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沒有於任何社群平台發布徵才訊息,請慎防詐騙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耽美稿件大募集

極光

醫生告訴我,我只剩二個月生命,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吧!我第一個念頭,是想要打電話給趙陽。

但敏敏擋住了我撥電話的手:「小品,妳跟趙陽已經分手三個月了。」

我這才想起來,我跟趙陽已經分手了。

我跟趙陽從大學一年級認識交往到出社會,戀愛談了5-6年,我們默契十足,很少爭吵。

一年前,我們還在為結婚規劃,場地,婚紗,挑選日子等等細節。

但半年開始,趙陽會突然走神,會躲在陽台講電話,加班也變多了。我沒當回事,還天真的以為,他在陽台偷講電話是要給我婚禮驚喜,加班是為了賺更多錢,為未來打算。

直到三個月前,我下班進門,趙陽一臉嚴肅的坐在沙發上等我,我以為他工作上遇到困難,正要關心他時,他卻開口了。

「小品,我們分手吧。」

我愣住了:「為什麼?我們不是要結婚了?」

「我愛上別人了,對不起。」

雲淡風輕的一句話,把我從山頂打落谷底,摔得我身心劇裂,痛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外面一陣巨雷,刮風下雨了。

我連問細節的勇氣也沒有,用最短的時間找好住處,請敏敏幫忙我搬家,整個過程可以用狼狽來形容。

我在新住處醉了3天,悲傷的情緒說來就來無法控制,我掛了精神科說我失眠,拿到醫生開的安眠藥後,一次性吞下去。

昏迷前,我聽到敏敏的哭喊聲。

眼睛再睜開是在醫院,趙陽一臉的擔憂坐在我床邊,他一開口不是關心我,而是責怪我:「怎麼把自己過成這樣?」

我轉過頭不看他,但我又不甘心,轉頭哭著問他:「她是誰?你們認識多久?」

「公司新來的同事,半年多了……」

「我們5-6年的感情,比不上你們半年?趙陽,你能不能告訴我?人怎麼能說變就變?我哪裡不好?你告訴我,我可以改!我們都要結婚了呀!」

趙陽緊抿雙唇不語。

很久後,他才說:「小品,妳很好,對不起,妳要好好的。」

說完後,他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狠心的人。

那天後,我就再也沒見過他了。

那個春雨綿綿時會幫我打傘,夏天會給我飲料,秋天會幫我披外套,冬天會幫我暖腳,悉心呵護我,一起互相扶持,相愛相知走過每個春夏秋冬的趙陽,不見了。

也曾想要聽聽他的聲音,手機按了又滅十幾次,終究沒有撥出去。

也曾瘋了想要跟他聊天,打了一大串訊息後,又一字一字的刪除。

在客廳發呆癡愣從黑夜坐到清晨。

想不通愛情怎麼這麼不經考驗。

想不通他到底是何時開始不愛我了?

行屍走肉一陣子,後來敏敏藉口房子被房東收回去,要我暫時收留她,搬來跟我住後,是她陪我度過每個心撕肺裂的夜。

直到前陣子開始,我常常流鼻血,臉色蒼白,才在一系列檢查中得知結果。

「有沒有什麼想做的事?」敏敏問。

我衡量自己身上還有多少錢之後說:「去北歐看雪追極光。」

沒想到生命這麼短,我恍然大悟,我沒有時間再傷春悲秋,我想要做的事還很多,但現在看來只能做一樣了。

敏敏包辦了跑旅行社,安排行程這些事,我們拉著28吋行李箱就出發了。

「極光靠運氣,不一定看的到的。」

「我知道,但至少我試過,就不會後悔。」

在芬蘭的幾個村子輾轉,一片的雪白洋溢著聖誕節的氣氛,雪積很厚,我們一步一步都走的極艱難。

走累了,直接呈大字型躺在雪上,口吐著白氣看著蔚藍的天空,笑自己怎麼一個趙陽就把我搞垮,卻忘了原來世界這麼美,這麼大。

住芬蘭極光屋的第五天,我看到了極光,激動的落下淚來,太美了,美的無法形容。

敏敏看我情緒,應該是可以講點話,才徐徐說出:「趙陽要結婚了,他的對象,是青梅竹馬,趙陽不喜歡她,可對方愛惨了趙陽,半年多前,趙陽他爸公司資金困難,那女孩家人跳出來幫他家渡過難關,但條件是與趙陽聯姻,趙陽別無選擇……」

「怎麼跟趙陽對我說的不一樣?他說是公司同事……」

「他不知道該怎麼告訴妳,他覺得自己無能為力又沒用……他還是愛妳的,只是……」

「他已經做出選擇了。」

我看著極光說出這句話時,我以為我會哭,我以為我會心痛,但卻出乎意料的平靜,平靜到我自己都很驚訝。

我彷彿聽到地球另一端有一場婚禮在舉行。

牧師問新郎:「趙陽,你願意娶這個女人嗎?愛她、忠誠於她,無論她貧困、患病或者殘疾,直至死亡。你願意嗎?」

新郎趙陽:「我願意!」

生命是一連串解了又結的選擇題,在他不告訴我家裡出狀況那天開始,他已經做出選擇,我是那個被排除在他生命之外的人。

此刻的我心如止水。

「敏敏,謝謝妳告訴我這些,極光看到了,我們也該回去了。」

回國後沒多久,我就住進安寧病房,在疼痛與昏睡中度過每一天。

某天我精神狀態還算可以的時候,敏敏問我:「趙陽就在病房外,他很擔心妳,想見妳。」

我看著窗外,一陣風吹過幾片落葉,增添了幾分蕭瑟。

曾經我拼了命想見的人就在門外,只要我一點頭,我們還能體面的聊個天。

但愛情就像極光,緣分來時燦爛又美麗,緣滅時,只剩一片寂寞又深不可測的黑夜。

所以,我搖搖頭:「沒有見面的必要了,就幫我祝他餘生都求而可得吧。」

敏敏想再說什麼,終究是沉默的走出病房。

我聽到外面他們隱隱約約的對話,但我很累很虛弱無法聽清,閉上眼睛前,我又看了一眼窗外飄飛的落葉……

曾經我最愛的趙陽,祝你幸福。

我們之間,就隨風而去吧。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2022-07-29 15:13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