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沒有於任何社群平台發布徵才訊息,請慎防詐騙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耽美稿件大募集

【聖誕虐戀】她的願望

      自他有印象開始,每年過節這天,男孩都會帶著女孩來到這棵商店街外的聖誕樹下。

      最初幾年,兩人都還穿著青澀的學生制服,嘻笑喧鬧,揮霍著彷彿用不完的青春,偶爾男孩促狹地說錯了話,便會招來女孩的一頓追打。

      離開之前,兩人會過來攤位上買幾顆茶葉蛋,邊走邊說著:「那個大叔雖然看起來很兇,但他賣的茶葉蛋超級好吃。」

      兩人大概不太清楚,他不是看起來很兇,他是真的很兇。

      再後來,距離逐漸靠近的兩人之間開始醞釀出微妙的氛圍,曖昧流轉。

      男孩帶著羞赧摸向後腦杓的手在髮間撓了幾下,忽然鼓足了勇氣般大喊出聲,讓接收到心意的女孩面露訝異,她的雙頰一寸寸地染上緋紅,隨後,咬著嘴唇緩緩點了個頭。

      歡天喜地的男孩抱起女孩轉圈,惹得她驚呼連連,這一剎那,似乎整個時空的幸福全都屬於他們。

      在這之後,每一年,男孩依舊會牽著她的女孩前來拜訪聖誕樹,慶祝他們獨一無二的紀念日。

      而他也總會記得,為兩人留下固定份量的茶葉蛋,讓他們能夠帶走。

      某一年,冬季格外寒冷,連不該下雪的地方都下起了雪。

      也是這年,男孩和女孩都不約而同和聖誕樹失了約。

      又隔一年,兩人總算再度出現。

      然而,往日裡開朗陽光的男孩卻格外沉默,縱然女孩微笑著不停說話,男孩竟始終不曾搭理,沉默地在攤位旁的長椅上坐下,遙望遠處妝點著燈火的聖誕樹。

      女孩伴著男孩而坐,側過臉深深注視著男孩,男孩卻像渾然未覺。

      然後,男孩垂下眼簾,突然開始無聲哭泣,沉默的悲傷恣意渲染,讓女孩也歛起了唇角,靠過去依偎著他,如同一名溫柔而安靜的守護者。

      次年,男孩前來時已恢復了平靜的神情,在老位子坐下後,便發起呆來。

      女孩與男孩相鄰,卻背對而坐,口中輕輕哼著一首歌曲,柔和的曲調聽來無端憂傷,隨寒風掐住了溫暖的呼吸。

      不過失去了一點點    傷口卻無限在蔓延

      看你無心睡眠    整夜呆坐流淚    真想擁你入懷彼此安慰

      我已失去了我的臉   無法再與你面對面

      但求上帝悲憐   讓我回你身邊    跨越夢境相擁就一次   哭一回

      他淡淡瞟去一眼。好好的聖誕節,唱這什麼不應景的悲歌?

      孰料居然和女孩的目光碰個正著。

      她睜圓了明亮的雙瞳,訝然地眨動幾下,反應過來後,又瞇起眼睛,對他俏皮地豎起食指,在唇前比了個「噓」的手勢。

      男孩離去以後,女孩笑吟吟地靠近了攤位,將手背在身後。「大叔,如果跟聖誕樹許願的話,願望會實現嗎?」

      誰知道,別問個賣茶葉蛋的這種問題。

      斜眼瞪向女孩,卻發覺她目不轉睛地盯著鍋裡的茶葉蛋。無奈之下,他用夾子揀了一顆,隨意找個小碗裝了擱到她面前。

      「要給我的嗎?」女孩喜出望外,見他頷首,興高采烈地拿走了茶葉蛋,蹦蹦跳跳跑走前還回頭朝他揮手,「大叔雖然看起來很兇,不過是個好人!」

      ……小丫頭到底懂不懂說話的藝術?

