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迫(防彈柾泰同人文)[柾泰]<短篇>【R18】

        「放……放開……」青年染上哭腔的聲音越發沙啞,他推搡著伏在他身上的那個人,「田柾國!」

        「不行呢,泰亨哥。」田柾國面上笑意吟吟,汗珠順著面龐滑下,深邃的眼裡滿是愉悅,「為什麼要故意惹我生氣呢?你明明知道我不太溫柔的。」

        「我沒有!我……」金泰亨哭喊,他拚了命的扭動著身子,可是下身的快感卻是越發強烈,「呃!」

        「我沒有、好痛……出去……呃啊!」身上人突然用力一頂,金泰亨低沉的聲音猛然拔尖,深沉的音色裡挾帶著令人臉紅心跳的甜膩高音,「田柾國……!」

        金泰亨幾近崩潰,拔頂的強烈快感不由分說的強勢襲來,令他幾乎就要不可自拔的沉浸在那樣一個讓人失了魂的激烈情潮之中。

        「出去……哈啊、哈啊……」

      金泰亨死命抓住身上那人的手臂,眼睛瞪得大大的,白皙骨感的十指扣得死緊,就連指尖都開始泛白,瘋狂溢出的生理性淚水把整張臉都弄得溼答答的。

        「好痛、好痛……!嗚嗚嗚……出、去……」

      「田、田柾……!」他哭噎著,太過強烈的快感險些將他滅了頂,白皙的臉龐上浮現澀赧的粉紅,原先已經斷斷續續的求饒聲驀然出現了一點一點的輕喘--------變得情色不已。

        「唔、嗚嗚……!」

        「唔,哥是小騙子,明明就是爽哭的。」

        突然被絞得緊緊的感覺讓田柾國低喘一聲,就像是受了刺激一樣,田柾國的動作突然加速,大開大合地用力進入再大力拔出,稱得上是粗暴的行為讓金泰亨原本刻意壓抑著的喘息陡然變得高亢,「果果-------!」

        「哈啊……哈啊……!放、放……唔噫!」

        他急切地哭叫著、捶打著田柾國的手臂,拚命掙動的腳被輕而易舉的壓制住,面對他幾乎失控的行為,對方仍舊無動於衷,他感覺到自己垂躺著的性器一抽一抽的抽痛著,滴滴答答地流出液體,甚至被身上那個人操得不由自主地發顫。

        要壞掉了……要壞掉了……他失神地想。

        粗暴強勢的性事讓他的性器在被操射了好幾次後再也高潮不了,只能疲憊地像是一塊沒有自主能力的肉塊一樣,軟趴趴又無力的垂著,仍憑那個人把他操得流出前列腺液。

      「嗚、嗚嗚……呃啊!嗚嗚嗚!」

      「我、我……錯了……求求你……」向來高傲的青年意識漸漸渙散,黏稠的液體被一股一股擠壓著流出的感覺讓他不由得崩潰的哭求著,在高強度的頂弄之下,凌厲的棕瞳開始失神,因為極致快感而溢出的淚珠順著臉龐滑下,整個人彷彿被情慾所淹沒,「放、過我、放……呼嗚……」

      「嗚嗚……呃啊……!」

      「嗚嗚!」

        緊緻的甬道再度絞得死緊,金泰亨腦袋一片空白,生理的本能讓他在發洩不了高潮的情況下終於逼得他不得不洩出其他的東西好減緩快感。

        他失禁了。

        金泰亨原本緊抓著田柾國手臂的手頓時無力的垂落。

        「哈……哈啊……」

        壞掉了……意識好不容易才緩緩回籠,他愣愣的望著天花板,突然潰堤的淚水就像是在祭奠著他失去的什麼。

      「哥知道自己哪里做錯了、哪里惹毛我了嗎?」伸手擦去對方那瘋狂溢出的淚水,田柾國笑得溫柔,他輕輕俯下身,靠在青年耳邊,沉沉嗓音低聲在金泰亨耳邊炸開。「哥到底為什麼要做出這樣的事情呢?」

      「是因為我偷拿了哥的內褲嗎?」

      「還是因為我總是警告別人不准靠近哥呢?」

        金泰亨一僵,原本渙散的瞳孔瞬間一縮,儘管身子發燙,可他卻覺得內心深處冰冷不已、彷彿墜入寒潭。他睜著一雙被滿溢的淚水弄得狼狽不堪的眸子,全身虛軟地掙扎著想從對方身下逃離,可是卻被那個人強硬的再度拖回來。

      「又或者是因為我跟哥走得太近了、哥覺得不舒服了?」

      「還是……因為哥不敢正視我對你的愛呢?」

        他聽著田柾國低低的傾吐著,那人每每多說一個字,他面上的紅暈就越發褪去一分;直至最後一字落下時,原本已經通紅不已的臉龐竟是慘白得只留下眼角的一點艷紅。  

        「哥覺得我會一點也沒注意到你的疏遠嗎?」收回鎮壓著金泰亨的右手,順著金泰亨的腰線輕輕撫摸滑下,田柾國的嗓音裡滿是不懷好意,絲毫沒有一點要為之遮掩的意思,他受夠了金泰亨的逃避--------自己越是溫柔,金泰亨就越是只會繼續踐踏他的心意,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如此貼心,為他付出這麼多呢?

