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功能「收藏作家」上線啦!
HOT 閃亮星─肆夕耽美稿件大募集

被迫踏上屠龍之旅的me,走進那間酒館:詩人與龍與屠龍者

陰雨綿綿。

我狼狽地躲到一棟建築物的屋簷下躲雨,沒有考慮到這村莊這麼多雨,實在失策。除了零星幾間屋子有燈火,道路一片陰暗,看來今天是無法繼續前進了。

我抬眸望向避雨的建築物,上頭斑駁的木頭招牌刻著兩個依稀能看出「邦吧」二字,裡頭傳出吆喝和玻璃杯碰撞的聲音,還有喝醉時才會發出來的爽朗笑聲。

這樣呆站在這裡也不是辦法,我需要把身上的衣服烘乾,還有好好吃一頓。

「吱呀」一聲,我推開同樣老舊的木門,裡頭的酒客僅有少數將目光投到我身上,然後又轉會去繼續他們話題。我沒理他們,逕自走到吧檯找了個空位坐下。

吧檯後方站著一位中年大叔,頭髮有點稀疏了,但是不合場景的健壯身材、端正的衣裝與銳利的灰色眼眸似乎暗示他年輕時的英俊風流。

「剛成年?」他的聲音非常低沉。

「成年好幾年了。來杯啤酒,還有麵包與乾酪,有烤肉的話也來一份,謝謝。」我環顧四周,「這邊有提供住宿嗎?」

大叔挑眉,「小子,明天要去哪閒晃?」他的目光落在我背在後面精緻的長弓。「要狩獵的話,這附近可沒什麼動物。」

「不用擔心,我自有打算。」我不打算告訴他此行的目的,光想到就來氣,但是為了未來,我不得不做這件事。

大叔不再追問,俐落地從後方酒桶裝滿一大杯啤酒交給我,然後端上放了乾酪的麵包。上次進食大約是十小時前的事情了,我狼吞虎嚥地吞下麵包,略為烤過融化的乾酪和麵包是飢餓時的配晚餐。

後方的酒客忽然爆出鼓掌聲,我轉頭一看,一名拿著小豎琴,穿著破舊的吟遊詩人似乎剛表演完,向眾人鞠躬並收下他們的打賞,然後就朝吧檯的方向走來。

「老邦,來一杯。」吟遊詩人直接把他剛剛的一半所得砸在一杯美酒上。

這人平常怎麼活下來的?賺到錢立刻花掉?

老邦露出有些鄙夷的表情。「你上個月底賒的酒錢有著落了嗎?」

「哎呀,談錢多傷感情啊。放心吧,總有一天會還的。」

「得了吧,我知道你根本沒再存錢。你可小心了,如果有人比你更會吟詩作對,你就失業了。」

「話不能這麼說啊,我可沒在這裡駐唱。」

「喔,那就沒有員工福利了。按照規定——」

「好啦好啦,我盡力籌錢就是。」吟遊詩人接過老邦的酒杯,喝了一大口,露出滿足的表情,然後把目光移到我身上。「欸?新來的?」

「貴族紈褲子弟,沒什麼好關注的吧。」老邦說道。

我略為緊張地往後一瞄,確認沒有人因為大叔的一句話將注意力放在我身上。我已經刻意穿得跟平民一樣,甚至比老邦再破舊一點,但還是被這閱人無數的大叔看出來了。

「喔?」吟遊詩人也注意到我背的弓。「年輕人,我想起我有一首詩歌,塵封好幾年沒唱了,你的弓讓我想起這首歌,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聽聽?」

