說,她卻是強大得不可思議的存在。

      一聽李雲東語氣中如此瞧不起自己,蘇蟬氣道:「你瞧不起我?」

      李雲東見這丫頭真有點生氣了,他強忍住了笑:「當然沒有,你買根黃瓜就能嚇住很多人了,你沒看你跑進來我們班從老師到學生都被你嚇傻了嗎?怎麼會有人敢惹你?」

      蘇蟬惱羞成怒,一把奪過李雲東手裡面的黃瓜,朝著李雲東捅去:「我捅死你,你再說!」

      李雲東哈哈大笑,扭頭就跑,蘇蟬在後面鍥而不捨的追,兩個人打打鬧鬧,李雲東被追進了臥室,躲在床腳,兩手搖晃,大笑道:「英雄饒命,英雄饒命,小的知錯了。」

      蘇蟬咬著嘴唇,拿著黃瓜朝李雲東身上捅去,這一捅,啪嗒一聲,黃瓜斷成了兩截。

      李雲東眼疾手快,一下將斷下來的一截黃瓜抄在了手裡面,笑著也朝蘇蟬捅去:「嘿嘿,傻了吧?斷了吧?我讓你再捅我!」

      蘇蟬被李雲東捅了兩下腰,那裡是她最怕癢的地方,頓時咯咯笑了起來,一邊笑一邊還擊:「好哇,你還敢還手!女俠我今天替天行道!」

      小狐狸天性頑皮,跟李雲東一鬧起來就有點收不住,等到李雲東的黃瓜捅到她胸口最柔軟的地方,她才一聲尖叫,反應了過來,抱著胸口瞪著李雲東,一言不發。

      李雲東也發現自己弄錯了地方,訕笑了一下,他也不知道這時候自己該說點什麼,一時間和蘇蟬大眼瞪小眼。

      李雲東心中暗自有些後悔:自己這麼輕薄孟浪,要是把這千嬌百媚的小美女嚇跑了,那可大大的不妙。

      小狐狸心裡面卻暗自想到,自己為啥和這個傢伙如此玩鬧,還隱隱覺得有些開心?而且現在看著這個傢伙的樣子也沒有剛才那樣可惡了?

      不行,這個傢伙服了人元金丹,渾身陽氣極壯,要是受我的陰氣吸引,在還沒有築基之前就發起情來要和我求歡,我怎麼辦?

      那我的計畫豈不是泡湯了?

      不行,以後還是要離他遠一點兒,等他修行有成再說。

      想到這裡,蘇蟬臉上的笑容漸漸收斂,她想了想,將手中的黃瓜放下,說道:「我,我沒有地方可以去,但是你也不能這樣欺負我的……」

      這一句話說得李雲東憐心大起,看著蘇蟬的眼神都變得柔和溫暖了起來,他站起身來,乾咳了一聲,沒話找話的說道:「你自己餓不餓?」

      這話說完,蘇蟬肚子裡面咕嚕叫喚了起來。

      小狐狸臉頰一紅,點了點腦袋,心裡面卻道:廢話,我守了你三天,能不餓嗎?自己都沒有來得及吃東西,就想著給你買吃的討好你,沒想到你還不領情!真是氣死我了!

      李雲東笑道:「餓了?沒事,正好我也餓了,我弄點吃的!」

      小狐狸很是詫異:「你還會下廚?」

      李雲東自幼父母便離異了,雖然性格懶散,但是迫于生計,自己還是練出了一手好廚藝,他得意的一挽袖子:「哼,讓你瞧瞧我的手段!」

      說著,他出了臥室,走到廚房,一拉開冰箱,頓時傻眼。

      只見冰箱裡面一片狼藉,如同風捲殘雲一般,能吃的東西幾乎全部都被一掃而空,連一瓶腐乳也不例外!

      「我家招賊了?!」李雲東腦海裡面下意識的閃過這麼一個念頭。

      小狐狸見李雲東拉開冰箱便愣在了那裡,猛的想起自己將裡面的東西都吃完了,臉上頓時有些發燙,神色訕訕的,腳尖一寸一寸的挪過來,蚊子叫喚一般哼哼道:「是,是我吃了……」

      李雲東深吸一口冷氣,下意識就想說:「你餓死鬼投胎啊?裡面兩隻奧爾良烤雞,三瓶椰奶,一袋蛋糕,四袋麵包,三盒果凍,半個西瓜,還有一瓶腐乳,你都吃完了?沒撐死你呀?」

      可李雲東看著小狐狸這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還是忍住了,歎了一口氣:「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家裡面沒有菜,我再厲害也做不出東西來啊!走吧,出門買菜去!」

      小狐狸見他沒有追究的意思,連忙點了點頭,亦步亦趨的跟在李雲東身後。

      李雲東回頭看了她一眼,奇怪的問道:「你不在家等我?」

      小狐狸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用手抓著李雲東的衣角,像是生怕被李雲東甩了,可憐兮兮的說道:「我跟你一起去。」

      李雲東看著她這模樣,笑道:「好吧,不過你別這樣一副模樣,好像我怎麼樣你了似的。」

      小狐狸這才放下心來,抬起頭臉上甜甜一笑。

      兩人出了門,步行大約只有七八分鐘就來到了旁邊的菜市場。

      剛走進菜市場,李雲東便看見一個賣菜的大嬸氣勢洶洶的朝著他殺了過來。

      「你這個小狐狸精,騷娘們,欠老娘的錢還敢帶個小白臉再跑回來?」還沒走近,賣菜的大嬸便破口大駡了起來。

      李雲東見她這一副潑婦模樣,眉頭一皺,不動聲色的站在了小狐狸的身前:「什麼事情?不能好好說話嗎?」

      菜攤老闆指著蘇蟬說道:「剛才她買了我的菜,錢都沒給就跑了!這小騷貨小小年紀就不學好,將來你能做什麼?」

      李雲東心中暗怒,瞪了菜攤老闆一眼:「多少錢,我來給。」

      菜攤老闆見李雲東雖然長得貌不驚人,但是一雙眼睛亮得怕人,目光一掃來,跟尖刀似的,紮得她心中一顫,不敢與他對視。

      她本來有心息事寧人,畢竟做生意和氣才能生財,可她一眼卻瞧見小狐狸躲在李雲東身後那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而周圍男人們又看著她流口水的情景,她就忍不住又氣不打一處來。

      菜攤老闆猛的想起自己懷孕的時候,自家男人就曾經因為一個騷狐狸的勾引而出了軌,當初自己如果不是顧忌肚子裡面的孩子,只怕立刻就離婚了。

      雖說這事已經過去很久了,可菜攤老闆卻始終難以忘懷,看見長相漂亮的女人就有脾氣。

      她聽見李雲東願意賠錢,眼珠子一轉,手掌攤開,獅子大開口,說道:「一百塊!」

      李雲東怒笑了起來:「買根黃瓜和胡蘿蔔就要一百塊?你黃瓜上鑲金了?還是胡蘿蔔上鑽銀了?」

      菜攤老闆眼睛一鼓:「怎麼?剛才她這可是偷竊行為,要以一罰十的!」

      李雲東怒道:「以一罰十也不至於一百吧!你一根蘿蔔一根黃瓜就要十塊嗎?你開的什麼黑店!」

      菜攤老闆見周圍人越來越多,她心裡面暗自有些發怵,可很快她的兒子氣勢洶洶的沖了上來,手中拎著一把切菜的尖刀,惡聲道:「媽,什麼人搗亂?」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