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沒有於任何社群平台發布徵才訊息,請慎防詐騙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耽美稿件大募集

〈打開聖誕禮物的正確姿勢〉(R18)

      看著眼前床鋪上的物品,裴聿睿不禁想,跟自己的擊敗上司打賭顯然不是好主意。

      「願賭服輸喔,小睿睿。」

      那愉悅的女嗓直接崩壞自己在公司樹立起的高冷冰山形象,也讓身為她秘書的裴聿睿翻個白眼。

      「容我修正妳的話,第一,我不是自願打賭,第二,我沒有不服輸,但是──」

      「『但是』本身就是不服輸的表現,小睿睿。」作為擊敗上司,穆若桔從來沒有客氣過,反倒做足了這名號。她愉悅地挑起唇角,走近床鋪,拿起那自己數日之前就下訂的物品,正經道:「我沒隨便訂的,我認真研究過的,連料質都是我的精挑細選──」

      「聽妳在放屁。」離開公司後,裴聿睿便將祕書一職拋之腦後,瞪著自己上司冷冷道:「請不要將妳的認真放在挑選聖誕比基尼上──哦不對,『聖誕比基尼』本身就是一個違反常理的存在,扔掉。」

      「哪裡違反常理了?」穆若桔拿遠手上的幾塊布料,一邊護著一邊道:「這是衝突美。」

      「……」裴聿睿決定放棄與這人溝通了。

      裴聿睿揉揉發疼的太陽穴,回憶起半個月前的賭約,這時真是印證當下不好的預感。

      半個月前,身為上司穆若桔正為一場標案焦頭爛額,對手是數間實力強勁公司,還有外商插足一腳,這讓穆若桔相當頭疼。

      正當她評估風險與損益後,隱隱萌生退場之意時,這時身為秘書的裴聿睿指冷不防說了句話。

      「搶不下來就退,認清自己的籌碼與能力是很重要的。」

      穆若桔看了裴聿睿那一臉大勢已定的樣子,雖然裴聿睿無意,但還是讓穆若桔覺得自己被挑釁。

      「哈?那如果我搶下來呢?」

      裴聿睿冷靜分析了一下,微抬眉梢說道:「那妳想幹嘛就幹嘛吧。」

      「──我那時不是那個意思!」裴聿睿絕望地這麼說。

      「我不管,反正結果就是這樣。」穆若桔手拿幾塊布料,朝著小秘書步步進逼,「願賭服輸。」

      裴聿睿一副眼神死,她確實是曾經那樣說過,而穆若桔也因為被激了下,放開手腳全力去奪,最後搶下這個案子,也給全公司上下加了一筆獎金。

      被塞了一手比基尼的裴聿睿單手遮臉,瞧眼前上司的眼裡有期待,又想到自己確實是那樣說過……

      一咬牙,她便惡狠狠地說道:「妳給我轉過去!不准看!」

      穆若桔冰雪常駐的眼眸閃過一絲欣喜,立刻轉了過去,面著落地窗與山景,往旁悄悄挪一步,身後小秘書的身影全映漆黑的窗上。

      那簽署、整理過許多文件的雙手,高舉於頭,解下了上班時常數起的馬尾。隨著髮圈落下,髮絲自然地垂於肩上與鎖骨。

      那纖細的手,移至自己的領口,輕巧地挑開了,白襯衫上方的第一顆鈕扣,一顆,又一顆地緩慢解開。

      少了鈕扣束縛的白襯衫有些鬆垮,隱約可見襯衫下的胸罩,正搭在白皙的肌膚上。胸罩下緣是平坦且無贅肉的腹部,以及優美的腰線,隱約可見鍛鍊過的線條。

