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暗殺教室/秀業】シンジルココロ

BE虐向。

接上篇的refrain。

跟上篇一樣有歌曲的,去聽聽nobu的歌吧ww

一樣POPO/LOFTER同步發布

以下正文↓

我,已經死去五年了阿。

*

業站在當初死掉的地方,年復一年、日復一日。

有時候會默默地守護在班上其他人身旁,當然更多的是趁著戀人歸國的時候陪伴著他。

用這個自傲的中二——應該說是中三病少年的話來講,就是。

這麼缺愛的會長大人怎麼可能放著不管呢?

雖然業也想要跟著戀人去美國,不過可惜的事情是他無法離開日本境內。

一知道這件事情的當下,業差點準備附身在某人身上毀滅世界。

當然,想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人,一有了執念就會變成幽魂存在於世間,而業的執念只有一個。

那就是當初看著戀人,淺野學秀如此堅強的一面破滅的時刻。

在自己死的當下,只有想著:

果然還是不該這麼逞強的才對啊。

【六年前   椚丘學園】

相比於中學時期的赤髮少年現今是收斂許多。

只是他大概也沒想到久違的英雄救美一下也會惹上麻煩。

「你就是赤羽業吧?上次敢對我弟弟動手阿。」

眼前的混混們哼哼的笑著,業無奈的搔頭表示怎麼感覺這是不良校園日常的定番啊?

「上次那個騷擾我校的女學生的飛機頭?抱歉抱歉我可不知道那是你弟弟阿。」

毫無表示道歉的語氣,業放下書包活絡筋骨。

「那麼現在是準備要開打了嗎?」

聽到這番話的小混混們,全部人都火燒起來的喊殺衝過來,準備圍毆眼前不識好歹的高中生少年。

其中一個人的拳頭被業抓住,而另一隻手揍向肚子。

嘴角上揚的狂妄笑容。

「找到了,久違的玩具。」

……

不用五分鐘的時間,吃進老本的業將小混混們都打倒在地。

「切,這麼遜就別出來當個不良好嗎?真丟人。」

業拿起書包,便走出這個小巷子。

頓時一陣強風吹來,業抬起手壓住被風吹的凌亂的頭髮,面無表情地往前走。

卻沒想到前方來者不善,一看就知道是準備抓住自己小把柄的學生會長大人。

心中暗罵一聲糟糕,準備烙跑時淺野已經跑過來握住手臂。

「呦,赤羽。校外鬥毆滋事可是違反校規了阿,給我來辦公室寫悔過書。」

那充滿狡詐的雙眼,和滿滿邪惡的笑容,業只能乖乖的被帶回學校去寫悔過書。

然後在這之後他們就在一起了。

別問為什麼,這是學霸們之間的事情,我等小雜碎就不要深究了。

一年後,發生的那件事情。

業為了E班的大家,選擇犧牲自己的道路。

——等我回來。

拋下這句話給淺野的業就這麼一去不赴返了。

數十分鐘後因為擔心業並突然感受到心悸的淺野就直接甩開所有人的手衝出去,在抵達現場後看見業不斷的跌倒想要離開。

淺野他感受到業想要來找自己的強烈執念,他想說他贏了,大家不用再擔心會失去誰了。

沒事的,沒事了……

橘髮少年很想問,為什麼要這麼努力的爬起來?

又為什麼即使跌倒還能爬得起來?

其實這答案淺野心中早就已經明瞭。

但最後,業還是離開了。

*

我真的很想要跟在你身邊,一同朝向未來前進。

這毫無盡頭的天空中卻有一道牆中斷我們的一切,其實我是無所謂的。

因為無論何時,你一定會連同我的份,踏出步伐朝向前邁進對吧?

*

這五年間,業嘗試了各種方式離開日本卻都毫無辦法。

也嘗試各種辦法與所有人取得聯繫。

只可惜陰陽兩隔的世界,是無法聯繫上的。

「真想在這個世界留下什麼東西啊……」

一個人蹲在芒草原上,仰望著浩瀚的星空。

「真漂亮啊,學秀有看見嗎?」

業無神的倒在地上,「大」字型的舒展身體。

可即便這麼做,卻還是讓所有東西穿透自己虛無的身體,這樣的靈異感還真是難以言喻。

「就只是想與你一起活下去,到底是要怎樣才能破除這樣的阻礙?」

「可惡……!」

——請不要來妨礙我好嗎?

——我對淺野學秀的愛才沒你們想像的少呢!