      他從鼻子裡哼了聲,順手收起陡然變得冰冷的碗。

      年復一年,男孩與女孩雷打不動地在聖誕節當天報到,男孩漸漸蛻變為沉穩的青年,女孩卻仍是女孩,唱著她優美而惆悵的歌,並鬼靈精地跑來騙他的茶葉蛋。

      然而,最後終究,只剩下了女孩。

      坐在長椅上擺動著雙腿,女孩凝視著始終如一的聖誕樹,不笑的臉孔看起來若有所思。

      「今年不唱了?」他難得開口,陌生的嗓音將女孩嚇了一大跳。

      「原來大叔會說話啊!」拍著胸口,接觸到他冷冽的視線,女孩微微一吐舌,才勾勒出笑容回應道:「現在……不該再唱了呀,那首歌。」

      好不容易,男孩終於選擇要走出回憶。

      那麼,無可選擇,唯有留在回憶裡的人,便不能再絆住他了。

      女孩努力扯動嘴角,卻扯下了漫天細雨。

      「大叔,我要走啦。」決定啟程的這年,女孩特意來向他道別。「哇!你也長了好多白頭髮了呢,不過還是帥大叔喔!」

      他想問,對聖誕樹許的願望實現了嗎?可惜問題到了嘴邊,卻濃縮成兩個毫不相干的字:「快走。」

      女孩撇嘴,留意到他悄然遞出的碗,卻擺了擺手道:「今天就不吃啦,不然我一定會捨不得走。」

      動作略微凝頓,他將碗放到一邊,抬眼迎上女孩的目光。

      「不要太想我呀!大叔,也別因為想我就急著來我這,要健健康康的,還要長命百歲!知道了嗎?」她鄭重叮嚀,整段話卻不倫不類。

      於是他再次重複:「快點走。」

      女孩鼓起臉,貌似在埋怨他的不近人情。轉身之前,又像想到什麼似地擊掌道:「對了大叔,跟聖誕樹許願真的會實現喔!」

      他默然盯住女孩的面容,只覺得在刻意表現出的釋然後方,充滿了遺憾。

      想必那是個,只為了男孩著想的願望吧。

      在心裡嘆了口氣,他望著女孩一點一滴轉淡的背影,總算啟口道:「一路順風。」

      話音甫落,女孩便倏然回首,綻開他熟悉的笑靨,身影隨著晚風消融在夜色之中,再不復見。

      他拉開椅子坐下,遠處聖誕樹的光芒映入眼底。

      看來,這個節日從今以後……會開始變得很寂寞啊。

____________

【備註】文中歌曲:〈不過失去了一點點〉歌手:曾沛慈/作詞:BOSS、Jerry   Feng/作曲:黃柏勳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4)


喜歡茶葉蛋大叔跟女孩的互動,兩個人也好溫柔,細心的溫柔、可愛的溫柔......這種開朗卻帶著哀傷的節奏好中我  變冷的碗跟其他暗示也很有趣  我喜歡這樣的虐,謝謝招待~~
2023-12-15 00:5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放了各種小暗示(尤其是碗)有被看出來真的好開心!
我寫的虐好像一直都是這種路線,大虐不了哈哈哈,
不過你能喜歡真的太好了!謝謝跟我分享你的心得~(ゝ∀・)
2023-12-17 18:26回覆

後座力有點強......又回頭看了一遍。
不過茶葉蛋大叔好好笑  
2023-11-27 11:3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你願意看兩遍~> <
茶葉蛋大叔說他不好笑,他很兇!
2023-11-28 00:13回覆

那句不能再絆住他了 有點難受
2023-11-21 22:3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都說生者哭泣會讓亡者因為留戀而無法安息,
但我常想,亡者應該也擔心生者會困在回憶之中吧......
2023-11-22 11:24回覆

用旁觀者的角度和用伏筆慢慢帶入反轉,都讓這個故事變得好別緻,喜歡<3
2023-11-21 16:2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喜歡呀~
想了主觀跟旁觀的版本,
希望嘗試點不同的情境營造所以採用了這個。
但我老是虐不起來......
2023-11-22 11:2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