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沒有於任何社群平台發布徵才訊息,請慎防詐騙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耽美稿件大募集

〈年年是好年〉

      自從與霈佳在一起後,我便不再過聖誕節了。

      並不是我不喜歡聖誕節,也不是霈佳不喜歡,而是……

      「今年聖誕節……妳應該也要回家過吧?」

      與霈佳的每晚通話,是這三年來的每日例事,誰也不覺得煩悶,也不曾抱怨過,彼此對此有一定的共識,甚至是,不須言明的默契。

      我開啟擴音,點開Google日曆,發現今年的聖誕節在週五,於是在話題結束後,我便拋出了這麼一個……我知道會讓霈佳有些失落的問題。

      果不其然,霈佳輕輕嗯了聲,嗓音染上一絲歉疚地說道:「嗯……我想是吧。」

      聽出她字句中的為難,我笑了笑,佯裝不在意地說道:「沒事,我只是想確認這週要不要買票回家。」

      霈佳噢了聲,聲音聽上去釋然一些。我其實知道的,知道她害怕我會感到難過,甚至是,難受。可我總覺得,與我在一起的她,才是真正承受壓力的那一個。

      同婚過後,很多事情改變,可也有些事情,是不會改變的。

      例如,反同的家裡。

      身為一個二十幾年來都喜歡同性的我,其實我一直都可以理解父母是反同者的這件事。

      在與霈佳曖昧到一個程度時,她曾喝醉酒打給我,哭著告訴我,她很抱歉,即便現在在一起,也不能向父母介紹我,她不勉強我,任著我離開。

      可我留下來了。

      我既然留下來了,就要陪她一起擔──我是這麼想的。

      身為大學生的我們,可以做些什麼呢?除了上街參加彩虹遊行、做好自己的本分以外,便是陪伴彼此的生活。

      偶爾……只是偶爾,還是會感到一些寂寞,尤其是當電話另頭的霈佳興致沖沖地與我分享底下上面哥哥姊姊與其對象之間的趣事時,我心底曾感到一絲絲的失落。

      我並不會因為霈佳的父母反同就討厭霈佳的父母,我不會,我反而總在心底默默地感激他們將霈佳養育長大,我現在才能有這麼好的女朋友。

      我只是有些惆悵與感傷。

      與霈佳通話結束後,我便打給我媽,告訴她我這週會回家過聖誕,她挖苦我幾句,說我這個「系邊」連當四年,另一面,又淡淡地說了一句話。

      「想回家的時候,就回來吧,不需要有理由。霈佳願意妳就帶她回來,她要是忙,妳自己路上小心。」

      我眼眶紅了圈,嗯了聲,便掛上了電話。

      下車刷票出站後,我拉下口罩喘一口氣,再重新戴上。在口罩悶臉一個半小時後,我的臉開始感到不舒服,但疫情時期我還是乖乖戴上口罩,只是心情不可避免地有點糟。

      正覺得鬱悶時,我經過了車站大廳,忽地,在我走過聖誕樹時,餘光亮起。在人來人往的車站大廳中,位於中心的那棵巨聳聖誕樹忽地點了燈。

      我不禁駐足,這才注意到樹上掛滿小卡片。我沿著聖誕樹繞一圈,樹枝上掛滿各式各樣的祝福,這麼看了一會,心裡那點鬱悶煙消雲散。

      今年是很糟的一年,可也是很溫暖的一年。

      年初我們恐慌過、不安過,社會震盪過、紛亂過,可終究我們都努力走到了這,也在逢於亂世時,我們都不忘祝福彼此。

      這樣很好。

      身上揹著的行囊頓時覺得減輕不少,我朝著接送出口大步邁去。在等候接送的車陣之中,我一眼見到我爸那台休旅車,朝著他快步走去。

      上車後,我隨手給霈佳傳了一則訊息,我爸在駕駛座見著了,虧了我幾句,也關心了霈佳的近況。

      一路上,我與我爸聊了許多大學的趣事,也在回家的路途中,我坐在後座望向駕駛座,不禁想,曾有人說過,一個女生會喜歡女生,必定是家庭有問題,或是被男人傷害過……等等諸如此類的謬誤,這些猜測在我這裡,都是笑話一則。