緊握成拳頭狠狠打著地面,似乎這樣能讓心中的不滿發洩出來。

「——你在這裡吧?業。」

令自己熟悉的女聲,業從地上跳起來看見了那十分耀眼的金長髮女子。

「我知道你想問我為什麼能找得到你,我這邊才想要揍你咧!」

「別擅自把一切責任承擔下來啦混帳!」

女子瘋狂的大吼著,傾訴著自己的思念與不甘。

「業,你想要見淺野對吧?」

「現在就到你死掉的地方吧!」

「淺野在那裡,一定能夠見到你的。」

「所以去吧。去找你最愛的那個人啊!」

業愣了愣,完全摸不著頭緒的看著眼前的女子。

——中村?

你到底在說什麼鬼東西啊?

就算我去到那,學秀他也不會看見我的阿。

顫抖的聲音明明無法傳達過去,可是中村好像是聽的到一樣的回應。

「去吧,業。」

「我跟狹間找了很多方法,才終於找到了。」

「趁時效還沒過以前趕快過去吧。」

中村跑到業的身旁,狠狠地將他往前推。

「快去啊——笨蛋業!」

*

在那之後我就開始跑起來了,第一次跑步沒有感受到疲勞還能維持一樣的速度。

第一次跑的這麼的快還這麼的開心。

其實我有很多話想要問淺野那傢伙。

比如……

你,後悔與我的相遇嗎?

不過這也太沒道理了吧?

我忙了這麼久都沒用,憑什麼狹間跟中村搞就有?

果然不愧是椚丘之闇嗎?

但還是謝啦,總算……總算能夠讓我連同你一起朝向未來前進了!

*

突然間天空降下大雨,毫無憐憫的打落在已經縮起來的哭泣的淺野身上。

當然業也有,雖然很好奇明明是靈魂為什麼可以,不過這大概是狹間他們搞出來的吧?

一陣陣的強風不間斷的大肆吹拂在業身上,逆風而行的他正努力的向前邁進。

即便如此想要見淺野學秀的這份思念也無法停止,同時也無法消滅這份激情

「他,走了嗎?」狹間單手撐傘,另一隻手插著口袋,走到中村身邊。

「是阿……他們曾經什麼都一同分享,如今卻已經無法進入彼此的世界,這樣不是很可憐嗎?」

中村苦笑著,狹間看了搖搖頭。

「無論是茅野、還是磯貝他們,你都義無反顧地幫忙他們,這對你來說毫無意義不是嗎?」

「誰知道呢?可能就只是想要補償吧?」中村仰望天空,臉上苦澀的笑容,眼底盡是後悔。

「希望大家都能夠向前邁進阿……」

*

這廣大的世界中,我還沒見到的世界裡從未有過「我不能去的地方」,沒錯,本該是這樣的。

我來到了屬於我的終點的這個地方。

我看到了淺野最為脆弱的一面。

我伸出指尖輕撫著淺野的臉頰,再也沒有誰能替代你給我熟悉的觸感。

過去我想要擁抱你,指尖卻穿過空氣;如今我輕輕的抱住你,我感受到懷中的溫度與顫抖。

「……學秀,別哭了。」

曾經我一遍遍喊著你的名字,直到喉嚨沙啞無法發聲,你都沒有理會過我。

但今天,你卻有了反應。

你不可置信的表情看著我,我笑了笑。

「業……你為什麼會在這裡?」你不是死了嗎?

我彷彿能猜到你沒有說出口的話,不愧是最了解彼此的人嗎?

「我一直在哦,只是你從未發現罷了。」

雖然今天的我剛剛不在這裡就是了。

「總算是……見到你了阿。」

學秀僅僅的回抱住我,我感受到他的不甘以及思念。

我也是抱持著一樣的情感啊!

可我也總算了解到,中村他們幹這件事情的意義。

即便是知道了,此時此刻我只想與你在一起。

「學秀,答應我好好活著。」

「我一定會跟著你的,一直一直陪著你的。」

「所以……」

「我們一起踏出步伐朝向彼此的未來邁進吧!」

我感受到學秀渾身僵硬,我知道他很難接受我離開的事實。

不過這一切該結束了,我也不能一直止步不前阿。

學秀,我想與你一起不斷的邁出步伐朝著我們的未來前行。

我會努力的,而你也要努力喔。

為了我,也為了你自己。

「恩,業……」

學秀緊緊的抱著我,天空逐漸放晴,而我感受到自己即將離去。

「——等我吧。」

隨著這句話的話音結束,業也完全的消失了。

學秀獨自一人跪坐在地,閉著雙眼流淚。

這時因為下雨回教室拿傘的二人,來到學秀身邊時只有看著他流淚而已。

-FIN-

雖然寫了虐向的文章,貌似沒能達成我開車的願望(誤)

下一篇應該會寫了吧?應該啦www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