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漠尚&冰秋]-記一次同鄉的閒聊

「冰哥呢?」尚清華難得讓漠北君給准假回家一趟,想來兒子這蹭飯,不想卻沒見著人影。

「辦事去了。」沈清秋嗑瓜子「你是不忘了他是魔尊?」

「沒忘沒忘,冰哥的事我能忘?」尚清華十分自來熟的搬了張椅子做到他身旁「我也沒忘冰哥自從把你騙到手後對魔界事物多麼不上心。」

「還是得有個度吧。」沈清秋倒是欣慰「冰河也是知道分寸的。」

躲在一旁偷聽的少女洛臉紅了。

嗯,躲在一旁偷聽。

他就不明白了,為何師尊跟這莫名奇妙的男人總是有那麼多話題可以聊,今日一定要按耐住把人趕走的心思好好聽聽他們究竟聊什麼。話說到底為甚麼叫瓜兄?

躲在同一個地方的還有漠北君。

嗯,漠北君。

自從尚清華那次跑得他把整個北疆翻過來都找不到後,他就覺得得對這個人多上點心。

那日動彈不得、看著他從自己眼前跑走時,那個沒在開玩笑的說永別的神情,這一輩子、他都再也不想看到了。

先從了解他開始。

於是他按耐住把人抓回家的心思,凝神聽他們說些什麼。

尚清華嗑了個瓜子「這裡的冰哥太知道分寸了。」

要是那件事上也能就好了。沈清秋扶腰皺眉。

尚清華看了他一眼,了然「在那件事上也是。」

「憑他那樣就算?」沈清秋滿臉黑線「打飛機你⋯⋯」

打飛機?

漠北君困惑。

「我沒有欲求不滿啊收起你那個看禽獸的眼神。」尚清華嘖了一聲「我是說,要知道冰哥可是能後宮三千夜御八百、一年到頭無止盡不間段啊。」

等等。

為甚麼他那麼清楚?

漠北君臉色一黑,洛冰河略顯驚訝。

要是師尊願意我相信是可以!

「他對我很客氣了⋯⋯是嗎?」沈清秋黑線不消。

「是的是的。」尚清華正色道「冰哥可是這世界第一持久!」

所、以、說。

他到底為甚麼知道???

漠北君臉上結霜。

「我又不是三千我只有一個人啊!」沈清秋甩他一臉瓜子「之前那是車輪戰現在冰哥只上我啊!」

洛冰河低頭一笑。

冰河此生,非師尊不要。

尚清華舉起碟子來擋「難道你希望冰哥再去找後宮三千嗎!」

沈清秋臉色一凝。

默了默,他一甩袖子轉過頭。

「不要。」

偷聽的某冰妹心頭一朵小花碰地炸開花了。

漠北君臉上霜絲毫無減。

「行行行不說我了。」沈清秋轉移話題「你和漠北君進展如何?」

漠北君心頭一動。

「瓜兄轉移話題嗎~」尚清華嘻嘻一笑,顧慮他老臉還是讓他轉了「哎,進展嗎⋯⋯」

「他不是給你做飯了?」沈清秋道「滋味如何?」

「那可是漠北君啊能不好嗎。」講到他尚清華就來了興致「他是按照我的理想打造出的全方位完美無瑕疵的人啊!」

漠北君臉上霜微微消融。

「那樣的人設不是該給冰河嗎?」沈清秋皺眉。

旁邊少女洛尾巴都搖起來了。師尊⋯⋯師尊覺得他是全方位完美無瑕無疵的人嗎!

「冰哥我可什麼都沒少給。是瓜兄一手把他變成這樣的?」

「⋯⋯」沈清秋扶額嘆息「然後?吃了飯之後?」

漠北君表情微微變化。

「冰哥什麼時候就給你做飯了?」尚清華反問「你倆發生了什麼嗎?」

沈清秋想想也是「可冰河那時未成年啊。」

「未成年從來就不是問題好嗎!」尚清華道「反正,我唯一感想就是大王是唯一真男神啊~」

漠北君臉上霜不動聲色消失了。

「那被你砍掉的大綱裡,有給漠北君配一個『酥胸震顫』的妹子嗎?」

臉上霜微微捲土重來。

「對了對了!」尚清華放下瓜子「現在冰哥都彎了,我家大王可是確確實實的第一男神!妹子一定會鋪天蓋地而來⋯⋯」

臉上霜鋪天蓋地歸來。

沈清秋有些訝異「你想看?」

「想啊~為甚麼不想?」尚清華笑吟吟地腦補「最好是配一個天然撩小蘿莉,分分鐘攻陷大王冰山臉⋯⋯」

碰。

只聽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四周突然間結滿巨石般的冰柱,沈清秋一回神已被洛冰河抱在懷中。

「冰河?」

洛冰河在他額頭上輕輕落下一吻,轉頭朝漠北君一笑。

「你慢慢來~」

漠北君冷著臉點點頭。

他緩緩轉向被堅冰縛手縛腳的尚清華。

「大王?怎麼了?」

尚清華好久沒看到一身寒氣殺氣的漠北君了,嚇得不輕「呀大王你好恐怖我又做錯什麼了我改就是了嗚嗚嗚你不要生氣嗚嗚嗚嗚嗚⋯⋯」

漠北君面無表情地看了嚇得花容失色哭得梨花帶雨的他半晌,開口:「以後不許說了。」

尚清華小朋友一臉矇逼:「說啥?」

「說⋯⋯」漠北君嘴角抽蓄,艱難道:「說那些⋯⋯給我配什麼的。」

尚清華耳背,聽不清他的聲若蚊鳴:「什麼?」

「⋯⋯」漠北君氣得心口疼,狠狠瞪他。

尚清華眼淚又要出來了「嗚嗚大王你說嘛你說我就會改⋯⋯」

漠北君要被他氣死了。

尚清華可憐兮兮的吸吸鼻子

漠北君用力一拳砸在一旁冰柱上,碎冰四分五裂。

一瞬間,尚清華似乎在滿天飛的碎冰中,看到一抹不自然的暈紅。

「以後、不准在我面前提起其他女人!」漠北君彆扭道「我要的是你!」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