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拾夏

  1/

七月,柏油路仍蒸騰著,暑氣正盛。

   

    新生訓練當天,向筱琦就揹著書包進到新教室。

    新的人、新的事、新的物,一切都是她不熟悉的環境。

    所以說國中為什麼沒有高中部呢?這樣高中就不用重新交朋友了。

    挑了最邊角的位置,拿起前天到圖書館去借的小說。

    把自己放到最小,不去引起誰的注意。

    當班導師進來了,在台上滔滔不絕講完沒有人記得住的班規,她注意到了他。

    就在一個誰都不認識的教室裡,她看見了他。

    坐的直挺,專心地聽著台上的人,她想,若是坐著都比別人高一節了,他應該高她十幾公分吧。

    就是一陣清風吹拂,悄悄從窗邊狹縫來過,捲入了吱吱作響的扇葉裡。

    他轉頭,這麼剛好往她的方向望。

    毫無預警地,視線撞了個正著。

2/

    嘶——

    就是那一瞬間的事,連同周遭的空氣一同融進了心跳,蕩漾未停。

    倉皇撇過眼,她直起了腰桿看向前方,好似剛才什麼也沒發生。

    他應該沒看到她吧?

    幾分鐘後,深吐一口氣,總算是放鬆下來。

    老師還交代了些什麼,她不記得了。

    不定時飄忽的眼神,剛剛好在看見他的時候落下。

    下課鐘響,教室窸窣,多半是初識的問候。

    許是不擅主動與人交際,她就坐在原位上,看著班級漸漸熱絡,不知何時,他的位置旁已經繞了一圈的人。

    她還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笑的時候,眉眼會彎,笑容比窗外的陽光還熾熱。

    這樣一個耀眼的男孩,她不知道,有沒有機會認識?

3/

    如果說學測完是人生最長的暑假,那會考完大概是第二個。

    要說做了些什麼有意義的事情倒也沒有,就睡飽了看些小說,翻翻網路上的連載,向筱琦的一天便這樣消磨過去。

    日子不快不慢,卻也一天天流逝。

   

    九月,折人的暑氣未散,路上還是夏天的炎熱,沒有一點點的秋意漸濃。

    開學了,她進到教室,已經不是陌生的面孔,卻還是誰也不熟稔。

    坐在最邊角的木桌椅,她的視線不經意地飄向他的座位。

    他已經到了。

    隔著滿堆的書,邊寫上名字,邊隔著縫隙看他。

    她當了數學小老師,想著這樣發作業的時候,就可以和他互動了吧。

    「向筱琦,數學老師要妳去搬習作回來,他改好了。」班長一說完,就跑回去和他的朋友打鬧。

    男生熟的快,大家早就打成一片。

    她往那邊望了過去,好像是其中一個男的說錯了話,其他人正起鬨著,她看了很久,卻沒見到要找的人。

    走出教室,到了老師的辦公桌,她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

    眨了眨眼,驚覺自己沒有看錯人。

    他就站在她面前。

4/

    「筱琦?」當老師第三次喊她,她才把視線拉回來,「幫我抱回去班上發下去。」

    「喔...好。」她順手接過,心卻早已不在上面。

    她從來沒想過,自己有一天可以站在離他那麼近的位置。

    走前,她又看了他一眼。

    陽光從柱子的間隔穿過,打在走廊上,佈上一層熱氣蒸騰。

    抱著全班三十六本的習作,有些吃力。

    下課,走廊還喧嘩著,話題多半不著天際,聊著剛開學的新鮮。

    腳步聲來到她旁邊,一轉頭,只聽見一道聲音落下。

    「我幫妳吧。」

    是那樣低沉的,穩重的,又熱情的。

    她沒有回應,只是靜靜地看著眼前的男孩接過她手邊一半的作業簿。

    「我搬一半都覺得有點重了,妳剛剛怎麼一個人就這樣走了?」兩人邊走,他邊問。

    「就、就搬啊!」也不知道自己回答了什麼,或許說,她從來沒想過會和他有交集。

    大概是夏日裡的悶,她身上的每一處都躁動著。

    「那妳的力氣不小啊。」

    她的臉都紅了。

    餘光瞥見他眼角裡的笑,她似乎也覺得沒關係了。

    他笑了啊。

    想過他應該比她高上許多,確實,兩個人走在一起,她只到了他的肩膀。

    視線落在左胸膛的位置,第一次,她終於知道他的名字。

    林禹安。

5/

    「是要發下去沒錯吧?」教室,他把習作都放到了講台上。

    「嗯。」她的聲音極小,好像在他面前,她什麼也不敢大膽。

    還是覺得這樣的他太遙遠,一切太不真實。

    「那一人一半吧。」他聳肩,嘴角的上揚未減。

    「可是......」她叫住他,兩手手指緊張地攪弄在一起,「我還記不得名字。」

    不過開學沒幾天,她印象裡的名字只有左鄰右舍。

    她不知道,馬上就答應幫忙的他,是已經記住全班了嗎?

    是三十六個人啊!

    不同的面孔,不同的名。

    只聽見一陣爽朗的笑聲,他朝她走來,「都一個禮拜了,妳還沒記住?」

    她只是搖頭,不發一語。

    「可是我都快記得了欸。」他看著她的眼睛,笑得肆意,「像是妳,向筱琦。」

 

6/

    從來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被林禹安記住,她的臉迅速染上一層緋紅。

    不知道說什麼好,她撇過臉。

    他輕笑,繼續發習作。

    後來的日子依舊,她還是沒有特別跟他交好,大概有一半的原因是她不知道說什麼好。

    「向筱琦,妳都吃那麼少啊?」

    「嗯。」

    「不會餓嗎?」

    「不會。」

    她都不知道要罵自己不會聊天了,還是腦袋鈍,怎麼就無法多跟他搭上話。

    在路上遇到了時候還是會頷首,偶爾放學了也會說聲再見。

    但沒有再多了。

    她不知道,能和他一樣擅交際,要怎麼做?

