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小風的可怕故事

一眨眼就來到十二月底,臉書上到處都是朋友們傳來的新年祝福,駱尚恩、俞姬、艾莉絲,各種發文鬧得熱騰。

     

        白寅也傳了不少有趣的貼圖過來,詢問著那天要不要去哪裡瘋狂一下。

     

        顧呈風反射回覆:“我要看宇哥有沒有什麼計畫。”

     

        “別傻了,你家那個悶燒男會有什麼計畫,大概就是在AX工作,然後回家吃飯睡覺,標準老人的作息,在一起久了,你還不了解他的習性啊。”

     

        “說的也對……”

        有情人節的例子,好像不必想就能知道答案。

     

        而且因為直播的事,他被禁止發佈任何關於兩人的私事,各種沒勁啊……

        只是有情人跨年還跟別人一起去玩,好像有些奇怪。

     

        “……我還是問一下宇哥好了。”

     

        “隨便你。”

     

        白寅傳了張忠犬貼圖過來調侃他,但某人樂在其中。

     

        **

        眼看只剩兩天,顧呈風還是來試探一下自家大Boss。

     

        雖知道要秦宇有什麼驚喜安排是不可能,但有提起碼還有一點希望。

     

        進入辦公室後,大Boss沉穩坐於位子上處理文件,連道眼神給予也沒有,十分習慣他的打擾,又或者說這就是他的特權。

     

        顧呈風不以為意來到落地窗旁。

     

        居高的視角讓他能將整個城市轉變收納眼裡,小至街角插曲,大至日落月升。

     

        他眼角餘光觀察著大Boss,注意到大Boss將手上文件合起,身影緩慢溜到桌子邊,自秦宇眼前蓋出一片陰影。

     

        「宇哥,我告訴你一件非常可怕的事……」他低沉的聲音透出一股神秘:「千萬別再12月31號11:59分進入廁所,不然你要等到明年才能出來。」

        這是從白寅那裡看來的冷笑話,他現學現賣,也期待著秦宇做出反應。

     

        那對黑眸成功轉移到他身上了。

     

        顧呈風懂得秦宇這樣幽深凝視著他的眼神是指「然後呢?」

        「因為跨年啊。」他帥氣的臉蛋笑得燦爛。

     

        「嗯。」

        嗯?

        「不好笑嗎?」

        「你不是說可怕。」

        顧呈風瞬間一臉無奈,自家大Boss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無趣了呀?他摸著下巴思考,難不成是因為自己不皮就激不起火花嗎?

        「宇哥不想到哪跨年嗎?我們可以一起去看日出,或是到山上倒數看煙火。」

        「那是小孩子在過的。」

        他呆呆地盯著秦宇。

     

        「有意見嗎?」

        他搖頭。

     

        認真想想秦宇45歲,他25歲;秦宇當兵時,他還在包尿布。

     

        他是小孩沒錯……

        不自覺嘆了一口氣。

     

        「那我要跟小寅一起去唱歌喔。」

        「玩得愉快。」終於看到大Boss揚起唇畔,帶著一點屬於戀人的關懷,但他卻是垂頭喪氣離開。

     

     

        **

        到了12月31號這一天,顧呈風一大早起床就陪著母親待在家裡,直到下午才照著原訂安排跟白寅去看了場電影,到處亂逛,一路滿足粉絲們的合照要求,甚至給予新年祝福,再去吃一頓大餐。

     

        其實過得非常熱鬧,只是最想分享的人不在身邊。

     

        眼看時間來到七點半,距離跨年剩下不到五個小時,人還是忍不住打了電話給秦宇。

     

        「宇哥在哪裡?」

        「家裡。」

        「吃了嗎?」

        「還沒。」

        「為什麼還沒吃?」他口氣裡不免帶著操心。

     

        「等會就會出去了。」

        他接下來要跟白寅一起去貓空看夜景,這一山上再回到市區肯定是半夜了,心頭卻一直放不下秦宇。

     

        結束通話,白寅突然白了他一眼,開口:「夠了,快去找你宇哥吧,受不了你一整天落寞的樣子,又不是被拋棄了,我想秦宇既然沒安排什麼,就是想跟你單獨在家一起渡過,這就夠了不是嗎?」

        他整個被點醒,秦宇是不喜歡過節的人沒錯,但他活在當下,享受每一次兩人獨處的時光,要的其實很簡單也很平淡。

     

        他怎會忘記了。

     

        「這樣不就剩你自己一個人。」

        「剛好老子可以去看看能不能有什麼豔遇,別擔心我。」

        如此一聽,顧呈風才發現原來這小子今天這麼精心打扮,一身最流行的行頭,還畫上淡妝,原來另有所圖。

     

        「那明天再一起看要去哪逛逛。」

        白寅懶懶地擺動手指,要他快走吧。

     

        **

        顧呈風在百貨公司地下街買了一個小蛋糕還有香檳來到秦宇家,用專屬的鑰匙開門進入。

     

        裡頭的燈開著,不過非常安靜。

     

        「宇哥?」他走進書房及臥房察看,都沒看到秦宇,如稍早在電話裡所說的出門了。

     

        寒流來襲,待在外頭時因為到處人擠人不覺得冷,反倒獨自一人處在寧靜空間裡才感到那股刺骨難熬。

     

        他轉開電視,一邊看跨年起節目,一邊等秦宇回來。

     