        金泰亨本來就挺犯賤的。

        「我只是、只是……」

        看吧,他永遠也學不乖呢。

        看著那具不斷發顫的身子、聽著他言詞薄弱的狡辯,田柾國眸色晦暗,眼裡滿是金泰亨從未見過的陰狠。

        「果、果果……」金泰亨一驚,原本想好的藉口頓時忘得一乾二淨,他乾巴巴的喊著田柾國的暱稱,眼裡溢滿了驚慌。

        「哥又想騙人嗎?」田柾國眼神陰暗,瞳孔深處像是有什麼即將釋放出來。

        「不……不是……」金泰亨感到背脊一陣發寒,對方放在自己腰上的手突然停了下來,他愣愣的望著那人深沉的眼,腦子裡一片空白,不知道該說出什麼可以令他消氣的話。

        「嗯?」低沉的音色輕哼,眼色晦暗不已,田柾國不帶一點期望的看著金泰亨,等著那人又將說出口的欺騙。

        「我沒有騙……」

        「夠了。」田柾國看著那人一臉驚慌失措,明明身上都還留著他的吻痕,為什麼金泰亨卻總是可以抱持著一副兩人毫不相干的態度?

        他受夠了。

        伸手大力翻過金泰亨的身子,田柾國騰出右手緊抓著金泰亨的頸項,阻止對方逃離,一隻手則是再度把剛剛好心拔出、至今尚未繳械的粗大性器再度擠進那個緊密的甬道。

        「不要!不要--------」金泰亨失聲尖叫,瘋狂掙動著,他伸手向身後拚命抓去,「不要再做了!我求求你!」

        田柾國只當作沒聽到,在確定自己的性器確實完全地進入之後,他俯下身子在金泰亨的背脊上留下了一個又一個的吻痕,然後--------

        大力操弄!

        「不要!放過我!放過我!」死命抓著身下被對方撕扯得破破爛爛的襯衫,金泰亨崩潰的哭叫著,「我已經射不出來了!我會壞掉的--------」

        「那就壞掉吧。」田柾國笑了一聲,滿懷惡意的笑聲裡是說不清道不明的悲哀與絕望,「只有這樣你才不會逃走不是嗎?」

        「田柾國!出去、出去……啊!」金泰亨拚了命的掙扎,隨後就被田柾國騰出右手用力的按住右肩動彈不得。

        「明明來招惹我的是你啊,你怎麼可以逃走?嗯?」田柾國咬牙切齒的咬著金泰亨的後頸,血腥味在兩人之間瀰散開來,「來招惹我的是你,說會永遠在我身邊的也是你!」

        「瘋子……你簡直就是個瘋子!」金泰亨吃痛的尖叫,後頸被咬開的感覺讓他痛不欲生。「放開!」

        「你違約了,既然如此的話,那麼接受我的懲罰不是應該的嗎?」鬆開金泰亨的後頸,田柾國轉過金泰亨幾乎埋在被子裡的臉,強硬地逼迫對方用這樣不方便的樣子與自己接吻。

        「唔!嗚嗚!」金泰亨覺得自己快要瘋掉了!他想推開田柾國,可是兩隻手都被對方緊緊的壓制著,就連咬傷對方伸進他嘴裡深處的舌頭都做不到--------

        過度扭曲的接吻姿勢讓他根本使不上力。

        他覺得自己快要吐了,為什麼、到底是為什麼?為什麼他跟田柾國之間會走到這個地步?

        他能夠清楚地感覺到田柾國攪動著他的舌頭,強迫他的舌頭跟隨著他的步調起舞,過於激烈的接吻讓唾液不斷的從兩人的口中湧出,順著頸項流到他的胸前,然後沒入。

        金泰亨覺得自己今天流的水怕是比他過去的二十年所流出的都來得多。

        他看見田柾國眼底深處的佔有慾和不甘,可是他卻再也做不到心軟--------

        他只覺得悲哀而已,明明、明明……

        金泰亨最後還是閉上了眼睛,放棄了掙扎。

        不是因為心軟,也不是因為他服從了,而是因為那毫無意義。

        是他招惹了田柾國,所以這些都是他該付出的代價,他想。

        就這樣吧,等田柾國徹底厭棄他的時候,他就自由了。

        他會自由的。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