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2章 榨幹他!

      小狐狸看著李雲東吞下人元金丹,張口結舌,心裡面發瘋一般狂喊:不會這麼巧吧?你早不咽口水,晚不咽口水,偏偏這個時候咽!天爺爺,怎麼沒卡死你啊!!

      她有心想要阻止,卻因為窗外有兩個修行界響噹噹的狠角在外面,她半點也不敢動彈一下,唯恐被發現。

      李雲東吞了幾口水後,頓時感覺喉嚨舒暢了許多,他臉上流露出滿意的笑容,憨憨的又睡了過去。

      窗外的兩個女子聽見房間裡面的動靜,過了一會,聲音冷清的女子說道:「算了,看來不像是在這裡,我們先回去,反正那狐狸精逃不出我們手掌心的!」

      聲音活潑的女子輕歎了一口氣:「只好這樣了,真掃興!」

      說著,兩個女子又化作兩道青光,迅速離開。

      小狐狸雖說心裡面幾乎已經要抓狂了,可是她還是強行忍耐著,匍匐在李雲東懷中一動不動。

      過了大概十分鐘,兩道青光又一次回到窗臺,過了一會,聲音清冷的女子歎了一口氣:「看來,真的是不在這裡了……走吧。」

      這聲音說不出的失望,兩個女子再一次化作兩道青光離開。

      小狐狸這才從李雲東懷中跳出,一個轉身,變成了人身,張牙舞爪的撲到了李雲東身上,歇斯底里的低聲嘶喊:「你這個混蛋,賠我的人元金丹來!」

      小狐狸騎在李雲東身上,兩隻手朝著他脖子上掐去,咬牙切齒,恨不得將李雲東殺死,然後將他開膛破肚!

      可她剛掐了李雲東一會,便突然間被一股力量彈開,人翻到了一旁。

      小狐狸淚眼朦朧的看著李雲東身上漸漸亮起一陣七彩的光芒,心裡面又是悲痛傷心,又是委屈難過。

      她知道,這是人元金丹在李雲東體內開始化開,藥力開始起作用了,在攻伐李雲東的經脈和血肉。

      想想自己歷盡艱辛萬苦偷到了人元金丹,原本想著能讓自己從三尾妖狐一躍變成六尾靈狐,卻沒有想到,陰差陽錯之下,竟然便宜了這個傢伙!

      尤其是看見李雲東身上的奇光流淌,小狐狸的嘴便越翹越高,淚水不停的在眼眶裡面打轉兒:我帶著仙丹東躲西藏,卻連化開藥力的功夫都沒有!現在好了,戰戰兢兢辛辛苦苦這麼久,為這個傢伙做了嫁衣!

      小狐狸越想越是委屈,哇的一聲哭了出來,這下她破罐子破摔,也不怕再把那兩個追兵給招來了,只哭得傷心欲絕,當真是梨花帶雨,海棠落淚。

      小狐狸的哭聲雖然響亮,但這鋼筋混泥土的房子猶如森嚴的牢籠,分毫沒有將聲音傳出去,那兩個可怕的追兵倒也沒有再出現。

      小狐狸哭了一陣,哭聲漸小,不停的抽泣著,肚子裡面傳來一陣咕嚕的叫聲。

      她餓了。

      說來也是,一路上被追殺,幾天幾夜沒有合眼,更不用說吃飯了。

      人是鐵,飯是鋼,妖怪也要進餐進食啊!

      小狐狸恨恨的看著李雲東一眼,如果這個傢伙沒有吞下人元金丹,她現在就將這個傢伙給吃了!

      小狐狸抹了一把眼淚,抽了抽鼻子,哭得兩眼通紅的眼睛開始四處打量,看哪裡有能吃的東西。

      看了一會,小狐狸看見茶几上擺放的水杯,她捧起水杯子一看,卻見裡面就連半杯水不剩下了,都被李雲東喝了底朝天!

