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問卷找答案|寫作需要的幫助,POPO來支持。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耽美稿件大募集

【青梅竹馬】當妳的武士

日本料理店的飯局上,朋友鬧哄哄的瞎起哄林雨沛與陸以懷湊成對,感覺受辱的林雨沛丟下眾人就離開飯局,陸以懷從日本料理店追出來,在林雨沛身後大喊著:「雨沛,雨沛,等我一下,別走這麼快!」

林雨沛停下腳步,轉過身定定地看著陸以懷,眼眶中還有一滴眼淚。

「他們說的是真的嗎?以懷哥你喜歡我?」

陸以懷趕緊解釋:「妳聽一個小助理胡說八道什麼呢?我改天找周辭硯說說,一個小助理也這麼盛氣凌人,太不像話了。」

林雨沛垂下眼眸,輕聲的說:「沒有就好,你是我永遠的以懷哥。」

永遠的以懷哥……

陸以懷在心中苦笑,但仍面不改色:「換個地方吃飯,或者我陪妳走走吧!」

「嗯。」林雨沛淡淡的回應。

兩個人在人行道保持距離漫無目的的走著。

陸以懷不禁回想,第一次見林雨沛是什麼時候呢?

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陸媽媽與林媽媽感情很好,時常往來,帶著林雨沛來他們家,是在上國小的時候。

看見林雨沛,陸以懷才知道,原來林媽媽有個女兒啊!

林雨沛看起來只比陸以懷小一、二歲,頭髮捲的像洋娃娃,打過招呼後,陸媽媽要陸以懷帶著林雨沛去遊戲間玩。

陸以懷遊戲間都是男孩子的玩具,林雨沛能玩什麼?

可沒想到林雨沛對著那一堆玩具車及迴力車有興趣,自顧自的玩了起來。

後來陸以懷要陸媽媽買個芭比娃娃,陸媽媽神色怪異,但還是幫他買了。

在下一次林雨沛來的時候,陸以懷酷酷的將芭比娃娃拿給林雨沛。

林雨沛一臉的迷茫:「做什麼?」

「給妳玩,不然我的玩具也沒女生好玩的。」

沒想到林雨沛不領情,她看著陸以懷那一堆男孩的玩具說:「我家芭比娃娃、洋娃娃一大堆,就是沒有你這些玩具,所以我才會過來玩的啊!」

陸以懷:「……」真是好心餵了狗。

兩個人漸漸熟絡起來,開始玩在一起,林雨沛總像跟屁蟲那樣,以懷哥哥,以懷哥哥的叫,陸以懷也很享受她的黏膩。

直到青春尷尬期,林雨沛才停止了跟前跟後的行為,但他們依舊保持友善的聯絡,林雨沛越發標緻動人,陸以懷也越發帥氣挺拔。

他們偶爾還會一起看書,一起吃飯,在陸以懷眼中,林雨沛越來越迷人,他發現自己好像對她動了心。

這不可能,兩個這麼熟的人怎麼可能產生情愫?

陸以懷開始廣交女友,測試自己的心   ,也測試林雨沛的反應。

事實證明,林雨沛對於陸以懷交女友沒有任何情緒,還調侃陸以懷換女友的速度比換衣服還快。

可林雨沛的不在意,讓陸以懷心裡更失落。

他終於確定自己喜歡林雨沛,可林雨沛對他沒有男女之意,而陸以懷也喜得一個花花公子的名號。

他不想捅破這層窗戶紙,他怕林雨沛因此躲避他,所以他默默的守在林雨沛身邊,當她的武士,守護著她,當她的以懷哥哥,然後看著她愛上周辭硯。

他早知道林雨沛會受傷,周辭硯對聯姻的牴觸是刻在DNA裡的,但陸以懷仍舊盡自己所能幫她,只要她幸福,可就算她出國,周辭硯女友過世,林雨沛始終沒能走進周辭硯的心裡。

直到周辭硯打了那通電話,讓他來華爾西餐廳接被周辭硯拒絕的林雨沛,林雨沛問陸以懷為什麼喜歡她?陸以懷才恍然大悟。

原來林雨沛早就知道他的心思了啊!