        “聽說跨年你沒跟你舅舅一起過,我剛好在外地拍戲無法管到你們兩個,你別玩太瘋了。”

      

        魏曼傳了訊息過來。

     

        “我在他這裡。”

      

        “……”

        “真是的。”

      

        彷彿能想像魏曼在另一頭愣了一下,顧呈風笑了,心想難不成是秦宇向她抱怨?不然她怎會這樣叮嚀自己。

     

        約莫快九點,門外傳來聲響。

     

        秦宇的身影出現眼裡,簡單套著一件大衣,裡頭穿著毛衣與休閒褲,完全居家模式,連頭髮都沒抓,慵懶垂放額前。

     

        沉冷的眸一見到他,閃爍一下,慢慢變軟了。

     

        「回來了。」

        「不是跟白寅要去唱歌?」

        「到處都是人,所以提早結束。」

        他瞇了一眼秦宇提袋裡的食物,鼎泰豐的小籠湯包。

     

        出去逛這麼久了,才買這麼一樣東西。

     

        「那是宵夜,還是晚餐?」

        秦宇笑而不語,脫掉大衣,在他身邊坐下,開始吃起東西。

     

        他打開桌上應景的蛋糕,六吋的,兩人吃剛好,再到廚房將香檳取出,拿了兩只高腳杯,回到客廳,幫彼此倒上一杯。

     

        一眨眼就一個多小時過去,距離跨年還有一個多小時,電視裡的跨年演唱會正High到極點,由艾莉莎作為壓軸歌手,氣氛一片熱烈。

     

        從一張陷害爆料的貼文中轉粉,到粉絲見面會,包場電影首映及各種支持到成為眼前獨當一面的歌手,她的轉變顧呈風都看在眼裡,也給予大大支持。

     

        中場休息時,主持人問艾莉莎:「在這今年的最後一天,你最想得到誰的祝福?」

        「當然是心中唯一的偶像。」

        「那就打通電話給對方吧,如果他有在電視機面前,應該會給你祝福。」

        擺在桌上的手機在艾莉莎播出電話時響了,顧呈風一看,失笑出來,接通視訊電話。

     

        「晚安。」此話一落,透過演唱會螢幕裡見到顧呈風的在場女性全都尖叫出來,大聲呼喊他的名字。

     

        「我真的在看電視沒錯。」

        再一句引起眾人大笑,顧呈風特別將鏡頭轉向電視。

     

        「等等、剛剛好像捕抓到另外一人的樣子,宇神該不會就在身邊吧!」主持人眼尖發現,興奮極了。

     

        顧呈風一臉傷腦筋望向秦宇。

     

        獲得允許,他螢幕再一轉,這次秦宇也入鏡了,唇瓣掛著淡淡笑意,算還給小情人面子,不然粉絲們都知道秦宇對這種事反感。

     

        主持人很快將重點放在索取祝福上,請小風開口。

     

        「新的一年,祝福妳專輯熱賣,有興趣朝演戲發展告訴我一聲,我會帶妳,如果想找我隨時都可以撥電話來,別客氣,風丫鬟。」顧呈風話雖簡短,眸裡情意十足。

     

        「謝謝小風,也祝小風跟宇哥新年快樂。」

        結束通話,顧呈風不知道自家Boss會不會動怒,才轉眸,秦宇吻住了他,帶著懲罰性的吸咬,但傳遞更多的是慾望,舌尖與嘴唇全被秦宇侵犯得熱熱麻麻。

     

        顧呈風也被挑起了衝動,單手扣住秦宇後腦,舌尖翻攪得更加熱切。

     

        彼此暗沉的目光重新對上,戰火一觸即發,顧呈風笑著要朝秦宇的身體下手,但被秦宇壓上沙發。

     

        「看來我比較像晚餐、呃!嘶……」秦宇拉起他的衣襬,低頭吞噬他的乳首,將他雙手壓在上頭。

     

        那是絕對的佔有,絕對的宣示。

     

        顧呈風順從的讓秦宇做他的天、他的宇宙。

     

        當秦宇的粗長進入體內後,他更強烈的喘息。

     

        秦宇直接且霸道的貫穿,快感直入他的腦門,好幾次把他插幹到叫出聲來,秦宇卻維持著沉熱眸裡的遊刃有餘,將他的感官,操弄在手。

     

        幾次下來,顧呈風的耐性被磨得狂躁,一雙眼眸染著欲反咬一口的火苗。

     

        「讓我射……」

        「不是說十一點進入後要明年才能出來。」

        秦宇按住他欲噴發的慾望,幽暗卻迷人的笑容,看得他一愣一愣。

     

        該死,那故事哪是這樣搞的。

     

        「宇、啊──!哈……哈……」

        秦宇抓住他臀部的手,強迫他配合地擺盪。

     

        背後式的侵入,招招都直攻他弱點。

     

        他脆弱的肉穴被秦宇搗撞得濕濡,隱約聽見電視機傳來興奮倒數:「五、四、三、二、一,Happy   New   year!」

        秦宇終於放開手,兩人一同釋放,於眼前綻放的燦光比電視機裡的煙火還要炫麗。

     

        顧呈風一陣通體酥爽間,耳邊流入秦宇包裹濃烈溺愛的絮語:「新年快樂,小星。」

        「新年快樂,舅舅。」

        顧呈風虛軟的回眸,落在唇上的吻依舊甜美纏綿,秦宇注視他的眸,柔柔、軟軟地。

     

        果然在家裡一起跨年也是很棒。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