      薄料的西裝外套順著肩頭滑下,再隨意扔到床上。手放到西裝窄裙的左側拉鍊,指腹捏著拉鍊,緩緩往下拉。那藏在裙裝下的修長雙腿映在窗上,以及穆若桔沉黑的眼眸。

      兩指捏起床上那幾塊布料,小秘書顯然有些困擾,可還是很快地脫下胸罩與蕾絲內褲,再套上那套欲蓋彌彰的比基尼。

      好丟人。

      裴聿睿在心裡嘆口氣,壓根沒想到好好的聖誕節不但沒禮物,自己還得扮成這副樣子,簡直是……

      「換好了?」

      那兩手伸到背後正在打結的小秘書手一頓,不耐煩地應道:「在打結啦急什麼?」

      「我幫妳啊。」

      「不用──嗯……」

      吻如細雨,輕輕落於後頸。從後貼近的柔身滾燙,是親眼目睹換衣過程而開始燥熱的身體。那滾燙的體溫透過薄料襯衫,貼上了裴聿睿的後背。

      手放到纖細的腰上,按住正在扭動且欲逃走的裴聿睿,穆若桔為自己的先一步掌控而彎起唇角。

      「妳幹什麼……」那隨著呼吸而輕吐在薄頸上的溫熱吐息,引起一身的雞皮疙瘩,她想逃,卻被人從後擁住。

      「我想幹什麼──」唇貼上光裸的肩膀,順著肩線往上親吻。看了眼裴聿睿泛紅的耳根子,穆若桔彎彎唇角,伸舌輕舔她的側頸。

      「──上妳啊。」

      誘人的女體雙雙倒於偌大的床鋪上,穆若桔一手按著小秘書的肩膀不讓她逃,另一面摸上自己的襯衫鈕釦。那雙眼睛盯著身下的裴聿睿,這是在公司裡人人嫌棄的女人,總說她過於理性又機械話,無聊又枯燥。

      可穆若桔從不這麼認為,甚至,想駕馭她、親吻她、招惹她、挑逗她,就為看一看……現在這樣柔軟又色氣的表情。

      「妳做什麼……」沒有衣物,不,是沒有完整衣物遮蔽的胴體,隱隱地讓裴聿睿感到羞赧,卻又不想服輸,於是微仰起頭,瞪著自己上司。

      「妳──」

      後面的話,全數被吻住了。低下頭,薄唇攫取呼吸,吻上她的唇,那舌尖既強勢又溫柔地伸進,纏上自已的舌。

      比起用說的,穆若桔更喜歡用做的。

      手摸上胸口,單薄的布料顯然起不了遮蔽作用,但可以挑起情欲與慾火。穆若桔並不急著拖下這套酒紅色的聖誕比基尼,而是一手捧住,指腹隔著衣料,探到乳尖的位置,輕輕按壓。

      「嗯……」

      幾下搓揉,乳果硬挺,服貼的衣料輕易描繪挺立的形狀,也在聽到小秘書有些粗重又急促的壓抑呻吟時,終於願意放開她的唇。

      小祕書是不會輕易示弱的,穆若桔知道,所以,才更想擊潰她──在這床上,穆若桔想要裴聿睿的全部,所有的一切。

      裴聿睿輕咬下唇,目光帶著不服輸。穆若桔微抬眉梢,低下頭,這一次,吻落於耳垂,舌尖順著耳廓形狀,細細描繪。

      「妳、妳……嗯……停……」

      無論怎麼偏頭躲避,那柔軟又濕熱的舌尖仍舊輕易地略地侵城、寸寸開拓,讓人無力招架。

      「耳朵很敏感,是不是?」染上情慾的嗓音有些低啞,貼在耳邊的一字一句像根羽毛,一下,又一下撩撥心弦。身體先有了反應,對於那手指直接捏上乳尖的動作,下腹頓時燥熱不已。

      裴聿睿側過身,微仰頭,一邊輕喘一邊駁斥:「我、我沒有……混蛋……」

      穆若桔順勢從後抱住小秘書,手往前伸,繼續揉捏那雪乳、挑逗乳尖,一邊續說:「很硬呢,這裡。」食指輕點、按壓的乳果在挑逗下敏感至極,讓裴聿睿忍不住扭動身子,「別、別這樣弄……」