窗戶紙捅破了,以後再也無法心無罣礙的當朋友了!接受家裡安排的相親吧!陸以懷是這樣想的。

沒想到第一場飯局等來的就是林雨沛。

陸以懷一臉不解:「怎麼是妳?」

林雨沛一臉的無所謂:「我讓吳家千金讓給我來的。」

陸以懷聽了之後苦笑,這小妮子心裡在打什麼鬼?兩人像平常一樣吃完了這頓飯,林雨沛拉著陸以懷要散步。

二人在月下走著走著,林雨沛突然牽起了陸以懷的手,陸以懷卻如觸電般把她手甩掉。

陸以懷一臉的驚嚇:「妳幹嘛?」

林雨沛調皮的說:「我想試看看有沒有觸電的感覺。」

「那有嗎?」

「時間太短了,感覺不到。」

林雨沛重新牽起陸以懷的手,這次陸以懷沒有甩開她,但卻僵硬的像情竇初開的小男生似的。

林雨沛被陸以懷的樣子逗得哈哈大笑,陸以懷心裡一陣厭煩:「雨沛,妳到底在搞什麼鬼?不就是失戀而已,能不能別瘋了?」

林雨沛站在陸以懷身前,閃亮的雙眸注視著他:「陸哥哥真的很喜歡我呢!」

陸以懷皺眉:「那又怎麼樣?好好講話,別像個綠茶似的。」

「不如,我們試試吧!」

陸以懷愣了下,搖頭拒絕:「我們太熟了,我不知道怎麼跟妳談戀愛。」

「就像之前那樣相處就好啦!」

陸以懷逃避這個問題,從口袋拿出車鑰匙:「妳剛紅酒喝太多了,我送妳回去。」

陸以懷跨出二步,發現林雨沛沒有跟上來,他停下腳步回過頭,林雨沛站在原處憤怒的瞪著他。

「怎麼了,走啊!」  

「陸以懷,你就是個孬種。」

「什麼?」陸以懷以為自己聽錯。

「我說陸以懷,你就是一個孬種!」

陸以懷一聽都要氣笑了,兩個大步上去,扯過林雨沛,對她屁股就是一頓狂搧。

「我讓妳沒大沒小,我讓妳罵我孬種。」

林雨沛邊躲邊哇哇大叫:「陸以懷,人家是女生耶!」

陸以懷這才趕緊收手,他們真的是太熟了,忘了男女之間的分寸感。

林雨沛揉了揉被打的屁股,噘起小嘴:「你要對我負責,我還是處女呢!」

「什麼?」這話說的陸以懷都不信,「妳出國幾年,黑白紅黃沒有都試用一遍啊?」

林雨沛的臉一陣青一陣白,對他怒吼一句:「你個白痴,你把我當什麼了?」說完她用力的磴著高跟鞋離去。

陸以懷趕緊追上去拉住她:「對不起,對不起,哥說錯話了。」

「哼!不原諒你!」

「不然妳說,要我怎麼負責?」

林雨沛露出笑臉,紅暈著臉對陸以懷說:「我們試看看吧!」

終於等到這一天……

陸以懷緊握住雙拳,忍住將林雨沛擁入懷裡的衝動,盡量平穩自己的情緒,清冷的說:「妳不要後悔。」

「我才不會。」

林雨沛將頭靠在陸以懷的胸膛,雖然陸以懷身體僵硬的一動也不動,她卻聽到他急蹙的心跳聲。

那是陸以懷隱忍以久的溫柔與愛意。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3)


怎麼感覺像是雙向暗戀(?)
我覺得好甜啊!不過就是以懷怎麼可以這樣廣交女朋友啦!
就是說其實那個被拒絕只是一場局吧!
又開始亂猜,喜歡最後的結尾。
我們試試吧。
好喜歡!
2024-05-15 08:0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鹽味奶昔的點評^^好喜歡
2024-05-15 09:23回覆

很甜的文
2024-05-14 08:4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
2024-05-15 09:22回覆

我我我....我覺得很甜꒰∗´꒳`꒱
 
2024-04-19 23:4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穀米
2024-05-06 10:2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