    其他人,都是怎麼變熟的?

    時間沒有停止,她還是每天起床、上學、再回家。

    沒有什麼大起大落,只有偶爾與他的小小互動。

    學期就來到了期末,國文老師安排了一項分組作業,估摸著是要教古文報告。

    自己分組,班上早已沸沸揚揚,討論聲此起彼落,轟蕩蕩的。

    兩人一組,她苦惱的很。

    「向筱琦,妳找到人了嗎?」話音剛落,她抬頭,只見林禹安站在前面,「不如我們一組吧?」

7/

    「好、好啊。」

    她就這樣應了下。

 

 

    「上次老師說的那首詩最後一句是什麼來著?」放學,林禹安坐到她前面的位置。

    國文老師出了一首詩,主要寫自己的想法。

    「井底點燈深燭伊,共郎長行莫圍棋後面那句。」他轉著筆,一臉困擾。

    「玲瓏骰子安紅豆,入骨相思知不知。」她回,這是她之前在網路上看到的,說法有幾種,但她偏偏喜歡最哀傷的那個。

    「哦!謝啦。」他彈指,馬上在紙上寫下,「這首詩老師也只提過一遍吧?妳怎麼記得的?」寫到一半,他突然抬眼,兩人的視線重疊,「還是妳有抄下來?」

    「之前聽過,就記起來了。」她喜歡這些文學的東西。

    「妳高二要讀文組嗎?」

    「應該是吧。」理科的東西她也拿手不來,「那你呢?」

    她突然想到,他好像會選理組吧。

    這樣兩個人就不會同班了。

    「理組。」

    果然。

    她低下頭,不知道這樣還會不會有聯絡。

    「可是我覺得這樣好可惜喔。」他寫下最後一字的心得,再度看向她,「這樣我以後是不是就看不到妳了啊?」

8/

    那是一瞬間的事,時間悄悄凝滯,好像有什麼,漏了一拍。

    「不知道。」

    連同班的交集都少了,她不敢說分班之後。

    「反正還有很久。」他揮一揮手,「我們還可以同班半年。」

    「好像也是。」

   

    可是日子過得快,國中的時候感覺一眨眼,自己就從國一小屁孩變成了國三學長姊,高中,她感覺自己什麼也沒來得及多做,沒來得及留住什麼,時間咻一下,眨眼就到了高一下。

    春末夏初,空氣潮濕得黏膩,剛下過雨,操場的積水未乾。  

    體育課。

    「妳不一起打嗎?」林禹安走到她面前,撿起剛剛滾過來的球,「一直坐在樹蔭下。」

    「不了。」她回絕,「不喜歡球濕濕的感覺。」

    雖然是打躲避球,但還是有碰到球的可能,她不喜歡濕掉的球的觸感。

    「那好吧。」他聳肩,把球丟回場內,自己也跑步加入,「這樣很可惜欸,要分班了。」

    是啊,要分班了。

    陽光穿過雲層,打在他們的臉上,她看著他在操場上奔跑,髮間的汗珠卻晶瑩。

    陽光正暖,灑落在他們的青春。

9/

    「成績我都打好了,妳拿回去班上如果同學沒有問題我就送出去了。」期末,數學老師最後一次交代她。

    「好。」她乖乖收下,就像她始終給人的感覺一樣。

    乖巧順從。

    「會捨不得嗎?」老師難得和她攀談,「明天就結業式了。」

    「有一點。」如果說捨不得誰,她想,大概是林禹安吧。

    個性使然,一年過去了,她還是沒有交到特別好的朋友。

    在她的世界裡,林禹安是她最熟絡的人。

    但在他的世界裡,她想,她只會是一個曾經同班過的人吧。

    她太安靜了,靜到無法在他的世界引起波瀾,留下痕跡。

    「如果有什麼還沒做的,就要趁現在嘍。」老師俏皮地說,卻點中了心,「高二未必有機會,不要留下遺憾。」

    「嗯。」

10/

    但這就是她吧,即使喜歡,也不會說出口。

    儘管好多人都說,做了後悔,總比沒做了遺憾好。

   

    教室清空了,把龐雜的美術作品全部收進大袋子,抽屜裡的書本清空,教室好像剛進來時的乾淨。

    一年過去了,又是新的一屆。

    時間輪輪轉轉,好像再怎麼努力留下痕跡,最後也什麼都沒留下。

    同樣一間教室,現在要換人了。

    她背著書包,右手提著袋子,走在走廊上。

    明明放學了,卻沒什麼人。

    沒有喧騰的人聲,校園靜的可以聽見風的輕拂。

    可能大家都趁最後一天出去玩了吧。

    好像要一個轟轟烈烈的結束,才足夠讓一整年的句點被畫下。

    「向筱琦。」就在踏下樓梯的前一刻,她聽見了熟悉的聲音。

    回頭,只見林禹安一身輕便站在她面前。

    「你都不用搬東西回去啊?」相較之下,她顯得笨拙許多。

    「昨天搬完了,這樣今天才輕鬆。」他自豪揚頭,「可是妳沒有別的話對我說了嗎?」

    「啊?」她不解,還有什麼......是需要被提的?

    他俯身,與她平視,就這樣看著她,淺淺地笑了。

    「向筱琦,我喜歡妳啊。」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