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沒有於任何社群平台發布徵才訊息,請慎防詐騙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耽美稿件大募集

早安

同樣的早晨,同樣的流程,林燁樺走進公司,開始一天的工作。

今天的案子主角是海外知名的小提琴演奏家。

林燁樺回憶看過的客戶資料,這名小提琴演奏家三十七歲,曾在知名樂團擔任首席,最近正在籌辦世界巡迴演奏會。

這次會面的是她的音樂經紀人。

會面是十點。

想著時間差不多,他整理好文件,做完簡報的最後確認,進入會議室。

不久,人到了。

他下意識起身迎接,看著被領進會議室的女孩,林燁樺愣住了。

「早安。」她用好聽的聲音道。

他想起中學三年級時,在管絃樂社團外偷偷看她的日子。

春季,中學剛開學不久。

下午,熙熙攘攘的社團時間剛結束。

「三年級了,不想面對啊!」和小夥伴會合,他頹廢吶喊。

小學六年、中學三年、大學七年。

怎麼中學不能再長一點哪!

他還沒找到未來的方向啊!

最耀眼的劉譽珩道:「總要面對,你還是面對現實吧!」他一如既往搭著邱會的肩。

邱會又一次拉開他的手,「你點子不是很多嗎?也能往那塊發展發展。」

「對,你還滿有創意的。」付司禮認同。

余恩安安靜靜跟著付司禮。

「還有一年,實在不行隨便選個念了,說不定能發現新大門。」劉譽珩不死心,再一次搭上邱會的肩。

邱會翻了個白眼,不跟他折騰了,「興趣和擅長不一樣,能從事自己感興趣、還沒被現實磨滅的,不算多。」

林燁樺停下腳步,看著這群夥伴的背影,他崩潰道:「你們都想好了?該不會只有我還在煩未來的路吧?」

四人跟著停下,在走廊上回頭,三人異口同聲:「是啊。」

憂愁的音樂聲從前面禮堂裡傳來。

「這琴聲真應景。」

五人聊著經過禮堂,林燁樺不由得看了禮堂裡一眼。

樂團中的小提琴手正在獨奏。

在燈光照射下,她和她的琴閃閃發光。

好漂亮。

「是管弦樂社團,他們在為校慶做準備。」安靜的余恩終於開口。

邱會說:「要打掃了還在練習。」

「應該差不多了,這首曲子快結束了。」

才想他原來懂古典樂,真厲害。就看到他看自己得意等誇的模樣。

邱會看著他,嚥下差點誇出口的話。

一路上鬧著,話題就這麼過去了,只有他還想著拉小提琴的那個女生。

開啟他藉自己攝影社社員四處采風的便利,每週社團偷偷看她演奏的時光。

有次他早到,買了豐盛的早餐,悠悠蹓躂,想著沒意外的話只有導師辦公室有人。

進了學校卻聽到熟悉的琴聲。

循著琴聲來到七班教室,他才知道她是七班的學生。

悄悄看她,不知不覺離門口越來越近。

最後他沒忍住,提著早餐站在門邊。

無人的教室,撒落的陽光,流暢的弦樂。

她閉著眼睛,就像天使。

一曲畢。

她心滿意足地睜開眼,看到了門外的他。

沒想到有人這麼早來,她收斂意外的目光,臉色微紅。

她應該是害羞了,也可能是拉小提琴累得。他不知道。

放下肩上的小提琴,她用輕柔清脆的聲音,道:「早安。」

面對她的視線,林燁樺心跳加速,來不及思考,轉身就跑。

跑進二班教室,『碰!』的一聲,重重拉上門。

他靠門坐下,全身都在抖,整張臉都是紅的,「太慫了吧我……」

「林燁樺,你怎麼了?」班導從隔壁的導師辦公室聽到聲音,過來看看,「臉怎麼這麼紅?」

「沒、老師我沒事,不小心關得太大力了。」

「沒事就好。」

一直到畢業有很多機會,他都沒勇氣對她說聲早。

而現在,聽著耳邊主管的侃侃而談,他正為我們介紹。

收拾回想。

眼前的她用依舊好聽的聲音道:「初次見面,您好。」

「早安,您好。」他聽到自己這麼說。

「老師的演奏會就麻煩你們了。」

她不記得我。

卻彌補了我當時落荒而逃的遺憾。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