      小狐狸一陣氣苦,將水杯往李雲東身上一砸,李雲東身上自然的彈出一股氣,將水杯彈開。

      小狐狸看見這情形,知道這是藥力全部化開,李雲東體內氣息旺盛到極點的表現,她又忍不住哭了起來。

      又哭了一陣,小狐狸實在受不了饑餓的煎熬,鼻子一抽一抽的在房間裡面開始四處尋找食物起來,一邊找,一邊嘴巴裡面淒苦的念念有詞:師傅說的一點都沒錯,這俗世中人一個比一個壞,剛遇到一個就吞了我的金丹!

      都說狗鼻子靈,狐狸鼻子卻也一點也不遜色。

      雖然冰箱門關得緊,可是小狐狸還是聞著味道找到了廚房。

      小狐狸自幼在深山中長大,在狐禪門中修行,也沒有來過俗世,只是知道一點人世間的事情,卻不知道冰箱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小狐狸琢磨了一陣之後,警惕而試探的拉開了冰箱門,只覺得一陣光亮起,在冰箱裡面出現了各種各樣的食物。

      小狐狸雖然想不通為什麼這門一拉,這冰箱就亮,但是她現在已經沒有心思去琢磨這個問題了,她也顧不得傷心難過,最後抽泣了一下便開始大快朵頤起來。

      李雲東吞了人元金丹,這枚金丹的藥力在他體內橫衝直撞,從血脈攻伐到皮肉,可以說是在脫胎換骨的對他進行改造。

      這就相當於武俠小說裡面的得道高僧用「洗髓經」「易筋經」對他進行洗髓易筋一樣。

      小狐狸吃飽了肚子,又來到李雲東跟前,盤腿坐在他跟前,目光幽怨的盯著他。

      李雲東由於高二以來就一個人獨居,性格懶惰散漫,因此身材顯得有些發胖,此刻人元金丹的藥力在他體內遊走,小狐狸可以用肉眼清晰的看清楚李雲東身上的肌肉在快速的顫動著。

      尤其是他肌膚下麵的筋脈,像是有無數的小耗子在他的體內鑽來鑽去,讓他的皮膚看起來如同波浪一般,此起彼伏。

      小狐狸知道這是藥力沸騰到了極點以後的表現,這種藥力不僅能夠洗髓伐筋,而且還能夠補充人體內缺失的元氣。

      李雲東氣息蓬勃,體內童子的元陽之氣受到金丹藥力的鼓動,漸漸的從會陰穴游離而出,他胯下也慢慢的支起了一個高高的帳篷。

      小狐狸心裡面一直無比幽怨的自我埋怨,心中後悔不迭,可當她目光落在李雲東身下那帳篷上的時候,她突然間一呆,一個念頭猛的在她心中竄起。

      這個傢伙吞了我的人元金丹,我何不等他藥力化開,再慢慢引他修行,等他築基成功,再采陽補陰,榨幹他,吸收他的功力為己用?

      這樣不是比我自己直接吞服人元金丹要來的有用的多嗎?

      想到這一點,小狐狸忍不住眉開眼笑,狐狸尾巴都晃了起來。

      這時候正是李雲東藥力行走到最關鍵的時候,小狐狸想通了這一點,倒是開始轉變觀念,主動幫李雲東做起護法來。

      可她沒有想到的是,這藥力一運行,就是三天!

      幾十個小時的等待讓小狐狸也有些挺不住,再加上這些天的擔驚受怕,到最後她實在熬不下去了,身子一歪,在李雲東身邊打起盹來。

      就在小狐狸昏昏入睡的時候,李雲東身上燦爛的七彩光芒這才慢慢的消失,他迷迷糊糊的從地毯上爬了起來,用手揉了揉脹痛得幾乎要裂開的腦袋後,手往旁邊一撐。

      這一撐,入手處溫暖柔軟,頓時讓李雲東一愣,腦袋一偏,低頭一看。

      這一看,頓時李雲東腦袋裡面嗡的一聲,幾乎炸開!