      我爸媽兩個人嘴巴都很壞,很愛挖苦我,也老愛酸我,可我要是出事了,他們絕對第一個出現,不辭千里,無論我在哪,他們都會來。

      我與霈佳剛在一起時,要與爸媽坦承時,我也有那麼一點害怕,可我終究是說出口了──

      「喔,那很好啊,所以呢?」我爸一邊盯盤一邊這麼回我。

      那時我倆坐在客廳,我媽在廚房切水果,我爸拿著平板一邊看股票一邊說:「妳長這樣還有人喜歡妳,挺好的。」

      「爸!」

      我爸沒良心地呵呵笑了幾聲,我媽這時從廚房拿出水果,放到客廳桌上時,我爸叉了個水果,遞向我。

      「妳做了傷害這社會的事了嗎?沒有嘛!那妳怕什麼?給我抬頭挺胸地喜歡人家啊。」

      我眨眨眼,入口的水果,不知怎麼地,有點酸。

      從那時候,霈佳就出現在我的生活,自然而然的,既不刻意也不張揚,好似一開始就是如此。

      至於霈佳呢?顯然與我的情況是天差地別,我們也為此爭執過數次,可最後都是一個結論──

      「我知道這是委屈妳了,可我就是不想跟妳分開。」

      我的心總會因為她的眼淚而柔軟,我也總會伸手抱抱她。太不容易了,所以不要彼此為難了。

      到家後,我捎了封訊息給霈佳,正想著凌晨十二點一過,要怎麼跟霈佳說聖誕快樂時,我的手機竟鮮少地響起。

      我們曾達成過協議的,彼此回家時,就不講電話了,所以我在響了幾聲後,才遲疑地接起。

      「喂?」

      「陶陶──哦天,我該從哪裡開始說起!我應該、應該……」電話另頭的霈佳聽上去相當興奮,又帶點不可置信,無論為何,她快樂便是好事。

      我輕笑幾聲,輕道:「慢慢來,不急。」

      「急!我們明天路過妳家送個禮!」

      「……啊?」

      「我說,」難掩喜悅的霈佳,嗓音正在顫抖,「我們,我跟我爸媽,還有哥哥姐姐,明天出去玩,會順路去妳家送個禮,妳什麼都不必準備──妳就是那個最好的回禮了!」

      我眨眨眼,無法消化她的話,也無法明白此話何意,於是霈佳細細地跟我說了個遍,我聽著,鼻頭一酸。

      「……在愛人之前,得先學會好照顧自己,而我爸媽覺得,我們可以照顧好自己了。」

      所以選擇支持與接受,在這麼些年過去之後。原來霈佳的父母早已察覺,只是在等我們長大、等我們獨立,也想知道,我們是否會互相扶持下去。

      「這一次,換我去找妳了。」霈佳說。

      不辭千里的奔赴,有我無怨無悔的等候。

      我不知道明年聖誕節會是如何,那時的我們是不是仍得保持社交距離,仍會為了確診案例而感到恐慌。

      可我相信,我們仍會有彼此;事情會有解決的方式,騷亂也會有平息的一天。

      而那份愛,是永不滅的。

      不必當個太陽,只要心中有燭火,這樣就足夠了。

〈完〉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8)


偶然看到這篇文章
好溫暖好喜歡
2024-05-21 17:2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好溫暖
2020-12-29 14:5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新年快樂:)
2020-12-31 15:21回覆

好暖的聖誕節
2020-12-28 20:3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年末了就不虐了哈哈哈
2020-12-31 15:21回覆

好看!!!
2020-12-24 11:4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
2020-12-31 15:21回覆

2020-12-24 09:1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2020-12-31 15:21回覆

超棒超棒的聖誕禮物!祝澄大聖誕節快樂~
2020-12-24 00:5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喜歡就好!新年快樂!
2020-12-31 15:21回覆

今年每一個人做的最大的努力就是活著,只要活著就會有希望!世界也會變得美好,謝謝希澄給我們帶來這麼好的聖誕節禮物,謝謝!好喜歡這個在寒風中送來彷彿如燭火般溫暖的故事,暖心卻又不失溫柔的氛圍,我想這是最適合妳的,妳最喜歡的聖誕節的模樣~
被妳的文字療癒的每一天,就算沒有情人也在妳的書裡尋找溫暖跟粉紅泡泡嘻嘻
我相信聖誕老人只是遲了一點,他會送給我期許已久的那個人的…也許哪天會在哪個不經意的地方遇到也不一定哈哈
​​​​​​祝妳聖誕快樂 希澄!
 
2020-12-24 00:3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今年真的大家都不容易,是我要謝謝妳們陪我寫到這,我想明年我還是會繼續寫作的!還有許多故事想跟你們說:)
我也會陪大家的!很感謝我們都走到這了
新年快樂:)
2020-12-31 15:20回覆

2020-12-24 00:3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2020-12-31 15:1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