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口頁 > 原創市集 >

濃情館

>

都會愛情

>

相守不相愛

> €第一章 - 她的忌日。(3)

€第一章 - 她的忌日。(3)

03

 

 

      大雨敲擊著窗戶,讓人很難忽視外頭的天氣,鄭依芸洗過澡後將毛巾包覆不停滴水的髮絲,緩緩走出浴室。熱水澡讓冷卻的體溫恢復,鄭依芸坐在床邊才正要吹乾頭髮,手上的吹風機立刻被人從身後接過,這個距離,鄭依芸還能聞見他身上的飯菜香。

 

 

      「今天吃什麼?」鄭依芸直到聞到那香味才發覺自己真的餓慘了,隨口問起今晚的菜色,反正不管他做了什麼她都會吃,知不知道其實沒什麼差別。

 

 

      一開始同居時兩人也有規劃好誰一三五、誰二四六,但鄭依芸每回都是買外頭的東西交差,白澄泯嘴又挑剔,最後乾脆全攬下來自己做。

 

 

      「三杯炒麵。」他說。

 

 

      「我們……」鄭依芸笑了出聲,正想說我們已經吃了一個禮拜,突然打住,想到前幾天他忙著準備祭拜的事情沒有下廚,又不想在他面前提起林映秀,最後只能沉默。

 

 

      「我知道,但我喜歡吃。」白澄泯像是沒發覺她的異常理所當然地說,看著吹了好一會依舊濕潤的長髮,不滿地說,「我跟妳說了好幾次,頭髮要擦乾。」

 

 

      「我有擦。」只是沒有到乾。鄭依芸辯解地想。

 

 

      吹完頭髮坐在飯桌前已經是十五分鐘後的事,鄭依芸看著兩盤不太一樣的炒麵坐了下來,她面前的那盤是正常的三杯麵,對面那盤則是看不到任何一片九層塔,一旁的小碗裡則裝滿了九層塔,讓人看不出到底是喜歡吃還是不喜歡吃。

 

 

      這是白澄泯的怪習慣,第一次知道是他們有一回出去吃飯,他把麵吃光了九層塔留在一邊,去趟廁所回來服務生已經把盤子收掉了。白澄泯立刻露出痛恨的表情,惹笑了她,鄭依芸還被他說怎麼眼睜睜看別人收走他的九層塔。

 

 

      「對了,禮拜三我不回來吃飯不用煮我的。」鄭依芸吃了幾口麵,忽然想起她還沒和白澄泯報備的事情。

 

 

      「我知道啊,那天不是阿姨生日嗎?我正想問妳要送補品好,還是飾品比較好?」白澄泯理所當然的話讓她止住動作,不禁睜大雙眼瞧著他,還以為是自己耳朵聽錯了。

 

 

      「你怎麼會知道?」鄭依芸反問道。

 

 

      「阿姨前幾天有約我那天一起吃飯,我答應了,她說餐廳讓我們選就好了。」白澄泯沒看出鄭依芸的臉色逐漸凝重,他想了一下又說,「妳覺得吃川菜好還是西式餐廳比較好?阿姨有特別喜歡的嗎?」

 

 

      鄭依芸聽著他一個又一個的提問,只覺得喉嚨因為他說的每一句話逐漸乾澀,張了張嘴卻也不想澆熄他的好意,「不用了,你媽之前不是一直希望你找時間回去一趟嗎?與其跟我們吃飯,不如回家一趟。」

 

 

      「跟我爸媽吃飯什麼時候都可以,阿姨生日一年只有一次不是嗎?」白澄泯簡單一句話就把她的提議駁回,鄭依芸只能逼自己放輕鬆不讓焦急的情緒被眼前的人發現,「那工作室呢?不是說在趕案子嗎?」

 

 

      白澄泯停住動作看向她,「依芸,妳有話可以直說,不需要這麼委婉地問我。」

 

 

      鄭依芸深吸一口氣,腦子裡也想不到別的說法,乾脆就把話攤開來直說,「你那天不用去也是可以。」

 

 

      白澄泯笑了笑說,「可是我想去啊。」

 

 

      「可是我不想要你去。」鄭依芸低頭輕輕地說。

 

 

      「什麼意思?」白澄泯皺眉沒搞懂她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會叫她不要再打電話給你、你也不要再接她電話,那天我會自己去。」鄭依芸簡單明瞭地說,白澄泯聽完表情也好不到哪去,「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

 

 

      「我問妳為什麼要這樣?我們都什麼關係了,妳媽媽生日難道我不能送禮嗎?連吃一頓飯、打通電話都不行?」白澄泯知道她在逃避問題,不想談論這件事,他也不就拐彎抹角了。

 

 

      「我們什麼關係?」鄭依芸看著他反問,果然,白澄泯像是當頭挨了一記重棍,不得不止住話題,但卻也不代表他接受鄭依芸的決定。

 

 

      鄭依芸本來就沒期望他能說出答案,也不怎麼想知道答案,他們之間的關係哪天如果能簡單俐落地說出口,大概就是結束那天了。所以在結束以前,最好記好自己的本分,誰也別越界。

 

 