      那軟綿的聲音讓穆若桔的呼吸跟著粗重,那本來放在胸口上的手,也跟著往下摸,「那要怎麼用?」

      話語一落,丁字褲的綁帶也跟著一鬆。

      低下身,吻落於背脊,在腰窩上落下數吻,再將小秘書翻到正面。撫上大腿內側,兩手輕易地扳開,穆若桔的視線由上自下,勾唇一笑。

      「那要怎麼用?嗯?」

      隨著話語落下,手隨著大腿根處撫摸,指尖若有似無地搔刮那薄料面,一下,又一下。

      「妳、嗯、哈……等……」

      被揉亂的上身內衣,以及鬆落欲垮丁字褲,搭在白皙的肌膚上,一片旖旎。穆若桔看了會,低頭親吻裴聿睿的臉頰,親暱地吻了吻。

      「妳好美。」

      嬌羞從不是裴聿睿的風格,她僅是別過頭,望著落地窗,見到自己與穆若桔的身影,以及這一身的凌亂,使她腦袋有些發熱。

      忽地,下身被吻了一下,她立刻如觸電般一顫,可她的腰很快地被按住。她往下一看,便見到那在公司裡呼風喚雨的穆總,手指輕巧地挑開丁字褲,唇湊近芳處。

      「等等,我還沒洗澡──」

      「無所謂。」

      舌一伸,捲上早已濕潤的肉粒,裴聿睿的呻吟不再壓抑,也是無法壓抑,高亢而黏膩。不是第一次的歡愛,可每一次,穆若桔總是能輕易地找著那令人無法招架的敏感處。

      舌尖細細描繪形狀,舔舐得又輕又柔,靈巧的舌尖並不躁進,緩慢而全面地,將每一吋都輕輕舔弄過。

      那舔拭過的每一下,將快感層層堆高,那纖細的腰肢不禁迎合起舌尖,微微拱起,就為讓那舌尖更深、更深。

      「所以,」忽地,穆若桔抬起頭,停下嘴上的動作,朝著裴聿睿彎彎唇角,「我該怎麼用?」

      那雙杏眼微微瞇起,一手橫過眼,一邊喘著說道:「妳渾蛋……妳故意的……哈……」

      「我擊敗我不否認。」穆若桔低下身,額碰額,望進了裴聿睿眼裡,「但我想親耳聽到妳說,妳想要我,妳需要我。」

      那眼神炙熱燙人,燙得裴聿睿的心口燥熱。

      吻落的瞬間,在繾綣親吻之中,裴聿睿說了那麼一聲,讓穆若桔理智線立刻斷掉的話。

      「給我,只有……妳能給我。」

      低下頭,甜膩的熱液再次被舌尖捲起,另一手,摸上了腫脹的肉粒。

      「啊……哈啊……」

      順著情慾,手情不自禁地壓上穆若桔的後髮,雙腿敞開,閉上眼,任著自己的所有被捲入慾望的熱浪。

      感覺到身體的緊繃,穆若桔不再緩慢地舔拭,加快舌上動作,抬起小秘書的腰。

      十指緊扣的剎那,裴聿睿腦海一片空白,任著緊繃的身體在雲雨落下後,慢慢地放鬆下來。

      她閉上眼,輕喘著氣,或許是一身平日不可能穿上的服飾,又或者是共度佳節的微妙感,裴聿睿知道,自己是要比平常敏感許多。

      「睿睿。」

      聞聲,裴聿睿睜開眼的同時,感覺到脖子上多了個什麼。她低頭一頭,有些愣住。

      「現在還不能把妳娶回家,不過先送個戒指訂下來還是可以的。」

      在她脖子上,是一條串著戒指的項鍊。

      裴聿睿有些錯愕地看向穆若桔,卻只見她朝自己壓身而來,在自己的額上落下一吻。

      「聖誕快樂。」

      裴聿睿頓了下,翻過身,面著牆嘟嚷:「妳煩死了……」可那手,卻沒有將項鍊扯下。

      穆若桔鬆了口氣,彎彎唇角,從後將小秘書擁入懷的同時,聽到一句細微的,極易被忽略的低語。

      「明年……再一起過聖誕吧。」

〈完〉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5)

1 2
哎呀哎呀~
还没等到番外,竟然看见这篇
2021-10-05 04:4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驚喜
感覺看到第二回的番外,心心眼
2021-08-05 19:2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天啊!
竟然現在才看到有這篇文!!!睿睿真的是被穆總給吃的死死的,哈哈哈
2021-05-18 23:2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也居然現在才看到大家的回應!!趕緊來回!!
小祕書就是,受。(ㄍ 
2021-06-25 22:30回覆
喔天好好看
現在才看到這篇
2021-04-30 20:1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
2021-06-25 22:30回覆
感謝
感覺他們可以自己出一整套故事了.....
2021-03-26 16:5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然後我真的寫長篇了www
2021-06-25 22:30回覆

請睿睿回敬XD
2021-01-15 00:3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長篇那邊指日可待(???
2021-06-25 22:30回覆

這個聖誕禮物超棒
2020-12-28 09:4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是不是~~謝謝喜歡!
2020-12-30 21:50回覆

睿睿!!妳怎麼這麼乖!
2020-12-26 00:5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因為睿睿是願賭服輸的人!!(?
我們擊敗上司這次贏了(ㄍ)哈哈哈哈
2020-12-30 21:50回覆
聖誕好文就是聖誕禮物
感謝希澄大大發糖

霸道上司超擊敗,我好愛
這篇也太甜了吧

祝大家聖誕節快樂
2020-12-25 12:4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是不是!聖誕快樂!我們上司依舊很擊敗(ㄍ
可憐我們睿睿了哈哈哈,謝謝喜歡!這是送大家的聖誕禮物~~
2020-12-30 21:49回覆
這個聖誕節內容好嗨森
聖誕節發糖了 謝謝澄大
2020-12-25 08:2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沒錯~~年末了少虐一點XDDD吃糖吃起來~~
2020-12-30 21:48回覆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