      在他旁邊躺著一個女孩,豎著雙角丫辮子,頭髮烏黑,眉目如畫,櫻桃小嘴,睫毛又密又長,顫顫巍巍的顫動著,她雙目緊閉,像是夢到了什麼不好的事情,身子縮成一團。

      而李雲東的手就按在女孩的胸脯上,女孩不僅沒有醒,反而胳膊纏繞了上來,夢囈般的喃喃道:「師傅,蟬兒知道錯了啦,蟬兒不該擅自跑下山的,不要懲罰蟬兒。」

      「這!」

      「

這,這是怎麼回事?」

      李雲東大腦一片空白,他整個人像是石化了一樣,僵在原地,半點也動彈不得,身上汗如雨下。

      我身邊怎麼會有這麼漂亮一個女孩子?

      李雲東使勁回想著自己睡著前發生的事情,可他酒精讓他依稀只記得自己和學校裡面的一位美女表白,卻被拒絕了,自己跑到路邊攤大醉一場,之後的事情就再也不記得了。

      甚至他怎麼回家的,他都記不得!

      難不成自己是這個美女送回來的?

      李雲東忍不住又低頭仔細打量起身邊的這個女孩。

      女孩身穿著一條古色古香的長裙,材質像是絲的,又像是綢的,可女孩的肌膚細膩卻遠超這光滑的裙布面料,她膚白如雪,由於蜷縮著,身材看不出有多高,但是李雲東從手按著的地方來感覺,一手不能掌握的柔軟顯然十分有料!

      「我什麼時候有這種豔遇了?」李雲東腦海裡面一片混亂,男性的本能讓他不僅捨不得離開女孩的柔軟,而且還想在女孩其他地方尋幽探勝一番,可突然響起來的手機讓他做賊心虛的從女孩的胸口收回了手。

      李雲東剛按下手機接聽鍵,便聽見裡面傳來一個聲音:「李雲東!你知不知道你曠課三天了!你這個學期還想拿到學分嗎?你還想畢業嗎?」

      李雲東愣了一下:「是,是班長?」

      「廢話!不是我還是誰!」手機裡面的聲音猛然間提高了一個八度。

      李雲東滿頭霧水,自己難道一醉就醉了三天?

      他訕訕的笑了笑,小心翼翼的問道:「那個,班長,今天幾號了?」

      「今天五月二十三號!你活傻了嗎?」電話裡面的聲音明顯壓了下來,但很顯然另外一場暴風雨正在醞釀。

      李雲東扭頭看了看客廳電視牆旁邊的時鐘,驚訝的發現果然自己一睡就是三天!

      「好好,我馬上就來學校!」李雲東趕緊不迭的掛了手機。

      他手忙腳亂的沖到衛生間刷牙洗臉,又胡亂將身上酒氣熏熏的衣服換了下來,穿了一套藍色休閒服便匆匆忙忙的出了門。

      一路上往學校趕,李雲東卻滿腦子都是問號:那個在我家的美女是誰?她怎麼會在我家?難道我昨天做了什麼其他很黃很暴力的事情?

      李雲東出了門以後,獨自在家的小狐狸在睡夢中一個翻身,卻猛然間醒了過來。

      她眼睛一睜,發現房間裡面竟然人去樓空!

      這一驚只嚇得她花容失色:難道那個吞了我人元金丹的傢伙,他跑了?

      小狐狸手腳冰涼,要是讓這個傢伙跑了,那自己的如意算盤就白打了!

      但她很快摸了摸旁邊地毯,發現還是溫的,說明沒有走太遠,她心裡面稍微定了定,鼻子聳了聳,頓時大喜:空氣中還有他的味道!

      想到這一點,小狐狸嗖的一下爬了起來,一路尋著李雲東的氣味就追了過去。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