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ret‧讓我猜猜你or妳?

當抽菸的時候,我會挑個不起眼的位置坐下來,

 

觀察這四周圍有沒有值得我記錄的事物   。

 

包括人的動作、言語、表情。  

 

這時有個大約五歲的小女孩吸引我的目光  

 

其實也不算是吸引,只是她一直盯著我看,讓我感到有點不自在。

 

我也回眼看她,這小女孩穿著吊帶褲,留著長髮,  

 

紅噗的臉頰,很俏皮可愛,十足的小美人。  

 

『這樣子不行喔,哥哥在抽菸。』我帶點兇意的口氣說,同時也把菸熄掉。  

 

但小女孩絲毫不害怕我這陌生人,反而對我笑,

 

還是那種「你不會對我怎樣」的笑。  

 

這也讓我對這小女孩有點興趣。

 

她讓我想起高中的一些瑣事。

 

 

高中幾年級,我忘了。

 

那時我在當「不像風紀股長的風紀股長」。

 

不明白?   沒關係,我打幾個例子。

 

你們有看過風紀股長每天遲到嗎。(最扯曾在家睡過午覺才去學校)

 

你們有看過風紀股長在上課中賭博或自習課玩捉迷藏嗎。

 

你們有看過風紀股長每節下課準時在廁所報到哈菸的嗎。

 

你們有看過風紀股長翹課跑去撞球間網咖的嗎。

 

也因為我常犯事連學校廣撥跟著升級。

 

「X04班,林夜,請到訓導處來。」

 

「X04班,林夜,馬上到訓導處來!」

 

「X04班,林夜,馬上給我到訓導處來!!!」

 

我可不是在自豪這些鳥事啊,

 

但它是我回憶中的一部份,笑笑的回憶過往罷了。

 

 

回到正題,在訓導處有位小朋友,

 

是某個老師的小孩,一樣也是五歲左右。  

 

有次我跟阿鵰一起去簽到,看到那位小朋友。  

 

小朋友長的非常俊,一看就知道長大是位帥哥。  

 

那時我心血來潮逗他玩一下說:

 

『弟弟你跟哥哥一樣是帥哥喔!。』   我手不停摸著弟弟的頭。

 

小弟弟抬起頭看我,過幾秒鐘泛紅了眼框。

 

阿勒?怎麼感覺不對勁啊。

 

這是要哭嗎!?   這是要哭嗎!?

 

我趕緊收回手。

 

「哈哈哈哈,人家不想跟你同一型啦。」這時阿鵰插話調侃我。  

 

『真的假的!!』

 

換阿鵰摸起弟弟的頭臭屁的說:「我知道你是想跟哥哥我一樣帥。」

 

阿鵰話說出口後,情況並沒有好轉。

 

弟弟反而發出悲鳴,再過幾秒當場嚎啕大哭起來   。

 

銬,阿鵰搞毛啊,我看弟弟才不想跟你同一型勒!

 

根本是讓整個場面都失控了。

 

結果小孩的媽媽來了,她安撫著大哭的小孩。  

 

「怎麼好端端的忽然哭了?」小孩的媽媽說。  

 

『呃,我也不知道,我只說弟弟跟我一樣是帥哥就哭了。』  

 

小孩的媽媽聽到後哭笑不得,然後對我說:

 

「她是妹妹!」  

 

我和阿鵰都懵了,重新仔細端詳著小朋友。

 

的確,這小孩剪著短髮,會讓人誤以為是小男生。

 

但想像她是長髮的話,又會變成美人兒。  

 

失策,原來是男女通吃的俊美型。  

 

經過這件事後,我變不大敢輕易判別小孩的性別,生怕再叫錯。  

 

 

看坐在我旁邊笑的樂開懷小女孩,我冷不防問了一句:

 

『妹妹,你不會是男生吧?』

 

  小女孩歪著頭看了我,一會忽然爆笑出聲:

 

「哈哈哈哈哈,笨蛋。」她蹦蹦跳跳的離開了   。

 

『呃.....。』看著已跑遠的妹妹。

 

 

※罵我笨蛋的小孩究竟是男是女啊....?

回應 (1)

Moe
2017-11-19 16:3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哈哈,很有趣的經歷XD
回覆:2017-11-19 17:08 那你欠我一個擁抱的費用了XD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