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font   face="標楷體">『有沒有過這樣的經驗?

某個人、某件事、某個小動作──即使是像「拿橡皮擦擦掉錯誤的地方」這般小事,都會讓你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好像在哪裡見過?好像不久前才做過?明明應該記得的事,卻怎麼也想不起來。』</font>

「不好意思。」

一道中低音頻的男聲響起。我從書裡抬起頭,瞥了正舉起手、伸向我頭頂上那一層書架的男孩一眼後,向右跨一大步。

<font   face="標楷體">『那是存在在腦子裡最深處的記憶。不見得是你記得,可能是你的手記住了那觸覺;你的眼記住了那畫面……那些匆匆、擦身而過的事物,其實都悄悄地轉換成影像,被紀錄了下來。』</font>

不間斷的,像是寫字聲、又有紙張和鐵書架摩擦的細碎小聲音傳來,我忍不住偷偷瞄向身旁的男孩,但他側著身,遮住了大半視線。

我將視線壓低,試圖透過他與書架間的縫隙一探究竟。

不是很清楚,但我還是能從他的動作隱約揣測出他正將折成四方的小紙塞入書中,但不是書頁裡,因為書是闔著的。他小心而謹慎,像是在做一件極重要、完全不容許有錯誤的事般。

真是太奇怪了!心裡這麼想時,男孩有了新的動作──他準備再將書放回原位,我連忙站直身體,假裝仍在專注地看書。直到他離開後,我才又轉頭,剛好捕抓到他三分之一的背影。這時,口袋裡的手機突然震動,我嚇了一跳,差點喊出聲。

拿出手機。螢幕上顯示是由由打來的。

「我在圖書館。」接起電話,我摀著嘴小聲說話。

「還在圖書館?」另一端的由由話說得有些急,「妳不會忘了吧?」

經她一提醒,原本眞的忘記的事此刻被想起了。

在櫃檯匆匆辦理借書手續後,我連忙跑出圖書館。好險設計大樓就在對面,不過教室在五樓,原本想搭電梯,但一見到電梯前的人龍,我想,爬上去可能還比較快。

今天是和直屬學長姐見面的日子,雖然在暑假中我們都已經先接過他們的電話,但不免還是有些期待,尤其是由由,昨天下課後還拉我到市區挑選要送給學長姐的糖果。

由由的直屬是學姊,據她形容是個活潑、有趣的人,因為第一通電話兩人就開心地聊了將近一個小時。

一個小時。很難想像的一段時間。

「好像只有三句話吧。」前幾天搬進宿舍時,同班又同寢室的由由問起有沒有接到學長姐電話時,我這麼回答。

由由瞪大眼、不可思議地看著我:「哪三句?」

「妳是莫語彤學妹嗎?」我扳著手指,努力回想,「我是妳直屬學長,還有……啊,開學見。」

「……」

由由無言。當時的我也無言。

不過雖然我和我的學長沒有好的開始,但我還是找了『他只是不習慣用電話交談』這個理由來安慰自己,以持續美化我對大學生活的憧憬。

上了五樓,我一眼就看見由由。她紮了一個可愛的丸子頭;就跟我第一次見到她時的造型一樣,正和身旁綁著馬尾的高挑女生說話。我繞過幾位班上同學和已經前來認領的學長姐旁,回到教室。放好書、拿了糖果,再出教室時,由由還在和學姊說話。

靠著牆、我好奇地打量起走廊上的這些學長姐們;雖然才初次見面,但每一位都超級熱情,表現的像是認識了很久的朋友般。歡樂的氣氛取代初次見面的尷尬感,瀰漫了整條走廊。我也不禁幻想起等會和學長見面時的景象。

「小姐一個人嗎?」一把戲謔的聲音從身後的窗口傳來。

我偏過頭。黃人愷咧著一張嘴,也不知道在開心什麼?

「妳該不會也被拋棄了吧?」他還笑著。

「你的直屬呢?」我問。

「轉學了啊。」

黃人愷像是在說一件不關他的事。我應該安慰些什麼,但看他的樣子好像一點也不以為意,索性就不說了。

「我看妳的直屬八成也轉學了。」這個烏鴉嘴開始詛咒起我。

「我暑假有接到他的電話。」

「有接到電話不代表他開學後不會轉學啊,而且都下課這麼久了,還不見妳學長的蹤影,妳看別人……」巴拉巴拉的,黃人愷完全不顧我的感受,兀自講得眉飛色舞。

啊啊,又來了。我別過臉,繼續張望學長的蹤影。

說也奇怪,從第一天認識開始,黃人愷就是喜歡找我說話,每天就像是揮之不去的橡皮糖老是在我身邊打轉,但沒有追求,就只是喜歡找我說話;就像現在這樣,不斷對我洗腦『我被拋棄了』這件事。

不會真的被他說中了吧?漸漸的,我也開始跟著產生疑慮。

「小莫,糖果什麼口味的?」

就在烏鴉嘴先生開始覬覦我的糖果時,有個人穿過人群、從走廊的另一端走來,我不知道我的篤定從何而來,但我就是確定那是珊珊來遲的學長,一定就是!

瞬間,體內的煩躁一掃而空。我站直了身體,目光一動也不動地定在不遠處、迎著光而來的那個人身上。

「我學長來了。」我說。沒有要誇耀的意思,但就是不由自主。

「哪個?」黃人愷伸長脖子、探出窗。

「噓。」我的食指放在嘴邊,示意他安靜。

「到底是哪個?」

噓,安靜點,就是那個啊,那個像是從一團光霧中走出來,四周閃著金黃光芒,背後還有一雙翅膀的……

「妳是莫語彤學妹嗎?」

……呃?

一頭亂髮,黑框大眼鏡、T-shirt(我嚴重懷疑是睡衣)、迷彩七分褲、拖鞋……嘖嘖,十足的大災難,喔不,是大宅男。

那些前一秒還在腦中播放的美好畫面不知何時已經變成一片空白,直到黃人愷很不識相地噗哧一聲後,我才回過神、白了他一眼。

「我是。」我說。學長額前翹起的瀏海讓人很難不去注意,為了能順利對話,我將目光往下移了一些,「你應該就是我的直屬學長吧?」

「學妹,妳好。我是妳的學長,江奇蔚。」自我介紹完後,學長停頓了好久,在我以為我們就要結束話題時,他突然打開黑色背包,拿出一個塑膠袋:「請妳吃。」

「謝謝。」接過時,我迅速瞄了一眼塑膠袋裡的東西;是可麗餅。

「對了,」這時我也想起手中的糖果,「這個是回禮。」

學長笑了。

唔……那笑容應該是目前全身上下中最耀眼的一部分吧。

「那我還要打工,先走囉,再跟妳連絡。」

好,連絡。我在心中默默地重覆學長的話,同時沒來由地想起暑假的那一通電話。

「欸,小莫。」就在我目送學長時,黃人愷冷不防出聲:「這個餅皮快斷了。」

我看向手中的可麗餅;最外圈的餅皮斷了一角,但沒全斷,還在苟延殘喘地晃啊晃的。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