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大約在冬季-童話的最後一章

她,緩緩睜開眼。

印入眼簾的是一片漆黑,髮絲散亂在自己臉上,她模糊的視線穿透自己黑髮間的縫隙,勉強在這片暗黑的空間裡分辨了地點。

恢復感官知覺後,她感受到了來自身後的熱度,男人剛強的軀體貼著她,這個時候她開始敏感的聞到空氣中那曖昧混雜的氣味,她撇了下唇角,濃濃的嘲諷,而她嘲諷的對象是自己。

柔軟的羊毛被覆蓋在裸裎相對的男女身上,嬌柔的女子縮瑟在男人壯碩的胸懷裡,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

自然的相約,自然的見面,自然的擁抱,自然的投入親吻。

他們不浪費一分一秒,撫摸著對方的身體,舔拭著對方的傷口,吞噬對方的慾望。

就如同此刻,她身後的男人已然甦醒,第一個動作不是起身,而是將她緊緊環抱,她纖弱無骨的背貼著他剛硬的胸懷,男強女弱的差別讓她臣服,任由對方予取予求。

灼熱的氣息從耳畔傳來,那是慾望的開頭,他示警她,他有多麼不知滿足,而此時他如同雄獅捕獲了新的獵物一般,充滿了飢餓之感。

撫上,溫柔輕巧的觸碰,那是最殘酷的溫柔,可是她無論經過了多少日子,卻仍舊無法忽視那惡意勾弄的舉動,他釋放了男人天生擁有的邪佞,擺明要她低頭沉淪。

見她順從地低下頭,他控制了她小巧的腦袋,卻因此而獲得了深深的滿足,他難得嘆息,這種被濕柔所製造的快感讓他暢意的閉上了雙眼,他慢品,且深意。

女人柔順,他不願讓她過多的服侍,在他心裡,嬌柔的女子只適合擁在懷裡疼愛,不該讓她承受太多煎熬。

於是,他從女人身後將她困鎖,用他強壯的臂膀滿足她的不安全感,然後填滿她的空虛,聽她難耐的喘息,感受她濕潤溫柔的包圍,那緊緊將他拿捏的絕活,是女人天生擁有的致命武器。

他無法逃脫,他知道這算一種無言的傷害,但他就是不由自主迷戀她的種種,無論是溫婉一笑,還是無聲的由身後將他環抱,亦或是愴然的流淚,每一種表情都深刻牽引他的心臟,讓他狠不下更放不下,苦苦糾纏。

深入她最柔弱的處境,他要讓她感受無法用言語表達的疼痛,所以,他肆意奔馳,製造若有似無的痛感,加上恣意妄為的激情,他要讓她知道,他也無助,他也無奈。

命運的促使,他無法改變現狀,只能讓她承受他滿腔的狂熱,在無盡的慾望裡將現實遺忘,他自私的將她制約,困鎖她的萬種風情,此刻性感迷離的她,只能被他所掌控、擁有。

女人強烈感受到身後男人的激狂,他與她十指緊扣,狂妄馳騁,熱燙的氣息包圍他們,就算窗外飄逸著紛飛大雪,屋內的他們卻火熱得一團混亂,還參雜著一絲不知廉恥的氛圍。

可,他們已然化為了野獸,動情交媾似乎是再自然不過的事,那世俗裡的道德枷鎖也早被拋向腦後,只剩緊緊纏繞,無盡的纏綿悱惻。

瘋狂過後,他們由迷亂中清醒,女人因男人不知節制的使用而流淚,但是理性的男人卻毫無留戀的起身、梳洗。

一切,沉默無語。

隨後,她聽見開門聲,男人頭也不回的離開。

她艱難的起身,撈起被男人動情時隨意拋在床下的貼身衣物,緩步走向浴室,轉開花灑,任由水滴奔放的淋漓在自己身上。

她和他,不能相愛,當然,更不能做愛。

他們超越了道德的底限,沉淪在穢暗不明的情慾世界裡,無法自拔。

他說,既然無法相愛,那麼,就如同野獸般,只做愛,不談愛。

多麼薄情的說法,可笑的是,自己明明知道這是一場死局,卻任由自己在這個殘酷的童話裡,備受摧殘。

走出浴室,她打開了筆電,電腦上是她這次書寫的作品,看著那一字一句的描述與對話,她直覺自己大概是瘋了,才會將自身經歷寫了下來。

這並不是什麼美好的經驗,這段隱晦的愛不值得留戀,寫下這一切都是她妄想存留一點他們之間的愛戀,可惜的是,妄想只能是妄想,寫在了紙上,對人們來說也只是杜撰,是她太傻,是她太天真。

她不想再寫下去,她這是自虐,每一次回想他們之間的過程都像是被利劍狠狠刺傷,疼痛不已,還鮮血直流,她若再寫下去,她就是白癡。

穿上了淡藍色的羽絨大衣,她走到了大雪紛飛的街,呼吸著冷冽的空氣,將她腦海裡紛亂的思緒一一打醒,她漫無目的走著,她需要離開那個充滿男女私慾的房間,她需要在現實世界裡待一會兒。

唯有如此,她才能清楚面對自己的處境,那對親生兄長不正常的迷戀,無法克制的狂愛,背叛家人的期望,遠躲他鄉毫無依靠的處境。

雪,一片一片落下,在這個銀白色的國度裡,她荒蕪自己的青春,無論是歡笑還是落淚,她沒有可以分享喜怒哀樂的對象,那個男人編寫了一套完美的童話故事,將她置於故事裡,由歲月任冉,而她也一年一年虛度人生,永遠無法擺脫那可笑的美麗情節。

她抬眼,眼前銀白色的雪堆裡豎立著枯枝,那麼淒美,那麼痛楚,卻只能立在那裡,哪兒都不能去。

也許,這就是童話故事裡的最後一章,盛開的美麗花朵,終究不敵嚴寒的酷虐,殘敗凋謝。

#不想寫稿的作者

#早晨陽光透不進來的臥室

#雪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