      不過惹白澄泯不悅的下場大概就是這樣,那傢伙竟然為了這件事去另一個房間睡了,當鄭依芸半夜翻來覆去睡不習慣時才有幾分後悔。這屋子有三個房間,除了這個房間是她的以外,其他都是白澄泯的。

 

 

      鄭依芸知道他的房間裡放了很多林映秀留下來的東西,也包括他們一起去拍的婚紗照,他還掛在床頭上。她從來沒進過那間房,這是她留給他們的尊重,只有幾次他沒關門時她會瞥見那張幸福的婚紗照。

 

 

      森林裡白色的婚紗裙擺墊底,兩人躺下閉上雙眼近乎吻上的甜蜜。

 

 

      躺在那張婚紗照下面的男人,也沒有鄭依芸想像中的一夜好眠,他有好幾次想乾脆放棄回房算了,但想起飯桌前鄭依芸宛若陌生人般的疏離態度,白澄泯就鬱悶。

 

 

      兩人都幾歲了,也不是真的會為了這件事起口角,只是表面的平靜真的代表他們心裡一點波瀾也沒有嗎?還是,只是歲月讓他們更擅長把心思藏的更深,深到連他們都猜不出來的程度。

 

 

      隔天一早兩人看來都是沒睡飽的表情,鄭依芸起床梳洗後直接拿起抽屜裡的B群要吞,她和白澄泯不一樣,他是自己出來創業工作沒有上頭壓力,沒精神一天也無所謂,她可是員工命,她不想因為自己的問題在工作上出了疏漏。

 

 

      還沒吞下,另一人的手已經先擋在她的唇前,「妳啊,吃完早餐再吃藥。」

 

 

      鄭依芸被他的力道弄得不自覺往後靠在身上,從鏡子裡看著白澄泯刮完鬍子後清爽的模樣,鄭依芸有些走神。她第一次看到他刮鬍子時,還意外地問過他,「原來你也會長鬍子啊?」

 

 

      他總是白白淨淨的,她從沒看過他臉上有過鬍子,還一度天真地以為皮膚好的男人就不會有鬍子呢。

 

 

      鄭依芸回神後喃喃著,「這不是藥。」

 

 

      「一樣,吃完早餐以前都只能喝水,快點出來吃早餐吧。」白澄泯鬆開手輕輕把她扶正,避免自己一走開身她就跌個狗吃屎。鄭依芸從鏡中看著他的背影連嘴角彎起笑容也不自知,她還以為經過昨天會連早餐都沒得吃。

 

 

      兩人的互動和平常一樣,也不太像平常一樣。儘管例行公事,早餐、晚餐、接送,該做的都做了,白澄泯卻還是睡在另一間房間。鄭依芸也還是沒有照他期待的開口說,「禮拜三我媽媽生日一起吃飯吧。」

 

回應 (4)

蒼穹
蒼穹
2017-11-15 22:5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給你一顆珍珠,讓你養顏美容。

不說了第一顆珠珠奉上
會哭更多哦QQ
我覺得我心臟會痛不只兩天
回覆:2017-11-15 23:27 我覺得這本跟純愛是相反的調性,純愛是最後讓人哭,這篇則是讓人從頭哭到尾後,最後微笑的那種。

謝謝蒼穹的珍珠,感謝妳!請多多來哭吧(X
月影紗
月影紗
2017-11-14 15:0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唯莿 有新書了
當然要收啦
回覆:2017-11-15 23:25 謝謝月影紗~希望妳會喜歡這篇故事
蒼穹
蒼穹
2017-11-12 22:5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想說很久沒來看了 就來看看小唯最近怎麼樣
結果竟然開新坑了耶
乾我看著這個故事就想到純愛 想到純愛我就好想好想哭QQ 那真的是一本讓我想忘都忘不了的
回覆:2017-11-13 18:49 請多來關懷小唯,小唯很需要拍打餵食啊QQ
竟然默默罵髒話QQ看來純愛給的陰影真的很大XD
乖乖不要哭,這篇會哭更多的,眼淚要省著點用wwwww
快點一起跌進新坑吧~
夏未央
夏未央
2017-11-12 21:2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是頭香/////

先跟唯莿打招呼~~~以前在台論常常看到妳的蹤影(我筆名原本有兩個,一個是櫻野夏娜一個是苡夏),自從來POPO後我沉寂了一段時間,剛才開始又動工XD

好喜歡這個故事阿,一下子就很清楚明瞭的劇情,細節什麼的也很好-//0//-
不過白先生到底是怎麼想的呢?為何有前妻的遺物但是都沒丟掉然後竟跑來跟她同居?!
然後鄭母也太可怕了吧......讓我想到我的舅媽就是這種,在前人面前不會這樣,背後才開始罵小孩,還說不然我要揍妳,這都可以家暴了吧QQ
回覆:2017-11-13 18:47 似乎來POPO以後有打過一次招呼呢~你好啊!
 
其實不能算是前妻,畢竟白澄泯是到林映秀過世後才娶她的,根本沒有離婚過怎麼能算前妻呢?至於他怎麼想,真的只能看下去了。
 
其實我媽媽就是這種類型,只能說很多大人都是這樣QQ
 
謝謝未央的留言,希望你會越來越喜歡這篇故事<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