「我的弓?它沒什麼特別的啊。」

「少來,這把弓應該大有來頭。」老邦毫不留情地戳破我的謊言。

可惡,應該再往前走看看,在別的地方落腳的。

大叔端上一盤淋了醬汁的烤肉,熟度恰到好處,醃料也十分入味,醬料色澤是漂亮的酒紅色。

嗯,不過別家酒館可能沒有這般好手藝,算了。

「那就更應該唱這首啦,相信老邦也很久沒聽到了。」

離「那個地方」這麼近,該不會……「我沒有多餘的錢打賞。」

「無妨,我唱這首本就不是為了錢。聽好啦。」他拿起豎琴隨意地撥了幾聲,整個酒館像是接收到什麼訊息一樣,瞬間安靜下來,目光全聚焦到他身上。

我今天要說的,是一百年前,已經滅亡的王國的故事。

那是一個與龍共存的國度,人民以龍為信仰,王室以龍族好友自豪,以此為契,龍族負責守護王國,免於一切外敵帶來的災禍。

王國一時繁榮昌盛,人民定時舉辦祭典與龍同歡,並感念牠們守護這塊淨土。

然而,如此一個不信神的國度,想要在神的眼皮下發展,是不允許的事情。

於是神降下了災罰。遠超龍族力量的神祇,穿過了牠們的防線,在這塊數百年繁榮的土地上創造前所未有的天災。

糧食開始歉收,大規模疫情爆發,國家運作出現問題,人民的生活陷入困頓。但不信仰神的人,並沒有想到這一切是因為他們的信仰造成,而是認為是龍對他們的懲罰。

心繫社稷的王族決定舉辦一場前所未有盛大的祭典,試圖平息他們以為的龍的怒火。然而龍族心裡是明白的,這一切災厄的源頭,是牠們無法與之抗衡的力量。

龍族向王族解釋這一切,王族知曉真相後,努力派王室子孫到處尋找與神抗衡的力量。然而神不許這樣的事發生,於是祂控制了龍族的心靈,讓牠們逐漸遺忘己身職責,鼓舞牠們摧毀牠們曾經珍視的國度。

龍族無法抵抗這股侵蝕心智的力量,痛苦不堪的牠們開始攻擊王國,至此人民與龍族徹底反目。

王國因為兩族交戰陷入一片火海,人民紛紛逃離這片紛亂之地,王族與龍族玉石俱焚。

王室中有位魔法與箭術強大的王子,與龍族中最強大的龍,在廢墟中站到最後。

還保留著一絲理智、隨時可能陷入瘋狂的龍懇求王子結束牠的性命,王子感念牠曾經守護這個王國,並與神的力量對抗許久,讓他有機會出國習得最強大的魔法,他拒絕這個要求。

但是龍的心靈已經被神完全侵蝕,牠突然發瘋,向王子發起進攻。

王子別無選擇,架起手中的弓,以魔法凝聚為箭,射向龍沒有鱗片保護的柔軟處。從此,龍便長眠於已經毀滅的繁昌之地。

吟遊詩人後面似乎還唱了一段關於王子的讚歌,但是我完全聽不進去。

這詩歌我在其他地方也聽過,但其他版本加油添醋的成分多了不少。

一百年了啊。

在那之後,我便四處遊歷,習得魔法讓我的外表老化速度極慢。神似乎不在乎我一個亡國後裔會搞出什麼名堂來。

然而當年我並沒有殺死牠,只是強行讓牠沉睡,封印起來。

有傳言說牠即將甦醒,因此我不得不放下周遊列國的計畫,回來這片傷心之地。

迎接我的,是一頭清醒的巨龍,還是那個瘋狂的龍呢?

都不重要了。我望向那位詩人脖子處不經意出現的龍鱗。

「這故事也是我在其他國家偶然聽到的,但是大家似乎都不熟悉這個故事啊,在那之前我也不知道有這段故事,不過這位年輕人的弓卻讓我想到這首陳年詩歌,大家賞賞臉吧。」

「你剛剛說你唱這首歌不是為了賺錢?」老邦再次戳破謊言。

如果淡忘過去的一切是重獲自由的代價,那這段歷史就由我繼續記著吧,直到神的惡行被揭開,直到我走到生命的盡頭……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